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 第十二章 湖畔吹来孜然风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    庆余年作者:猫腻

    范闲嘿嘿一笑,也不反驳什么,只是拿着手指尖在未婚妻的掌心里抚着,虽然是两世老处男,但毕竟也是加藤鹰薰陶出来的新一代,这些小手段,哪里是林婉儿所能禁受的住的。姑娘家只觉一阵急慌,都有些坐不稳了,范闲腆着脸凑了上去:“要不然靠我怀里?”

    “大哥确实有一套。”范恩辙坐在车上不肯下来,他嫌草里蚊子多,看着远处湖边的那一对男女赞叹道:“这刚与未来的嫂嫂见面,就能坐到一处去了,若再呆几个时辰,岂不是就要提前洞房?”

    范若若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只是她虽然知道兄长偶尔会夜探嫂嫂香闺,但确实不清楚范闲与林婉儿见面的频率有多高,所以看见这一幕后,也同样有些吃惊和佩服。

    “快下来帮忙卸东西。”若若拍了拍范思辙的脑袋,笑着说道:“总不好让那些侍卫来做。”

    范思辙瞪着眼睛说道:“这些下人是做什么用的?”

    范芳若微微一笑道:“都是些丫环,可没你力气大。”

    不知为何,一看见范若若清清淡淡的笑容,范思辙这二世祖便无来由地害怕,乖乖地从马车上爬下来,开始去帮那些娇滴滴的丫环们卸东西。也不怪范若若要他帮忙,范闲今儿个出游带的东西着实不少,几个丫环加上范思辙折腾了半天才搞了下来。

    范思辙抹着额头上的汗,对着湖边上大声喊道:“大哥!东西都卸下来的,是些什么东西?”

    坐在湖边的范闲听着这声喊,才想起了这些事情,一拍脑门儿,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婉儿告了声歉,起身拍拍臀下的碎草屑,走到了马车边上,开始吩咐大家如何安排。

    在京都安定下来后。奶奶把他留在澹州的那些家什全部寄了过来,所以今天都派上了用场。计有手工帐篷三个,烧烤铁架一只,大眼铁网几片,胡椒孜然罐一袋。盐若干,竹条若干,鸡蛋若干,河鱼几条,萝卜、豆腐一大堆,细碳一袋,总之就是个完完整整的烧烤架式。

    有丫环指着堆在一起的破布好奇发问:“这是什么?”

    范闲好心解释道:“帐篷。”

    丫环很好学:“是行军打仗用的吗?”

    范闲微微一笑说道:“晚上也可以在湖边看星星。”看见范公子清逸脱尘脸上的可亲笑容,明亮双脾里的温厚之意,丫环不再好学,羞羞遮脸去了别处。

    生起碳火之后,自然有人过来接手,范闲搬了抉石头坐在铁网边,小心翼翼地涂抹着酱汁与作料,竹签穿过鱼肉,淡淡清香随着火气的蒸烤散发出来。他抽了抽鼻子。看了远处湖边孤单坐着的婉儿一眼,微微一笑,没有放太重的口味。烤好了三串鱼。递给弟弟妹妹一人一串,他便往湖边走去,坐到了林婉儿的身旁。

    “给。”范闲温和笑着。

    林婉儿满脸狐疑看了他一眼,心想你的手艺能成吗?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唇边尝了一口。然后缓缓咀嚼。眼晴渐渐地亮了起来,望着范闲嘻嘻一笑。却是根本不及称赞他,就开始大块朵颐,只是烤鱼太烫,她一边舍不得鱼肉离唇,一边却是烫得直吐舌头,空着的那只手不停在嘴有扇着,哈着气。

    很可爱,真的很可爱,可以爱。

    范闲看着她肉嘟嘟的唇瓣,不知怎地就想到庆庙初遇时的那只鸡腿了,取笑道:“晨儿,最近这些天我可没少拿鸡腿给你吃,怎么还这么馋?”

    林婉儿鼓着脸,气哼哼说道:“早知道你烤东西这般香,我才不会吃那冷冰冰的鸡腿。”

    范闲哈哈大笑,险些跌倒在后方,自己这未婚妻的性情真有味道,有时候会羞怯无比,低着头都不敢看自己一眼,有的时候却会使些添情增趣的小性子,病怏怏的身子却喜欢扮小老虎,还是那7个字:Q,两个字:可爱,三个字:卡哇依。

    林婉儿回头望去,只见那边的烧烤摊子处比湖边要热闹的多,范思辙早就啃光了手里的烤鱼,正在那儿指挥着丫环整几根玉米棒子烤来吃。只有若若吃得秀气些,一边吃一边沿着林子在走,不知道是在看景,还是在想什么心事。

    目光落在从马车上卸下的那堆东西上,林婉儿越发觉着自己的未婚夫有些古怪,好奇问道:“往年出来游玩,多是在山庄里吃饭,也没见下面这些丫头如此高兴……还有就是,你今天拿的这些东西,看着怎么都有些稀奇。”

    范闲笑着解释道:“虽然她们都是丫环,但都是随着你过日子的大丫环,成天锦衣玉食,又有几个真正自已做过饭吃?今天这烧烤不见得味道有多好,但胜在自己动手,感觉不一样,这味蕾的反应也就不一样了。”

    “味蕾?”林婉儿有些迷糊,睁着大大的眼晴望着范闲。

    “人舌头上的某种小器官,可以感觉到味道。”范闲知道这事儿很难解释清楚,毕竟肉眼不如显微镜好使,随便解释道:“舌根感苦,舌前感甜,就是这个原因。”

    林婉儿呵呵一笑说道:“到底不愧是费大人的学生,对这些事情如此清楚。”

    听她提到费介,范闲便是一肚子气,毕竟与自己师徒一场,感情不错,自己来京都好几个月了,连陈萍萍都已经回到了京都,为什么费介却不肯回来?实在是有些过分。先将这些事情扔下,看着婉儿艳羡的目光,范闲又整了个二人小灶,拿了些材料过来,二人边烤边吃,当然,大部分情况下是范闲在烤,林婉儿在吃。

    在香气的围绕之中,这对未婚大妻向温温碳火上的食材发动着温柔的攻击。

    ……

    “嗯,这调料似乎也不多见。”林婉儿伸出嫩嫩的舌尖,轻轻舔去唇角上的一粒芝麻,满意无比地叹息道:“真是很香啊。”

    “开玩笑,芝麻开门就有,这点儿孜然可不好找。”范闲在心里想着,如果不是和庆余堂的掌柜们关系不错,今儿拉到避暑庄来的这些物事,还真不容易凑齐,嘴上却回道:“你若喜欢,以后成亲了天天做给你吃。”

    林婉儿脸色变得极快——当然不是翻脸不认人的那种变化,只是听着成亲二字又习惯性地羞答答低了头,只是今天这场合有些不大适合,她的唇上还满是油腻,鼻尖上还有一抹灰,怎么看着都像是在自家厨房里偷吃的小男孩儿。

    范闲看着她的脸蛋呵呵笑了起来,依晨真不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眼里,总觉得她的五官无一处可以挑剔,神态无一丝不可爱。看见他笑自己,林婉儿有些恼怒地作势欲扑,范闲赶紧张开双臂准备舍身饲虎。

    反正湖边隔的远,一大丛水生木恰好档住了那些丫环的目光,范闲以为自己可以头一次光明正大地揽香色入怀,不料婉儿却是面露尴尬,强行止住了滚落范闲怀里的势头。

    范闲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拿手帕去湖边沾湿,然后回身坐在林婉儿的身边,盯着她的脸蛋儿,极细心地将她鼻尖和下巴上的灰渍柔柔擦去。

    二人离得极近,感受着郎君温柔而专注的目光,林婉儿紧张得不行,双手紧紧攥着襦裙的下摆。范闲也发现了她的紧张,一时失措,拿着湿手帕的手停顿在了她粉颊之侧,目光对望,似乎连呼吸声都开始交织在一起,彼此起伏着,开始混合了频率,逐渐加快。

    心动不如行动,范闲二话不说,低头便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林婉儿一惊,旋又一羞,接着却是淡淡失望。只是她的失望还没有来得及遮掩下去,范闲的双唇已经堵上了她准备假意嗔怪的嘴,湿湿的,软软的,香香的,甜甜的。

    “哎哟!”范闲发现下唇被小女生狠狠咬了一口,赶紧直起身来,让自己的双唇逃离了犯罪现场。

    定晴一看,却发现婉儿眼中满是笑意,只是这笑意中多了几丝春光明媚,就如同二人身边这湖水一般,水波如镜却依然微有高低柔流,荡人心魄。最可爱的,还是姑娘家似笑非笑时,白如洁贝的上门牙……还可爱无比地咬在自己肉乎乎的下嘴唇上。

    范闲心头一荡,鼓起余勇,将自己未来的妻子拉进怀里,再不让她逃开,手指轻点她软乎乎的脸颊,轻声说道:“小老虎,当心我吃了你。”

    林婉儿身子紧张地僵在他怀里,如春湖般的双眸却依然迷媚。她咬着下唇,望着范闲说道:“婉几身子没大好,郎君舍得吗?”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