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 第九章 春风化雨入春闱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    庆余年作者:猫腻

    日头渐渐地升了起来,驱散了考院里的寒意,那些紧张的学子们终于有机会可以暖一暖自己的身子。他们不停地搓着手以保证落在纸上的笔迹不会显得过于生硬,这试卷书法也是评分标准之一,所以虽然已经开考良久,但大多数人还只是在打腹稿,并没有急干动笔,看来这考院里的士子们,大多数都是曾经有过痛苦经历的可怜人。

    范闲满脸微笑地在考场里行走着,脚步尽量不发出一丝声音,以免打扰了这些学生们的。说来也奇怪,学生们破题之时往往最是害怕考官在自己身边经过或是打量自己的试卷,但当这些学生们发现站在自己身边驻足观看的,竟然是考院门口那位赫赫大名的小范大人时,每个人却不免生出些许自信来。

    因为范闹不像那两位座师和提调一般满脸肃然,反是挂着如谈谈阳光般的笑意,所以但凡敢抬头看范闲脸的学生,总是会觉得小范大人脸上的笑容是在鼓励自己。

    在考院的每一处走了一遭,范闲回到了角门处,沐铁早就已经泡好茶等着了,看着他坐到椅子上,才压低声音笑道?“挺闷的,范大人选在这儿歇脚,倒是最合适,角门这里要与外界交通所以倒不怎么难受。”

    范闲一笑,心想自己如果真回正厅与郭尚书坐在一起,只怕对方不高兴,自己也会不舒服。一边饮着茶,他一边却想起了一椿很蹊跷的事情,太子那边给的名单只有六人,但却没有贺宗纬的名字。他入京之后便知道贺宗纬是大学士的学生,而且是东宫潜臣,按理讲,今朝应该是要参加春闱的。

    他暂且将这事放下,将目光隔着数重小门,又投向考院的最里处,心里生出了一丝慌谬之感,自己只不过是借着酒疯演了下李太白,出了本诗集,居然就能坐在这里监考,这人生果然是很不公平的事情。

    那些犹在奋笔的学生们,如果知道堂堂舍试的结果,早已经被朝中宫中的那些大人物像分西瓜一样地分好了,他们的心里会有怎样的想法?

    时间似平过的极慢,范闲已经快要在角门的椅干上睡着了,才发现日头刚刚移到了正中。相关衙门已经派人送了中饭过来,角门自然有人接着,细细查验过食具之后,发现并无异常才将其中六份食盘抬到了中厅。

    范闹去了中厅与那几位大人一面用着午饭,一面听他们讲上午的情况,东南角那里被提调大人逮了个舞弊的学生,提调摇头叹气道:“见过舞弊的学生,没见过这么舞弊的学生,居然堂而皇之将整本破题策放在书案下面抄,以为四周有隔幕就不会有人发现,哪里知道四处巡视的官员眼睛是尖的。”

    此次春闱总裁礼部尚书郭攸之忽然皱眉道:“这书是怎么带进来的?”

    范闹知道这是自己的失误,微笑应道:“先前检查太慢,监察院那边的官员催丁一下,所以下官有些着急,怕误了圣上定的时辰,所以出了纰漏,请大人恕罪。”他这话请了罪,却将责任推了一半到监察院方面,倒是油滑。

    郭攸之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倒没有难为他,毕竟这种小事历朝历代的科举都无法杜绝,也不能以此来攻击范闲,只是声说道:“小范大人初历此事经验不足,你们几位大人要事帮一些。”

    范闲笑着向四周的几位大人拱手一礼,尤其是对着自己的直属上司太学正说道:“学正大人,下官才疏学浅,请多多看护。”

    太学正便是那日殿上受陛下眼神所指的舒大学士,他本是庄墨韩的学生,但是毕竟深以自己是庆国人为荣,所以倒不怎么记恨殿前范闲将庄墨韩激得吐血一事,反是呵呵指着范闲笑道:“奉正大人,若你才疏学浅,这庆国上下哪有人敢自称有才?”

    另一位座师和提调也纷纷笑着附和,拿范闲打趣:“堂堂庆国第一才干,若非学识惊人,小范大人此时应该在场中奋笔疾书饿了啃两个干馍,哪里能坐在此处用饭。”

    这话一说,连郭攸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范闹的才学究竟如何,范闲自己是没有丝毫信心,但看来不论是在京都官场,还是在庆国天下,众人对范闲的信心倒是比他自己还要强烈许多。

    考院里的学生们依然在紧张恐惧地做着试卷,天时也渐渐地暗了下来,范闲在场中走了几圈,看了众人试卷还真发现丁几个有真材实学之人,不免多驻足看了看。虽然他在澹州时也曾经通读这个世界的经书,但毕竟设有想过经科举入仕途,所以真要做起这等文章来,怕是还不如大多数人,毕竟泄为人,夸张点说也是博览群书之徒,眼光还是有的。

    他暗中将那几个人的名字记下,然后走到角门处,假意打呵欠,一偏头,发现沐铁已经是半躺在椅上快要睡着了。他不由失笑,心想这个沐铁也是个妙人,做事的能力自然是有的,不然陈萍萍也不会让他代掌一处部分权力,只是做人的本事就差了些,也许是刚刚开始学习拍马屁这种事情,每次看见范闲就无比恭谨,无来由地让范闲有些不自在。

    “大人角门开不得。”看见居中郎范闲走到角门旁一个偏僻处,一位监察院官员面露为难之色,上前拦住,说道:“除了送饭送水,角门必须一直关闭。”

    “本官知道这规矩。”范闲笑了笑说道:“只是想随便走走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这话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不合体统,堂堂国朝大典,皇皇春闱之试,身为考官的范闲却想在考院里寻些好玩的东西。但是很奇怪的是,那位监察院官员听着这句话后,却是微微一笑应道:“院子里好玩的东西挺多,大人以后常来。”

    范闲平静了下来,看着这位官员普通的脸庞,忽然开口说道:“我要找的就是你,”

    “不错,提司大人。”那位官员低头道。

    范闲看着他的双眼,知道这位监察院官员官职不高,但肯定是陈萍萍安插在一处的亲信,不由微笑说道:“陈大人说了具体的时间没有?”

    “春闱之后,三日之内。”那位官员轻声应道。

    “好,我还有件事情要你帮忙,我需要查几个人的来历。”范闲将自己先前记的人名告诉了这位官员,静静说道:“不查家世,只查为人如何。”

    “是。”那位官员轻声道:“请提司大人出示令牌。”

    范闲自腰间将那块帮了自己不知道多少次的监察院提司令牌取出,在官员的眼前晃了一晃,然后温言问道:“记清楚丁吗?”

    官员柔声应道:“记清楚了,不过此事下官会上报院长。”

    “明白。”范闲温和笑道:“封卷之前,我要你的回报。”

    “是。”

    “我需要知道你的名字吗?”

    “不用。”那位官员轻声说道:“下官只是院里一位低层官员,不敢劳烦大人费神记名。”

    太子要在朝廷里安排自己十几年后的人手,大皇干或许也是如此,至于岳父和枢密院那边,则是典型的奸官行径了。想到这里,范闲不由苦笑了起来,自己这位老岳丈还真不肯给自己省些事啊。

    不过他也明白,这是官场里的常态,而自己马上要做的事情,倒是有些变态。

    范闲有些唏嘘,心想再过些年,等自己年纪再大些之后,是不是也应该安排些自己的人,进入这个像游戏场一样的官场?但眼下他还无法做这些事情,首要的是要与监察陆军配合好,将此次春闱的事情处理完美,不要给自己留下太多麻烦。

    在成功地用言将长公主逼出宫后,他一直很平稳地处理着一切。如果不是这次东宫方面拉自己的手段太过霸道,或许他还会依然忍下去。而且他认为自己的计划并不怎么冒险,先不论明面上的力量,自己身后的黑暗之中站着一位大宗师,站着一方恐怖的院子,这都是很多人不曾知晓的力量。他相信自己只要不去触动庆国皇室最根本的利益,在这个看似强大,实则互相牵制的官场上,自己大有可为之地。

    既然重生之后要抡圆了活一把,自己就能过于退让,不然岂不是白瞎了母亲大人留下的这多香喷喷帮手?那些皇子高官们能做的事情,自己凭什么不能做?自己不但要做,还要做得漂亮。

    “我骨子里真是个很混帐的人啊。”范闲看着考场里那些辛苦的学生,满脸微笑,心想着:“和尚摸得,凭啥自己不能摸,自己不但要摸,还偏不让和尚去摸。”

    (范闲是春风,是阳光,是雨露,是指路明灯,是……好恶心)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