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 第三十九章 长公主的愿景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    庆余年作者:猫腻

    那一滴浓缩精华毒液滑入马桶之后,肖恩的眼中光芒渐渐的盛了起来,欢手互印,又做了一个手势,将体内一直紊乱不息的真气乱流渐渐平伏了下来。在监察院中,他一直受着刑与毒,那位光头七处前任主办,十分了解他的身体状况,所以下手的分寸掌握得极好,始终让肖恩游离在边缘地带之中。

    出京之后,范闲用的法子更加霸道,直接的静脉注射毒药,更是让肖恩的体机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但就像费介在范闲小时候说过的那句话一样,用毒最关键的,还是在于一个“下”字,并不见得是毒药越烈,效果就越好。

    范闲毕竟缺少面对肖恩这种特例人物的经验,他似乎没有想到经过二十年的折磨,肖恩的体内早已容纳了数以百计、种类繁多的各种毒素,这些毒素在他的身体内形成了某种平衡,既不会让他死去,也不会让他寻求到真气逼毒的途径。

    而此次范闲所用的XXX,却像是一把开山大斧一般,生生地砍入了错综复杂的绳结之中,虽然绳结断裂之时,给肖恩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却也让这位沉浸毒术阴谋之中数十年的厉害人物寻到一丝解开绳结的机会。

    肖恩微微翘起唇角,干枯的双唇,在如雪般头发的映衬下,显得十分恐怖。

    忽然间,他敛去眼神寒芒,整个人的身躯颓然下去,马上就显得苍老了许多,身体只是不尽散发着一股老人的味道。

    车队缓缓地停了下来,开始在湖边寻找合适的地点扎营,远方的黑骑也像阵寒风一般从使团方侧掠过。往前方扫荡,然后归队。王启年从外面摸出钥匙。打开了密封极好的铁门,满脸恭敬地走了进来,服侍肖恩吃了食物清水,又细心地用湿毛巾帮他整理了一下面容,最后才问道:“今天要梳头发吗?”

    肖恩摇了摇头,眼中寒芒一射却又无力地弱了下来。微哑着声音说道:“范大人今天什么时候来?”

    这问的是范闲每日一行的灌毒事宜。王启年微笑回答道:“离国境不远了,小范大人的意思是说,肖先生可以免去每日之苦。”

    肖恩的脸上没有露出丝毫微喜神色,只是闭目问道:“听说这位范大人,明年就会执掌庆国的内库?”

    王启年以为是范闲告诉此人,所以也未在意,笑着说道:“是啊,那可是全天下最有钱的去处。”

    “难道比叶家还有钱?”肖恩唇角露出一丝轻蔑。

    王启年一怔,旋即想起了这个陌生的名字。笑着说道:“叶家早散了。”

    “什么?”肖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双眼里的神色有些震惊,连忙隐藏了起来。见他没有更多的话要聊,王启年暗松了一口气,将马桶从椅下取了出来,佝着身子下了马车。

    王启年掩着鼻子,抱着马桶去了车队另一侧的营地中。到了最中间的帐蓬里,将马桶放下。埋怨说道:“这么老的家伙了,一天到晚还拉这么多。”

    “关了二十年。身体肌能还能恢复的这么快,我也在怀疑,这老家伙究竟是不是人。”范闲微笑着转身,走到王启年的身边,打开马桶的盖子,微微皱眉,说道:“真臭。”

    ——————

    “这一手真臭。”

    信阳城那座华丽的离宫里,白色的帷纱在轻柔的春风里摆动着。初春的天气,这离宫里竟是一片清冷,宫中种的尽是寒梅,与京都皇宫里的广信宫极为相似。白纱之后,半侍在矮塌上那位柔美怯弱的女子一笑嫣然,看着对面正在落子的亲信。

    这位亲信姓黄名毅,名字普通,却是极有计谋的一人,听着长公主的话,他沉稳一笑说道:“长公主面前,就算是世间国手,也只能下出臭棋来。”

    “不见得。”长公主李云睿的眼前浮现出那张清秀的面容来,无来由地笑了起来,“那孩子是个聪明人,不要以为他之所以如此之顺,全是因为范建与皇帝哥哥亲近的缘由,本宫就始终不明白,这陈萍萍怎么就会这么喜欢我的好女婿?”

    黄毅摇摇头,伸手在自己的长腿上轻轻一拍说道:“无从解释,如果强要解释,只能猜测,大概是陛下喜欢范闲。”

    “皇帝哥哥喜欢晨儿那丫头,爱屋及乌倒是有可能,而且范闲这孩子文能文得,武能武得,也算是给皇帝哥哥挣脸。”长公主柔弱笑着,轻声说道:“只可惜他自作聪明,终究还是下了一步臭棋,代表团后队绕着那些小诸侯国走,表面上看着似乎安全许多,但实际上,茫茫草原,沧沧大湖,岂不正是逃脱的好去处。”

    “据回报,黑骑在那里。”

    “这点本宫也知道。”长公主微笑道:“所以就看肖恩自己能不能逃走了。”

    “肖恩为什么要逃?”黄毅皱眉苦思道:“依长公主与上杉虎的协议,只要肖恩能够回国,日后东山再起,朝廷与他们师徒二人内外联手,完全有四成的把握将如今的北齐皇室掀翻在地。”

    “肖恩不是好控制的人……就像陈萍萍一样。”长公主微笑道:“如果按行程回了北方,他会完全处在北齐皇室的控制之下,说不定又是二十年的牢狱之灾,直到老死,对于我们与上杉虎的计划,没有任何帮助……我舍了自己的名声,舍了言冰云那个可怜官员,就为了换得肖恩的自由,如此上杉虎才会履行他的承诺……我不允许有任何人来破坏这件事情。”

    “如果上杉虎反悔怎么办?他毕竟是北齐大将。”

    “肖恩会甘心为北齐卖命吗?而且本宫若出手,上杉虎即便不反,但战家那些蠢货,只怕也会逼着他反。”

    黄毅微笑道:“长公主算无遗策。无人能敌。”

    “不要拍马屁。”长公主掩唇微羞笑道:“我可比皇帝哥哥差远了。”

    她忽然叹了一口气。目光穿过重重的白色纱幕。不知道投向了哪里,美丽无比的面容上有些痴痴的模样,眉目如画,神情如仙,一旁的黄毅也不由看地呆了

    “上次言纸一事,对于公主清誉有极大影响。”许久之后,黄毅才从先前那幅美丽的画面中摆脱出来,沉声说道:“可惜一直没有查出来。不过据京都守备师叶家传来的消息,广信宫刺客一事,应该与监察院脱不开干系。”

    长公主仍然撑颌痴痴望着天空,似乎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半晌之后才柔唇轻启说道:“不要理会这些小事,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是要将上杉虎完全拉到我们的船上来。”

    黄毅沉默少许后,忽然露出一丝愤怒神色说道:“在臣眼中,这不是小事。公主殿下为朝廷日夜筹划。去年牛拦街一事,愚民恶吏都只会以为长公主是想杀死范公子,重夺内库,哪里知道公主殿下是为陛下寻求一个出兵北上的机会……朝廷从此事中获取大量疆土,但又有谁会记得,此事与您的关系。”

    长公主李云睿的眉间渐显厌烦,挥挥手道:“不用说了。”

    黄毅看着长公主清丽容颜,将心一横说道:“便说言冰云一事,本来公主殿下只是暗中安排。不料却被那等小人揭了出来,如今庆国百姓都以为公主殿下里通外国。那些愚蠢的人,难道就不明白,以公主殿下之尊,就算里通外国,又能有什么好处?人们总是只会看到事物的表面,却不知道公主殿下暗中安排的妙策,会给朝廷带来多少好处。”

    长公主冷冷看着他,半晌之后忽然说道:“袁宏道到了后,通知我。”

    黄毅欲言又止。

    半晌之后,长公主吃吃一笑,柔声说道:“世人笑我太疯颠,我笑世人看不穿,只要皇帝哥哥好,庆国好,我才不会在乎那些。”(对不起,一时顺手写了这两句,写完之后才醒过神来,哈哈大笑,不改了。)

    黄毅心头一凛,隐约感受到了些什么,却是颤栗不敢多言。

    “陈萍萍应该有他自己的计划。”长公主微微笑道:“我相信范闲这可爱的孩子也有他的计划,说起来,其实大家对外的目的差不多,只是对内上有些差别……如果肖恩这次没能逃走,那么到上京后,让我们的人与使团联系,让范闲配合我们的行动。”

    黄毅大感震惊,心想怎么能与敌人联手?

    似乎猜忖到他在想些什么,长公主柔弱不堪,却暗藏嘲意说道:“有些事情,是不该你考虑的,你今天说这些话,是想感动本宫吗?”她清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荒谑之色:“本宫此生,最厌恶的就是被你们这些俗人感动。”

    “属下不敢。”黄毅大汗淋漓,抬起头来看着长公主,轻声问道:“那燕小乙那边关于小范大人的计划要暂时中止吗?”

    “为什么要终止?”长公主微笑望着他,那股寒意让黄毅低下头去,“我很喜欢范闲这个孩子,这个女婿没有让我失望,所以真舍不得他离我太远……不论死活,都应该是很漂亮的小男生吧。”

    这位庆国最莫名的美丽女子缓缓抬起脸颊,清美的面容上无比坚毅,心想谁说女子就不能在天下这个舞台上发光?以前既然曾经有过一个,自己就一定能成为第二个。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