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第二十二章 黑夜里的明拳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庆余年作者:猫腻

    马车里一片昏暗,那位年轻人唇角泛着淡淡的笑容,有些为了不刻意而展现出的刻意,有些男子本身不应该带着的微羞味道,淡淡散开的眉尾就像庆庙里的壁画一般,有种古意与尊贵的天然感觉。

    “我想不明白。”年轻人的笑容里多了一丝苦恼,“我想不明白很多事情,比如他为什么要查我,难道他不知道我是真的很欣赏他吗?”

    他的手指轻轻捏了一下腰间的香袋,嗅了嗅渐渐散出的丁香花气息,轻轻将脑袋靠在马车柔软的厢壁上,半闭着双眼:“我欣赏他是很自然的事情,父亲习惯了马上的生活,为什么却如此看重他的文名?”

    没有人敢接他的话,没有人有能力接他的话。所以年轻的贵族依然陷没在那种荒谬的不真实感中。

    “为什么?”

    “为什么?”

    微羞的笑容从他的脸上渐渐敛了下去,他轻轻将手指挪离香袋,放到自己的鼻端搓了两下,似乎想将指尖残余的香气全数保存下来。

    “这不通。”

    “但是没办法啊。”年轻人叹息着,扭头看了一眼摆在身边的那串景色葡萄,忽然伸出手拎住葡萄的枝丫,面无表情地将葡萄扔了出去,“父亲太爱他了。”

    “比爱我更爱。”

    他有些神经质地扯动嘴角笑了笑,想到宫里那位太子,想到信阳的姑母,挥挥手。对身边那个卑躬屈膝候着的御史说道:“求和。”

    御史贺宗纬没有参与到这次的行动之中,他愕然抬首,却看见二皇子地眼中闪着一丝厌倦的神色,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都察院的御史被打的肉骨分离。鲜血淋漓,这事情自然成了最近京都里最轰动地新闻,宫中新出的那期报纸轻描淡写地将当时情况写了出来,而官府内部的邸报上则是写的清清楚楚。

    谁都知道,陛下通过这件事情,再一次重新强调了监察院的权威,而更明显的是,他再一次强调他对于那个叫做范闲的年轻人的回护之意。

    御书房中有座,监察院中有位,御史参他。则有陛下廷杖给的面子。范闲,这个本来就已经光彩夺目的名字,如今在金色地内涵之外。更多了一丝厚重的黑灰边沿,让绝大多数官员不敢正视。

    而御史被打之日,传闻这位年轻的提司大人长跪于御书房外,才乞得陛下停止了杖责之刑,都察院御史能活下来。全亏他不计前嫌地求情。而当时执刑的侯公公,也很随意地透露出去,之所以没有三杖就将御史打死。也是范提司大人暗中的要求。

    范闲并没有在明面上将这件事情化作对都察院的人情,他一直对廷杖一事保持着沉默,相反就是这样的态度,反而让他获取了更多地理解与支持,毕竟是他保留了那几名可怜御史的性命。而原本就暗中站在他这一方的京都士林与太学学生,更是觉得自己没有支持错人。

    庆国地民间,一直以为监察院就是陛下的一条狗,而直到这件事情之后,或许是因为范闲诗仙的名声太过耀眼。人们才开始学会正视这个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机构,对于监察院……至少是一处的印象开始逐渐扭转,黑与白之间并不是没有过渡的可能,正义与邪恶的阵营里,也会允许有别样的美丽。

    灰色的沉默,这,就是监察院。

    ……

    ……

    皇宫地赏菊会还有好些天,范闲半偏着脑袋,坐在自家的庭院里,一边猜测着婉儿在绣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一面在想范思辙这小混俅最近这些天到底在玩些什么,偶尔也会想想,那个与自己极为相似的二皇子是不是唇角依然带着那丝微羞的笑容。

    范闲想到这件事情就相当的不爽,微羞?天真?这是自己的招牌!忽然发现一位比自己更尊贵的人物,也有这样的特质,他的内心深处就开始感觉到不安。

    “少爷。”藤子京很恭敬地禀道:“依您的意思,沈小姐已经搬进圆子里来了。”

    范闲点点头,说道:“她这些天有没有什么异样?”

    藤子京应道:“除了神思有些黯然之外,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

    范闲点点头,缓缓闭上双眼,说道:“替我发个帖子,请言府上的那位老少大人来府上吃个饭。”

    “要通知老爷吗?”藤子京看了他一眼,小意问道。

    范闲笑了起来:“这是自然的。父亲大人如果知道能够和言若海一桌吃个饭,只怕心中也会高兴不少。”

    藤子京应了下来,忍不住说道:“那个叫贺宗纬的御史大夫又来了,少爷今日还是不见吗?”

    范闲睁开了双眼,眼睛里不知道含着什么样的意思,他当然知道贺宗纬这个人,初入京都的时候,便在一石居里与对方有过交往,当时这位京都大才子是依附于礼部尚书郭攸之的独子郭保坤,却也不肯放过与自己结交的机会,想来便是位热中于权力的读书人。

    至于他为什么现在会成了御史大夫,范闲对于其中的隐情清楚的很,知道对方最近这几天天天上门来访,所代表的是那位贵主子,因为自己连李弘成都避而不见,想来二殿下也会有些心烦吧。

    “见见。”

    范闲挥挥手,站了起来,院里准备的事情也差不多了,见见对方。表达一下自己的态度,也不算不宣而战。

    ……

    ……

    在圆子里走了半天,范闲自己都有些烦了,才走到前宅。心想自己从北齐回来的那一个夜,是怎么就跑地这么快呢?或许自己是真的很担心妹妹翘家,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

    就这么想着笑话,才觉得秋树间的石子路短了些,走到前宅的书房里,那位叫做贺宗纬地御史大夫已经坐在了房中。

    看见范闲到了,贺宗纬赶紧站起身来,拱手行礼道:“见过范大人。”

    范闲挥挥手,说道:“又不是第一次见了,客气什么。”

    这话确实。去年春后那段日子里,贺宗纬时常来范府拜访,或许也是想走范家这条路子。但没曾想早已被范闲瞅出他眸子里对若若的那么一丝想法,加上非常不喜欢这人隐藏极深的性情,于是异常干净利落地划清了界限。

    来了几次没人搭理,贺宗纬便知难而退,只是这位京都有名的才子。对于范府中人自然也不会陌生。

    贺宗纬见书房里并无他人,很直接地说道:“下官因前事而来。”

    “前事?”范闲只说了这两个字,便住了嘴。眉尾稍有些挑起,带着一丝兴趣看着贺宗纬御史的脸,却又挥挥手,止住了对方继续说话的意愿。

    贺宗纬脸色黝黑,一看就知道幼时家中贫寒,但这些年的京都生涯,官场半年磋磨让他多了丝稳重,稍许除了些才子的骄傲气息。

    尤其是那对眸子异常清明,满脸毫不刻意的正气。让睹者无不心生可亲之感,但落在范闲眼中,却是无比的鄙夷。

    “什么前事?”范闲眯着眼睛,笑着问道:“本官不是很清楚。”

    贺宗纬果然不愧是二皇子地说客,浅浅一笑,黑色的面容浮现出一丝不容人错过的忠厚笑容:“并无什么前事,下官口误了,只是替二殿下带了一盒云雾山地好茶过来。”

    范闲看着身前那个看似普通的盒子,陷入了沉默之中,他知道自己如果收了这礼,便等于是扯平了前些天御史的那件事情,在二殿下看来,也许说范闲没吃什么亏,反而在宫墙前的木杖下得了一个大大的面子,应该会愿意息事宁人。

    “贺大人口误,我倒想起来了一件前事。”范闲微笑望着贺宗纬。

    贺宗纬无由心头一颤,觉得这位年轻英俊地范大人,这位一入京都,便将自己身为才子的所有光彩全数夺过去了的年轻人,怎么与二殿下地神情这般的像?

    “大人所指何事?”贺宗纬的心里有些不安。

    范闲冷冷地看着他:“本官打春天时便离开了京都,前往北齐,不料这几月折回,却发现京都里的事情已经变化了极多,连自家那位岳父大人如今也被人逼得养老去了。”

    贺宗纬舌根有些发苦,根本说不出什么话,知道自己最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范闲静静说道:“贺大人应该知道吴伯安是谁吧?”

    贺宗纬强打精神:“是老相爷家的谋士。”

    范闲一挑眉毛,说道:“贺大人果然是有旧情的人,今年春天,大人与吴伯安的遗孀一道进京,只是不知道那位吴夫人如今去了何处?”

    贺宗纬一咬牙,站起身来,拱手行礼乞道:“范大人,学生当日心伤郭氏旧人之死,因此大胆携吴氏入京,不错,相爷下台与学生此举脱不开干系,只是此事牵涉庆律国法,学生断不敢隐瞒,还望大人体谅。”他心中自然不奢望范闲能够将自己放了过去,但仗着自己如今已经与二殿下交好,强颈说道:“大人尽可针对贺某,只是二殿下一片真心,还望大人不要坚辞。”

    范闲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本官乃是朝廷之官,自然不会针对某人,只是范某也只是位寻常人物,心中总是会记着些私怨的。”

    贺宗纬眼带恨色地看了他一眼,知道今日前来议和已然成了镜花水月,心想那相爷下台虽与自己有关系,但那是自己身为庆国臣民地本份,用些手段又如何?难道你们翁婿二人就不会用手段?这般想着。他起身一礼,便准备拂袖而去。

    范闲极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间做出了与自己身份极不相符的举动,走上前。一脚就蹦在对方的腰窝子里!

    一声闷响,贺宗纬难堪无比地闷葫芦倒在了地上!

    贺宗纬毕竟是京都出名地人物,如今又是都察院的御史大夫,大怒爬起身来,指着范闲骂道:“你……你……敢打我!”

    范闲捏着拳头,说道:“踹的便是你!你自要来府中讨打,我自然要满足你。”又是几拳过去,虽然不敢将对方打死,但也是将贺宗纬揍成了一个大猪头。

    贺宗纬哪敢再呆,捧着痛楚无比的脑袋。想起这位大人出道地时候便是以黑拳出名,赶紧连滚带爬地往府外跑去,只是出房之时。又挨了范闲的一记飞腿,外加茶盒飞镖一枚。

    ……

    ……

    范闲看着那厮狼狈身影,这才觉得好过了些,低头啐了一口,骂道:“把我岳丈大人阴倒了。还跑府里来求和,***,这不是讨打是什么?”

    藤子京从侧边闪了过来。苦笑说道:“少爷,这事儿传出去了,只怕老爷的脸上不好看。”

    范闲耸耸肩,说道:“不过是打条会叫的狗而已,还不是为了给他主子看。”

    话说数月之前,范闲还在北行的使团中时,便曾经得了院中的邸报,对于相爷,也就是自己的亲亲岳丈大人下台的过程了解的清清楚楚。而在已死地肖恩老人帮助下,他对于这件事情的判断更加地准确。

    吴伯安是长公主安插在相储的一位谋士,在去年夏天挑唆着林家二公子与北齐方面联手,想在牛栏街刺杀范闲,不料最后却惨死在葡萄架下。因为这件事情,吴伯安地儿子也在山东,被宰相的门人折磨致死。范闲如今自然不知道,这是陈萍萍埋的最深的那个钉子袁宏道所作所为。

    而吴伯安的妻子却被信阳方面安排进了京,巧妙地经由贺宗纬之手,住进了一位都察院老御史地旧宅,开始告起御状。

    真正将林相爷掀翻的事情,却是一场很没有道理的谋杀。

    在京都地大街上,有杀手意图刺杀吴伯安的妻子,似乎是相爷的手下想要灭口,但却异常不巧地被二皇子与靖王世子联手救了下来。

    此事被捅到了宫中,宰相林若甫只好接收了桌面下的交易,黯然地离开了京都。

    范闲就是从路上的那次院报起,开始怀疑起二皇子与靖王世子在这件事情中所扮演的角色,也正是从那一天起,他才开始思考,这位二皇子与信阳那位长公主之间的真正关系。

    每次看到大宝的时候,范闲便会想起那位回了老家的岳父大人——这不是什么公务国事,只是范闲与二皇子间地一场私怨罢了,虽然背后肯定还有范闲更深远的想法,但至少,范闲身为人婿,总要在这件事情报复一下。

    ……

    ……

    范闲揉了揉拳头,活动了一下筋骨,确实觉得精神好了许多,转身便回了后宅,一路走,一路对藤子京清声说道:“这事情不要告诉父亲,想来那个贺宗纬也不好意思四处传去。”

    来到后宅,婉儿还在认真仔细地绣着那物事,范闲看着自己的妻子,微微一笑走了上去。

    贺宗纬被打之事,他自然不好意思四处传去,但二皇子却依然知晓了这件事情,越发不明白范闲如此嚣张,究竟凭倚的是什么。这位二殿下在朝中看似没有什么势力,但实际上在信阳长公主的帮助下,已经获得了不少朝臣的效忠,所以其实并不怎么将范闲看在眼中。

    但如今细细想来,这范闲……明明是个文心绣腹的大才子,怎么却变成一个蛮不讲理的鲁臣了?难道监察院这个机构对于一个人的影响真的有这么大吗?

    不过二殿下还是认为范闲顶多只是陷入了意气之争,他并不愿意在此时地情况下屈尊去见范闲,想来范闲在痛打了贺宗纬一顿后,应该安静下来。所以他只是写了封信去信阳,并没有太多的担忧。

    ……

    ……

    信阳那座美丽的离宫之内,奇美的老树正迟缓而沉默地拔离着枝叶,片片微黄树叶在那些白纱帐子之中飘泛着。一只柔软地手伸到空中,柔柔地接着一片树叶,手上的青筋并不如何粗显,只是淡淡地在白玉般的肌肤里潜行,就像玉石中的精神,十分美丽。

    离开京都一年的长公主李云睿,像个少女般娇憨地打了个呵欠,将手中的枯叶扔到了地上,抬臂轻撑着下颌,眼眸微微一转。流光溢媚,说道:“袁先生怎么看?”

    出卖了宰相林若甫,如今投身于信阳方面的谋士袁宏道。面无表情,但眸子里却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一丝惊谎:“二殿下乃天之娇之,未免轻敌了一些。”

    长公主吃吃一笑,说道:“那范闲不过是个年轻人,称之为敌。袁先生过于慎重了。”

    袁宏道苦笑道:“这位姑爷可不是一般人,北齐之事虽然未竟全功,长公主妙算亦未全盘实现。但范大人却巧妙居中,手不沾血,却挑得北齐皇帝暗纵上杉虎刺杀了沈重,如此人物,哪里能用鲁莽二字就能形容?更何况姑爷本是一代诗仙,如此锦口绣心的人物,心思只怕比寻常人要繁复多少倍。”

    长公主叹了口气,从锦榻上缓缓正起身子,华贵宫服之外露出的一大片背颈。白皙无比,像天鹅一般美态尽现。

    “这小子,没将肖恩救出来也罢了,居然最后还阴坏了沈重,这崔氏如今天天来叫苦,北齐那边的镇抚司指挥使地位置还空着,那些下面的锦衣卫不敢做主,一时间出货的渠道都阻了。”

    一直静立在旁地长公主心腹黄毅恭敬说道:“眼下正在与北齐太后商议,只是北齐那位年轻皇帝最近很是硬颈,硬是顶住了太后任命长宁侯为镇抚司指挥使的意。”

    长公主冷笑一声,说道:“北齐那老太婆也真是个蠢货,任意挑个不起眼的心腹就好,非要自己的兄弟去当特务头子,她当自己的儿子是傻地吗?”

    袁宏道在一旁提醒道:“北齐之事暂且不论,只是不知道京里的情况会怎么发展。”

    黄毅一直不喜他来信阳不久,却深得长公主信任,强压着内心深处的淡淡醋意,说道:“京中小乱一阵后,应该会平稳下来,想来陛下也不愿意自己亲手挑地监察院接班人,与自己的亲生儿子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

    袁宏道冷笑道:“老夫不知道陛下如何想的,我只知道那位小范大人却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这次都察院御史集体参他,本是为了提醒他有些事情不能碰,哪里料到陛下对他竟是如此恩宠,那范闲面上被损了一道,这时候自然是要想办法找回来的。”

    黄毅顾不得在意他的神色,异道:“难道那范闲还敢将把事情闹大不成?”

    长公主这时候才微笑着开口说道:“袁先生说的有理,本宫这次不该急着让都察院去碰那小家伙儿,那小家伙儿的性子倔着哩。”她忽而掩唇笑道:“黄毅你莫要这般说,我那女婿啊……真是个爱闹事地人,范建那老货给他儿子取名安之,想来真是有先见之明,知道我女婿安静不下来。”

    她这掩唇一笑,离宫之中却是顿生明媚之色,那眼眸里的生动之意,眉中含着的妩媚之意,就有如这秋天里的雨丝一样,润泽着每一处空间,让黄毅愣在了原处不知如何言语,就连袁宏道也不免有些失神。

    “估计我那好女婿,肯定会再咬老二两口。”长公主微笑着说道“写信,让老二求和,不论受了多大的伤,都求和。”

    这位庆国最美的女人言语虽然温柔,但内里含着的威势却是无人敢议论,黄毅欲言又止,忍不住摇了摇头。

    长公主甜甜笑着:“母亲来信说了,让我年节的时候回宫里过年,等着吧,等着回京了,本宫再与好女婿好生玩玩。”

    而在京都之中,秋夜的怀抱里,监察院一处的密探开始行动了起来。

    钦天监监正,是个不起眼的职位,但在某些特殊的时候——比如有颗流星落下来了,比如月儿被狗吃了——他要负责向陛下解释,而他的解释有时候就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他是二殿下的人,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发挥作用,就被庆国最出名的那些黑狗们噙到了嘴里。

    长街之上,嗖嗖数声,十几名像黑夜恶魔一般的黑衣人,直接跳进了钦天监监正的府邸之中。等到护卫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的老爷已经被这些黑衣人捆成了粽子!

    而这些强贼却并不离开,反而点亮了院中的灯火。

    在满院的灯火之下,那些身负武力的护卫们看着那些黑衣人的衣服,竟是不敢动手。

    一身黑衣,亲自领队的沐铁冷冷地看着场间的闲杂人等与钦天监监正的家人们,一字一句说道:“监察院奉?办案。”

    说完这句话后,监察院一处的官员们将钦天监监正拖出府去,塞进了马车里,不过片刻便消失在漆黑的深夜中。监正府内骤然响起一片哀嚎之声,灯火也渐渐熄了。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