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第二十九章 范一掌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庆余年作者:猫腻

    抱月楼果然不简单,看这处隐蔽的极好的偷听设备,就知道这家妓院背后的照家,不仅指望着这些皮肉生意能为他敛财,也用心于床第之间,yin声浪语之中,收集京都达官贵人们白昼里绝不会宣之于众的隐秘,如果不是范闲细心,只怕也很难发现马桶旁的扶手有什么古怪。

    桑文表情古怪地看着他,忽而将牙一咬,直挺挺地对着范闲跪了下去。

    范闲温和一笑,却是没拦她,他已经检查过了一遍,应该没有人能偷听自己的谈话。至于桑文为什么会跪,他明明猜到,却不会说出来,坐到了椅子上,随手扯了件薄被给榻上昏睡的妍儿盖着,半低着头说道:“我问,你答。”

    桑文会意,面带企盼之色地从地上站起,小心地站在了范闲的身前,却看了他身后一眼。范闲摇头,本不想多花时间解释,但想到要让对方放心,还是说道:“她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也不可能偷听,放心吧。”

    桑文这才点了点头。

    范闲没有问桑文原来呆的天裳间是不是倒了,抱月楼抢她过来花了什么手段,这些没用的问题,而是很直接地问道:“你有没有契书在抱月楼手中?”

    桑文一喜,知道这位范大人有心助自己脱困,焦急说道:“有,不过是他们逼……”

    没等她把话说完,范闲继续问道:“你今日被派来服侍我,楼中人有什么交待?”以桑文的身份,范闲冒充的陈公子。一定没有资格让她唱曲。

    桑文此时全数信任范闲,因为在她看来,也只有这位如今京都最红的监察院提司,才能帮助自己逃离这个深不可测地楼子。才能帮惨被整垮的天裳间复仇,毫不迟疑说道:“我偷听到,楼中人似乎怀疑大人是刑部十三衙门的高手,来调查前些天的命案,所以派出了妍儿这个红牌。”

    范闲自嘲一笑,心想自己乔装打扮,这抱月楼却不知是怎地嗅出了味道,只是猜错了方向而已。桑文看着他神情,解释道:“您身边那位随从身上有股子官家气息,那味道让人害怕地狠。”

    这说的自然是邓子越。

    范闲挥挥手。换了个话题:“我想知道,你猜,这间抱月楼的真正主人是谁。”话中用了一个猜字。是因为监察院内部都有人在帮助隐瞒,那桑文也不可能知道这妓院的真正主人,但她常期呆在楼中,总会有些蛛丝马迹才是。

    桑文虽然不清楚堂堂监察院提司为什么会对这个感兴趣,但还是极力回忆着。有些不敢确定地说道:“应该与尚书巷那边有关系。抱月楼的主人每次来的时候,都很隐秘,但是那辆马车却很少换。马车上面虽然没有家族的徽记。但这一两个月车顶上早能看见大树槐的落叶,这种树是北齐物种,整个京都只有尚书巷两侧各种了一排,所以我敢断定马车是从尚书巷驶过来的。”

    范闲看了她一眼,桑文会意,马上解释道:“我幼时也在尚书巷住了许多年,所以清楚此事。”

    范闲话语不停:“这楼里的主事姑娘姓什么?”

    “应该姓袁。”

    姑娘家地一番话说的又急又快又是稳定,范闲极欣赏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姑娘心思缜密。可以入我院子做事了。”

    尚书巷里住的不是尚书,而是一群开国之初便册封地国公,位尊权贵,只是如今陛下驭国极严,所以这些国公们一般而言还是比较安份。

    至于那位姓袁的主事姑娘,范闲苦涩一笑,很自然地联想起了弘成手下的袁梦姑娘。

    得到了这条有用的消息,范闲对于今夜的成果已经十分满意,所以才有心思与桑文闲聊几句,从谈话中得知,抱月楼果然是身后势力雄厚,初夏地时候楼子才开张,却在短时间内扫平了京都几家敢与争锋的同行,背后所用的手段血腥无比,不然桑文也不可能被强逼着入楼。

    “过两天,我派人来赎你出去。”范闲不是怜香惜玉,而是信奉交易要平等地道理,而且这位唱家落在这样一个阴森的妓院里,实在感觉有些不爽利,婉儿也是喜欢这位女子的,过几日让院中人拿着名帖来抱月楼要人,想来抱月楼的东家,总要给自己这个面子。

    桑文大喜过望!她在抱月里楼感觉朝不保夕,更曾眼睁睁看着被从别家掳来的姑娘被楼中打手活活打死,时刻在想着脱身之计,只是她虽然曾经与范闲有过一面之缘,一词之赐,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去找他,毕竟二人之间的身份地位相差的太远,不料今日机缘巧合,竟然重遇诗仙,还得到了这声承诺,以范提司在朝中的地位,这事儿自然是定了,一念及此,桑文百感交集,泣不成声地款款拜倒。

    范闲已经受了她一跪,便不想再受第二跪,伸手去扶。

    ……

    ……

    便在此时,院外却响起一声愤怒至极的暴喝!

    “我杀了你!”

    随着一声中年男子地愤怒吼声,房门被击的粉碎,一道身影破风而至,其势猛若惊雷,那蕴含着极大威力的一掌,便向范闲的胸膛上印了下来!

    “不要!”桑文惊得跌坐在地,看清楚那人模样,掩面而呼,说不出的惊愕与担心。

    ……

    ……

    掌风如刀扑向他的脸庞,范闲侧身站着,并未正身,也未回头,只是将那只寻常的右手从袖子里伸了出来,很轻描淡写地递了出去。

    他这一掌看似缓慢,却是一种超强稳定所带来的错觉,当他的手掌已经青伸出去的时候,那位偷袭者的奔雷掌才刚刚打了过来。

    一只秀气而稳定的手掌先发后至,轻轻拍在那只满是老茧,粗壮无比的掌上,只是……轻轻的一拍。

    轻轻一拍,却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

    那位挟风雷之势而至的偷袭者是来的快,飞的更快,竟是直直被范闲看似轻描淡写的那一掌震飞了出去,像一块飞石被投石机掷了出去!

    已经破成碎片的木门再遭一遍打击,而那武者的退势还是不止!竟是直接撞到了院门上,将那厚厚的木门都砸成了粉碎,直接摔进了水里,惊起一大片水花!

    范闲负手于后静立堂间,安静异常,就像是先前没有出手一般。

    桑文看着眼前这一幕,又是一声可不思议的惊呼,望向范闲的目光变得无比震惊,天啦!这么温柔和气的一位大人,怎么拥有如此雄浑霸道的真气!

    但她却来不及回味范闲的那一掌,提着裙裾,脸上挂着泪痕,便往瘦湖旁冲去,不知那人受了范闲这一掌是生是死。

    范闲负在身后的手上沾了些草泥,知道那人先前一直潜伏在院外的草地上,微微皱眉,有些莫名说道:“刀王之流,果然都是鲁莽之辈。”

    桑文在京都既然颇有名声,那自然也会有些痴心护花之徒,这些江湖人士虽然敌不过抱月楼的手段,却依然要尽一分心力,保护桑文不受玷污。先前那位武者,应该是在院外守的久了,曲终之后,又迟迟未见桑文出院,心下焦急,又隔窗看不真切,误将范闲搀扶之举当作了轻薄,这才忍不住出手护花。

    范闲知道这阵势瞒不住什么人了,自嘲一笑,负手于后往院外走了出去,此时邓子越早已满脸煞气地护在了他的身边,只是史阐立估计还在醉乡之中。他侧身看着自己亲选的启年小组第二任组长,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不止满意于邓子越的反应速度,更满意自己刚才的那一掌。

    也就是在那一掌击出去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由澹州至京都,在苍山苦练,赴北齐出使,这一路上诸多遭逢,实在是极难得的契机。出使路上的压力,与肖恩的缠斗,在上京外燕山崖上的拼斗,与海棠看似随意,实则大有用意的交往,终于让自己修行的那个无名功诀开始与自己与世人不同的经脉渐渐契合了起来,而自己的武道修为,已经到了一个很稳定可怕的程度。

    如果换作以前,只怕这一掌已经将对方的右臂全部击碎,却不可能有如此霸道的后劲儿——想到此节,范闲心中不免有些感激那位已经死去了的肖恩,还有海棠,当然,他最感谢的还是老跛子给自己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

    五竹叔不用谢,那是自己人。

    湖面上水波未静,那名大汉伏在水面上生死不知,由于夜色浓密,纵使有湖畔灯光照着,也不能看清湖水里的血色。

    在极短的时间内,抱月楼就反应了过来,各处院落里重新响起了欢愉之声,而湖水里的那位大汉也被人用网子捞了起来。

    抱月楼的打手聚集到了湖畔,而一位半老徐娘走路带风的人物却是面带惶恐之色迎着范闲,连声道歉道:“保护不周,惊着陈公子,罪该万死啊。”

    面有惶恐,语道万死,眸子里却是一股子试探与寒冷逼人的神色。(淘太郎上传国庆特别上传更新)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