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第七十一章 猜出花儿来也就是那样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庆余年作者:猫腻

    深夜的皇宫之中,一片凶险的安宁。

    听着皇后的话,太子险些一跤跌坐到地上,满脸的震惊,吃吃呓呓道:“母亲,您在胡说些什么?”

    皇后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后轻声说道:“范闲,是你父皇与叶家妖女生出来的孽种。”

    东宫太子连连摇头,怎样也不能接受这个突发的状况,头摇的太久甚至有些晕了,才无神地坐回床边,讷讷说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一想到自己居然有一个弟弟自幼流落在民间,太子便感觉人生真的很奇妙,更何况这位弟弟还时常在京中能够见到,名声比自己这个太子还要大,手中的……权力似乎比自己也不会小。

    他下意识地跳了起来,也许是自我安慰,也许是自我减压,呵呵傻笑道:“原来本宫还有这么一位弟弟。”

    皇后像看痴呆儿一样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太子面上一热,窘迫之余压低声音吼道:“那又如何?本宫与他交情向来不错,更何况他出身不正,总是不能入宫,对我又构不成什么威胁。”

    “对殿下您构不成威胁?”

    皇后冷笑说道:“你不要忘记,他的母亲之死,与你这可怜的母后脱不了关系,难道你以为他会眼睁睁看着你坐上皇位?就算他有这等度量不来报仇,难道他就不怕你登基之后,再来对付他?”

    “范闲,就算为了自保。也不可能让你登基。”皇后的声音,就像是宫殿里催命的符咒,“所以乾儿,你要做好准备。当然。这么要害的消息,你可不能随处说去,最紧要不能让宫里你那几个兄弟知道范闲地身世,不然万一老大老二他们几个……”

    太子明白母后的意思,声音变得有些飘忽:“难怪外面一直传范闲是叶家后人,父皇却始终没有拿出处治的法子,原来……其中另有隐情,不过母后,如果父皇依然如以往一般宠着他,他又有范家和陈院长撑腰。孩儿也不好轻易动他。”

    皇后的丹凤眼里透着冰寒地味道:“如今自然不能动他,咱们的力量太弱,这宫里没人肯帮咱们。所以你先虚与委蛇着,但你可千万别信,你这个野路子弟弟,会对你存什么好心思。熬着吧,打今天起。你就老老实实地熬着,什么多余的事情也别做……春闱案后,你说的对。什么权力,都不如你父皇的喜爱来的要紧,只要皇上依然信任你,范闲他也不敢动什么。咱们熬到将来……总会有法子的。”

    太子默然无语,心中对于母后的想法却有些不以为然。

    ……

    ……

    天亮了。

    在粥铺里继续说范府叶家八卦的人们在继续着,监视着百官动向的监察院一处在警惕着,范府满门上下在惶恐之余假装镇定着。皇帝在头痛,太后也在头痛,范尚书提早来到户部衙门。面色如昨,谈笑风生,并无异样。陈萍萍没有回陈圆,留在了监察院,用那双有些昏浊地双眼注视着京都发生的一切。

    街上传来刷刷的扫地声,范闲按费先生地方子在按时服药,手里拿着那本无名功诀发呆,上卷他早就已经练完了,下卷却是一直没有寻到法子,尤其是眼下真气全散,经脉千疮百孔的情况下,他不敢依着下卷的叙述强行调动真气。

    关于身世那件事情,范闲的心态已经平稳了下来,天要下雨,娘没嫁人,未婚生子,由她去吧,反正这事儿轮不到自己来负责任。

    如果宫里对母亲的忌惮真地如此强烈,连自己这个穿越福康安都不肯容留,那自己还理会什么?大不了就是一场厮杀罢了。如果皇命临头时,自己指使不动监察院、启年小组,又是真气全无,事情到了最危险的地步,就别怪自己听从老师的意思,违背老妈地意思,开始药水喷蚊虫,用毒药破开一条血路!大刀砍蚂蚁,用重狙崩他几个宗师!

    叶流云不在京中,军队对于极少数人很难发力,他想像不出来,谁能留住这样一个变态的组合——在这时候,范闲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开始逐渐感受到了一点点,当年那个叫叶轻眉的小女生,带着瞎子叔和那个箱子,与整个天下为敌的气氛。

    有点小小紧张,有点小小兴奋。

    当然,能不发展到这一步是最好的,毕竟自己还要考虑范府的利益,父亲妹妹妻子这些人的安全,还要考虑许多与自己交好的人地生死,图穷匕现,只是最后一招,能够保持当前的稳定,才是范闲最迫切的需要。

    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而那些事情,必须依靠目前的权力与地位。

    接连两日没有人来范府拜访,就算与范家关系最亲近的人,也不会选择在这种风口浪尖时前来打探消息,很令人奇怪的是,靖王也没有来,据启年小组暗中回报的消息,这位花农王爷不知因何感慨,丢了花锄,弃了粪粪桶,只在府上倚栏饮酒,老泪纵横,似有所感。

    与范闲交好的那些官员们,包括辛其物、任少安这些少卿派在内,都在小心翼翼地观看着,等待着朝廷针对这次流言,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没有人敢在这时候,做出任何表态。

    宫中。

    宁才人穿着一身极合身的衣衫,正在冬日暖阳之下绕着那棵枯干大树绕着圈,这是她许多年来的习惯,这位当年的东夷女俘,如今的宫中贵人,始终是闲不下来。

    不知道绕了多久。在一旁安静侍立着地大皇子终于忍不住了,叹息道:“母亲,究竟有什么事情?”

    皇子在宫外自有府邸,更何况大皇子因为西征之功。已经成为了皇子当中第一位亲王,自然不能再住在皇宫里。皇室规矩多,就算他要入宫拜见母亲,中间的规矩也是有些复杂。今日宁才人用了些手段,跳过许多障碍,直接将自己的亲生儿子召进宫来,却是一直绕着树发怔。

    大皇子明知道母亲肯定有要紧事要交待自己,不然一定不会如此引人注目地坏了规矩,只是……他在心里想着,难道和最近闹的最凶地那个传闻有关?

    “听说了吧?范闲的身世。”宁才人终于停了下来。自手腕间抽出一方素帕胡乱揩拭了一下额上的汗珠,面色一片严肃。

    大皇子心想果然是此事,恭恭敬敬地递了一杯温茶到她的手上。点头应道:“孩儿知道此事,不过事出突然,又无实据,看父皇和太后祖母的意思,是断不会信这些小人造谣的。孩儿也是不信。”

    宁才人看着自己的儿子,冷笑道:“不信?我看这天底下都开始信了!”她忽然气鼓鼓地一拍石桌,恨声说道:“院长大人这次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竟然会大力压制这道传言,难道不知道,这样反而会让别人相信这件事?这让范闲怎么办?”

    “范闲?”她忽然有些走神,半晌之后才清朗叹道:“原来……她还有个儿子,原来就是范闲。”

    大皇子当然清楚母亲说的她的是谁,自然是那位当年于庆国隐放光芒,最后惨淡收场的叶家女主人。他猜忖着母亲地意思,试探着说道:“您的意思是?”

    宁才人双眉一横,不怒自威。凛然说道:“我们东夷之人,最讲究恩怨分明!范闲身世被揭,不论陛下还念不念叶家当年的功劳,东宫里那位……肯定是容不得他,你给我听好了!”

    大皇子在外人面前,乃是位骁勇善战地名将,是位壮猛好汉,但在宁才人面前,就像顺服无比的小猫,下意识里双脚一并,像个小兵一样立于母亲身前,沉声道:“请母亲训下。”

    “若事有不协……”宁才人眉宇间流露出一丝悍意,“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范闲的性命!”

    大皇子想也未想,便应了下来,对于母亲的意思,他从来没有违逆过,只是心中依然有些疑惑,他知道母亲当年在京都流血夜一事当中,曾经扮演过某种角色,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对范闲如此回护,竟是命自己要紧时,可以动用手下兵马……这和造反也没什么差别了。

    “如果没有陈院长救命,当年我根本没可能从北边山水间,跟着陛下回来。”宁才人冷漠说着当年的事情,“这件事情你是知道地,可是就算我活着回到京都,迎接我的,依然只是宫中的一道缢令……我是东夷地女俘,当时没有人知道我已经怀上了你。当年如果不是叶家姑娘发话,你,我,如今早已是两条游魂。”

    宁才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范闲的母亲,救了你我**两条性命,当年她出事的时候,你还小,我根本没有任何力量……但如今不同,你手中既然有了些力量,就一定要保住范闲的性命。”

    庭院里一片安静,冬日的阳光疏疏淡淡地洒了下来,照在这一对真率纯真、快意恩仇的另类皇族**身上。

    “如果父皇不能容范闲。”大皇子轻声说道:“我虽掌着禁军,只怕也起不到太大作用……也罢,大不了还对方这条命。”

    “没有这么可怕,你马上就是要成亲的人了,我怎么忍心让你去冒险。”宁才人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陛下的态度,你不用考虑,只是盯着东宫那边。”

    大皇子心中似有所动,马上想到了某个问题,他虽是疏朗心性之人,却不是愚鲁之辈,半晌之后震惊说道:“如果只是叶家后人,父皇断不肯留下范闲,而看这几天地动向……只有一个可能!”

    宁才人似笑非笑道:“终于猜出来了?娘也是这般想的,能让陛下不追究当年所谓的谋逆之事。甚至连太后老祖宗都保持沉默,只有一个解释,范闲不仅仅是叶家姑娘地儿子,也是……他自己的儿子。换句话说,范闲,就是世人从来不知道的一位皇子,是你的兄弟。”

    大皇子面色变得有些难看,双拳紧握,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半晌之后才迟疑说道:“难道……范闲真是父皇地儿子?那范尚书呢?……如果这些都是真的,为什么父皇当年要将范闲送到澹州?”

    宁才人冷笑道:“当年?当年的事情谁能完全清楚,不要忘记范闲的母亲,可是让宫里最有力量的那两位妇人恨到了骨头里。”

    大皇子眨了眨双眼。有些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母亲的嘴里听到的,在心中思忖良久,说道:“如果母亲都能猜到范闲的真正身世。我看宫外或许早就已经传开了。”

    “猜到就猜到吧。”宁才人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英气十足说道:“说不定这是院长大人愿意见到的,说不定整出这些事来,是他老人家在替皇上分忧解难,毕竟陛下大概也不知道怎样安排自己这个儿子。”

    皇帝怎样处治范闲?这是最近这些天京都官员百姓们最关心地问题。如果传言是真,范闲只有被索入狱一条出路。如果传言是假,宫中也应该透过某种方式。比如封赏,比如口头慰勉之类的来消除影响。

    传言越传越离奇,而监察院的反应,范府地安静,似乎都在证实着这条传言,范闲,就是当年叶家女主人的遗孤,问题是:宫中一直没有派人来抓他!

    这事情就变得相当有趣了。

    陛下保持着沉默,宫中保持着沉默。人们糊涂之余,开始猜测不止。朝官们本来都保持着聪明的平静,就连都察院御史们也只是小心翼翼上了几封奏章,讲述了一下京中流言,但陛下留中不发,官员也无可奈何。

    这种猜测,随着一位胆大智商低的官员跳将出来,惹出了朝堂之上的一阵风波后,终于达到了峰值。

    这位官员姓毛名阅良,乃是礼科给事中,负责审阅奏章,辩驳矫正出言不当者。这位糊涂官员本性粗直,一心向往圣人圆满之治,最见不得任何于朝廷颜面有损之事。关于范闲身世地传言在京都流传起来后,毛阅良完全傻到极点的忽略了同僚们的沉默,直愣愣地当朝进言,请陛下下旨训斥这等不实传言,还范提司大人一个清白名声。

    朝堂之上,皇帝只是淡淡道了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愚民好事,众卿何须混杂其中,失了体面分寸。”

    谁知毛阅良却是不依不饶,硬说流言对范提司官声有损,若流言为假,则应朝廷明文驳斥,若流言为真,则应依庆律追究范提司隐瞒朝廷、私入朝堂之罪,范府勾结贼人,心存不轨之罪。

    即便这些流言荒诞不可信,但至少陛下为了朝廷颜面考虑,也应让两位范大人自辩一二,而且小范大人已经不适合再继续担任监察院提司一职,至于内库……

    这番糊涂混帐话还没有说完,陛下已经是大怒离座,吩咐侍卫将毛阅良叉了出去,痛打了二十廷杖,如果不是最后太后出面求情,只怕这位傻到极点地六科给事中,竟是要被陛下活活打死!

    没有人知道,这位六科给事中身后的信阳背景,也没有人知道,陛下最后的怒意,来自于太后出面保人。

    对于皇帝来说,他最忌惮的,就是自己的母亲妹妹与自己的儿子们联合起来,当此局势,一代雄主冷漠乃至强蛮地做出了反应,硬生生保留住了范闲的一应官职与爵位,这是一种姿态,一种雄狮守护领地的姿态。

    但庆国的官民们并不知道宫里地问题,廷杖之事一出,京都震惊!联想到上次都察院上次弹劾范闲,也被惨打了一顿廷杖,人们重新注意到,范闲这些年所获得的无上圣眷。实在是连几位皇子都比不上!

    再联想到陛下对于这件事情的含糊态度,人们开始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人类的想像力有时极其贫乏。有时却又无比丰富,关于范闲身世地传言,开始不受控制地逐渐滑向某些人最不喜欢看到的方向。至于这些猜测的背后,有没有那位坐着轮椅老人的阴暗身影,就不得而知。

    总之,在第一个爆炸性地消息传遍京都之后不久,第二个爆炸性的消息又开始在京都的大街小巷中流传,只不过百姓官员们谈起这个消息来要显得更神秘,更小心翼,更亢奋无比。

    “请问您知道吗?小范大人。是咱大庆朝皇帝……的私生子。”

    “那是,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嘛。”

    “您见过陛下龙颜?”

    “这个……猜的。不过老实说,小范大人天纵奇才。文武双全,诗才惊艳天下,声名无远弗届,如此人物……也真只有咱们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才能生的出来。”

    “那是那是。”

    “不过……范尚书就……这个……这个。”

    “唉,尚书大人可怜。也怪范老爷的名儿没取好。”

    信阳离宫之中,长公主轻轻画着柳眉,唇角带着一丝自嘲的微笑。这位一向自命算无遗策地奇妙女子。在这接连两番的流言之下,终于知道自己犯了致命的错误,她地皇帝哥哥一定开始怀疑她的想法了,而那个叫范闲的小东西……

    “袁先生,本宫没有听你的意见,错了。”长公主轻轻抿了一下唇纸,淡淡说道。

    “小范大人身世之奇,实在出人意料,头一椿传言便已经足以震惊天下。谁也没有想到还会有第二波。”

    如今与黄毅一般,成为信阳方面首席谋士的袁宏道缓缓说道:“属下当初劝公主暂且隐忍,便是觉得范闲是叶家后人地消息来的有些古怪,但没料到这消息之后,是这个令人震惊的猜测。事情发生地太突然,峰头转的太快,我们一时应对失措,实非战之罪,乃天意也。”

    长公主如今失去了崔家,利益方面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真正开始觉查出那位好女婿的能力,恼怒之余,再难保持当初居高临下的冷静,而她后手的反应却有些为时过晚,甚至是毫无作用,所以当第一个传言进入她耳朵后,她未加思索,甚至不顾袁宏道的强力反对,决定利用此事,将范闲拉下马来。

    只是信阳京都两地联系不便,她想借着太后的嘴与那名看似愚蠢的六科给事中,先逼着皇帝将范闲地职位夺了,没料到马上便收到了第二个消息!

    范闲是陛下的私生子?

    这个消息别人或许还用猜,但长公主在听到之后的第一时间内就相信了,开始暗中嘲笑自己的愚蠢,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看明白,白白浪费了一个在朝中的棋子,用了一丝母后对自己的情份,最失败的是,反而触了皇帝陛下的逆鳞,平白无故让范闲就这样轻轻巧巧地重新站住了脚!

    一思及此,内心的自嘲与后悔,便像毒蛇一样咬噬着这位庆国最美妇人的心。

    “叶轻眉……”她的头开始痛起来,像呻吟一般自言自语道:“我这一生,难道永远都及不上你,甚至连你的儿子,都可以这么轻易地打败我?”

    京都入夜。

    许久没有出现的五竹,蒙着那块黑布,沉默地出现在了范府后方的一条小巷之中。

    巷子尽头是一个面铺,面铺上油灯如豆,在寒风中瑟缩着,一名穿着寻常布衣的汉子正坐在铺外的长凳上。

    凳上的汉子身前没有面碗,他衣衫单薄,似不畏寒,面容平静到了一种怪异的程度,似乎像是天生就没有什么表情,还有那一双冷漠无情的双眼,似乎能够看透世间的一切。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