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第七十二章 布衣宗师的宗师战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庆余年作者:猫腻

    五竹微微低头,任由夜间寒风吹拂着眼上的黑布,那只稳定而恐怖的右手,缓缓握住了腰侧的铁钎把手,一步,一步,向着面铺那方踏了过去。

    面铺里那汉子身上的衣服材料是粗布所做,土黄色,半截袖,不厚,正是京都南边河码头上苦力们的打扮,并无一丝出奇处。他眨了眨眼,眼中的冷漠没有半丝变化,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一丝动容,只是随着五竹的踏步之声,从长凳上缓缓站了起来。

    布衣汉子的手中拿着一把刀,直刀,他一挥手,刀锋呼啸着横劈了出去——直刀落在那位垂垂老矣,佝着身子正在挑着面条的店老板颈上,面铺老板的颈处嗤的一响,颈处鲜血一溅,分毫不差地尽数倾入煮面的锅中!

    紧接着,面老板的头颅喀嚓一声响,就像是秋日树头沉甸甸的果实一样,脱离了枝头,摔入了面汤之中,啪的一声,荡起几道滚烫而血腥的汤水。

    毫无先兆,毫无道理,异常冷血与稳定的出手,面铺老板身首异处,汤中苍老的头颅上下浮动,面汤已经被染成了昏红之色。在那盏在冬夜里时刻可能熄灭的油灯映照下,这场景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怕与诡异。

    五竹此时站在这位布衣汉子身前三丈的距离,露面黑布外面的半边脸纹丝不动,似乎根本不在意对方刚刚在自己的面前,杀死了一名无辜的面老板。

    “你从南方来。”瞎子的声音总是这样地单调,缺乏节奏感。

    布衣汉子缓缓收回直刀,那双冷漠的眼睛。注视着五竹,虽然他的眼睛与表情都没有表露出什么情绪,但不知为何,总让人觉得他已经进入了一种极为警惕的情绪中。

    “例行巡查。”布衣用很单薄地语气说道。“找你回去。”

    五竹说道:“你来杀范闲。”

    布衣汉子说道:“你故意放出的消息。”

    “因为我在南方没有找到你,只好用这个方法逼你现身。”五竹冷漠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死人,“你知道范闲是她的后人,当然会赶来京都杀他。”

    布衣汉子的眉毛有些奇怪地动了动,似乎是想表示一种诧异与不理解,但很明显他的表情有些生硬,所以看上去有些滑稽,那两抹眉毛就像是两个小虫子一样扭动着。

    “你知道原因,所以你让我来。”

    ……

    ……

    为什么这位布衣汉子知道范闲是叶轻眉儿子之后。就一定会进京都来杀他?从五竹与这位布衣汉子的对话当中,可以很明显地知道,两个人彼此都认识。

    而且五竹知道对方一旦知晓范闲身世后。会不惜一切入京杀人,所以专门等在范府之外。如此看来,最近京中的这场风波,也许只是五竹通过假意漏算,暗中点醒苦荷。以便从遥远的北齐来揭破范闲的身世,还能够不留半丝痕迹。

    如果瞎子叔有构织这样一个完美计划的能力——那么他做这一切地唯一目的,就只是为了吸引这位布衣汉子来到京都。

    布衣汉子究竟是什么人?

    数月之前的庆国南方海岸线上。出现了一个没有名字地人,他四处寻找着一个瞎子,而当他的问题没有得到答案之时,他会很干脆的杀死所有曾经看见过自己的人,没有理由,不问原因。

    他,正是范闲与言冰云一直念念不忘的南疆连环杀手。

    当刑部一筹莫展之时,监察院终于开始调查这些古怪而离奇地命案,但每当监察院高手追踪到这个无名之人时。便会被对方反首回噬,毫不留情地尽数杀干净。所以直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人知道这位无名之人长的什么模样。言冰云曾经想过向范闲借兵,借虎卫南下,为的也正是此人。

    他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时,似乎还不大习惯这个世界地行为方式与准则,所以才会很没必要地杀了太多人,直到后来,他渐渐明白了更多的东西,于是将散乱的头发结着了最寻常的发髻,将赤着的双足套入了家居必备的草鞋,选择了一把庆国武人常配的直刀,同时,换上了最不易引人察觉的粗质布衣。

    ……

    ……

    五竹往前踏了一步,离面摊更近了一分,微低着头说道:“我去南方找你,没有找到。”

    布衣汉子说了一句很费解的话:“我在南方找你,也没有找到。”

    五竹地脚是**着的,布衣汉子的脚上穿着草鞋。五竹的头发被紧紧地束在脑后,一动不动,布衣汉子的头发束成发髻,略高一些。

    两个人身上的气息味道极其相似,虽然衣着面貌不同,但能够区分二人的,似乎只有这样两个特点。身上透着的气息,让人知道这两个人都是无情的杀人机器,却又像是两个潜藏在黑夜之中的猎人,明明在互相找寻,却很在乎谁先找到谁。

    他们要求只能自己首先找到对方,而不能让自己被对方找到,虽然这看上去并没什么差别,但就像是猎人与伤虎之间的殊死搏斗,谁掌握了先机,谁才能够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

    “有人告诉你,我在南方。”五竹说道。

    布衣汉子没有回答他的说话,直接说道:“不能留下痕迹。”

    五竹说道:“她已经留下太多痕迹。你回神庙,我不杀你。”

    布衣汉子似乎觉得五竹的话相当费解,与自己一向信奉的道理有极大的冲突,那双冷漠而冰雪一般透亮地双眼里。闪过一丝怪异的神情,这种神情极少在世人眼中看见。

    “你跟我回。”布衣的语调依然那样没有什么波动。

    五竹的声音却比对方要更有生气一些:“我忘了一些事情,等我想起来。”

    这两人地对话,一直在用一种很奇怪的韵律进行着。而且如果多加注意,就会发现这连番对话之中,二人竟是一个疑问句都没用,而只是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在述说着什么,或许他们都是很自信自己逻辑判断能力的人,大概也只有这两个怪人才能以如此跳跃的思维,进行在常人看来异常艰涩难懂的对话。

    两个人的嘴唇忽然动了动,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似乎是在进行最后无声的谈判。

    谈判破裂,五竹往面摊的方向又踏了一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由三丈变成了两丈。

    布衣面无表情,一步未退,只是盯着五竹握在铁钎上地那只手。似乎等着那只苍白的手开出花来。

    ……

    ……

    降低了音调的噗哧声,从放着面锅地炉子里发了出来。煮着人头的面汤带着血红腥浓的泡沫漫过了锅顶,沿着锅沿淌入了炉中,与那些火红的炭块一触,噗噗作响。升腾起了一阵刺鼻的烟味。

    五竹动了起来,眼上地黑布瞬息间化作一道黑丝,手中的铁钎并未生出一朵花。却像一根尖锐的经冬竹尖一般,直刺布衣汉子地胸口!

    很奇怪的是,五竹今日没有选择咽喉处落钎。

    几乎在他动的同时,那名拿着直刀的布衣汉子也动了起来,两个人用一模一样地反应力及速度冲了起来,没有人能察觉到一丝差别。

    两丈的距离,只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就消失无踪,五竹与布衣汉子猛然撞击在了一起。

    二人的速度太快,甚至超出了人们眼睛所能观察到的极限。似乎前一刻,两人还相隔两丈而站,下一刻,两个人便已经对面而立!

    就像是两道流光一般,骤然相逢,这么快的速度,不论是未受伤前地范闲,抑或是六处那位影子刺客,甚至是海棠在这里,肯定都会反应不及,只有束手待死的份——如此境界,人间除了那四位大宗师外,再没有人曾经触碰到过。

    然而流光一撞,并没有绽出耀眼的烟火,却在瞬息之间化作了死一般的沉默。

    ……

    ……

    一把刀尖,从五竹的右肋处冒了出来,森然恐怖,刀上正在滴滴嗒嗒往地上滴着什么。

    一把铁铲,准确无比地从布衣汉子的中腹处贯穿了出去,没有一丝偏差。

    五竹先动,而且他的速度似乎比敌人更快了那么一丝,所以当两个人对冲之时,他的左腿膝盖犹有余时地蹲了一下,便只是快了那么一丝,却是最致命的一丝。

    此时他就保持着这个一个半蹲的姿式,而手中的铁钎微微撩上,如同举火焚天一般,刺中了对方的腹部。

    ……

    ……

    小巷后方的圆子里,隐隐传来人声,声音极其轻微,却落在了五竹与那位布衣汉子的耳朵里。

    就像是锯子在割木头一般,两个人沉默着分开,手中的兵器缓缓从对方的身体里拔了出来,便在这个时候,布衣汉子的腹中才发出咯喳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破了!

    受到如此重创,布衣汉子的脸上依然没有一丝表情,就像痛楚都没有半分,只是像个婴儿一样注视着自己腹部的那个伤口,似乎是在思考为什么自己会比五竹要慢了那么一点。

    五竹一招制敌,却也身受重伤,但依然和对方一样面无表情,只是露在黑布之外的唇角,多出了一丝比较有尘世气息的疏离意味。

    他知道对方已经不能再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了。而自己之所以能够比对方更快一点,因为今天是自己用范闲的身世引诱对方来此,所以自己做的准备更充分,没有穿鞋。没有束发髻。

    莫染红尘意,庙里这话确实有几分道理。

    夜雪再作,几个人影倏地一声越过圆墙,悄无声息地落在小巷之中。甫一落地,几人便抽出身后背负着的长刀,排成一个狙杀地阵形,警惕地望着四周。

    来者正是负责保护范闲安全的虎卫。

    确认了安全之后,高达收刀回鞘,在稀稀落落的雪花之中,走到那个面摊之前,看着残炉之上那锅面汤,看着面汤里阴森恐怖的人头,他皱了皱眉。

    紧接着。他地目光落在人头与尸首的分断处上,在伤口上只是看了一眼,眼中便不由透出一丝寒意与恐惧——好快的刀!

    高达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脖颈处一阵冰凉。似乎是有雪花钻进了自己的衣裳,他知道先前此间发生的厮斗,绝对不是自己这种人能够妄自干预的,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也能猜到对战的二人。拥有何等样神妙的境界。

    雪渐渐大了,渐渐冰凉了犹有温度的面汤血水,也冰凉了这巷中诸人地心神。面铺凄惨地停留在巷口。老板已死,炉已冷,血已干,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谁看见过这条雪夜小巷之中,曾经有两位籍籍无名,不列宗师之列,却有宗师之实的绝顶高手,曾经在这里厮杀过。

    监察院值晚班的官员,正在打着盹儿。风雪夜中地那幢建筑,显得更加冷肃,忽然一阵风掠过,将他惊醒,犹有余惊地拍拍自己脸颊,命令自己醒过来。

    院子里晚上一般还有许多官员值守,更何况最近这些天,因为范提司的事情,陈院长一直没有回陈圆,而是直接坐镇院中压制着一切,如果让院长大人知道自己先前睡着了,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陈萍萍这时候正半倚在轮椅上打瞌睡,老人这些年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虽然屋中火炉生的极旺,但他在睡梦中依然下意识里用那双枯瘦的手,拉扯着膝上的祟毛毯,盖在了自己地胸腹上。

    门开了,又被关上。

    陈萍萍醒了过来,缓缓眨了眨有些浑浊无力的双眼,看着面前的那块黑布,轻声说道:“你怎么来了?”

    然后他才注意到五竹左胸口地那道恐怖的伤口,夹杂着雪白眉毛顿时竖了起来,虽不愤怒,却是警惕之意大作问道:“怎么回事?”

    能够伤到五竹?那就只可能是那几位大宗师之一出手。陈萍萍再如何自大,在如今京都这麻烦的局面下,也再难承受敌方忽然多了位大宗师帮忙的消息。

    五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很直接地说了三句话。

    “让影子回来。”

    “伤我的人知道我在南方。”

    “范闲死,庆国亡。”

    五竹知道面前的老跛子有足够的智慧听懂这三句话,而他今天所受的可怕伤势也已经让他无法再支持更久,于是说完之后,他很迅速而安静地离开了监察院。

    ……

    ……

    陈萍萍坐在轮椅上,陷入了长久地沉默之中,身旁不远处的壁炉里,红红的火光像精灵一般跳跃着,映红了他本应是苍白憔悴的脸。

    五竹的三句话虽然简单,但却透露着很重要的信息。

    第一句就是让影子回来,表示他所受的伤已经十分严重,没有办法停留在范闲的身边保护他,让陈萍萍提前履行承诺,召影子回来保护范闲的安全。

    不过那位有能力伤到五竹的人,应该也已经死了,不然以五竹的性格,为了范闲的生死,他伤再重也不会离开京都。

    什么人能够伤到五竹?肯定不是那几位大宗师,不然五竹不会刻意隐瞒对方的身份,陈萍萍心动微微一颤,隐约猜到了一点什么,这个猜想从很多年前就有过,只不过始终未曾得到证实。

    在五竹背着范闲离开京都的那个夜晚,他们二人就曾经考虑过,如何才能让范闲逃离那种不知名的危险。只是……神庙为什么会知道五竹在南方?陈萍萍皱起了眉头,开始梳理这一切。

    范闲入京的两年间。陈萍萍曾经不止一次询问过五竹地下落,范闲一直很小心地撒着谎,说五竹在南边找叶流云玩。而知道这个假消息的人,除了陈萍萍。就只有陈萍萍曾经告诉过的皇帝。(见第二卷第六十二章。)

    五竹的第二句话,就是点醒陈萍萍这一点。如此看来,第三句话地威胁,就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陛下。”陈萍萍眼角的皱纹微微抽动了一下,轻声叹息道:“您还真是总让为臣意外,佩服佩服。”

    不过是须臾之间,他就已经揣摩到了皇帝的真正想法。虽然不清楚皇帝怎么能够与那虚无缥渺的神庙发生联系,但他很确定一个事实,伟大的皇帝陛下,是真的很想五竹消失。

    对于一代帝王。或许真的很难忍受自己私生子的身边,拥有一位大宗师级别的人物。

    一位大宗师,如果发起疯来。便拥有了足以动摇朝廷统治地能力,这是任何人都可以想到的事情。就算不可能单人匹马杀入皇宫,屠尽皇族,但他完全可以单剑行于天涯,将各郡路中的州守府官杀个干干净净。还不用担心会被军队围困住。

    也可以潜于京都十年不出,一出拔剑,吓得皇帝永世不敢出宫。旨意无法出城。试问在这样地情况下,没人敢做官,皇帝不敢露面,朝廷除了分崩离析,还能有什么办法?

    ……

    ……

    所以当年苦荷可以一个人震慑住北方所有想造反的王公贵族官员们。

    所以四顾剑可以单剑护持东夷城这么多年,可以让自己的剑威弥散开来,扶直那些夹于两个大国之间的小诸候国的腰杆。

    所以看似散漫,实则有大智慧地叶流云,只要继续在天涯海角继续那不知尽头的旅行。庆国就会厚待叶家,哪怕是一代帝王想要撤换一下京都防卫,也要被迫使出自己放火这种可耻的阴招。当然,叶流云自己也清楚皇室地忌讳,所以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回过京都。

    如果天下征战起,陛下可以用叶家威胁叶流云,可以用北齐万民的生命去劝说苦荷,可以用东夷城的存亡去提醒四顾剑,双方可以达成某种平衡的协议。

    而五竹和这三位大宗师都不同,他没有庞大的家族做为负累,没有什么国度子民需要他去守护,他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范闲一个人,所以他拥有更大的自由度,更不可能被皇帝要胁或者互相利用,甚至双方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

    如果范闲有个三长两短,五竹一发疯,天下就会跟着发疯。

    于是乎,只要五竹在一天,皇帝就必须爱惜着范闲,像以往这些年一样,扮演那位不得已而心有愧疚的父亲,胸怀雄心却似满腹悲哀地皇帝。

    皇帝或许从内心深处是很欣赏范闲这个儿子的,但他归根结底是位皇帝,他不能容许范闲的身边有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大宗师当仆人,就算不是利用这次神庙来人,终有一天,皇帝也会想办法除去五竹。

    当然,陈萍萍清楚,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至于另一方面的原因,大概在于皇帝心中的那抹淡淡畏惧。

    神庙向来不干世事,没有谁真正的见过神庙中人,神庙里的人几百年也不见得现世一次,如果能够让五竹与神庙中人同归于尽,又能永远藏住范闲与叶家的关系,将当年的所有都埋入故纸堆中,对于皇帝而言,这或许是最美妙的结局。

    只是皇帝没想到,范闲是叶家后人的身世竟然会这么快地被人捅了出来,自己的儿子成为了神庙的首要目标。他想用神庙这把刀杀死五竹,反而却被五竹利用范闲的身世,成功诱杀了那位神庙来客,保住了范闲的性命。

    陈萍萍不知道五竹在其中动的手脚,但他只是略带一丝悲哀想着,陛下明知道神庙有人来到世间,在范闲身世暴光之后,却从来没有提醒过自己或者是范闲,难道说,对于除了自己的任何人,陛下都只会给予淡淡的悲哀与同情?

    老人冷笑着,推着轮椅来到壁炉前,有些贪婪地将手伸近了一些,一面取暖一面打着呵欠,用含糊不清的言语咕哝道:“你就是会享受,居然搞出个壁炉来。你什么都是极好的,就是这件事儿做的有些糊涂,姑娘家家的……”

    ……

    ……

    黎明时分,京都那个叫做“外三里’的偏僻安静处一片黑暗,隐约能见一座圆形建筑的影子,全是黑木结构,是座庙宇。雪花纷纷落下,让那座庙宇染上了一层超脱世俗的脱尘之意。

    这就是庆庙,传言中庆国唯一可以与虚无缥渺的神庙沟通的地方,皇家祭天的庙宇。

    庙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很久没有出现在京都的庆庙大祭祀走了出来,这位与齐庙苦荷比起来默默无名的苦修士脸上震惊之色一现即隐,沉默而悲伤地从雪地里抬起那具尸体,踉跄着走进了庙中,那尸体上穿着一件人间常见的布衣。

    ……布衣汉子没有回答他的说话,直接说道:“不能留下痕迹。”五竹说道:“她已经留下太多痕迹。你回神庙,我不杀你。”……写到这段的时候,我差点儿让五竹直接说:“凡走过,必留下痕迹。”然后马上醒过神来,愕然无语,才发现我骨子里真的是太酸太那什么的一个人,这真是一件极可怕的事情。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