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第一百一十一章 牵一发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庆余年作者:猫腻

    对于范闲来说,可惜的,自然是明青达没有在自己隐藏许久的突然一击面前乱了方寸,佩服,自然也是因为同样的缘由,

    夏栖飞的真实身世,绝对是世界上最隐秘的事件之一,明家根本不知道这位明七公子还活在世界上,被当年江南水寨的老寨主救活后,竟成为了江南水寨的统领,明家甚至和江南水寨还有些生意上的往来,如果明青达早知道夏栖飞的身份,只怕早就已经想办法去对付他了。

    今日面对着像鬼魂一样出现的明七少爷,明家当代主人只是稍一错愕,便至少回复了表面的平静,这种养气功夫,果然不愧是庆国首富,江南大族的当家人。

    明家虽然在京都里关系颇深,但也没有可能知道这一点。因为就连范闲,也是在去年秋天拟定了今年计划之后,才开始有针对性地对明家进行研究,才在江南这块铁板之中,找到这丝可以利用的缝隙。

    当然,这要归功于如今监察院四处头目言冰云、小言公子的资料归纳情报分析与缜密追索能力,正是这位一向不怎么显山露水的监察院高级官员,成功地挖出了夏栖飞最隐秘的身世。

    如果没有言冰云帮助范闲事先就打理好了基础,范闲此次下江南,绝对不会如此轻松与成竹在胸。

    明家一行人强抑着内心的震撼。沉默着离开了内库大宅院地门口,行出有兵士封锁的街口,早有马车上来接着他们,往城外的明园驶去,不知道今天夜里,明园会因为明七少爷突然复活于世这个消息乱成什么样子,明家又会做些什么样的应对。

    范闲站在大宅院门口。微笑看着明家的马车消失在暮色之中。

    他身后的官员与江南众商绅们,看着这一幕,心里都不由寒冷了起来,觉得钦差大人唇角挂着的那抹微笑显得无比地寒漠冷血。

    众人又忍不住看了夏栖飞几眼,似乎心里依然无法将江南水寨的大盗头子,与明家许多年前就认定死亡的明七少爷联系起来,他们知道,有钦差大人做靠山,有当年那封传说中的遗嘱,关于明家那笔庞大到了极点的家产。日后好有的一争,虽然明家完全可以矢口不认,可是事情,总会变得激烈起来。

    而自己这些江南商人们,可以从中获取什么样的好处呢?

    岭南熊百龄与泉州孙吉祥老爷子互视一眼,都在心里想着,晚上在江南居的聚会……是不是应该多请一个人?

    只是今天的牌面掀的过于突然,江南商人们一时也拿不准主意,而且此时就向夏栖飞伸出手去,也有些过于贸失。再说也不知道这位姓夏地明七爷,到底是怎么想的。

    夏栖飞怎么想的,范闲并不清楚,他只知道在言冰云给自己拟定的行动手册里。江南一行,应该是左右分化而行之,打明家,那对其余的商人们则要怀柔。今天夏栖飞抢了这么多标,已经隐隐要逼着江南商人们联合起来,明天与明家开始争食,而夏栖飞这个真假莫辩的身份一出,那些江南商人们也应该能嗅到其中的阴谋味道与机遇。

    风险与机遇向来是一对双生子。商人们具有先天性地冒险精神。

    所以范闲给夏栖飞打了个手势。

    便只见夏栖飞满脸微笑地走到了熊百龄与孙吉祥二人面前,在对方略感错愕的目光注视中,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商人们都轻声笑了起来,似乎在说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然后众人分散离开这条大街。

    范闲回身与薛清、黄公公说了两句。又看了郭铮一眼,便在虎卫们的保护下先行离开。离开之时,他回头用余光扫了一眼,看见夏栖飞虽然与那些商人们离开地方向并不相同,但心里清楚,呆会儿江南居上的聚会,应该有夏栖飞一把椅子。

    明家吃亏,明家正在被范闲疯狂地进攻,但身为明家靠山代表的黄公公与郭铮却似乎并不怎么激动与在意,这二人微笑着向薛清总督行过礼,又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薛清微皱着眉,摇了摇头,将双手负在身后,上了自己的官轿离开。

    此时大宅院门前,就只剩下黄公公与郭铮御史二人,他们眯眼看着江南总督地轿子渐渐拐过那个弯,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郭铮冷冷说道:“这位总督大人做事也太过小心了,联名上书有什么好怕的。”

    黄公公呵呵笑道:“郭大人,这世上又有几位大人能像您一样做到铁肩担道义?想去年在刑部大堂之上,您不惧权贵,严审范闲,这事儿宫里可是相当欣赏。”

    郭铮自嘲笑道:“莫提那事了。”

    黄公公静下来轻声说道:“薛清此人,一向深得陛下信任,而在官场之上,这人最是圆滑难以捉摸……今次范闲暗使夏栖飞出来夺标,您是御史大夫,可以风言上书,可是毕竟没办法拿着实据,薛清是断然不会参合到其中的,咱家先前一问,也只是试探一下他的态度,您也知道,咱们看的地方本来就不在江南。”

    郭铮微微一笑,应道:“这是自然,官员不许经商,朝廷这条规矩定了这么多年,又有哪位大人真的遵守过?就算夏栖飞是范闲的卒子,咱们抓实了证据。捅到朝会之上……只怕陛下也会一笑了之,前些年就没有管过,如今范闲圣眷正浓,更不会有什么问题。”

    二人又对视了一眼,郭铮继续笑着说道:“江南地事情,总是要在京都里结束,公公。您说范闲是从哪里来地这么多银子呢?咱们虽然查不到银子是怎么来的江南,但总可以查查本来应该放满了银子的房间……这时候是不是被范家给搬空了。”

    黄公公嘿嘿阴笑道:“宫里那几位主子,本来就是这般想的。江南一地,就由着钦差大人折腾吧……过两天,京里恐怕就要开始查户部了。”

    ……

    ……

    范闲站在华园的书房之中,身子向前面倾着,看着书案上那只小手捏着毛笔,认真地写着字。

    在这么大地孩子当中,三皇子地字算是写的相当不错的,娟秀而不柔媚。骨架有力而外携圆润,含而不露,劲而不发,以字观人,范闲心里清楚,这个像自己往时一般,面上总喜欢挂着羞涩微笑的殿下,实在不是一个简单角色,只是年纪毕竟尚小,有很多事情看的不是很分明。

    在处理江南事宜之余。范闲最重要的工作,便是要履行太学司业的职责,负责三皇子的学业与修身。关于三皇子的学习,前些天薛清好心好意地请了江南著名地夫子来给三皇子上课。结果被三皇子踹出了门。

    范闲回到苏州之后,听闻了此事,勃然大怒,领着三皇子亲自去江南书院向那几位先生赔礼道歉,好言好语请那几位先生重新进华园任西席,而自己更是将三皇子锁在书房之内,狠狠地打了几记手掌心。

    戒尺落在手掌之上,声音很清脆。尤其是落在了三皇子的手掌上,戒尺更觉嚣张得意。

    等薛清听闻此事,赶过来时,掌心已经打完了。总督大人看着双眼泛红,但依然服服帖帖的三殿下。不由心头大震,虽说范闲是陛下钦点的皇子老师。可是真下得手去打……这小范大人果然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这件事情宣扬出去后,江南士子们都齐赞钦差大人果然不愧是文人之光,如此尊师重道,本来范闲极好的名声,就更漂亮了。

    其实众人不清楚的是,范闲教三皇子,与皇帝无关,却纯粹是不想误了宜贵嫔郑重所托。

    “殿下,差不多了。”范闲望着伏案认真书写的三皇子柔声说道。

    “老师,还差两页。”三皇子愕然回首,似乎没有想到范闲今天会这么温柔。

    范闲笑着说道:“手掌还在痛吧?明天再补就好,今天先休息一下,出去玩吧。”

    他揉了揉三皇子的脑袋,这个动作显得有些过于亲切了些,就算他是老师,按理讲,也应该是端然高坐,不芶言笑才是。

    偏生三皇子就吃这一套,或许在宫中长大的孩子们,都有些接触缺乏症,不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小家伙笑眯眯地行了礼,便往房门外跑去,跑地如此之快,不知道明园之中有什么好玩的在等着他。

    看着三儿离开的背影,不知怎的,范闲心里有些空空地,开始想念远在北齐上京的弟弟,王启年来信说,思辙最近正忙着在监察院的帮助下,收拢崔家在北方的线路,只是七叶没有办法出国,他一个少年郎要主理这么大的事情,确实有些辛苦。

    至于三皇子如此雀跃地离开,范闲也明白是什么原因,因为他这些天让三皇子去缠海棠上,以皇子之尊,要拜在天一道门上,想必苦荷也不会太过反对才是,就算这事儿将来弄不妥,可是让老三从海棠上身上学些功夫护身,硬凑个师徒之实,对大家其实都有好处。

    书房外传来敲门声,范闲从沉思中醒来,抬头望去,只见史阐立正扭头望着园内,手指却下意识地在敲门。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进来吧,有什么好看的?”

    史阐立苦笑着迈进门来,说道:“老师,让三皇子跟着海棠姑娘学艺。也真只有您才敢做……对方可毕竟是北齐圣女……这事儿如果传到了京里,只怕又要惹来不少麻烦。”

    “有什么麻烦?”范闲笑着说道:“陛下让我带着三皇子下江南,我当然要用心教,至于说到武道这种事情,海棠总比我要合适些。”

    二人不再谈论这个话题,史阐立苦着脸说道:“今天杨继美又来了,非要请我吃饭。”

    杨继美就是两淮一带最大的盐商。范闲如今居住的华园就是这个盐商让出来地,范闲也清楚,这个盐商乃是薛清的近人,所以总给对方几分情面,一听史阐立这般说,就知道杨继美虽然今年没挣到什么好处,但对于明年的内库大有期望。

    他笑着说道:“这园子本就是他家的,他要来看看,我们当然不好不干……他这是知道巴结不上我,只好来巴结你。吃就吃吧,你日后也要在江南做生意,像这种地头蛇多认识几个总是有好处的。”

    “他准备在哪里请你?”范闲问道。

    “江南居。”

    苏州城里最高级地酒楼,就是江南居与竹园馆,范闲初到苏州时,薛清为首的江南官员接风就是选在江南居,如今明家地竹园馆被三皇子半买半吓的捞到手里,准备改造成抱月楼的分号,杨继美要请客,当然只好在江南居。范闲心想自己这话问的确实有些多余。

    他沉吟片刻后说道:“今天江南商人们定的也是在江南居聚会……明家今天要应付夏栖飞的事情,估计不会派人予会,杨继美非要今天请你吃饭,肯定也是想借此与那些皇商们攀上。这个机会……你给杨继美,到时候带他入席。”

    如今苏州城里的人们都知道,抱月楼分号掌柜史阐立,其实就是范闲的心腹,有史阐立做为中引,那些皇商们一定很乐意接受杨继美的到来,当然,范闲的想法并不仅仅是还杨继美和薛清一个人情。还有别地安排。

    “在席上你把耳朵张大点。”范闲说道:“明家不在场,那些皇商们也不会避你,说不定会刻意通过你的耳朵,把他们明天的安排传给我。”

    史阐立点了点头,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紧张:“要不要注意看看夏栖飞?”

    与范闲在一处呆的久了。往日里只知苦读圣贤书的史夫子,也开始习惯用阴谋论的眼光看待世上一切。

    这句话明显就是不怎么信任夏栖飞。

    范闲笑了起来,说道:“放心吧,夏栖飞是个聪明人,不会傻到这时候背叛我,这对他一丝好处都没有。”

    史阐立微窘一笑,又问道:“大人有没有什么话,要我带给那些江南皇商们?”

    “嗯……”范闲低下头想了会儿,说道:“就说本官支持他们放手去做,就算今年全盘放空,明年本官自会补偿。”

    他抬起头叮嘱道:“当然,这话你要修饰一下,别说的太**裸。”

    史阐立领命正准备离开,忽然想到杨继美先前神秘提到的一件事情,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杨继美先前说,江南有个叫君山会的组织,实力有些神秘莫测,请大人留些心。”

    范闲想了想,觉得君山会这个名字很陌生,似乎监察院的案卷里面都没有什么记载,皱眉说道:“神秘……并不见得强大,我知道了。”

    ……

    等史阐立离开之后,范闲地眉头却皱的越发紧了起来,一个连自己也不知道的组织,究竟代表着什么呢?他喊了一声。

    一直守在门外的高达阔步走了进来,如今范闲做事越来越少避着他,一方面是刻意通过虎卫,向京中龙椅上那位展示坦诚,另一方面也是想尝试一下“以情动人”四字,看有没有可能,真地将这几名实力强横的虎卫,变成真正的“自己人。”

    让高达喊来六处的剑手头目,范闲对着那名下属皱眉说道:“苏州城里还有多少人?”

    这问是的六处刺客剑手的人数,陛下拔调过来的虎卫一共只有那么几个人,要不离范闲身边,又要有几人留在三皇子身后。这是断然不能调动的。而监察院六处地刺客,如今大部分在影子的带领下,满江南地与东夷城派过来的那批高手在打游击,所以范闲可以调动的人手竟然一时间有些不趁手起来。

    “六处还有七个人……四处驻苏州巡察司的人倒是不少。”那名下属沉声应道。

    如今启年小组地正牌头目王启年在北齐,邓子越在京都,苏文茂又被范闲留在了闽北内库三大坊,所以此人就算是目前范闲最直接的下属。恰巧此人当年也是出身六处,所以是启年小组中对于防卫工作最擅长地一人。

    “四处人的不要调了。”范闲叹息着说道:“他们打架杀人可是不擅长的,如果有个什么折损,言冰云知道我乱用他的人,以他那等性子,还真不知道会怎么反应,回京后我可是要挨批的。”

    在一旁听着的高达与那名启年小组成员都笑了起来。

    那名下属疑惑问道:“大人,今日有什么行动?”

    “去保护一个人。”范闲沉声说道:“你带着六处的那七名剑手,这时候赶到江南居,找到夏栖飞。直接告诉他,这是我给他的护卫,同时让他不要疑心,等内库招标之事一结束,我马上就会收回来。”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范闲在夏栖飞身边到底放了钉子没有,谁也不知道,但至少表面上,除了几名户部的老官之外。监察院并没有监视着夏栖飞的一举一动,这才是双方相处之道,所以范闲今天决定调人去夏栖飞身边,总要解释一两句。

    那名下属皱眉说道:“大人。全调过去了,您和三殿下身边怎么办?”

    范闲看了高达一眼,自信笑道:“我地安全,自然有高大人操心,你们的任务,就是保证在内库开标之前,夏栖飞本人,不能有半点折损。”

    高达听着这话。一握刀柄行了一礼。

    那名下属不再继续发问,很平静地接受了命令,准备开门去安排。

    范闲皱了皱眉头,忽然开口说道:“注意安全。”

    ——————————————————————————

    今天明家老太君心情似乎非常不好,连每日一例的温补鸽子汤都没有动一口。原封不动地送回了小厨房,而明老爷与少爷今天从苏州城里回来后。便直接进了后园,一直没有出来过。

    而各房的叔伯侄爷,也得了命令,满脸忧心忡忡地穿过明园清美的行廊湖亭,往老太君的院落赶去。满脑门子不解的丫环下人们,看着只爱遛鸟的四爷,只爱娶小妾的三爷,只喜欢和武师们练摔中奖的六爷,急匆匆而面色不豫地行走着,明家平时极难聚集到一齐地男丁,此时都已经到了,不由好生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一时间,整座明园都被笼罩在一股紧张不安的气氛之中。

    而流言这种东西的传播速度,总是比庆国引以为傲的邮路系统更要迅捷,没过多久,明园里所有地下人都知道了一个惊天消息,原来今日苏州城内库开标,突然出现了一个敢和明家对着干的敌人,而那个敌人……竟然就是传说中早已经死了很多年的明七少爷!

    当年明家上代主人最疼爱明七少爷的母亲,而遗嘱中,似乎也是将大部分的产业留给那位命运凄惨的明七少爷。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明家早已经成为了长房的囊中之物,这时候突然冒出那样一个人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都镇静些。”

    满脸皱纹地明老太君冷漠地看着堂间一地的明家男丁们,心里涌起老大一股愤怒,这些男人们遇到这么点小事,便如此慌张,自己百年以后,怎么安心将这么大地家业交给他们!

    “姐姐,突然出了这么个流言,也难怪孩子们惊慌。”

    坐在明老太君身边的,是当年那位明老爷的小妾,因为对正妻巴结的好,所以一直活到了今日,她看着明老太君的脸,颤抖着声音说道:“如果那个……姓夏地,真是小七,这可怎么办啊?”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