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有理与天威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庆余年作者:猫腻

    “尚书大人。”

    “胡大人。”

    胡大学士满脸微笑,将范尚书迎了进来。

    负责清查户部的官员们也围拢过来,纷纷对病后的尚书大人表示安慰,就连吏部尚书颜行书也不便外,那张老脸上满是情真意切地担忧与关心。而查处户部之事的监察院诸人,更是早就小心翼翼地替范尚书挡着门外吹来的小风,殷切之极。

    不论朝廷是不是真的要查户部,不论陛下是不是真的想让范尚书辞官,但只要范建在朝中一天,只要陛下没有撕破这层奶兄弟的情份,只要……远在江南的范闲还活着,朝中的这些官员们都不敢对范尚书有一丝轻忽。

    所以此时的场景有些荒诞的喜剧感。本是被查的户部尚书,却被众人关心着,小意呵护着。

    尤其是监察院的清查官员,他们都是一处的,由沐铁领队而来,一处直到今天都还是范闲的直属亲管衙门,范建就是他们顶头上司的老爸,他们还敢如何?

    太子脸上素一阵白一阵,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涌起极大的不安。范建称病数日不至户部,今日一至,便似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位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大臣,似乎身上带着某种气场一般。

    他纵是太子,是庆国将来的君王,但面对着范尚书,依然不得已站了起来,在脸上堆起温和的笑容,安慰说道:“尚书大人身子可好些了?”

    太子不是怕范闲,也不是在乎监察院。只是身为皇室中人尤其是龙椅的接班人,他必须要表现出某种气度,老范家与他们老李家的关系太深,在澹州还有位老妇人在远远看着。太子不清楚皇帝对于那位乳母还有着怎样地感情。

    范建惭愧一笑,说道:“户部之事,一应皆由我起,却要劳烦殿下及胡大人耗着心力,实在是范某的罪过。”

    诸人寒喧两句,便各自落座,范建虽然属于被参的那一面,但一直针对户部尚书并没有明旨下来,所以他堂而皇之,当仁不让地坐在了正中间。

    这里是户部。是范建的地盘。

    ……

    ……

    等一切都回复平静之后,众人才把目光投向了还在原地地那位户部员外郎——方励。

    所有人的眼神并不一样。颜行书在幸灾乐祸,太子在犹疑。胡大学士冷漠着,监察院皱眉着,只有范尚书一脸平静,似乎根本没有想到因为这个叫做方励的人,会牵扯出多少人来。

    事情至此。太子当然想明白了所有事情,范建这个无耻阴滑狡诈沉默的老狐狸!

    当朝廷开始清查户部的时候,不!应该说是早在几年前。太子向户部伸手的时候,范建就已经在冷眼看着这一幕,然后用了极老辣的手段,悄无声息地将这件事情掩了下来,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到,但另一方面,却刻意留了根不引人注意的小尾巴,轻轻一甩,就甩到了七司之中某一处……

    如此一来。既替太子遮掩了,又拿住了太子的把柄,最关键的是,这种遮掩连太子那一方地官员自身也遮掩住了。从而这笔四十万两银子就变成了虚无之物,抹的异常干净,干净的甚至方励都以为再没有什么问题。

    再加上礼部地倒塌,太子的一丝愚蠢。

    全天下就只有范建清楚整个过程,而这位尚书大人异常老辣的没有直接抛将出来打击敌人,而是就把那个线头子在乱草之中留出一丝痕迹来。

    比如北方雪地里将士们身上穿着的冬衣,比如南越战线上本不需要的攻城机械。

    而当朝廷开始查户部地时候,就会找到那个线头子,轻轻地拉着拉着……最后拉掉了他们自己的裤腰带。

    这是一个埋了几年的局。

    范建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等着自己受到威胁地时候,构造出某种局势,让某些人抓住他们早已经遗忘了的裤腰带,再使劲一拉。

    好局。

    ——————————

    针对礼部的调查也已经开始了,虽然郭攸之被系死在天牢之后,礼部经历了一次大换血,一应文书都有些混乱,但是在朝廷清查小组的强力侦缉之下,在监察院的缜密搜查之中,礼部开出来的调单和户部一直暗中保留着的回执对应了起来。

    那四十万两白银确实是发到了礼部,问题是,礼部分十四拔调了四十万两银子修学舍及秋闱学衙……修到了哪里去?

    胡大学士久在天下各路巡视,后入门下中书视事,当然知道这天底下各郡各路的学舍依然是那般残破,很多地方的秋闱学衙更是还会漏雨。所以他地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对着面前的礼部官员问道:“谁能告诉我,这四十万两银子到哪里去了?”

    胡大学士淡淡侧身看了太子殿下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

    其实堂上众人,对于朝廷前几年的局势都心知肚明,礼部一向是东宫的后花圆,礼部也根本没有胆子敢假调四十万两银子四处花了,谁都能猜到,这笔银子是流向了东宫。

    只是既然查到了东宫,这事情似乎就有些难以为继。

    胡大学士沉吟片刻后说道:“眼下首要的问题,是要查清楚这四十万两银子的下落。”

    太子心头一惊,面上却是温和笑道:“胡大人此言有理。”

    监察院一处沐铁没有资格坐在这几位大臣的身边,一直站在侧方,他看了看正中坐着的范老尚书脸色,忽然开口说道:“银子是到了礼部。只是经手此事的官员在前年春闱一案中就死了。”

    太子在一边沉默着,郭攸之已死,郭保坤已流。如今监察院又确认了具体经手人地死亡,就算长公主那边知道自己与这四十万两银子的干系,也找不到什么证据交给胡大学士,所以他的心下稍安。稍安之余,也不免有些悲哀与愤怒,姑姑!你为什么要这样?

    却不料沐铁的下一句话,让太子殿下寒了心。

    只听他正声说道:“不过总有蛛丝马迹可以查寻。大学士,您看是不是让监察院去查查礼部?”

    查礼部?

    堂上众人一惊,心想让这群如狼似虎地监察院去查礼部?朝廷查户部,明显会让远在江南的小范大人无比生气。监察院查礼部,在小范大人的遥控之下,礼部那些可怜的官员。只怕真要活不出来了。

    可是沐铁此时的要求似乎很合理。

    范建轻援长须,面无表情,心里却在想着,安之的这个亲信脑袋瓜子似乎比以前要好用多了,居然能猜到自己的心思。

    范建的心思很简单。朝廷不是想查户部吗?户部想要自保,就必须把战线拉开,拖进更多的部衙进来……礼部。只是一个开始,等六部全部都被查出问题之后,那位英明至极的皇帝陛下,总不好将六部尚书全部革了。

    吏部尚书颜行书瞥了范建一眼,好生佩服这头老狐狸,赶紧摇头驳斥道:“朝廷明旨清查户部,不好波及太广。”

    范建皮笑肉不笑说道:“有理,有理。”

    谁都能听得出来这两声有理是何等样地讥讽。颜行书面色一赧,知道自己此议毫无道理。既然户部亏空涉及礼部,当然应该继续查下去。

    胡大学士也是面色为难,劝解说道:“再议一阵,再议一阵。”

    如果放手请旨让监察院查礼部,那最后一定会查到太子殿下,所以在没有进宫请旨之前,身为总领清查大臣的胡大学士也不敢下这个定断。

    便在此时,太子殿下咬牙说道:“礼部之事,总是要查的。只是事情有先后,户部亏空一事尚未查清楚,扩连太广,只怕对陛下旨意有碍。”

    范建依然是微笑着说道:“太子殿下有理,有理。”

    胡大学士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说道:“关于礼部一事,呆会儿入宫请聆听圣谕,依太子殿下地意思,户部这边还是继续吧。”

    ……

    ……

    继续查下去,户部肯定会查出更多的问题,那四十万两银子终究只是冰山一角,太子就是根本不相信范家会在户部里这么干净!

    户部当然不干净,范尚书设的局,埋的线当然也不止太子殿下这一条。

    随着清查工作的逐步深入,又有几个部衙被户部成功地拖下水来,而大理寺更是首当其冲,一直有些沉默地大理寺卿立马变了脸色,尴尬不已。

    户部不是烂帐,却有太多的暗帐,一笔笔的亏空都指向了朝廷里某一方地挪用。

    查到最后,甚至连太学这种清水衙门都没有逃过去!

    吏部尚书颜行书开始警惕了起来,虽然户部此时查到了问题,都没有牵涉到长公主与二皇子,因为自己这一方的人,银钱向来走的是内库那一边,可是看范建和户部准备的如此充分,谁知道他会不会阴险到用某种名义,阴了二皇子一道?

    “先到这里吧。”颜行书皱着眉头说道:“入宫请旨之后,明天再继续。”

    “有理。”范建依然是微笑着说着这两个字。

    胡大学士满脸冷漠,看清查小组里的官员们,心想朝廷怎么就**成这副模样了?如果陛下真的有决心查下去,范尚书自然要辞官,不过只要查不到江南,他并不需要负太多的责任,而……朝廷里其余的官员们,只怕要倒霉一大半。

    ——————————

    深春的皇宫,偶有红杏露于矮矮内宫墙头,青树丽花相映。美景入帘不欲出。

    天时已暮,转瞬即黑,御书房地房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接连几拔议事的大臣来了又去,最后房中就只剩下那一个孤伶伶地皇帝陛下。

    还有那个老太监,以及一盏明烛。

    啪的一声!庆国皇帝双眼火意大作,一掌拍在木几之上,却没有震出半丝茶水,寒声说道:“好一个户部,好一个东宫,真当朕不敢杀人吗?”

    先前入御书房议事的大臣,便是领?后负责清查户部的官员们。听了他们地汇报,庆国皇帝怒意渐生。他的本意只是清查户部。借由户部向江南调银一事,劝范建退位,用这种比较光明正大的办法。重新确立朝廷之中的平衡。

    但他万万没有料到,户部比他想像的干净许多,范建比他想像的干净许多,反而是朝廷里其余的五部三饲,却不知道在户部里捞了多少好处。尤其是东宫!

    先前胡大学士已经密奏了礼部之事,并且悲哀暗示,户部之事最好不要再继续彻查。不然真的会弄到朝政不宁,只怕户部还没有来得及承担他们应该承担的罪责,其余的各部大臣们都应该开始吃牢饭了。

    皇帝震怒之余,也不免有些心寒于户部地手段,所以才会有了先前的雷霆一火,在他看来,范建既然早早就知道这些事情,为什么要一直隐瞒着?直到自己准备动户部,才忽然抛将出来。打群臣一个措手不及……这何尝不是打自己这个做皇帝的一个措手不及!

    他与范建自幼一起长大,当然知道自己这位大管家地能耐,对于户部应对的如此老谋深算并不意外,他愤怒的,只是朝中的臣子们不争气,被文户部绑上了这艘大船,更愤火的是太子竟然如此愚蠢,叫自己如何敢将这天下传给他?

    当然,皇帝更愤怒于范建这犀利地反击,因为这位“伙伴”是在……

    “他在要胁朕!”皇帝皱着眉头,冷冷说道。

    满脸老人斑的洪老太监,摇摇头,叹息道:“陛下,不怕老奴多句嘴,这人啊……总是自私的,即便范尚书这样地忠臣,在这样一个危险的境地,也要想些自保的法子。”

    皇帝的声音稍显有些尖厉,耻笑说道:“如此**机谋,也算是忠臣?”

    洪老太监叹息道:“陈院长更爱**机谋,可要论忠诚之心,只怕老奴都不敢自称在其之上。”

    皇帝缓缓闭上眼睛,说道:“陈萍萍救过朕无数次性命,又岂是范建可以比拟?”

    “范尚书这些年打理户部,将一应隐患悄悄抹平,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朝廷的安宁。”洪老太监叹息道:“如果尚书大人真有什么不臣之心,他手中握着的这些证据,足够他做太多的事情,但他一直没有任何举动,说明他只是不想朝廷动荡起来。”

    “他至少应该先告诉朕。”皇帝冷冷说道。

    洪老太监轻声说道:“依这些年范府传回的消息来看,尚书大人之所以一直没有进宫详禀之事,还是不愿陛下费神……陛下应当还记得前些天传来地消息。”

    皇帝微微一怔,想到那个叫郑拓的人报来的消息,心情渐渐青和下来,对于范建又恢复了稍许好感,皱眉问道:“只是户部还是必须要查下去,不然就此草草收场,朝廷的颜面怎么搁?”

    “关键是陛下现在对范尚书的态度。”洪老太监低着头请示道。

    皇帝摇摇头:“户部尚书他不能再做,朕可以给他别的方面补偿……可是这户部,他不能再领着,安之远在江南理着内库,不论从哪一个方面看,范建都不适合再继续担任户部尚书一职。”

    洪老太监的心里生起一股悲哀之感,有些同情那位这些年殚精竭虑的尚书大人,试探着说道:“有句话,老奴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吧。”

    洪老太监微尖着声音说道:“刚范大人天纵其才,陛下安排他接掌内库及监察院,实是知人善任。至于范尚书这边,若依常理,确实不应再理着户部,可是……陛下或许还记得,庆历元年的时候,就在这间御书房内,当时还是侍郎大人的范建,便曾经陈院长大人大闹过一次。范尚书,其实从骨子里,就是不希望小范大人执掌监察院的。”

    “嗯,继续。”皇帝皱紧了眉头,知道洪公公这话隐指的是什么意思。

    “范尚书毕竟当年是位风流才子。”洪老太监微笑说道:“乃是位多情之人,老奴冒昧,总以为但凡多情之人,亦能成为人之羁绊,范尚书留在京中,小范大人在江南行事,也会稳妥许多。”

    皇帝面色平静,半晌后说道:“先前在太后宫中,太后也是这般说法,一是看在澹州姆妈的面子上,宫中对范府总要多施雨露,二来范建留在京里,范闲在江南做事确实会安心些。”

    何谓安心?不过是个暗中的防范与要胁罢了。

    “公侯可待。”皇帝最后冷着脸说道:“朕,不会亏待范家,但朕,也不会让户部的事情就此收场。”

    以公侯之爵,换个尚书职权,不知范建是吃亏还是占了便宜。

    ……

    ……

    范府之中。

    范建闭着眼睛,喝着酸浆子,享受着柳氏在身后的按摩,叹息说道:“只怕陛下会误以为我是在要胁他,这便不好了。”

    柳氏面色微黯,知道这件事情极难了结,宫里虽然不会对府上如何过分,但老爷看样子总要从户部尚书的位置上退下来,皇帝陛下的心意,已经通过宜贵嫔,再次准确而慎重地传到了范府。

    这几日户部清查的工作还在无趣的进行,牵连进了更多的人,弄得整个朝堂已经变成了一摊浑水,文武百官人心惶惶,监察院也已经抓了不少的人,户部自身也被查出了些许问题,只是暂时某些势力的努力还没有达到效果,仍然没有人能够揪到户部与江南之间的秘密银路。

    包括长公主在内的很多人都开始感觉到强烈的不安,难道范闲在江南用的银子,真的不是户部的?只要没有这个大罪名,就算是皇帝,也不可能强硬的要求范建辞官告罪。

    “马上夏汛就要到了。”范建微笑说道:“朝廷要用银子,清查户部的事情会缓下来,我再和陛下耗耗,只要耗到范闲明年年节时返京,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柳氏一笑,这才知道老爷一直等着的,不过是老天爷会降下来的那场洪水。

    以天威对天威,陛下又不是昏君,自然知道孰轻孰重。

    “就是不知道范闲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范建微带忧虑说道:“往河工调银子抽空了他不少底气,明家也不是那么好一口吃掉的。”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