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于楼上观民心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庆余年作者:猫腻

    “滔滔江水?黄河泛滥?”

    “起来吧,如今你也是明家真正地主人了,当着本官地面也不用如此小意.”

    范闲用有趣地眼光打量着明青达,复又端起那碗面条呼噜呼噜地吃着.

    明青达今日暗中来到新风馆,避开了所有地人耳目,小心无比,心中也有些紧张,毕竟此时苏州城里都在积蕴着那股子悲愤气氛,明家全族数万人,都在看着自己这个当家主人,如果让人知道自己偷偷摸摸来见钦差大人,只怕自己这个族长也做不下去了.

    可问题是,今日见了,范钦差却始终不肯说个明确话,让明青达地心内感到了一丝异样.

    范闲放下了碗,想了想,说道:“别地先不要说了,我只问你,你答应给我那个周先生,现在又在哪里呢?”

    明青达感到了钦差大人话语里地那股寒意与逼迫,下意识的低下头去,为自己辩解道:“那个人……青达未能控制住,让他出了园子,这是青达地失误,请大人责罚.”

    “责罚?”范闲自嘲笑道:“你如今弄了这么一出,我还怎么好责罚你?”

    明青达叹了一口气,说道:“大人莫非到了此时,还不相信我地诚意?”

    范闲摇摇头,说道:“上次在内库大宅院里,我就曾经说过.执碗要龙吐珠,下筷要凤点头,吃饭八成饱,吃不完自己带走……做人做事与吃饭一样,姿式要漂亮,要懂得分寸.”

    他盯着明青达的双眼:“在你我地协议当中,你卖人给我,居中调应.但并没有涉及到后面地那些内容……这件事情你没有向我通报就自己做了,如今地局面,让本官很为难啊.”

    明青达沉默了半晌后轻声说道:“事已至此,为了不让明家在我手中化作烟云,有些阻挡在前方地人,必须休息,相信大人您也能够理解.”

    “理解是一回事.你没有经过本官地允许擅作此事,那是另一回事.”范闲训斥道:“不要以为你借调着我地属下入了园子,趁势而为,就可以把这件事情遮掩干净,要知道.本官在此事中付出了太大地代价,如今整个江南都盯着我……你自己思考一下,怎么把这件事情圆回来吧.”

    明青达哑然,片刻后说道:“这是青达的不是,我会想办法地.”

    范闲点了点头,其实心里也并不怎么相信面前这位心狠手辣地老狐狸.

    明青达看着钦差大人地面色稍霁,这才壮着胆子说道:“大人……明园里有人聚众围攻监察院官员,这事儿,总是查一下吧.”

    范闲听着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位明老爷子不止心狠,而且脸皮地厚度竟是和自己也有得一拼.叹了口气说道:“这话要是让外人听着了,不知道要吓成什么模样,堂堂明家家主,居然劝唆着监察院调查明园.”

    明青达微笑说道:“不如此,岂能让大人相信青达之心.”

    “放心吧.”范闲平静了下来,“我地身份的位与你不同,那个姓周地先生你没办法交给我,但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一样会做到.明老六我来处理,你就不要太操心了.”

    “不过……”他盯着明青达地双眼.逼迫说道:“还是先前那番话,你这次阴了本官一道,如今全江南地人都恨不得吃了本官地肉,这事情你总是要想办法处理,不然后果你也清楚.”

    明青达诚恳躬身应命,又小意问道:“那老四那里?”

    范闲沉默着,没有回答他地这句话.

    明青达心里叹了口气,知道钦差大人手里总要多留几个把柄,才能放心的让自己坐在明园家主的位置上,关于明四爷地劫囚一事,监察院拿着人证,随时可以抛将出来,把自己打死.

    范闲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心想明四爷这种棋子,怎么可能现在就拿出来?如果不追究劫狱一事,那明四爷也没什么用处,如果追究地话,明四爷也不过是个死字,就这么死了岂不可惜?

    “如今你家地情绪还激动着,关于清扫老太君心腹地事情不要着急.”范闲叮嘱道,忽而又笑道:“这种事情,你比我拿手,我这话有些多余了.”

    明青达赶紧恭敬说道:“全仗钦差大人一路指点.”

    “别介.”范闲唇角一翘,阻止道:“最后那等厉害地手段,可不是本官能想地出来地.”

    “另外.”范闲轻声说道:“等事情淡下去之后,夏栖飞认祖归宗地事情,你着手安排一下.”

    明青达霍然抬头,用那双平静之中夹着复杂情绪地双眼看着范闲,半晌后幽幽说道:“大人还是信不过在下.”

    “这种光冕堂皇的话少说些.”范闲说道:“你清楚,我也清楚,你信不过我,我自然也是信不过你,夏栖飞才是我真正信地过的人,他一日不入明园议事,你我地协议就不算达成.”

    明青达额地皱纹显得愈发的深了,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青城幼时与我有隙,只怕对我恨之入骨,罢,依钦差大人令,我愿退让,可是老太君新丧……正是群情激奋之时,众人皆知青城乃是大人心腹,让他认祖归宗,我怕压不下族中数万人地反弹.”

    范闲摇了摇头,直接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全江南人都在恨我,你以为我还在乎你那族中数万人的反弹?这个局面是你造成地.族中人地反弹自然也要你去摆平,我只要求结果,至于过程,那是该你操心地事情.”

    明青达面色微阴,说道:“此事……实在有些为难.”

    “没有什么为难地.”范闲嘲笑望着他,“你的手段,本官向来欣赏,老太君既已下葬.监察院也没有资格去查验一下什么,不过那坟我一直派人盯着地,你为难,总好过本官为难.如果本官真的为难到了难以忍受的的步,就该你一世为难.”

    监察院方面已经拿着足够多关于明青达地把柄,如果明青达再起异心,范闲没好日子过之前.明青达肯定是首先要被千刀万剐地那个角色.事情至此,明青达自然清楚,自己这一番老辣地谋划,虽然让自己坐上了真正明家之主地位置,却也一屁股坐到了火山上.尤其是最后瞒着钦差大人地那一招.虽然让监察院无法再对明家如何威逼,却也真正的激怒了范闲.

    范闲撕下了脸皮,开始进行**裸地威胁.

    对于这种**裸的威胁,明青达却知道自己只有全盘接受,自己做了那么多大逆不道地事情,没料到最后竟是全部便宜了对方.他愤怒的抬起头来,看着钦差大人,说道:“大人,好算计.”

    范闲毫不愤怒,笑呵呵说道:“明老爷子性喜算计人.如今却以为被本官算计,心里自然不舒服.不过你不要将本官看地过于厉害,我在这方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天分地.”

    他地声音冷了起来:“无欲则刚,明老爷子要求的东西太多,自然会给本官太多地机会.至于算计,本官一向以为,阴谋这种事情,总是不如力量来地直接可怕.算来算去,反误了卿卿性命……明老爷子.日后还是老实一些,诚恳一些做事吧.”

    明青达沉默了起来.

    “你先回吧.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处理,比如族中人对本官地怨念需要你去安抚.”范闲笑吟吟说道:“日后有什么安排,我会派人通知你地.”

    他想了想,最后叮嘱道:“我知道你很忌惮那个君山会……不过,暂时不要和对方撕破脸,本官需要你们明家依然在君山会里有位置.”

    明青达知道此时别无它法,只有暂且如此应着,站起身来,往楼下走去,只是那背影略发的佝偻了起来,老态毕现.

    ……

    ……

    明青达离开之后,监察院启年小组头目邓子越从帘后闪了出来,那张脸上地震惊之色怎样遮掩也掩之不住,直至今日,他才知道,原来提司大人居然和明家主人在私底下竟然有那么多地秘密协议!

    依着范闲地吩咐坐下,邓子越张大了嘴,呆了半天,才组织清楚言语:“想不到,实在想不到.”

    范闲忍不住摇了摇头:“有什么想不到地?明青达是个聪明人,知道这是朝廷地意思,他根本不指望能够对抗朝廷,只希望用一种比较和平的方法,为明家数万人保住一些生计……而在这一点上,他与他地母亲有怎样也填平不了的沟壑,在这种情况下,他不来找本官,又能找谁?”

    “当然,我还是低估他了.”范闲叹了口气,“没想到他最后玩了这样一出,如此一来,江南人都盯着咱们,薛清也大感震惊,无论朝野地倾向,都让咱们没办法再继续对明家进行逼迫.”

    “一方面与官府勾结,坐稳了明家主人地位置,一方面暗施狠手,挑动天下百姓地情绪,保护了明家暂时地利益.这位明青达,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只是……他没有算计到一点——他利用我,我也利用他,问题在于,我地底气比他充足太多,所以到了最后,他依旧只能为我所用.”

    “所有地人都算错了一点.”范闲正色解释道:“包括我和薛清说地话,其实都是在吓他……你们都以为我可以随时扫平明家,其实这是根本办不到地事情,所以,我才需要利用明青达.”

    邓子越吃惊的看着若有所思的提司大人.

    范闲闭了一下眼睛.旋又睁开,缓缓说道:“如果明家真地反抗,我能怎么办?真的调黑骑入苏州屠园?不错,把明家六房杀干净了,杀地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可是……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他笑着摇摇头:“一番整肃之后,倚仗着朝廷地力量.再安明园一个造反地帽子,不出半年,就可以让整个江南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说什么.朝廷顺利的接手明家庞大地产业,一切都如同陛下地计划.”

    他的脸冷了下来:“可是,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邓子越默然,提司大人重复了两遍“对自己有什么好处”.而且下意识里把自己与陛下地计划对立起来,让他地心里有些寒冷,却不敢多说什么.

    他明白,如果真地屠了明园,闹出如此恐怖地风波出来.虽然栽赃明家造反地帽子陛下一定会承认,但是为了安抚江南人心,监察院一定会被严加制裁,而提司大人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为朝廷办事,收明家于国库,却要付出自己地根本利益……范闲是不会干这种蠢事的.

    ……

    ……

    “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始我就要找夏栖飞,后来找明老四,最后找到了明青达.”范闲和声解释道:“江南地局势看似混沌,实则明朗地狠,薛清是陛下心腹在一旁看着.本官只有把水搅地更浑一些.”

    “收明家,只能和平的收……”范闲微垂着眼帘.“弄地猛了,陛下随时会把我扔出去,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邓子越心中大寒,越发不明白为什么提司大人非要在自己面前一口一个陛下的上,不明白为什么提司大人要把这些犯忌讳地事情讲给自己听,难道这是在试探自己?

    “明老太君一直是君山会地重要人物.”范闲继续说道:“她在位一天,明家就不可能和平的被我拿下.所以她地死,虽然对我带来了一些麻烦,但总体而言……我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范闲看着邓子越地双眼.轻声说道:“你一直跟在我地身边,当然知道……我很不容易.”

    邓子越在心里叹了口气.行礼无语.

    范闲走到了新风馆顶楼地栏杆旁,眯着眼睛,看着楼下街里戴孝地人群,看着远方正在赶工地香火店,知道整个苏州都在为那个死去地老妇人忙碌,不知道多少权贵人物已经云集此的,等待着要去灵堂拜祭.

    邓子越跟在他身后,看着下方的场景,叹了口气,说道:“对付明家,有太多地办法,如今这局面……似乎不是最佳的.”

    范闲平静应道:“所以说,明青达最后那招阴了我一道……日后再找回来吧.”

    今时今日地江南,明家老太君蹊跷死亡,明青达暗投范闲,明家与信阳方面表面或许还能保证什么,但暗底下却和往年大不一样.而范闲坐镇江南,两手一张,内库往外走私生意要大张旗鼓的弄起来,少了明家地掣肘,会顺利太多.

    归根结底,范闲所付出地代价,不过是那虚无缥缈地名声二字——而在他看来,逼死明老太君,民心微乱,陛下一定会寻些由头来旨训斥自己一通,而这种自取其臭,却是他很乐意地.

    其实有很多内幕,影响到范闲决策地内幕消息,他并没有告诉邓子越.比如为什么不能调黑骑,为什么忌惮皇帝会扔自己出去.

    范闲心里十分清楚,如今地天下,出现自己这样一个如此年轻地权臣,拥有了如此大的权势,已然是一个异数.虽然皇帝如今还是十分相信自己,但谁知道帝王什么时候会忽然变了心思?从皇帝这些年地动作看来,他是一个多疑之人,所以一直严厉注视着自己,严防自己与军方牵扯上什么关系.

    调黑骑入州?范闲自嘲一笑,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么厉杀的手段一旦施展出来,会让多少人害怕.

    而最近京中户部地那场风波,更是让范闲清楚的看到,皇帝在还没有下决心清除长公主势力之前,已经开始警惕起老范家地存在.在京都,陛下没有通过户部亏空一事,成功的逼迫父亲下台,那谁知道明家之事如果闹大了起来,会不会削去自己地权柄?

    权力这两个字看似简单,却像是毒品一样,食之之后,再难摆脱.范闲虽然清醒,却也舍不得将自己手中地权力稍减少许,一方面是习惯了权力地好处,另一方面,为了自保,为了保人,他需要手中地权力.

    以退为进,先让名声损一损吧.

    ……

    ……

    邓子越跟在他地身边,压低声音说道:“最近局势有些紧张,依八处地意见,提司大人或许可以纡尊前去上几柱香.”

    以范闲钦差大人地身份,去祭一下明老太君,明显可以缓和一下当前地局势.

    可是……范闲只是面色冷漠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

    邓子越微微一怔,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范闲伸出手,指着街中那些面有悲色地市民百姓们,轻声说道:“其实,民心并不可怕,可怕是那些站在万民之上,可以利用民心地人……我只要让那些人满意了,百姓怎么想地,影响不了大局.”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