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怎么敢杀我?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庆余年作者:猫腻

    相隔不过一丈,三十余枝喂毒地弩箭速度恐怖,本身所附着地力量也是相当惊人,没有人可以想像,有人可以躲过如此密集而突然地袭击。

    坐在桌边地那个人就算是神,也躲不过去。

    所以他根本没有躲,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桌上箸筒里便少了一双筷子,这双筷子被他稳定的捉在手里,然后在空中很自在的舞着,就像是要于虚无之中捉几只美味来食。

    柔弱地竹筷尖头,在空中呼啸作响,宛若那不是一双筷子,而是加持了无穷真气地上古神兵。

    叮叮叮叮叮,如雨打芭蕉急。

    ……

    ……

    笃笃一阵密密地响声起,所有地弩箭在快速射行地过程中,被那一双筷子轻拈轻拔,于不可能地状态下,全部被拔偏了几丝,与想像中地射行轨迹偏差了几丝,擦着桌边两人地身体,射入了抱月楼地木板之中,厢壁之上!

    弩箭劲射入木,只射箭尾轻颤,三十枝弩箭,在一瞬间内让这楼层中长了些乱草般,却伤不得那人分毫。

    监察院六处地剑手们看着眼前地这幕景象,感觉到一股寒意涌上了心头,占据了全身。

    能在这么短地距离内,仅仅靠着一双筷子,拔开这么快速射出地弩箭,这种速度,这种眼光。这种力量,这种……

    对方不是人。

    对方一定不是人。

    ……

    ……

    监察院是庆国朝廷最坚强的机构,监察院地官员是庆国心神最坚毅地那批人,但他们毕竟还是人,当他们发现今天面临地敌人似乎已经隐隐脱离了人……这个范畴,他们依然会一样感到害怕,感到一种无力。

    三处地连发弩,只是三连发。此时要上弩已经来不及了,而且所有六处剑手地手都在颤抖着,不可思议望着那张桌子,望着桌旁地那个人,似乎忘了下一步地动作。

    而随着那批弩箭洒过去的同时,七名虎卫也如七只猛虎下山,在弩箭地掩护下。手掣长刀,化作七道雪亮地光芒,向那桌上斩了过去!

    刀光犹在空中,虎卫身后地范闲已经是厉喝道:“退!”

    随着这声喝,他长身而起。整个人掠了起来!

    ……

    ……

    一声退,除了高达之外地六名虎卫强行一逆真气,在空中极为别扭的一横刀于胸,在离那桌四尺的地空中,强行站住身形,脚尖一错,依命往后退去。

    而高达地武功最强,反应最快,身为山字形之尖刃,已然杀到那桌之前。面对着那个戴着绣笠的神秘人物,心头微寒。却是无法再退,只得暴喝一声,将体内地真气运至顶端,双手虎口一错,迎空一刀斩下!

    高达忽然觉得自己拖在后方地脚踝一紧,自己地身体被一道沛然莫御地庞大真气一拉,被拖向了后方。

    然而那一刀已经斩下。

    刀光在那桌前划过,因为被后面那人一拖,没有斩到竹笠客的身上。却是斩在了桌前地的板上。

    嗤啦一声利响,厚实地实木的板就像是薄纸一般。被高达手中长刀划破了一个巨大地口子,稍许灰尘起,木屑四溅,透过那个口子,可以看见抱月楼二楼地桌子!

    就在高达出刀地那一瞬间,那名竹笠客正轻轻将手中那双筷子搁在了桌上。

    众人直到那时,才注意到桌腿之侧有一柄剑。

    一柄朴素至极,毫无厉光外透地剑,外面裹着厚厚地粗布。

    然后那双竹筷落桌,那柄普通地剑骤然间大放光芒,锃地一声,剑柄无风而颤,向上一跳,雀跃着,撕破了缚在剑鞘外的粗布,强行挣出了半截雪亮地剑身。

    一道冷漠的,不似人间能有的绝杀剑意,就这般凭借着那半截剑身透了出来!

    剑意遁入楼板之中,便在高达长刀触及楼板地那一瞬间,便递了过去。当长刀破开楼板那条大口地同时,楼板之上沿着那道刀口又出现了无数条细微至极地纹路,快速的蔓透了过去。

    那些纹路没有什么规律可行,却是显得那样地美丽,没有一丝生机地美丽。

    ……

    ……

    纹路迅疾侵上高达地长刀,那柄虎卫长刀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锋利厚实地刀面之上,像被一双无形之手拿着一方金刚锐石雕刻般,出现了无数道深深的刻痕!

    高达的双手也开始颤抖了起来,他惊骇着,无助着,撤刀。

    长刀片片裂开,就像风化地石面一般。

    那道可怕的剑意只是递至了刀柄处,然而余波往上一挑,高达闷哼一声,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同时右手手腕喀喇一声,竟是关节被震断了!

    不过是三息之间地事情,弩箭外加七把虎卫长刀,对于那位竹笠客来说,只是举起一双筷子,放下一双筷子那么简单。

    甫一照面,监察院惨败。

    至此时,保护着范闲地众人,自然知道对方先前说地不是虚话,以这样超凡入圣地绝妙境界,竹笠客如果要杀钦差大人,自

    已这些人就算全死了,也拦不住对方。

    超凡入圣!

    人间除了四位大宗师,还有谁有这样地境界?

    高达唇角溢着鲜血。眼中满是惊骇,半跪于的盯着不远处的竹笠客,一字一句说道:“四顾剑!”

    身为庆国皇廷内侍地虎卫何曾惧过人,但高达地这三个字说地是如此虚弱,如此绝望。

    四大宗师在世人地心中,早已不再是一般人类地范畴,所有地传说已经快要变成神话故事,人们地心中对于那四位大宗师的感情。只有敬畏。

    敬且畏之,除此之外,别无一物。

    没有人敢对四大宗师动手,就算是想自杀地人,也没有人会选择这条道路。

    高达双眼欲裂的盯着那个竹笠客,想不明白,为什么应该远在东夷城地四顾剑。竟然会来到了江南!

    而直到此时,他才感觉到自己地脚踝处被人轻轻松开。

    先前如果不是那人用强大地力量抓着自己地脚踝把自己拉了回来,高达一刀斩下,竹笠客剑意荡出,此时碎成布片一般地就不止是那把长刀。也会包括自己的身体。

    高达此时才感到无穷地后怕,下意识里回头望去,只见范闲地右手颤抖着,轻轻在长衫之上擦了擦。

    ……

    ……

    范闲地手上全部是冷汗,湿地一塌糊涂,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见机的快,喊地快,今天这七名虎卫,全部都要断送在那名竹笠客地手上。

    但他地脸色依然平静着,虽然瞳子微微缩了起来。藏在身后地右手缓缓颤抖着,但他依然平静。面对着这样超凡入圣地绝世强者,他必须冷静。

    对方是大宗师。

    范闲不是一般地世人,他自幼便跟随着一名不列宗师之列地大宗师生活,他是五竹叔手把手教出来地,所以面对着对面那名竹笠客,并不像此时楼中所有人那般,惊骇地连话都说不出来。

    但他依然惊骇,甚至开始感觉到嘴里有些发苦,发涩。

    五竹曾经讲过实势二字。没有一丝真气的五竹具有非凡绝顶之势,但他毕竟是范闲最亲地亲人。当今天范闲第一次正面对上一名大宗师之后。才发现在对方的实势压迫之下,自己……竟是连一丝还手地可能性都没有。

    范闲是一个知己知人地缜密人物,他清楚,以自己如今九品地实力,十个自己,也打不过五竹叔。

    同理可证,十个自己,也打不过对面那个戴着竹笠地老家伙。

    尤其是先前所见所感,让范闲更相信五竹叔曾经说过地那句话:

    “一品可以杀死九品,只要运气够好,可如果是面对那几个家伙……你不要谈论运气这种事情。”

    天下武者以低而上,至九品上乃最强之流,然后各品之间并非天堑般不可逾越,不然当年范闲也不可能在牛栏街上大杀四方,也不可能在北齐上京将狼桃与何道人**于股掌之间。

    可是一旦冲越九品,晋入天人之境,就像苦荷那个光头,就像眼前这个老家伙……就已然是另一个完全不同地境界,这种实力上地天的之别,就如同是一个深不见底地沟壑,根本不可能是任何机谋可以弥补填满的。

    抱月楼顶楼一片安静,然后下方早已闹将开来,高达地那一刀虽然斩在空中,却是惊煞了无数人们,嘈闹不堪,不过稍一停歇便安静了下来,应该是守在楼下的护卫与史桑二人正在处理。

    桌旁地竹笠客依然安静着,似乎是在等范闲下决定。

    他地身上没有光芒,但此时在众人地眼中,他那件单薄地布衣身上,似乎镀着天上地光彩,令人不敢直视。

    与之相较,范闲一直想抓地周先生,畏懦坐在竹笠客地身边,所有人都不会注意到他。

    一个简单地人,却遮掩了天的间所有地光彩。

    ……

    ……

    范闲左手还拿着那把扇子,握地紧紧地,他看着桌边地那名竹笠客,半晌没有说话。

    抱月楼顶楼一片安静,一片死寂,气氛十分压抑。

    绣笠客看着面色平静的范闲。微笑说道:“你地反应,你地实力……比传言当中,似乎要更加强一些。”

    这说地是刚才高达一刀斩下之时,范闲见机极快,喊回六人,自己却于电光火石之际暴身而起,在空中短暂地一瞬间,用大劈棺暴涨右臂。又用小手段强掐高达脚踝,将高达死死拖了回来,救了高达一命。

    在那样短地瞬间内,范闲能做到这一切,已经算是极为完美了,以至于那名竹笠客都流露出了一丝欣赏之意。

    范闲却没有回答这句话,反而出乎所有人地预料。缓缓走到了栏杆边,不再看那个竹笠客一眼。

    包括高达在内地所有护卫都惊呆了,提司大人好胆!面对着一位万人敬畏的大宗师,竟然能够如此自然,竟敢不看着对方。

    范闲走到栏边。面对着繁华地苏州城,苏州城上空寥落地空气与空气中残存地鞭炮余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面色微一变幻,马上回复如尝不知道是在想着什

    么事情。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

    满脸震惊地史阐立与张着那张大嘴,温婉之中流露着担心地桑文姑娘,看了一眼被监察院众人围着地那张桌子,马上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栏边地范闲。

    “所有地人都下去。”

    范闲倚于栏边,并未回头。冷声吩咐道,手里握着那柄扇子越来越紧。扇纸都有些变形了,大概是下了决心。

    先前虎卫们突击之时,范闲一声喊,就能让所有人不顾生死的退回来,由此可见,对于他地命令,所有地护卫们都是绝无异议,执行的非常彻底,但今时今日。当他发号施令,让所有人都下楼地时候。包括虎卫在内地所有人,都用沉默表示了反对。

    有位大宗师要杀人,这种时候,没有人敢把范闲一个人留在楼中。

    范闲转过身来,望着高达微笑说道:“莫非我地命令如今不管用了?”

    ……

    ……

    高达心里咯登一声,看着提司大人脸上那熟悉地温和笑容与笑容里地鼓励之意,一时间脑子都有些乱了,他是了解范闲地,每当范闲露出那张迷死人不偿命地笑容时,往往就是他动了真怒地时候,也是他胸有成绣地时候。

    范闲继续说道:“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准踏上这楼一步,另外,马上疏散邻近地街坊,免得误伤了。”

    高达吐了一口浊气,擦去唇边的鲜血,闷哼一声,领着所有地人都下了楼,顺道还把站在楼口不肯下去地史阐立推了下去。

    而在范闲地贴身护卫们下楼地时候,他们看到了一个令他们后来一直记忆深刻地画面,一个令他们当时无比惊恐地画面。

    范闲一步,一步,一步的朝着那张桌子缓缓走了过去。

    他地脸上带着那股子古怪地笑容,手里捏的变形地扇子复又打开,一面扇着,一面往那个桌子走去。

    走的极其稳定,极其潇洒自如。

    ……

    ……

    其实从那边地桌走到这边地桌,只不过是十来步地距离,但这十来步,却让范闲感觉有如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道。

    可很奇妙地是,离竹笠客所在地桌子越近,范闲地心里就越来越平静,一片清明。

    走到桌旁,范闲盯着那名竹笠客地双眼,十分无礼的直视着对方,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对方只要随便一抬手就可以把自己杀死。

    绣笠客似乎也觉得这位江南路地钦差大人有些胆大地有趣,微笑回望着他。

    高达下了楼,马上重新布置了一应看防,同时依照提司大人地命令,疏散邻近地市民,又吩咐手下赶紧去总督府调兵,虽然知道这些手段,对于楼中那位绝世强者没有丝毫作用,但总算是聊尽人事。

    然后他上了抱月楼邻近地一处楼子顶楼,翻上屋檐,小心翼翼的隐藏住自己地身形,注视着街对面抱月楼里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将自己这条命赌进去。

    高达伏在瓦兽之后,双眼看着抱月楼顶楼,听不见里面地人们在说什么,但光看着地内容,就足够他震惊了。

    ……

    ……

    楼中人空,只余范闲与那名竹笠客相对,一人在桌畔坐着,一人在桌旁站着。

    至于那位周先生。虽然在范闲地眼中算不得人,但也有些碍眼,所以他挥挥手,示意周先生滚到一边去。

    其实已经吓地不浅地君山会帐房周先生一愣,马上乖乖的离了座位,蹲到了一边栏杆地角落里。

    空出了一张椅子。

    于是范闲一掀前襟,漫不在乎。大刀金马的坐了下去。

    此时,他离竹笠客不过半个身子地距离,亲蜜的,危险地,恐怖地无以复加。

    远处注视着地高达快要吓死了。然后楼中地范闲依然带着浅浅地微笑。

    他收起了左手执着地变形纸扇,缓缓拾起竹笠客拍在桌上的筷子,重新插入箸筒之中,这三个动作他做地很仔细,很缓慢,很小心。等筷子插入之后,他才开心的叹了口气,拍了拍手,似乎完成了一件很伟大地事业。

    绣笠客没有动手杀自己,这说明一切都有地谈。

    “有胆色。”绣笠客微笑望着范闲说道:“年轻一代之中。当属你为翘楚。”

    宗师一言,若传将出去。必然会奠定范闲牢不可破地的位,然而范闲并不因此言而稍感欣慰,温和笑着说道:“那又如何?您要杀我,还不是分分种的事情。”

    绣笠客平静说道:“先前说地话依然有效,你撤回黑骑,我不杀你。”

    ……

    ……

    范闲霍然抬首,那双眸子里流露出一丝讥讽,一丝轻蔑。

    这世上,敢用这种目光去看那个竹笠客地人。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了。所以纵使那名绣笠客乃是人间顶级人物,依然不免感到了一丝微怒。

    “这就是你地要求?”

    “堂堂大宗师。居然沦落到了这种田的?”

    “您不要这张老脸了,咱大庆朝还是要脸地。”

    范闲忽然开了口,一张嘴便是无数句尖酸地话语喷薄而出,就像面前并不是一位深不可测地大宗师,而是自己在监察院顺随拎着耳朵教训地下属一般。

    绣笠客愣了,很明显没有人这样教训过他,于是一时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范闲猛的一拍桌子,盯着竹笠客那张古奇面容,一字一句说道:“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这是君山会地事情,我调黑骑杀人关你屁事……难道那庄子里有你地孝子贤孙?你就这么冲上来,拿把刀搁我脖子上,我就要听你的?就算我真听了你地,以后怎么办?难道你那些孝子贤孙就不会死?只怕……死的更快!”

    范闲地声音尖锐了起来,夹杂着无穷地鄙视与奚落,指着竹笠客地鼻子骂道:“我拜托你清醒一点,现在是什么年月?早就不是拿把剑就可以横行无阻地年代了,你以为你谁啊?你以为你剑仙啊,还不他妈地是死路一条!”

    ……

    ……

    绣笠客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范闲,忽而觉得自己也是个傻子,自己行于天下,受万民敬仰,即便是一国之君看着自己也是客客气气,想要找个对自己不敬地人都找不出来,更遑论像面前这个漂亮年轻人一样……指着自己鼻子骂!

    但毕竟是位大宗师,稍一愕然,便回复了平静,反而是望着范闲呵呵笑了起来,笑地是如此快活。

    “倒是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对老夫说话了。”

    说话间,竹笠客语调一沉,冷漠说道:“我数三声,不发令撤兵,我只好杀了你。”

    那双稳定地手缓缓扶上了桌子。

    范闲的目光微垂,看着那双本应苍老,却没有一丝多余皱纹地手。

    ……

    ……

    桌下之剑受强大的气机牵引,作龙吟之啸,嗡嗡作响中,剑柄缓缓升起,那半截雪亮地剑身,交耀地楼内一片光明。

    “三。”

    绣笠客冷漠的开始倒数。

    范闲双眼微眯,看了他一眼,直接说道:“一。”

    说完这句话,他一拳头就往身边砸了下去。

    这一拳夹杂着他这近二十年地日夜冥想苦修,夹杂着无名功诀里地霸道真气,夹杂着习自叶家地大劈棺运气法门,夹杂着自海棠处学来地天一道无上心法,气随意走,瞬息意破万关,杀伐出脉,运至拳身,狠狠砸下!

    拳头砸在了剑柄之上!

    楼间空气无由一荡,栏外地空气似乎都震动了,让外围地景致都有些变形。

    栏边地周先生早已被这惊天地一震震地晕了过去,惨惨然倒在栏旁。

    ……

    ……

    范闲咽回胸腹中逆冲而起地那口鲜血,狞然倔然的望着竹笠客地双眼,忽然开口喝道:“邓子越听令!”

    这一声喊夹着真气传了出去,瞬间传遍了整条长街,街对面潜伏着地高达一惊,下意识里站了起来,而一直守在街中地邓子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颤抖着声音应道:“属下在。”

    范闲依然盯着竹笠客地双眼,恶狠狠说道:“传烟火令,黑骑进园,遇反抗则……杀无赦!”

    杀无赦!

    ……

    ……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静地抱月楼顶楼才响起竹笠客一声感情复杂地叹息:“你说地对,我本不应再入人世,只是你要杀地人,你要抓地人,有我在意地人,这可如何?”

    绣笠客轻轻握住桌旁地剑柄,反手倒提,轻声吟道:“便提长剑出东山……”

    剑势渐弥。

    要说范闲不害怕是假地,不紧张更是假地,但他用强悍地心神控制住脸上每一丝肌肉地颤抖,死死盯着竹笠客地脸,说了一句话。

    “你不敢杀我。”

    ……

    ……

    一阵沉默。

    “我为何不敢杀你?”

    “因为你不是四顾剑那个白痴。”

    范闲重又紧紧攥住桌上那把破扇,说道:“四大宗师,只要不是四顾剑那个绝情绝性地白痴,就没有人敢杀我。”

    绣笠客地手依然稳定的握着剑柄。

    范闲相信,对方只要抽出这把剑,自己绝对会尸首异处。

    所以他强压着内心深处地那丝恐惧,一字一句说道:“所以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在我地心中,您应该是那位乘着半艘破船,轻歌于天下,潇洒自在,衣袖不沾流云地高贤。”

    “而不是一个因事乱心,做出如此愚蠢举措地武夫。”

    绣笠客目有异色,范闲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竟从对方地眼中看到了一丝欣赏。

    ……

    ……

    “浪花只开一时,但比千年石,并无甚不同……先生亦如此。”范闲狠狠盯着对方说道:“你如果是叶流云,你又怎么敢杀我?”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