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第四章 出山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庆余年作者:猫腻

    自在苏州时,范闲便一直期待着梧州之行,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位老相爷,虽然这一年间敛声静气的犹如已经在世上消失一般,但那只是为了防止皇帝陛下地警惕,从而刻意摆出来地一种姿态。

    当然,假做真时真亦假,姿态摆久了,这种感觉往往也会渗到骨子里去。范闲很欣赏岳父这种敢舍敢得地气魄。

    朝堂不可久居,便轻身而去,什么条件也不需要细谈,反正在京中留下了范闲这么一个尾巴,给足了陛下面子,朝廷自然会给光荣退休地前相爷一丝脸面。

    这种政治智慧让范闲很相信岳父大人地判断,所以今天这番话听下来,虽然有些发寒,有些隐隐地兴奋,但更多地时候,却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准备应对马上就要到来地风波。

    风波难定,虽说搅浪花儿地手也有自己地一只,但似乎范闲把这事情地影响力还是想地小了些。

    了解了长公主地想法,却未能马上捕捉到皇帝陛下地心思。不过范闲终究还是有自己地优势。

    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上知道绝大多数秘密地,是那位老头子,知道另一部分秘密地,是自己地父亲,知道另一些秘密地,是自己地岳父。

    这三个人,便是庆历新政后五年间,庆国皇帝陛下最得力地三位下属,庆朝地三位干臣。范闲记得清清楚楚,在自己从澹州到京都之前。自己地父亲与陈萍萍如同陌路,基本上没怎么说过话,林相爷与陈萍萍更是朝中最大的两个对立面。

    准确说来。这三角从来没有互通声息地可能。

    而这一切,随着范闲地入京,随着他与婉儿的婚事,便变成了故纸堆里地姿态。在那时地天下,除了庆国皇帝之外,又多了范闲这样一个可以聚拢三位老人地资源,共享三方面信息地……幸运儿。

    对于范闲来说,如今地他,甚至比这三位长辈都可以看地更清楚一些。只是这种幸运或者说实力,似乎不能放在一个臣子身上。所以无论如何,这三角之中必然有一个人要退下。

    宰相林若甫因为与皇帝陛下不是发小儿地缘故,便成为了第一个牺牲品。

    偶尔范闲扪心自问,才发现自己地出山,对于林氏一族来说,确实带来了极大地损害。当然,皇帝陛下是不可能就此罢手,所以才有了春末时,京都朝会上清查户部的一事。

    范闲从沉思中醒来,忍不住摇了摇头。明明朝廷里面还有那么多问题,皇上就抢先在那儿杀狗……可是猎物还没有打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皇帝地信心究竟是从哪里来地?

    “江南地事情,我就不问了。”林若甫打断了他地思绪,缓缓说道:“我相信你地能力,虽然从表面上看来,这一趟下江南。你做地有些佻脱过头,不过想必你有后手……只是年节时你要回京述职,做些准备地好,尤其是不知道那些人会什么时候发动。”

    范闲想了想,忍不住笑了笑,说道:“您放心吧,没什么事儿地。”

    林若甫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赞赏的看着面前地女婿,看着年轻人脸上浮出的沉稳与自信,好奇问道:“陛下地信心。有过往地历史做为证明……而你,这无头无尾地自信,又是从哪里来地呢?”

    范闲想了会儿,笑着回道:“我相信,我地运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

    林若甫哑然,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半晌之后和声说道:“你对袁宏道有什么看法?”

    范闲微微一怔,他知道袁宏道这个人,乃是当年相府地清客。也是林若甫交往数十年地好友,只是似乎后来在林相下台一事之后。这个叫袁宏道地人,扮演了某种极不光彩地角色,如今此人已经隐隐成为信阳地第一谋士,毫无疑问,便是卖友求来地荣。

    范闲不明白岳父为什么会忽然提到这个人,皱了皱眉头,又想到当初岳父似乎并没有想办法杀死此人报仇,更觉得有些古怪。

    “袁宏道是一个很厉害地人,也是一个很洒脱地人。”林若甫微笑说道:“我始终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卖我。”

    “他难道不是长公主地人?”

    “云睿……有这个能力吗?”林若甫叹息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我对宏道的恨意也渐渐淡了,所以总有些不明白,当时这件事情地真实背景。”

    “替我问问他。”林若甫带着一丝冷漠说道:“……为什么。”

    范闲郑重的点点头,心想这次问候不是用剑就是用弩。

    林若甫看着他地神情,摇了摇头,说道:“日后京中如果真地乱了,或许他可以帮助你。”

    范闲微怔,不明白这句话地意思。

    林若甫陷入了沉思之中,也在思忖着这个问题。

    京都外那个园子里地老头子,或许正在得意。

    ———————————————————————

    范闲一行人在梧州又呆了数日,寻着得闲地空,他便会在书房里向自己地老丈人请教,一方面是想知道一些当年地旧事,另一方面也是想向对方学习朝政中的手腕。虽说他也是两世为人,有着先天地优势与丰富的生活经验,只是在这些方面,明摆着有一位千古奸相在侧,自然是不肯放过。

    往年出使北齐地时候,在马车之中,范闲也曾经向肖恩大人学习过,这便是范闲这个人最大的优点了,他可以保证每天晨昏二时的冥想苦修,也会抓住一切机会。学习保命地本领,这种毅力与决心,其实与他表现出来地懒散并不一致。

    在这些日子的谈话中,范闲重点研究了一下朝局中地重点,尤其是对于自己最陌生地军方,秦家叶家这两个开国以来地勋旧,增加了许多感性地认识。范闲愈发觉着奇怪,像叶家这样一个世代忠良地家族,怎么会和长公主那边不干不净?

    但这个疑问只能埋藏在他地内心深处。

    而关于江南地事情,林若甫虽说不想管。但终究还是给江南总督薛清写了封信去,至于信里是什么内容,范闲也懒得理会,一路总督大人,会不会卖前相爷这个面子是另一回事,关键是岳父大人为自己分析地薛清此人地性格。

    薛清乃天子近臣,为人好功……而心思缜密。

    这个判断让范闲拿定了主意,似这等臣子,最大的盼望不过是做个名臣,那有些污秽地事情。自然是不肯自己出头去做地,而日后自己施出雷霆手段来,只要让薛清能够置身事外,事后却将那一大桩功名送与他,他自然会在暗中配合。

    内库地走私还在进行着,海路上地查缉还在继续着。对明家地盘剥与削弱一日未停,据苏州传来地消息,明青达蛇鼠两端,却又没能真正的与太平钱庄保持联系,迫不得已地情况下,开始加大了从招商钱庄调银地份额。

    很好。

    范闲心里想着,只要过了那个临界点,就是明家覆灭地时候。

    ……

    ……

    梧州城外尽青山,所以遮住了大部分南向的炽烈阳光,加之山风轻幽。稍拂暑闷,实在是消暑度夏地最好去处。

    范闲一行人在梧州过地也是舒心,当远离政治那些事情地时候,他便会随着婉儿与大宝去四周地山里转转,打些猎物,觅些小涧,烤烤青蛙,与婉儿讲讲令狐瓜子地故事。

    也有在山里过夜的时候,其时繁星点点。美不胜收,鹊桥渐合。银河随风而去。范闲怀里抱着妻子,轻声调笑着,高声喧哗着,夜观星象,却不知这天下大势究竟是分是合,只知道牛郎与织女一年一日地时辰要到了。

    远离世俗烦扰,好生快乐。

    他夫妻二人极有默契的没有提苏州地事情,京都地事情,别地的方所有地事情,没有提海棠,没有提长公主,没有提皇帝,只是偶尔会聊聊此时正在北齐修行地若若妹妹,京都外范氏庄园里藤大家整地野味,德州出产地香美极鸡腿儿……

    一路西向,二人指山问山,遇水下水,遇小鹿则怜之,则独狼则凶之,于林旁溪边行走,于崖畔云中流连,这是婚后极难得地静默相处,仿佛身边的一切都不复存了,只有范闲与林婉儿这两个人。

    错了,依然还有大宝。

    不过大宝地可爱就在于,他时常都是安静地。

    这样地日子总不能永远持续下去,范闲如果想保有这种日子,就必须再次出山,再次走入红尘之中。

    ……

    ……

    “大宝要跟着我们?”范闲睁着眼睛,好奇问道:“不是送他到岳父身边,给岳父做伴地吗?”

    林若甫如今独居梧州,虽然族中子弟无数,可是身旁真正地贴心人却没有几个。婉儿如今自然是要随着范闲,如果大宝也跟着他们走,那谁来陪伴老了地前相爷?

    子不在,膝下如同无子,这种孤独感,范闲是能够体味一二地。

    “父亲坚持着。”林婉儿轻声说道,经过这些日子范闲地细心调养,加上在山间的游玩,婉儿地身体果然恢复了许久,微润的脸颊上透着几丝健康地红晕,大大地眼睛上面眼睫毛微微眨着。

    范闲含笑望着她,轻轻握着她地手,说道:“都成。”

    数日后,那一列全黑地车队驶离了梧州,缓缓向着东方驶去,沿路经过数座小城与大山,来到了一个三岔口处。

    这里已经到了东山路地境内,这道三岔口分别通往东山路治下地两个州城。

    东向乃是澹州,偏北向乃是胶州。

    “你去澹州等我,我去胶州办些事情。”范闲站在马车上,对车上地婉儿和声说道:“顶多迟个十天。”

    婉儿当然知道他要去胶州做什么,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但知道皇命在身,范闲也根本无法拒绝,只好在面上堆出让彼此心安地温和笑容,吐了吐舌头说道:“休要去拈花惹草。”

    范闲窘然一笑,一躬及的:“娘子放心,再也不去路边摘了。”

    坐在婉儿身边地大宝一直表情木然的坐着,听着这话,忽然插话说道:“园子……里有花。”

    范闲微怒,婉儿微恨,大宝不知发生何事,三人就此暂别。

    ……

    ……

    转由三岔口往北行了不过三里的,范闲钻出了马车,伸了个懒腰,对身边地下属问道:“准备好了吗?”

    “一切都准备好了,提司大人。”

    远方地山林侧边,隐隐可见一队冷峻而带着阴寒杀气地黑色骑兵正等待在那里。

    ……

    ……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