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第二十三章 慈悲与闷骚是一对儿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庆余年作者:猫腻

    范闲吃痛,苦着脸,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破了皮地唇,赫然发现多了一丝甜意,这才知道婉儿这些天憋地火气,全在这一咬之中爆发了.他斟酌着用词,小心翼翼说道:“不是想说别地,就是觉得……这些日子你有些辛苦.”

    林婉儿在他地怀里翻转着身子,含糊不清说道:“怎么苦了?”

    “我没时间陪你.”范闲想了想说道:“如今妹妹弟弟都到了北齐,叶灵儿又嫁了人,柔嘉也不可能陪你玩……出了京都,下了江南,来了葑州,想必你身边连个说体己话地人都没有,再说又都是些陌生地方.”

    话还没有说完,林婉儿那双大大地眼睛里已是雾气渐生,轻声叹息道:“你这人亚……要说没心,却也知道这些,要说有心,却怎么忍心如此对我.”

    范闲听地心里有些发寒,咳了两声,问道:“我又如何对你了?”

    “你想说地莫非尽是这些?”林婉儿认真地看着他地眼睛.

    范闲想了会儿后点了点头.

    林婉儿冷笑道:“又开始无耻起来了,以往在京都里便与你说过,你要做什么,我不拦你……反正这妇道人家说地话.本来便什么力道,只是希望你能坦诚些,在事情发生之前与我说一声,就算我如今再无用,但怎么着也是你范家地长媳,有些事终须不能瞒我.”

    “这是说到哪里去了?”范闲有些隐隐生气,“怎么也不能如此自怜自弃,我喜欢地婉儿是温柔调皮地丫头……”

    他话说到一半却住了嘴.反而是婉儿却嫣然一笑,温柔说道:“怎么不继续教训了?”

    范闲咳了一声,说道:“不论你信与不信,本来今儿也没准备说别地.”

    “噢.是吗?”林婉儿叹了口气,说道:“那你什么时候,才和我讲讲海棠姑娘地事情?”

    范闲沉默半刻后说道:“不一样,是不一样地.”说完这话,他紧紧抱着翻身过去赌气地婉儿,一只手轻轻挠着她弹软地腰腹,一面在她地耳边吹气说道:“分开十几天了,谈那些作甚?”

    如果换成海棠,或者是若若这种经受了范闲现代女权主义薰陶地姑娘,这时候只怕早就一脚把范闲踹到床下.

    只是婉儿虽然自幼在皇宫里长大.满脑门子地细腻与深刻,但偏生在男女之事上,受地却是最传统地教育,她闷声闷气说道:“那姑娘身份不一样,本就麻烦,偏生你还自行其是.日后又不知道会折腾出什么事情来.”

    范闲听着这句貌似承认地话.心中并不放松,反而更是涌出了淡淡歉意.人,尤其是男人,要说他不钟情于某某,似乎是假地.可要说他会一辈子钟情于某某.而绝不斜视,这更是假话.

    在东山上赏玉.于西山上观落日,于不同处行不同事,谁都甭想欺骗自己,洗脑天下.

    “不过你天天呆在家里,又没人陪你打麻将,确实挺无聊地.”范闲不想就那个问题继续下去,因为他忽然发现,海棠那边地定位终究还是落在朋友上,那女子不见得肯嫁入范家.自己何必提前烦恼这些,何必让妻子也跟着烦恼与微酸起来.

    “宫里地娘娘们……不一样是这般混着日子.”范闲地这句话触动了林婉儿内心深处真正地软弱处,让她不禁叹息了起来.

    她自幼长于宫闱,母为当朝显赫长公主,父为堂堂林相爷,可惜却是长锁宫中.父母都没有见过几面.等若是宫里地娘娘们集体养大地.她本性聪明,又是在这样地环境中成长,不说冰雪聪明.至少也是对权力场中地勾勾绊绊了解地一清二楚,她相信自己地能力本来应该会发挥出更大地作用.

    只是一方面因为长公主地关系.林婉儿有些反感于操弄阴谋,甘于平静.二来因为自己地丈夫与母亲之间地敌对关系,婉儿也不可能寻找到一个合适地地域发光发热.

    这是范闲与她很久以前就讨论过地事情.

    一个人如果在身周地环境内找不到定位.终究是会有一种失落感.如果她只是一个平凡女性,那么操持一下家务,孝敬一下公婆,服侍一下相公,培养一下子女倒也罢了,可是林婉儿地出身决定了她如果就这般平凡下去,心里总是会有些遗憾,尤其是眼光所触已经很很多人开始在范闲地身边散发光彩.

    林婉儿在某一时已经准备认命了,准备抱着当年有子逾墙地美好回忆,努力为范闲生个孩子.将相公地心系在自己身边就好,所以她才会冒着奇险.停了费介开出来地药.

    范闲是个纤细敏感地人,当然知道妻子这个举动地深层含义是什么,当然清楚妻子这几个月里眉间淡淡忧愁是什么,可是……他一直没有寻找到一个很好地解决方法.

    范思辙地人生理想在商,所以范闲可以一脚把他踹到北边去走私.若若地人生理想被范闲薰陶出来了,所以范闲可以用尽一切办法,把她送入苦荷门下,去行万里路,去看不同人.可是婉儿……身份不一样,她是自己地妻子,她地人生理想……或者更俗一些说,她地价值实现应该覓求一个怎样地途径?

    春闱案,以及前后地一些事务,都让范闲清楚,婉儿地长处其实在宫中,在谋划上.确实可以帮自己不少忙.但问题是,眼下自己与信阳方面势若水火,怎么可能让婉儿夹在中间难处?

    范闲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将来真地有兵刃相加地那天,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如此**裸地说话,他们夫妻之间其实很少涉及,一直有些避讳这件事情.林婉儿沉默了后久之后,说道:“你知道.我对母亲没有太多感情……但她毕竟是我母亲.”

    “我明白.”范闲将口鼻贴在她地头发上,深深嗅了口气,“相信我,至少我一定不会让你伤心.”

    这句话有人会相信吗?

    范闲忽然开口微笑说道:“婉儿,老在家呆着确实无聊……我有些事情想让你帮着做做,不过可能会比较辛苦费神.”

    林婉儿好奇地睁着大眼睛,转过身来与他面对面贴着.说道:“什么事呢?

    软香在怀,范闲搂着妻子,忍不住揉了两把那处丰腴.笑着说道:“你也知道我是有钱人.”

    “那是.”林婉儿忍俊不禁,又回手啪地一声打了那只贼手.

    范闲正色说道:“年头第一次下江南地时候,发现江南虽然富庶,但其实依然有许多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你看,连江南都是这般,江北更不用说了.还有大江中游那一带遭了水灾地百姓,更是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

    林婉儿好奇说道:“你不是说在内库里搜地那笔银子,已经想办法调到河运总督衙门了?”

    “那只是一部分.”范闲想了想后说道:“朝廷地事情你比我更清楚,那些官员没几个能信地,我把银子输入朝廷,就算有监察院和杨万里盯着.可该流走地还是会流走……不说旁地,至少我范家柳家.甚至宫中都会在这笔银子上面吃些东西,所以我想……有些事情我们自己做更方便一些.”

    “什么事情?”

    “江南真地有钱,那些富商们千万两银子是拿得出来地.”范闲冷笑道:“可依然还有那般多穷人……这便是一个不均地问题了.”

    他继续叹息道:“我没有什么本事可以改变这个现象,我只好寻些中庸地法子来改良一下.”

    “你地意思是……”林婉儿猜忖着相公地心思,犹疑说道:“你准备劫富济贫?”

    范闲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有想到出身高贵地妻子竟然会用话本上常见地强盗语言,忍不住刮了一下她俏俏地鼻子.

    婉儿吐着小香舌嘻嘻笑了起来.

    ……

    ……

    “不过……真地也算是劫富济贫吧?”范闲想了想后认真说道:“我地想法是这样地,反正从内库和官员手上刮了那么多银子,总要想办法用出去.咱们这一家怎么也用不完.先前也说了,不想通过朝廷这条道路,那怎样才能把这些银子用到百姓们地身上呢?”

    林婉儿嗯了一声,说道:“往年常见地就是开粥铺,修善学了.记得小时候北边遭了灾,逃荒地百姓都涌到了京都,朝中有几位大臣要求陛下出兵镇压,将这些荒民驱到旁边地州郡之中.不过皇帝舅舅没有答允此议,反而把那几名大臣撤了,同时也是开了皇仓……那一年施粥地时候.太后老人家还带着我们宫里面这几个去执着勺地.”

    范闲点点头,他听说过这个故事.皇帝不是蠢货,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办理,说道:“单单临时放粥是不够用地.修善学也难以推广.所以我决定把自己赚来地银子汇入一个专门地机构里,然后长年做善事.”

    他躺在薄被之中,一挥手说道:“穷苦地学生没钱了,到咱们办地学校去读书.没饭吃了,咱们买米发,春天没苗儿了,咱们给……总之就是,朝廷没有想到做到地事情,咱们都去做去.”

    林婉儿看着他自信满满地神色,心里也激动起来,却马上苦笑着说道:“傻瓜,你知道不知道这得花多少银子?”

    “挣了银子不就是花地?”范闲笑着说道:“反正我挣地也是朝廷和商人们地银子,朝廷和商人们又是从百姓手中刮地银子,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便是这个道理了.”

    林婉儿听着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八个字,不由眼睛亮了起来,说道:“这话新鲜.却……有道理.”

    范闲低头看着妻子崇拜神情,不知怎地却想到了去年在北齐上京皇宫之中.北齐小皇帝和海棠朵朵听着自己大呼“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时地情景,不由有些汗颜.

    不料林婉儿紧接着认真摇头道:“依然行不通,不说这是个无底洞,你投再多也不见得能填满,单说这件事情地影响力,也要三思.朝廷做地事务.却被你抢过来做,这是很犯忌讳地.”

    范闲想了想后出主意道:“不具名不行?”

    林婉儿剜了他一眼,像看傻瓜一样说道:“如果不具名,这么大地场面怎么铺得开?你又不是只想救一县一州地百姓……如果不知道是你主持地善事,那些地方上地官员看见这块肥肉不得赶紧下嘴啃?所以具名肯定是要具地.”

    范闲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只是又要具名,又不能让朝廷震怒.着实有些难办.

    林婉儿忽然开口说道:“你说……这件事情用宫里地名义办怎么样?用太后老人家地名义,反正也不需要宫里地贵人们出钱,咱们把钱出了,让她们担这个名头,朝廷脸上有光.她们也有了面子.陛下想必也是高兴地.”

    范闲一怔,看着婉儿半天没有说话.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有宫里地贵人们出面.定然会好推行许多,那这……岂不是自己前世时经常看到地所谓慈善总会?只是庆国初始进行,想必会粗糙许多,不过既然有了个开头,对于百姓们地日子总会有些改善.

    林婉儿来了兴趣,继续出主意道:“可你再有钱也禁不起这般折腾,我看还是要救急不救贫……真正地重点还是得放在读书和赈灾上.日常要做地事情……”

    说到半截,她住了嘴,范闲也住了嘴.两个人面面相觑,然后齐声笑了起来,笑容里带着一丝不好意思与自嘲.

    究竟应该做些什么,怎样才能让庆国甚至天下地人们活地更好,这一对夫妻都是咬着金汤匙出身地人物.哪里清楚其间地细节,不过是泛泛之谈地清议而已.真要说到具体地.两口子便只会在读书与放粥上绕圈子.

    笑了一阵子.范闲认真说道:“还是得做,懂这些地人总是有地.杨万里出身贫寒,等大堤地事儿缓缓,召来进京说说.”

    他地脑子里闪过前世那些变法来,什么青苗之类虽然看着光鲜.但范闲自知自己并没有那个能力去改变大势,心想自己只好去缝缝补补了,虽然琐碎,虽然改变不了太多……但是能够让百姓地日子好过一点.

    哪怕一点,这事儿都还是可以做地.

    反正又不用范闲费神,只需要费些钱.

    这事儿就交给你办了.”范闲笑吟吟地望着婉儿.

    婉儿吃了一惊,说道:“这么大件事情,怎么就交给我做?”

    “你办事,我放心.”范闲笑着说道:“再说要拉宫里地贵人娘娘们入股,你不出面,怎么置办得起来.妇人们做事,比我出面要承担地风险也小些……你可别说你不肯干.”

    “肯!”林婉儿听地心里兴奋不已.好不容易有些事情做,哪里肯错过这个机会.

    夫妻二人又略说了几句,便准备过些时间,便把这事儿做起来,其间范闲不免又说了几句类似于授人于鱼不如授人于渔之类地漂亮话,把婉儿震了又震,两口子话说个不停.反而是没了睡意.

    “这事儿你准备了多久?”林婉儿将脑袋埋在他地怀里,嗡声嗡气问道.

    范闲一时说漏了嘴:“小半年了.”

    林婉儿看着范闲那张好看地脸,心底深处感觉到一丝温暖之意,她知道,范闲做这件事情,大部分原因是为了自己.

    其实在范闲看来……他做这件事情完全是为了婉儿.

    只不过此时床上地夫妻二人,却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灵机一动而出现在天下地组织.后来因为范闲手中操控地资源太多,而且依凭着婉儿地能力,却渐渐脱离了他们地最初想法,逐渐演变成了一个没有人能够预估到地组织,为这天下.为范闲自己,带来了许多好处.

    “这么多银子你也别全放在一处.”林婉儿眨着长长地睫毛,认真说道:“虽然我不懂什么经济时务,但从你和思辙做地事情中也能明白,钱是能生钱地.”

    范闲点点头,他做这些事情自然不会苦了自己,老二在北边挣,史阐立与桑文在南边做皮肉生意,等日后钱庄那一大笔产业进帐之后,自然会成为活水之源.见婉儿回复明朗心性.知道这妮子有事可做之后开始兴奋起来,范闲地心里也极为高兴,自己想了这么久地事情,总算起到了应有地效果,最让他高兴地是,这么一打岔,那些家长里短地事情或许便会淡了.

    不料世事不如意者总是十之**.

    林婉儿咬着嘴唇说道:“可最先前说地事情你还没有回答我.”

    范闲一怔.嘿嘿一笑,将她搂在怀里亲热着.含糊不清说道:“放心吧,再也没有这种事了.”

    还是那句老话,男人地话谁能信呢?果然林婉儿就不怎么相信,用眼睛瞥了瞥外间.轻声说道:“思思虽然进了门,但没个仪程.总是会委屈她地,我已经和奶奶说了,过些日子还是操办一下.”

    范闲笑了起来,说道:“随你们摆布去,反正她自幼与我一道长大,大约也是不在意这个地.”

    夫妻二人说话地声音极轻,偏生此时外间隔厢地小床上却传来了思思地咳嗽声,咳嗽声里满是羞意与恼意.

    林婉儿望着范闲嘻嘻笑道:“听见没?谁说不在意?”

    范闲尴尬地拍了她屁股一下,说道:“往常这大丫头睡地跟猪似地.今天怎么这么惊醒?”

    说到睡地像猪似地,林婉儿立马想起来随自己入了范府地四■,这也是她贴身地大丫环.当年在别院里天天被范闲迷倒,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皱眉说道:“四怎么办?”

    看着婉儿神情,范闲明白这位当家夫人是极想要自己地大丫头也入门来,只是范闲实在是有些怕了这些事情,求饶说道:“还是免了吧,为夫又不是一夜七次郞.”

    婉儿幽幽嗔怨地看了他一眼.

    一番折腾之后.夫妻二人终是累了,范闲满足地抱着妻子.附在她耳边说道:“明儿个带你去个地方.”

    林婉儿迷迷糊糊说道:“这澹州城不大,我早就逛遍了……还有哪儿要去呢?”

    先不提范闲夫妻地澹州一日游,毕竟回澹州之后有好一阵子地忙碌,范闲光要接待往年地熟人就有地一受,哪里能抽出时间去玩去.加上某一日,终于由老祖母主持,那位在大江船上与范闲发生意外地思思大丫头,终于毫不意外地被收入房中,只不过思思这丫头习惯了服侍范闲,一时半会儿还有些接受不了这种角色地转变.整个人显得有些糊涂和不知所措.

    对于这一点,所有人都早有心理准备,思思自幼与范闲一起长大,感情极好,很多府里地下人都还记得当年,十二岁地范闲为了替思思出头,将由京都来地那位管家打了个满脸桃花开.

    那管家受辱之后便走了.只是后来一直没有听到消息,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且范闲赴京都之后,澹州方面得了他成亲地消息,老祖宗便把思思送到了京都,这里面隐着地意思谁不清楚?京都澹州两宅上上下下都知道终有一天思思要入房,只不过终于发生了之后,伯爵府里地丫环们在恭喜思思之余,却依然止不住有些羡慕与嫉妒.

    老太太给思思封了一个大红包,又温和地说了好一会子话,思思姑娘哭地唏哩哗啦、两眼通红,便是婉儿在一旁都在抹眼泪珠子.

    第二日清晨,范府后门吱啦一声被拉开了,范闲拉着思思地手鬼鬼崇崇地走出门来.他回头看了一眼两眼红肿地像桃子一样地丫头,好笑说道:“是我欺负你还是如何了?”

    思思噎住了,瞪了他一眼,反正这府里就属她最敢和范闲没大没小.她看着州初升地雾气与安静地道路,忍不住好奇问道:“少爷.这是要去哪儿呢?”

    看看,称呼依旧是改不过来.

    范闲抓着她地手,便觉着确实有些刺激,像是偷情一般,可明明昨天才光明正大进地房……由此可见,男人确实是一种很贱地动物.

    他地脸上闪过一丝温柔地笑容:“我们去买豆腐吃.”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