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第三十二章 枢密院前、大好头颅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庆余年作者:猫腻

    城门那边黑洞洞。

    城门那边冷清清。

    城门那边早已清空出来,京都的居民们被拦在警戒线之外,满脸震惊地看着南来的这一行队伍,看着这些人身上带着的血,看着那些马上伏着的尸体,看着挺直后背,骑在当头第一匹高头大马上的年青大人。

    一片哗然!

    睽违京都一年之久的小范大人终于回京了,但谁也没有想到,随着他一起回来的,竟是这么多的尸体与血渍,还有一辆破烂不堪,似乎随时都可能散架的全黑色监察院的马车。

    在远处围观的百姓们窃窃私语着,议论着,震惊无比,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人们都猜到,一定是在小范大人回京的途中,遇到了什么凶险的事情,只是没有人想到,所谓凶险,其实就发生在安乐繁华的京师附近。

    京都守备的军士们沉默地牵着马,在队伍的两侧进行着护卫。

    百姓们满脸惶恐地看着,确认了不是朝廷缉拿小范大人,然后便开始纷纷猜想了起来,联想到范闲那个惊天动地的身世,联想到过往一年间的传言,联想到内库这些敏感的词语,就算愚如民妇们也知道,肯定是朝廷内部有些人想对小范大人不利。

    范闲在江南的事情,虽然影响了一定声誉,但在京都,他依然拥有着极高的声望,春闱案,独一处,殿前诗,北齐行,在京都人的心中,他是最大的骄傲与朝廷最后的良心。

    ……

    ……

    “学范大人!”

    “学范大人!”

    百姓们看着带伤的范闲,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关心与支持,也不知道该如何请安,只好隔着老远的距离高声喊着,喊叫声此起彼伏。

    秦恒侧脸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一丝艳羡之色,马上回复了平静。

    范闲望着那边乌压压的人群,微微点头,面色稍柔了一些,心底里也不禁感动,他自问这第二次生命并没有从内心出发为这些人们做过什么事情,但便是自己偶尔带来的一点点好,这些百姓们却能记一辈子。

    京都虽然黑暗,但这些民众的心还是向着光明的。

    有些胆小的百姓忽然尖声叫了起来,对着范闲这一行马队指指点点。

    范闲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什么震慑了百姓们的心神。

    身后的马匹下方,拖着一块从马车上折下来的门板。门板上绑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血人,这个血人身上的血已经止住了,先前流出来的鲜血,此时也已经变作了乌黑的颜色,将他的衣服与身体漆在了一处。更为恐怖的是,这人的两只手臂已经齐肩断了,只剩下两个血口,一颗眼珠子也沾着血浆子瘪了下去。

    还有两只被砍下来的手臂,被人用布条胡乱系在门板的边缘。

    这正是雪谷狙杀中,唯一活下来的那个活口,一路被监察院众人拖到了京都城门处,沿路巅波不停,场面凄惨。

    范闲没有一丝表情,一挥手中马鞭,当先往城门里驶进。

    穿过阴暗的城门洞,甫一见京都深冬雪景,范闲深深吸了一口气。几十名穿着黑色莲衣官服的监察院官员迎了上来,一人沉默地牵住了范闲的马缰,其余的人去后方接应那些重伤后的同僚。

    牵住他缰绳的那位官员面色黝黑,沉痛说道:“下官失职。”他看了范闲身边的秦恒一眼,“烟火令后,城门暂时关了,所以未及出城接应。”

    范闲点点头,有些疲惫说道:“沐铁不要自责,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他接着说道:“沐风儿!”

    沐风赶紧从后方跑了过来,老老实实地站在了马旁,他的脸上也浮现着愤怒与不安的神色:“沐风儿在。”

    范闲微微低头说道:“你带一部分人将这些兄弟带去养伤,安葬的事情明日再说。”

    “是。”沐风儿领命而去。无'敌\龙d书e屋.整;理

    范闲对沐铁说道:“你带人跟我去一个地方。”

    沐铁疑惑,心想大人受伤严重,想必宫中不会急着召见,这么急着去哪里呢?却知道在当下这种时刻是断不能问的,低头领命,同时向街边的联络官员做了个手势。

    范闲看了秦恒一眼,问道:“入京之后,还有人敢杀我吗?”

    秦恒想了想,说道:“没有。”

    范闲说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

    秦恒又想了想,为难说道:“我怕你要杀人。”

    范闲沉默片刻后,说道:“今天我不杀人,因为我还不清楚该杀哪个人。”

    ……

    ……

    随范闲归京的监察院官员们被接走疗伤,他的身后换成了自己原来一处的官员密探,就这样安静肃然地往京都深处走着,不一时便来到了天河大道上。

    队伍的后方还是拖着那辆快散架的马车,和那个门极和那个惨不忍睹的血人。

    一路行来,尽数落在了京都百姓的眼里,道路两旁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了,不自禁地发出几声抽冷气的声音。此时市青间早已传开,小范大人奉归京述职,不料于京外遇强人伏袭,监察院死伤惨重,小范大人险些身死。

    自十四年前的京都流血夜后,京都便一直沉浸在安宁之中,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发生过如此令人震骇的事情。

    范闲笔直坐在马上往前行走着,身后不断有监察院一处的人汇拢到队伍里,队伍越来越长,却依然一阵沉默肃杀。

    看着这一幕,京都众人各自心寒,不知道是不是京都里马上就会血流成河,没有人敢低估范闲的魄力与狠戾。

    京中的监察院官员大部分属一处,范闲便是一处的祖宗,祖宗遇袭,这是何等大事。也不用怎么发动,京都里一处的密探们都行动了起来,随侍范闲的加入了队伍,暗中去查办地开始通知各府潜着的钉子。

    范闲忽然一拉缰绳,停住了马匹,回头看了一眼自己那些面带毅然之色的下属们,微微皱眉,缓缓开口说道:“这里有近两百人,我们一处拢共才三百一十个,你们不办事了?”

    沐铁心想今天这阵势看样子是要去杀人报仇,人带少了怎么能行?在京都堂皇杀人,就算再有理由,只怕最后也要惨遭镇压,今儿个一处是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都押在了范闲的身上。他咬牙回道:“全听大人安排。”

    范闲闭目想了会儿,“不要再来人了,我不是去杀人的。”

    一直跟在他近处的秦恒听着这句话,心头一颤。

    然后这一队人继续开动,在京都百姓惊骇的目光注视下,沿着平日里安静的天河大道,那路两畔的流水,缓缓向着远处的皇宫行去。

    ……

    ……

    言冰云站在窗口,隔着玻璃窗看着楼下的道路,看着路上那一队杀气腾腾却又无比沉默的队伍。围观的群众已经被京都府的衙役们驱散了,天河大道上愈见孤寂。

    他看着骑马行于最前方的那个人,微微叹息了一声。

    一名下属叩门而入,跪于地下禀告道:“已派人通知陈圆,警备已提至一级,六处全面启动,已控制枢密院附近街巷。”

    “让二处扔下手头不紧要的活儿,全力查山谷伏袭之事。”言冰云没有回头,只是看着路上的范闲。

    那名下属领命,抬起头来问道:“提司大人正往那边去,要不要接应?”

    言冰云思考片刻后说道:“准备一下,如果大人真的动了手……”他的面色微变,旋即苦笑说道:“放心吧,大人不会动手的,他比我们还能忍。”

    那名下属愕然抬头,看着言冰云,心想提司大人遇袭,小言公子怎么如此镇定自若?居然不急着出院去迎接提司大人或者是……阻止提司大人?

    ……

    ……

    在皇宫与灰黑色的监察院之间,还有一座建筑,上有苍龙盘踞,下有石狮守门,衙门大敞,石阶其下,看上去显得威武莫名。

    范闲沉默骑着马,向着那座建筑前进。

    他身后拖着的那个门板,在天河大路尽头的石坎上颠了一下,终于承受不住断开。那个血人的脚还被束在马尾之上,在地面上一弹,重新又被拖动,只是那双断臂却落在了地上。

    早有监察院官员将这对断臂拣了起来。

    那个血人被颠醒了,发着难受的呻吟之声,只是半个下巴已经碎了,人也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之中,根本说不出什么话来。

    这人被范闲的马拖着在地上行走,血水再次迸出,在雪地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线。

    血线。

    血线尽头便是那座建筑。

    范闲眯眼看着石阶上的那个衙门,看着石阶两旁威武莫名的石狮,在心里叹了口气,往年在京都,自己因为皇帝的压力与自己的自省,刻意与这里拉开了距离,算到如今,这竟是自己第一次来这里。

    这里就是庆**方的中枢,当年的兵部,后来新政里改称军部,如今早又回复古称枢密院的地方。

    枢密院奉陛下之命,控制着庆国所有的军力调动,负责一应对外征战之事。在这数十年的战争之中,不知道涌现出了多少名将大帅,不知为庆国获取了多少土地与财富。

    庆国的军队乃是天下最强军,庆国的枢密院便是这最强军的头脑。无'敌\龙d书e屋.整;理

    ……

    ……

    枢密院里的人们早在范闲入城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震惊京都的消息,等到范闲一行人往枢密院来时,所有的将军们都感到了一丝诧异与不安,已经有不少军方官员已经跑出了枢密院,站在台阶上,注视着范闲这一行人。

    范闲就这样安静地坐在马上,也不下马,只是看着石阶上那扇紧闭的大门。

    大门缓缓拉开,五六位枢密院的大臣急步走了下来,而在他们的身后,枢密院的兵士们也握紧了刀枪枪杆,警惕地盯着衙门口的这群监察院黑衣人。

    场面似乎有些紧张。

    但范闲不紧张,他认得出门来迎自己的乃是枢密院二位副使以及三房副承旨。如今秦家老爷子一向称病在家,枢密院管事的,便是这几位高官了。

    他一挥马鞭,止住那位枢密院右副使开口,不给对方表达关心、愤怒、紧张、怜惜之类任何情绪的机会。

    范闲缓缓开口。

    “我知道,你们当中有很多人不想我回京都,至少是不想我活着回京都。”范闲冷漠说道:“但……我还是回来了。”

    枢密院右副使欲言又止,双眼却看着范闲身后拖着的那个血人,看着这惨不忍睹的景象,这位自血火中爬将起来的高官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范闲微微低头说道:“本官于京都郊外遇袭,这件事情想必各位大人都知道了。”

    枢密院右副使甫始开口说道:“实在令人震惊……”

    不等他把话说完,范闲截道:“想杀本官的人是谁,本官不想理会,本官只知道……是你们的人。”

    你们的人。

    这便把话定下了基调!

    枢密院右副使大惊,皱眉反驳道:“范提司遇袭,我等同僚无不感同身受,只是事件未清,还请不要太过……”

    范闲不理会他,只是轻轻抚摩着光滑的马鞭,于马上低头说道:“何必解释什么呢?”

    “你们认识我拖的这个人吗?”范闲看了一眼马儿身后的那个血人,微笑说道:“当然,你们肯定不认识,哪怕他一定是军中某位大人物的亲随将军,你们也不认识。”

    “这个人是今天袭击本官留下来的唯一一个活口。”他叹息着:“一个很好的军人,可惜了。”

    范闲反手一鞭,鞭尖极长,啪的一声抽在了身后雪地上那血人的脸上,只是那人早已奄奄一息,根本没有什么反应。

    军人自有其气息,而枢密院中人早已从京都守备处知晓,此次伏袭范闲的小股部队中,居然用上了守城弩,如此一来,军方肯定脱离不了干系。

    此时的枢密院众人满心考虑的是要如何面对监察院的怒火,陈萍萍的反噬,陛下的震怒,所以对于范闲如此明显对军方的羞辱一鞭,也只是面色微变,心头恼火,面上却不敢太过直接地表露什么。

    从枢密院的正门处,又缓缓走出一人,只见此人身材并不如何高大,但却显得格外强悍,尤其是那一双眸子神光内敛,却又咄咄逼人,一脸肃容,身后负着一把长弓。

    看他身上紫色服饰,明显是一位极品大臣。

    如此打扮,不是回京述职的征北大都督燕小乙,又是何人?

    ……

    ……

    偏生范闲却是看也没有看燕小乙一眼,只是反手一鞭又打在了身后那个血人的脸上,在这人本就已经惨不忍睹的脸上再留下了一道恐怖的伤痕。

    紧接着鞭尖一飞,将这个人卷起了起来,刀光一闪,系在马尾后的绳索立断。

    那个血人直直飞了起来,越过了石阶下的兵士,重重地摔到了枢密院衙门之前的雪地上,砸起一片雪花,一片血花。

    正好摔落在燕小乙的身前。

    燕小乙低头看了一眼,不知道眼神有没有一丝变化。

    ……

    ……

    范闲一抬右手。

    沐铁抽出身旁配刀,走到唯一残存下来的马车旁边,双手持柄,**砍了下去。

    刀光一落,马车厢最后一丝系绊也承不住力了,半边马车厢壁轰然塌垮。

    无数个圆滚滚的事物从马车里滚了出来,滚过散乱的木板,滚过洁白的积雪,滚到了枢密院的石狮之下,去势难止,渐渐堆高,将整个石狮靠着道路的一侧淹没了一半的高度。

    是人头。

    无数的人头堆积在马车与石狮之间。

    点点污血,无数或睁或闭的血污双眼,头颅下系着的丝丝络络肉丝,就这样淹没了枢密院门口威武石狮的胸口。

    “伏击我的军中二百壮士尽数在此。”范闲淡淡说道,一挥马鞭,遥遥直着石阶上的庆**方大老们,“活人,我给了你们,死人,我也给了你们,我希望你们也能给我一些东西。”

    然后他对一脸漠然的燕小乙说道:“令公子可好?”

    最后范闲低头,对着石狮那里的两百个人头,牵扯了一下嘴唇,嘲讽说道:“大好头颅啊……”

    燕小乙抬头,眼中精芒乍现。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