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第三十七章 人在庙堂,身不由己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庆余年作者:猫腻

    “怎么办?”费介的眼瞳的那抹异色愈发浓烈了,乱糟糟的头发,就像火苗一样燃烧着,“傻子才知道怎么办,只是院长,我必须提醒你一声,就算你将自己藏的再深一些,可是已经牵连进了这么多人,将来一旦出事,陛下总会怀疑到你。”

    陈萍萍轻轻拍拍自己像冻木头一样的膝盖,伸起两根手指,微屈一根说道:“你说的情况是……陛下胜了,这样他才有可能疑心到我。我从来不否认这点,因为事实就是,我虽然掌握了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秘密,却依然有百分之一的地方触碰不到。”

    “比如帝心。”

    “所以我会选择割裂,不如此不足以说服,不足以让那孩子在事后依然可以很幸福地活下去。”

    割裂是用血与火来割裂,是用最真实的死亡气息来割裂,费介是当年的老人,又一直在监察院里身居高位,毫无疑问,他是这个世界上对于陈萍萍真实想法掌握的最清晰的那个人,虽然对于院长大人的最终目的,费介依然疑惑,但对于割裂这两个字,他马上就听明白了。

    待若干年后,山谷里的狙杀,就会像是一层纸,又会像是一块布,一块黑布?遮掩住陈萍萍的心,替某位年轻人挡住来自龙椅上灼人的怀疑目光。

    “如果陛下败了怎么办?”这是费介最担心的问题,陛下毕竟是范闲的老子,如果他胜了,至少目前看上去忠心不二的范闲。不会有太大地问题,可一旦是长公主那边得了天下,范闲想死,只怕都没办法死的太好看。

    “不要低估范闲这孩子。”陈萍萍屈回最后那根手指。并不怎么大的右手握成了一个硬硬的拳头,“范闲就像这只拳头,他是有力量地,而且五根手指都收在掌心里,就像是一记记伏笔,这孩子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但我隐约能猜到。”

    “手指头露在外面,容易被人砍掉,捏在拳头里就安全的多。随时可能弹出去打人一个暴栗。”陈萍萍尖声笑道:“我们这些老头子不死,长公主那疯丫头怎么可能轻轻松松控住天下?范闲将自己的兄弟妹妹都送到北齐,私底下又和北边做了那么多事。这是为什么?不就是在准备这一切吗?他那心思瞒得过旁人,难道瞒得过我?”

    这话说的实在,范闲暗底下往北方转移力量,所凭恃的依然是监察院的资源,陈萍萍身为监察院祖宗。哪里有猜不到的可能?

    陈萍萍微低着头,将膝上的祟毛毯子往上拉了拉,说道:“这家伙其实想的比朝中所有人都远。后路安排的比所有人都扎实,我敢打赌,就算日后他在南庆呆不下去了,这天下依然要因为他而改变,北齐地底子还在那里,你自己想一想吧。”

    费介张大了嘴,半晌说不出话来,许久之后幽幽叹道:“这是叛国。”

    陈萍萍讥笑说道:“国将不国,何来叛字?更何况对那孩子来说。这国实在也没有什么好依恋的。”

    费介明白院长大人的心理感受,仍然忍不住摇摇头:“难道范闲已经掌握了内库地秘密?”

    “我不清楚。”陈萍萍低头说道:“不过在江南呆了一年,这小子要是不想法子把内库里的那些制造工艺捏到自己手上,我根本就不信。”

    范闲如果此时在场,一定会对这位老跛子佩服的五体投地,自己的所思所想,竟是完全被对方猜中了。

    “如果将来真的大乱,范闲迳直投了北齐。”陈萍萍叹息着,“就算咱们大庆朝心里极为不爽,可是就凭长公主和叶秦两家,难道就能把北齐灭了?此消彼惩,国运转换,只怕天下大势将要颠倒过来了。”

    费介摇摇头:“不过是个内库罢了,就算范闲有能力掌握一半地工艺,也只不过能让北齐朝廷多挣些钱,改变不了什么。”

    “改变不了什么?”陈萍萍嗤之以鼻道:“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钱更重要的事情了,小姐当年便是这般说过……只是小姐不像范闲这般贪财和狠辣而已。”

    “范闲真的会这么做吗?”费介叹息道:“可他毕竟是咱们大庆人,去帮助敌国……我不怎么相信。”

    他接着说道:“那他还不如选择站在陛下地身边,替陛下将朝廷打理好。一去异国为客卿,即便北齐重他,也不过是个没有人身自由地宠臣罢了,有何好处?”

    “说来很奇妙。”陈萍萍微笑说道:“虽然我一直没有对他明言过什么,相信范建也不会说什么,但范闲对于陛下一直似乎有个隐藏极深的心结……这孩子能忍,忍到我也是最近才查觉到这点。既然有心结,也就难怪他一直在找退路……范若若如此,范思辙如此,如果年前范尚书真的辞了官,我看范闲会直接安排他回澹州养老。”

    “澹州那个地方好,坐船到东夷城不用几天,我大庆朝的水师都没法拦从东夷城到北齐就更近了。”

    费介摇了摇头:“想的太玄乎了,范闲再如何聪慧,也不过是个年不及二十的年轻人,怎么会将事情计算到那么远的将来?在说先前我也说过,北齐毕竟是异国,他有什么把握可以获得北齐皇室的信任?有个老子当皇帝不好……偏要去当别人家的大臣。”

    “这只是我地猜测。”陈萍萍眨着有些疲惫的双眼,说道:“谁知道将来会怎么发展呢?不过关于北齐会不会接纳南庆的逃臣,这个我想范闲心里应该有数,至少在最近这两年,他没必要思考这个问题……不要忘了那个叫海棠的村姑,范闲这小子花了这么大气力,骗这么一个貌不惊人的女人上手,要说这小子没点儿阴谋想法,我是不信的。”

    远在京都养伤的范闲会不会觉得很冤枉?

    “至于北齐皇室……”陈萍萍皱眉道:“那位太后已经快掌不住了,苦荷一直没有说话,她自己娘家最得力的年轻一代都投到了小皇帝的手下,再过两年,北齐小皇帝便会大权在握,而……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位小皇帝还真是信任范闲,那么多银子放手不管……想不通,想不通。”

    “或许,不,不是或许,在那个时候,我早已经死了,管那么多做汁么?我只是觉得很欣慰,欣慰于范闲没有辜负我的培养。”

    “在院子里,我曾经对他说过几句话,要他将自己的眼光放高一些。”

    “他做的不错,虽然说细节上经常出问题,但在大势的构划上做的准备很充足。”陈萍萍老怀安慰道:“在京都里闹来闹去,也不过是一国的事情,他现在的心已经放在了天下,仅这一点,他就天然比李云睿要高上一个层次,开始接近咱们伟大的陛下了。”

    费介想了会儿后,说道:“院长今天又把我说糊涂了,我只是想来问山谷里狙杀的事情,没有想到扯到天下。”

    陈萍萍笑了起来,说道:“我看你这时候最好去范府看看你那徒儿的伤势。”

    费介摇了摇头,准备离开。

    陈萍萍忽然说道:“告诉他,他走不成,至少我还没死的时候。”

    ******

    范闲没想着走,那些安排只是以防万一的最后出路,七叶在闽北三大坊与杭州之间来往,冒着奇险,让自己悄无声息地抄录了厚厚的一份内库卷宗,他也没有准备现在就拿着去投奔北齐。

    他没那么傻,虽然不知道北齐小皇帝为什么如此欣赏自己,但他也知道自己的根在庆国,如果能在庆国如此逍遥地活下去,傻子才会玩千里大转战。

    只是后路必须备好。

    再说了。这庆国的京都里,乡野里还有那么多的敌人、仇人,不将这些家伙收拾地干干净净,不将老三扶上位置。不让庆国依然和平和安宁着,他如何甘心撒手?

    正如陈萍萍不甘心一样,虽然范闲在老家伙的教导下,学会了用天下的眼光去看待大势,但心里其实都是不甘的。

    其实范闲要撒手很简单,等五竹叔伤养好了回来了,自己与五竹叔单身飘离,于泉州坐船往西方世界去看看西洋景,找找那些神秘至极却又窝囊至极地法师打打小架,泡几个海伦。那是快意之极。

    想必就算是皇帝,叶流云,四顾剑。苦荷……天下的三大势力,都不敢轻易来阻拦自己,就算是军队,也不可能将这一对主仆留在某一个地方。

    只是停留,往往不是因为脚步。而是因为心神上的系绊。范闲是有老婆侍妾的人,也有父亲祖母兄弟姐妹友朋知己下属心腹……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人在庙堂,何尝不是身不由己。

    便是无法轻易抽身离开,于是范闲选择了留下,并且强悍地扩充着自己的势力,准备着自己的后路,时刻准备在这艰险的朝堂之上,与那些敢于伤害自己的势力拼个你死我活。

    所以当他躺在庆上,听着老师转述陈萍萍最后那句话时,他的心内虽然震惊于老跛子的双目如炬。脸上却是一片平静,唇角微翘,讥讽说道:“老头子是不是脑子昏了,尽说胡话?我能往哪儿走?”

    费介看了自己最得意地徒弟一眼,发现这小子说的话似乎是发自真心,也觉着陈院长似乎想的过于复杂,把这天下人都当成如他一般地老狐狸来看待——他虽然是用毒大宗师,但在某些方面比陈萍萍差远了,甚至不如范闲,所以硬是没有看出来,小狐狸笑的其实也很甜。

    “我来看看你的伤。”

    范闲摇摇头,笑道:“老师,这点儿小伤我自己还治不好,那岂不是把你的脸都丢完了。”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自身边取出一个牛皮纸袋,递给了费介。费介拿在手里,问道:“什么东西?”

    范闲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我在杭州试了半年,找到了几味药,似乎可以中和一烟冰里的霸气,看能不能让婉儿有法子怀上,只是我不大信任自己,所以请老师帮我看看。”

    费介默然,心想这小子将将才在山谷里死里逃生,如今京都正是一片慌乱,谁也不知道宫里与监察院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哪里想到,这小子竟然有闲心记得替自己地老婆研治药物。林婉儿服用一烟冰后无法生育,费介当然清楚,一直觉着有些不好意思见范闲,今日见他挑明,不免有些尴尬。

    范闲温和地笑了起来:“老师,不要想太多,您千辛万苦治好婉儿的肺痨,徒儿心里感激还来不及。其实我自己倒不是怎么在意,只不过婉儿确实很想要个孩子,所以麻烦您再费费心。”

    费介叹息着应允了下来,忽然发现了一个事实,今天本来是准备去陈圆找院长大人算帐,替范闲讨公道,结果最后却被院长大人说服来范闲当探路石,结果在这范府的卧房里什么都没说,又让范闲支使着去做药。

    忙来忙去,这一天竟是什么也没做成,费介有些恼火了,盯着范闲地眼睛说道:“我也懒得再猜你们这一老一小两个鬼在想什么,有什么话你们自己当面说的好。”

    范闲嘿嘿笑了一声,说道:“我明儿就去陈圆。”

    “你还有伤。”费介担忧说道:“何况你遇刺之后,陛下震火,但是调查却没有什么进展……京都里议论纷纷,并不怎么太平,你这时候离府出京,我看不合适。”

    范闲平静说道:“老师放心吧,我再也不给任何人伤害自己的机会。”

    ……

    ……

    第二日依旧是陈圆之外,那扇木门缓缓打开,潜伏在陈圆之外的无数监察院杀手以及各式机关,没有因为来客而产生一丝毫的戒备之心。

    或许是因为来的那位年轻官员也坐在轮椅上的缘故。

    范闲坐在轮椅上,微微偏着身子,避免自己背后的那道伤口牵痛,任由那位老仆人将自己推到了石阶下。

    陈萍萍也坐在轮椅上,膝上一张祟毛毯。无,敌.龙/书,屋8整2理

    范闲微微侧头,极有兴趣地看着这个老跛子。老跛子也极有兴趣地看着范闲坐轮椅的模样,然后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六卷 殿前欢 第三十七章 人在庙堂,身不由己”上

  1. 更换支座说道:

    好文章,内容惟妙惟肖.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更换支座 http://www.hshanhai.com/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