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 第三十七章 前夜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    庆余年作者:猫腻

    安静的大厅里,祖孙二人一时无语。院子里,京都来人采购的花茶堆放在一角,袋子里的茶香花香味缓缓渗了出来,将满院的花香都比了下去。花树之间,几只黄粉蝴蝶上下翻舞,花树之上,偶尔传来几声雏鸟初鸣之声,十分清脆。

    “去吧,雏凤终有初啼时,你已经大了,总要去见见世面。”老夫人接着微笑说道:“只是你一个人去京都,小孩子家,只怕要受不少委屈,你能受得了吗?”

    范闲知道奶奶说的是什么,甜甜笑道:“二姨娘这些年对我挺好的,还经常送些东西过来,奶奶不用担心。”

    老夫人笑着摇了摇头,知道这个外表沉稳,实则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内心深处一定不是这般想法,摸了摸他的脑袋,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叹息道:“如果……将来有什么事情,看在我和你父亲的份上,多忍忍。”

    “嗯。”范闲微笑着点了点头。

    “按我的本心来说,是不愿意放你去京都的。”老夫人很慎重地说着:“只是……你总还是要去京都,所以我要交待你一些事情。”

    “闲儿听奶奶吩咐。”

    “还记得四年前的周管家吗?”老夫人微笑望着他。

    范闲心里咯噔一声,不敢直视奶奶的双眼,半晌之后,才苦笑说道:“当然记得。”

    这声应答之后,祖孙二人便算是把这层纸捅破了。老夫人正色道:“你这孩子沉稳聪明,本来不需要担心什么。但那次事情,便看得出来,你的心性还是过于纯良了些。”

    范闲心里叹息了一声:“纯良难道不是褒义?”

    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老夫人微眯着的双眼里寒光微作,冷冷说道:“你若真要去京都,便要依我一椿事情。”

    “什么事情?”范闲隐隐猜到。

    “心狠一些。”老夫人似乎有些疲惫,往后靠去,倚在太师椅上养神,“这个世道,看似太平,但如果你心不够狠,终究还是自己吃亏。”

    范闲沉默着。其实他不是一个好好先生,只是在澹州一直没有机会表现出自己阴暗的一面,所以听着老夫人的训诫,心中明白,这是金玉良言。

    老夫人半闭着眼睛,说道:“当年你的母亲何其聪慧,但就是心地太善良,才落得……”她忽然睁开双眼,盯着范闲一字一句道:“宁肯自己去害死别人,也不要让别人害死自己。”

    范闲**地点了点头。

    ……

    ……

    “你去收拾一下吧,你父亲催的急,只怕京都里真有什么事情。”老夫人满脸温柔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一起度过十五年的小孩子,“我不去京都,就在澹州,如果……在京都过的不好,有人想欺负你,你想回来就回来。”

    “哎。”范闲应了一声,站起身来迳直往自己的卧室走去,没有多说什么。

    进了房间,他沉默地坐到床上,扯起被子抹了抹脸,抹得自己头发大乱,低声自言自语道:“娘的,居然差点儿哭出来了,奶奶真会煽情。”

    刚刚入夜,房间里的灯幽幽亮了起来,范闲面无表情,提笔给京都的妹妹写信,告诉她自己即将到来的消息,写完了之后,才想到这邮路驿马只怕比伯爵府的马车快不了多少,说不定她刚收到信,自己就已经到了京都,似乎没什么必要。

    但范闲是个很节约自己精力的人,既然已经写了,那就顺手封进信封里。他正准备喊思思明天记得寄信,一扭头,却看见自己的大丫环思思正若有所思地在旁边撑颌,看着自己发呆。

    “思思,想什么呢?”他把信封在丫环面前晃了晃。

    思思一下醒了过来,窘羞道:“没什么。这是寄给小姐的信?那给我吧。”

    范闲把手缩了回去,颇好奇地看着她:“怎么了?”

    思思想了想,终于鼓足勇气问道:“少爷,你要去京都了,是不是很高兴?”

    范闲坐直了身体,微笑望着她:“怎么忽然问这个?”

    “少爷,听说京都的人都很坏。”思思咬着下嘴唇,不知道该不该说,“而且……您毕竟没个身份,去京都府里,在二太太面前,只怕不好过。”

    范闲哈哈笑道:“原来在担心我,我躲着她就是了,将来就算在京都里混不到什么出息,也可以去开医馆养活自己,不在伯爵府呆着就好……我啊,其实也只是想去京都看看。”

    思思说道:“少爷才不会一世碌碌无为,少爷看了这么多书,明年考科举,一定能中,将来做大官,光宗耀祖。”

    看着她说话的认真模样,范闲微微一笑,没有接话,他心里对于光宗耀祖根本没有丝毫想法,内心深处,对于京都的便宜老爹着实没有什么感情,这和与奶奶的相处分别太大。

    “少爷为什么不愿意带我去京都呢?”这才是思思真正忧愁的地方,她可怜兮兮地望着范闲,“京都那些丫环一定都是听二太太的,你身边没个可靠的人,可怎么办?”

    范闲叹了口气,思思比自己还要大两岁,放在别人家只怕早就许出门去了,只是因为自己两世人生,所以暗底里显得成熟稳重许多,反而让思思觉得自己十分可靠。

    他看着思思正色说道:“正因为我不知道京都是什么模样,所以我才不可能带着你走。”

    思思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想到以后和少爷天各一方,只怕再无相见之期,心头微酸,赶紧扭过脸去,收拾书案上的东西。

    范闲看着她忙碌的背影,心中也是一片黯淡,但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说些什么。

    京都那里或许有很好的风景,有许多有趣的人或事,但一定也会有明处的刀枪,暗处的弩箭。自己愿意冒些小危险,去经历这些,因为既然有第二次人生,那就断没有在小小澹州城里孤守终老的道理。但是他没有把握能够保护身边的人,所以思思是不可能跟着自己走的。

    晚上,他悄悄去了一趟杂货店。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