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第五十五章 澹泊公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庆余年作者:猫腻

    旨意一下,群臣哗然,虽然各部首长都没有换位置,可是身边却多了些年轻官员,不由让诸大臣感到了一丝惶恐,谁知道陛下什么时候就会将那些年轻官员提上来,顶了自己这些老家伙。

    舒大学士皱眉出列,与陛下争论了几句,认为如此大范围的官员任命,没有经过廷议,没有让吏部与监察院事先审核,实在是有些太匆忙,不过皇帝今日决心下的大,竟是连他的面子也不给,淡淡驳了回去,这首圣旨便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换血,已经成了必然,秦恒被调到了枢密院,品秩看似有增,实际上却是离了京都守备要害之地,他有些愕然,却只好出列谢恩。

    另外像前任枢密院副使曲向东之流的大人物们,也只有无可奈何地接受了此议,陛下是没有深究山谷狙杀一事,不然军方定然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只是军方这些将领看着范闲的眼神,显得愈发地愤怒起来。

    谁都清楚,文武两系中,陛下调整枢密院和京都守备,是为了替范闲撑腰,为范闲山谷狙杀的事情出气,至于散朝之后还会有些别的什么后续举措,则要静静期待了,只是军方的日子想来不会太好过。

    而在文官一系中,被撤换的官员人数最多,基本上都属于亲近二皇子一系的官员,尤其令人惊怖的是,看模样,昨天夜里被范闲逮的那三十二名官员,似乎也没有再出来的机会了……

    范闲认真地听着?意。这意明显是皇帝昨天夜里就备好地,听了许久,他有些意外没有听到言冰云的名字,不过转念一想也对。皇帝就算要重用言冰云,也不可能把他调到别的部衙,不说这是违反庆律和监察院规条的事情,至少皇帝想用言冰云,总要给陈萍萍一些面子。

    至于让小言公子升官也没有可能性,小言公子如果再升,就只好顶了范闲地提司——范闲摇着头,暗道除非皇帝准备一手把监察院给掀了,不然怎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不过范闲很意外地听到了成佳林的名字!

    他微微偏头,强忍住去看龙椅上中年男子的冲动。心里涌起大古怪,佳林是自己的门生,如今远在异地为官。怎么却落入了皇帝的眼中?而且是……进吏部?那个自己一直无法插手的部衙……一下升了两级,这种升官速度也太快了吧。

    朝廷诸臣听到成佳林的名字时,也不免有些骇异,众所周知,此人乃是范门四子之一。出仕不过两年,怎么就要调回京都重地?众人纷纷向范闲投去目光,目光里有些警惧。

    范闲心里却有些不自在。皇帝给的这份人情太大了,按照那厮的习惯,给个甜枣儿后便有一棍子,却不知道这棍子会落在哪处。

    ……个申冲文已调都察院执笔御史,令左都御史贺宗纬兼看监察院事宜,协范闲行事,向内廷负责。”

    ……

    ……

    棍子来的真快!

    范闲霍然抬首,双眼里闪过两道幽光,看了一眼出列谢恩地那位年轻人。左都御史入府院?监察院虽说一直在名义上受内廷的监管。可是庆国皇族向来严禁太监掌权,加之陈萍萍太过厉害,所以监察院等若是个独立王国。

    可是……让左都御史盯着监察院,同时向内廷汇报,这等于是让监察院直接处于了皇宫的注视之下。

    范闲后背有些发冷,右手地手指有些颤抖,他知道因为自己的身份,皇帝肯定不可能像信任陈萍萍一样信任自己,但是他没有想到,皇帝竟然会下手这么狠,在事情远远没有结束之前,就率先给自己套了一个头绳,扎的自己的脑袋痛的不行!

    贺宗纬是什么人?是当年与自己门生侯季常齐名地京都才子,妹妹若若的追求者之一,先在太子门下,后投长公主,如今却成了天子门生,不经科举直接简拔入朝任御史,因有功任左都御史,负责清查户部一案……

    不算范闲,贺宗纬绝对是这两年里庆国朝廷上最红火的人物。

    而就是这样一个范闲极其恶心地人,要成为皇帝注视监察院的眼睛,范闲无来由地愤火起来,异常愤火。

    “陛下!”

    范闲出列,站在贺宗纬的身边,对着龙椅上的那个男人沉声说道:“臣有异议!”

    贺宗纬温和地看了身旁的范闲一眼,虽然每每想到在范府上被对方一顿痛打,他便自内心深处感到无比的愤火,可是他依然遮掩的极好,眼神里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一丝异色与佩服,似乎是在向殿上诸臣表明自己的情绪——他很佩服小范大人敢当面顶撞圣上。

    殿上已经是一片大哗,帝有命,臣受之,除了像舒芜这种老家伙敢当面顶撞皇帝之外,从来没有谁敢在官员任命上直接表达出自己地异议与怨气。

    皇帝皱了皱眉,说道:“你有什么异议?”

    范闲抬起头来,面无表情说道:“监察院不需要一个御史来指手划脚。”

    ……

    ……

    “大胆!”皇帝一拍龙椅,大怒说道:“执法在傍,御史在后,国之明律,朕意已决,哪容你这小家伙来多言多舌。”

    范闲心头怒火起,知道自己今日不能再退,不然这监察院真要在自己手上败了,自己怎么向那个女人和陈圆里的老跛子交待。

    他将身子一直,直接说道:“敢问陛下,这监察院负责监察官员吏治,由内廷监察院监察院,这忽然间多了个御史,如果这御史贪赃枉法,院里查,还是不查?要查,怎么查?”

    群臣大哗,皇帝反而冷笑了起来,说道:“枉你聪明一世,却在这里强装糊涂,退回去吧。”

    贺宗纬在范闲身边也假意劝说了几句,范闲却是正眼都懒得看他一眼,也不退回去,眼珠子转了几圈,忽然高声说道:“臣反对!”

    这他娘的就有些过界了,皇帝决定什么事情,哪里容得你一个臣子反对,这又不是在公堂之上打官司,范闲你并不是宋世仁,皇帝也不是个小小知府大人。

    皇帝气的不善,颌下胡须乱抖,居高临下指着范闲的鼻子骂道:“朕倒要看看,你能怎么反对?”

    范闲将心一横,说道:“臣自然不敢抗旨,只是臣只是个监察院提司,院长大人还在陈园里呆着,这个?按理来讲,是轮不着臣来议论,只是今日殿上监察院以我为首,我是接了有问题,不接也有问题,看来看去……臣……只好辞了这监察院提司,陛下直接发旨去监察院,如此最佳。”

    辞了监察院提司?

    辞官?

    群臣一片大哗,根本没有弈明白今天的大朝会上怎么会演变成如今的局势,原本以为是陛下借监察院的手收拾朝廷,怎么最后又欺负起小范大人来了?不过这小范大人果然不愧是一代诗仙,骨子里的傲气确实不是一般世人能比,竟然……胆敢……在大朝会上以辞官做威胁,不接?意!

    如此大的胆子,庆国开国以来,这些大臣们均未见过,一时间殿上议论声起,投向正中站着的范闲目光在原初的警惧之外,不由多了几丝荒谬与佩服。

    舒大学士与胡大学士看不下去了,纷纷出列,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红脸,舒芜当头把范闲骂了一通,说道他不知臣子本分,胡乱说话,胡大学士却是和声在范闲身边安慰着,替陛下详解旨意。

    反正范闲就是直挺挺地站着,不肯接旨,也不肯如何。

    这景象看着就像是一个中饭餐盘里少了果子吃的幼稚圆大班生,正在接受两名老师的哄骗。

    舒胡二位大学士接着又转身替范闲向皇帝请罪,言道小范大人年青如何云云,他们心里猜测,皇帝难得在朝会上碰见这么大颗钉子。只怕已经快要气疯了。

    龙椅之上,皇帝气的笑了起来,两眼里寒光大放,冷冷说道:“范闲。你是要用辞官来要胁朕?”

    “臣不敢。”

    “好好好。”皇帝连说三个好字,幽幽说道:“你仗着朕疼爱你,便以为朕不敢责罚你……你要辞官,朕便……”

    皇帝话还没有说完,范闲已经感动谢恩:“谢陛下,臣愿回太学教书去。”

    皇帝被他这来的极快的应对噎地不善,大怒说道:“朕偏不让你辞!”

    ……

    ……

    大殿上一时陷入了震惊之后的沉默中,谁也没想到今儿在大朝会上,居然能够看到如此精彩的戏码,众人心里清楚。陛下对范闲的宠信根本没有一丝削减,只怕也不会对范闲有任何实质性地惩罚,只是不知道这个僵局如何打破。

    众大臣更不明白。为何范闲会对都察院御史旁问监察院一事如此愤怒与冲动,如果说是为了保持监察院地权力,以他范闲的手段,日后有的是法子,更何况监察院还有位老祖宗一直没有出马。

    很明显。皇帝也不清楚范闲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他皱着眉头,对范闲说道:“给朕滚过来!”

    范闲没有滚。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凑到了龙椅下面,满脸倔犟与狠劲儿。

    皇帝压低声音问道:“你究竟接不接旨?”

    “不接。”

    皇帝皱眉说道:“为何?”

    范闲很直接说道:“臣,不喜欢贺宗纬。”

    皇帝大火说道:“昨天夜里,你已经让朝廷没了颜面,难道今天你还想让朕也没有颜面?给我退回去!”

    范闲叹息了一声,退了回去。

    姚太监在一旁苦着脸,端着拂尘,忍着笑。十分难受。

    ……

    ……

    范闲退回殿中,两旁大臣们看他的眼神愈发古怪了,大朝会上,居然和陛下说起悄悄话来,这份恩宠……实在是……咳咳。

    皇帝根本不再给范闲任何说话的机会,也不理会他接不接旨,直接对姚太监点了点头。姚太监马上用有别于戴公公余佻口音的公鸭嗓子喊道:“行江南路全权钦差范闲,上前听旨。”

    范闲一愣,一掀前襟,跪了下去。

    ?意缓缓而道,没有再提御史入监察院一事,而是将范闲这一年在江南所做的事情列了个大概,尤其是将重点放在了内库转运司事上,表扬了范闲为国库做的贡献,兼带着提了一笔范闲协助薛清总督清查江南吏治一事,又扯了些有的没的。

    皇帝于中间开口说道:“朕以为,范闲公忠体国,应该重赏。”

    群臣默然,虽然众人心里并不喜欢范闲再得赏赐,可是内库运回京都地一千多万两白银是真货,这么一大笔实实在在的功劳,实在是堪敌军功,如果不重赏,朝廷真不知该如何向天下人交待。

    薛清此时出列,对范闲在江南的事务做了些补充,满是赞美之辞。胡大学士出列,也认为应该对小范大人进行重赏。

    而舒芜这老家伙眼珠子转了几圈,又看了范闲一眼,终于忍不住出列说道:“陛下……半年前,门下中书曾有议,以小范大人地声名学问实绩,实在足以入门下中书议事,只是监察院院官向来不得再任朝官,朝廷陈例在前,不过先前小范大人曾有意辞了监察院提司……”

    皇帝咳了两声。

    胡大学士也忍不住用古怪的眼神看了舒芜一眼,心想这老头子果然执着,明明知道陛下不可能允许范闲入阁,更不可能让范闲离开监察院,他却依然存着半年前二人想的那个念头。

    只是舒芜已经开了口,他也只好表达了同样的愿望,愿保荐范闲入阁。

    范闲以往从院报里听说过此事,不过今日亲眼相见,不免有些意外,心想自己不过二十岁的人,却要入阁,这也未免太荒唐了些。

    果不其然,皇帝依旧不允,只是让姚太监将旨意颁完。听完旨意,范闲怔在原地,半晌之后才想起来谢恩,心想自己当大学士确实荒唐,可皇帝给地封赏也足够荒唐。

    澹泊公!无,敌.龙/书,屋8整2理

    大殿之上满是惊呼与赞叹之声,范闲呆立场上,心想自己怎么就忽然被封了公爵?这岂不是比老爷子的爵位还要高了?皇帝的棒子下地狠,这给的甜枣儿个头也不小啊!离王爷只差一步,无比尊贵之爵——他偏头看一眼尴尬的贺宗纬,心想以后是不是可以随便打着这人玩了?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