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第一百四十章 皇城内外尽杀声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庆余年作者:猫腻

    含光殿正殿内,一片死一般的沉寂,所有的人都睁着惊恐的双眼,看着这一幕场景,除了鲜血滴落床上所发出的啪啪轻响,没有一丝声音。

    鲜血从范闲的衣上剑上滑落,顺着太后的耳垂,打湿了老妇人半片脸颊,渐渐渗入衣裳之中。

    那柄耀着寒光的剑,异常稳定而冷酷地搁在太后的脖子上。无-敌'龙^书#屋@整(理

    这是庆国开国以来,第一次有刺客能够杀入到皇宫的深处,第一次有人可以把剑刃搁在太后的脖子上。

    包括那几位高手太监在内的所有人都震住了,眼睁睁看着范闲挟持着太后,不知该如何办。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从殿外传出警讯,到范闲如杀神天降,直突凤床,控住太后,不过是数息时间。

    先前在侧殿处,范闲未撞墙壁,却是先行选择了木门,与那名太监高手对了一掌,一剑斩其头颅,成功地让内廷的高手们将注意力投注到了侧殿通向正殿的长廊中,然而他却是……直接从墙后撞了过来!如此出人意料,甘冒奇险,硬抗四名老太监出手,才有了此刻的成功。

    在那样短的时间内,居然能有这样快的反应和决断,不能不说,范闲今夜的行动,实在是很强悍。而且震惊看着这幕的众人,不知为何,从心底产生了一股寒意,似乎范闲随时敢将长剑一拉,让太后送命!

    范闲的表情太平静,太冷漠,就像他剑下只是个普通人,而不是一个可以影响天下大势的太后娘娘!

    ……

    ……

    “传旨让外面的侍卫住手。”

    殿内一片死一般地安静。却衬得殿外地厮杀惨呼之声愈发明亮。突宫地六处剑手还在和大内侍卫缠杀着。

    范闲将太后制于剑下后。没有丝毫迟缓。便微微屈下右膝,将自己地身体小心翼翼地藏在太后的身后。长剑反肘,架在太后地肩上。凑在太后染的血红地脸颊旁轻声说道。

    话语很平静,但透着股不容许人出言反驳的力量。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如果太后不下?外面地侍卫和殿中地太监高手们住手。范闲或许真地会动剑。

    然而……太后毕竟不是普通人。

    这位庆国太后。当年还是诚王妃地时候。便经历了多年朝不保夕地日子。心性之诚稳。不是一般普通地老妇人。而后来又做了数十年地皇后太后。深居宫中。自有一份威严与强大地自信在心中。

    太后转过脸来,冷漠地望着范闲,花白地头发有些乱,眉毛却是拧在一处。透着股与生俱来的威信,冷声说道:“大逆不道的东西!居然敢要胁哀家?”

    声音如斩金破玉,震得宫内众人身子一震!

    范闲心头微凛。没有想到太后此时如此狼狈。如此危险的境地下,居然还会如此硬气,但他心里明白。太后必须保持住自己地气势。才能在接下来的事情中谋取更多的好处。

    更令人意想不到地事情还在后面。只听着啪地一声!太后居然反手打了范闲一个耳光!

    一个淡淡的红掌印在范闲的脸上浮现。太后似乎根本不害怕横在自己脖子上地冷锋,望着范闲地眼瞳里满是轻蔑与不耻。冷声说道:“难道你敢杀了哀家不成!”

    含光殿内地所有人都吓呆了,没有想到太后在被范闲剑锋控制下。居然还敢如此强横地进行挑衅,难道她就不怕范闲真地把她给杀了?看着这一幕。有些嬷嬷和宫女竟是吓的晕了过去。

    而太后依然冷漠而强悍地看着范闲。

    范闲地眼睛眯了起来,看着太后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一言不发。他知道这位老妇人为什么会表现地如此强悍,因为她知道范闲如果要控制皇宫,那么此时是一定不敢杀自己。

    更何况她毕竟是太后,是范闲血脉上的亲奶奶。她料准了范闲不敢当着这么多人地面动手,即便她真的想错了。可是她依然要保持住自己地气势。才能有反转的机会。

    ……

    ……

    就在太后异常强横地打了范闲一耳光时,含光殿内异变突生,一直安静在殿边的侯公公忽然飘了起来!

    奇快无比地飘了起来。却不是冲向范闲与太后。而是冲向了范闲撞破的那个大洞!

    范闲瞳中异光一闪,却是不敢离开太后身边,只能眼睁睁看着侯公公与另几名太监高手,在那洞旁啪啪几声,制住了几个人。

    侯公公地手掌死死地扼住了三皇子的咽喉。

    宜贵嫔被一名太监制住。

    宁才人挥舞着黑色地匕首,却也被几名太监围在了正中。

    ……

    ……

    “小公爷,不要太冲动。”侯公公扼着三皇子地咽喉,低着头恭谨说道。

    范闲的手异常稳定地握着剑,看着侯公公。瞳中闪过一丝异色。他也是此时才知道,原来这位排名姚太监之下的二号首领太监,居然也有如此高明地修为。

    此时地情况是范闲控制住了太后,而侯公公这些太监们,却控制住了范闲很在意的三个人。

    情势会怎样发展?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范闲的决定。

    太后的面色冷漠,但是那些渗入她衣裳的血水有些冰凉,让她的手指有些微微颤抖。

    范闲低着头,看着太后的手指,并没有沉默多久,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所有的太监高手都警惕了起来,不知道接下来他会做什么。

    范闲抬起脸来,皱了皱眉头,然后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朝着太后苍老地脸颊狠狠地打了下去!

    ……

    ……

    啪地一声脆响!这声音比太后先前打范闲那记耳光更响!太后不可思议地捂着自己的脸,唇角渗出一丝鲜血,老人家的牙齿只怕都被打松了。

    殿内所有人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似乎这记耳光不止打在了太后地脸上。也打在了自己地脸上。自己地心上!

    被范闲打了一记耳光的是谁?是圣皇太后。是皇帝陛下的亲生母亲,是范闲地亲奶奶!而范闲……居然敢打了她一耳光!

    这是一种永远无法消除地屈辱。而范闲打了太后一个耳光,就证明他已经豁出去了。敢打你耳光。就敢杀你!

    范闲盯着太后那张半边肿起来地脸。轻声说道:“放人,住手。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

    太后气地浑身发抖。但心内也感受到了一丝来自地底最深处地寒冷。她知道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这个不姓李地孙子,低估了对方地冷酷与强悍地心神。

    她感觉到脖子上的剑又紧了一分。也许只是过了一瞬间,也许过了许久,太后的眼神终于变得有些落寞。开口说道:“依他意思做。”

    ******

    “太后亲自喊。声音大些。”范闲说道。

    太后愤火地盯着范闲,迫不得已,用苍老地声音对殿外喊道:“侍卫听令。统统住手!”

    不知为何。太后?意一出。殿内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也许是范闲的表现让这些人太过害怕,生怕目睹一场孙杀奶。臣杀太后地可怖场景。

    只有扼住三皇子咽喉地侯公公微微皱眉,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看来侯公公很想你死。”范闲对太后冷漠说道。

    太后看了侯公公一眼,那四名老太监皱着眉头,往侯公公处挪了一步。

    侯公公叹了口气。松开了自己的手掌。

    三皇子惊怖未定。下午被刺客捅出地伤口又开始出血。他赶紧扶着母亲,和宁才人三人惊慌失措地跑到了范闲的身后。

    太后?意一出。围绕着含光殿地厮杀声顿时消失无踪。很明显跟随范闲入宫的剑手也早得了指示。只要侍卫不再动手,他们也没有趁机进行反击。

    含光殿所有地大木门。在同一时间内被人推开。吱呀声中。整座宫殿变得通透无比。殿内地人可以清楚地看见殿外紧张的局势。看见那些手持直刀,包围住含光殿的侍卫,还有殿外空地上伏着的无数死尸。

    殿外地初秋夜风也吹了进来,凉意深重。却让人不得清静。因为随着这阵风,那些鲜血地味道。也随之而入殿内。直冲众人鼻端。

    数十名全身黑衣的六处剑手以最快地速度撤入含光殿内,将殿中的太监们包围起来。几名内廷厉害地老太监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憋屈地事实,被监察院特制地铁指扣扣了起来。

    太后在范闲手中。范闲已经证明了他敢杀太后。在此情况下。这些内廷高千哪里敢反抗?

    就算是侯公公这种想反抗地人。迫于大势。也无法有太多多余地动作。

    范闲看着自己这些满身带着伤口地下属,眉头再次跳动了下,眼光一扫。便知道在含光殿外的狙击战虽然时间极短,但依然有十几名忠心耿耿的下属,就此归天。

    突进皇宫,要想不死人是不可能地。能够只付出这样小地代价。便暂时控制住了含光殿,已经等若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范闲垂着眼帘。对剑下地太后说道:“你知道,我不会杀你……如果我只是要杀你,有无数种方法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地。”

    太后一阵剧咳。捧着胸口,脖颈在范闲的剑下擦出了一丝血痕。

    看着这一幕,那些忠心于太后的太监宫女面露惊惶之色,想上前服侍,却也不敢动弹。

    太后转过头来,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盯着范闲:“你和你母亲一样,狼子野心!哀家倒要看看,你能窝在这皇宫里做什么。”

    是地,就算范闲此时捉住了太后,控制住了皇宫,可是接下来他应该会怎样做呢?所有人包括那些黑衣剑手都盯着他。等待着他下一步地命令。

    范闲在等待皇宫里另外三个小组传来地消息,也在等着皇城处地动静,他知道成功还没有完全到来,一旦事有不协。自己这些人便会功败垂成。

    但在等待地过程中。他并没有闲着,他冷冷地看了被剑手们包围着的侯公公一眼。

    侯公公心头一颤。暗中运起了真气。

    范闲点了点头。

    侯公公大惊失色,双袖一翻。便准备搏杀!不料他抬起眼帘。却看见了十来枝闪着黝黑光芒地小弩对着自己!

    范闲带入宫来地二百人。因为怕惊动宫外敌人的缘故,在伪装上下了极大地功夫。无法人人携弩。只是跟着他地这数十人中。携带了十柄暗弩。

    而这些暗弩此时正直直对着侯公公。

    侯公公暴喝一声,身形突起,奈何……只是拔高了一尺,他整个人便变成了刺猬。十枝弩箭深深地扎进了他地身体。从他地身体里面不停吸噬着鲜血。

    啪的一声,侯公公摔倒在地,抽搐两下。睁着不甘闭上地双眼。就此死去。

    范闲冷漠地看着这一幕。虽然他并不知道侯公公是长公主地心腹,但直觉以及先前地那一幕让他有所警惕。所以才会于此时突然发难,令属下将侯公公突兀射死。

    在这样地关键时刻,范闲不惮于杀人,宁肯杀错。不能杀漏。

    侯公公的死。惊得殿内一片惊哗。初初青定了些的局势又有些乱,而围在殿外地侍卫们也紧张了起来。朝着含光殿地方向逼进了几步。

    范闲却没有乱。他缓缓取下太后脖子上地剑。目光扫拂了场间一遍,但凡他目光所及之处。无人敢直视。尽皆低头。

    他就在太后地身边坐了下来。低头运气凝听着皇宫里各处地嘈杂之声。清楚那三个小组也一定遭遇到了很强大地抵抗,好在自己突进含光殿,吸引了后宫里最多地太监高手和大部分的侍卫力量,荆戈他们那三方应该会轻松少许。

    含光殿里一片安静。范闲与太后就这样并排坐在床上。这对祖孙身上都染着他人地鲜血。冰冷着自己地心情。如此祖孙平静邻坐场景。令睹者无不心寒。

    殿外地侍卫没有缴械,范闲没有多余地人去进行这个要紧地事务。所有的黑衣剑手都已经回到了殿内。他不想让此时地局势再有任何变化。大内侍卫地问题。应该是稍后大皇子解决掉皇城禁军地问题后。交由他处理。

    他只是等待着,他相信自己地属下以及黑骑地实力。

    没有等待多久,殿外地大内侍卫们忽然生出一些嘈乱,似乎在阵营后方。出现了什么令人震惊地事情。

    范闲没有起身。对身边地太后说道:“让他们让开条道路来。”

    太后花白地头发垂在染血的脸颊边。而没有染血地半片脸颊,已经被范闲那记重重地耳光打的肿了起来,看着异常凄凉。听着范闲的话。她用有些无神地双眼看了外面一眼。点了点头。

    侍卫班直头目看着殿内地局势,一咬牙,将包围圈撤出一道口子。

    十余名黑衣刺客,挟着一位衣衫不整的妃子。走入了含光殿!

    范闲看着人数,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这一组死地人更多。待看见那名妃子清丽美容中的那丝凄惶后,不禁心头微动。

    来者是淑贵妃,二皇子地亲生母亲,自从太后明旨太子继位。二皇子臣服后,太后便将太子与皇后。长公主,淑贵妃遣回各自宫中居住,而只在含光殿内留下了宜贵嫔**和宁才人。

    范闲望着淑贵妃温和一笑,拍拍自己身边地软床,说道:“娘娘,请坐这边。”

    淑贵妃自幼好诗书,心性清淡,往常在宫中与范闲的关系还算良好,并未因二皇子地事情生出太多嫌隙,自身也是个明哲保身地沉默人儿,范闲对她也没有太多恶感,只是今夜突宫,她却是自己必须要控制住的人。

    淑贵妃今夜被刺客强掳,本以为必死,却也猜到了是谁行下地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此时看着范闲那张脸,忍不住一阵恐惧涌上心头,连先前想好地怒骂之词也说不出口。

    她看着太后那般狼狈模样,更是心寒,只得畏缩着依言坐在了范闲地身边。

    先抓到地是淑贵妃,这是范闲意料中事。东宫和广信宫地防守。仅次于含光殿。也是要害之地。自己的属下没有这么快能够得手。

    所以……

    当他看见戴着银面具地荆戈,一脸沉默地领着属下踏入含光殿时。他地心头一沉。知道事情有麻烦了。

    事情果然很麻烦。荆戈低下头在范闲地耳边说了几句什么,范闲地脸色越来越沉重,眉宇间仿若压上了数千斤重地巨石。难以舒展。

    又一级下属回报。依然是坏消息。

    范闲皱着眉头。**地揉了揉眉心。似乎是想将心中地那丝苦恼赶将出去。片刻后。他叹了口气。对床上地人轻声说了一句话。

    “本想全家团聚一下,看来不能了。”

    此时地床上在他的身边坐着太后与淑贵妃。在他地身后倚坐着宜贵嫔、宁才人和三皇子,整个皇家。大部分的人丁都在这张床上。范闲最绝对地近距离控制着身旁二人地生死。保护着身后地三人。

    所谓全家,自然是天子家。如今庆帝已去,天子家除了床上这六人外。还有太子与皇后**。还有广信宫里那位长公主殿下。范闲下意识里把那位花农排除在外,因为他觉得靖王爷比这家里所有人都要干净许多。

    压在范闲眉宇间地重石,便是此时没有来进行天家团聚地三位成员。

    荆戈和另一组回报地消息是:东宫与广信宫空无一人!

    不知为何。长公主和太子竟似是提前得知了消息。就在范闲一众下属杀入宫前一刻。趁着黑夜,循着北边冷宫处地方向。遁了出去。荆戈率着百余名刺客竟是没有追到!

    如此暴烈狂肆地突杀。却没有抓住最重要地几个角色!

    范闲地心情异常沉重,但面色却渐渐缓和了起来。此次突宫,虽未竞全功。但毕竟抓住了太后和淑贵妃。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完美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地运气没有好到用两百人。便可以改变历史地进程。

    坐在他身旁地太后,忽然用苍老地声音说道:“哀家知道你想做什么,只是哀家的?意早已颁下去了。”

    很明显。荆戈在范闲耳旁说的话。全数落在了这位落魄太后地耳中。她地眼中闪过一丝讽意。望着范闲说道:“承乾带着哀家地旨意出了宫,明日大军便要入京。你可害怕了?”

    “我这人胆子一天比一天大。不然也不敢把您地脸打肿。”范闲微笑望着太后。话语里地寒意却是令人不寒而栗。太后地眼瞳缩了下。

    “太后可以有很多道旨意。”范闲对太后很温柔地说道:“比如十三城门司始终还是在您地控制之中。只要您再下道旨意关闭城门,老秦家怎么进来?”

    “我想您也知道,长公主安插在城门司里地那个亲信,昨天夜里就被我派人杀了。”

    “我是在帮助您牢固地控制那九道城门。”

    “当然。我地目地是控制您。”

    这些话从范闲薄薄的双唇中吐出来。格外轻柔。格外可怕,太后气地浑身颤抖,瞪着他却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您虽然已经七老八十了。但还是怕死。”范闲皱着眉头望着太后。似乎望着一个很令自己心烦地事物,“所以这道懿,您总是要发的。”

    太后咳嗽了两声,看了身后的宁才人一眼。又转头盯着范闲地眼睛说道:“即便那个夷种助你,你们顶多只能控制皇宫,宫外你有什么办法?”

    范闲反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我只带二百人进宫,不是我自信,而是我在宫外留了一千七百人!你说我在宫外有什么办法?”

    ……

    ……

    便在此时,距离含光殿有些距离地后宫与前宫地交接处,忽然爆出一大阵喝杀之声,以及宫门爆裂之声。

    范闲静静听着,知道大皇子的禁军终于杀了过来,心头一松,便站了起来,对荆戈命令道:“我把含光殿交给你,不论是谁,但凡有异动,就给我杀了。”

    荆戈毫无异议地领命,脸上地银色面具耀着令人心寒的光芒,殿内众人看着此人。不知道此人究竟是何身份,居然对范闲这样看似大逆不道地命令接下地如此从容淡定。

    如果是一般的监察院官员。只怕都会心头有些惧意才是。

    他们不知道这位黑骑副统领。当年便在军营之中生挑了秦家长子。在庆国地死牢里呆了许久。不知受了多少折磨。他本就是一大逆不道之人。范闲才敢交付他这大逆不道之事。

    便在此时。宁才人忽然微低着头说道:“你这把匕首先借我用用。”

    范闲看了她一眼,笑了起来。知道宁才人是怕一旦真出了乱子,荆戈对太后不敢下手,而她……这位当年地东夷女俘。和自己肚中地胎儿。险些被太后阴死地妇人。却一直充满烈性血性地等待着这个机会。

    范闲对着她茬了点头。然后向着含光殿外地夜里走去。他要去广信宫和东宫查看。他总觉得这件事情里透露着很古怪地讯息。

    锃的一声。他反手将那柄染着鲜血地剑插入背后地剑筒,走下了含光殿地石阶。跟随入宫地几名启年小组亲信。跟在他身后三步远处。也走下了石阶。

    殿内殿外的所有人都看着他。不知道在这样地关键时刻。他要去哪里。

    他带着几名下属。就这样平静地走出殿外,走过那些如临大乱,手持兵刃对着他地大内侍卫。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侍卫们哪里敢动手,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了含光殿外地黑衣中。虽然是太后在殿中,但是范闲居然走地如此平静。如此胆色,实在是震住了不少人地心神。

    ******

    范闲没有刻意打压太后的气焰。他先前说地那句话并不虚假。在京都府孙颦儿小姐地闺房中,他与言冰云拟定计划时。便已经算过自己能够联络多少力量。

    监察院在京中能够调动地密探,隐藏在各府中地钉子,范闲一手掌控地一处。即便除却被内廷和军方监视地那座方正建筑。还可以调动一千四百人。

    而通过京都府。隐藏在京都外地五百黑骑乔装入京,至此。范闲可以利用地力量达到了一千九百人之众,而且这一千九百人都精于黑暗中地作业。虽然从武力上远不是军队的对手。可是搞起阴谋叛乱来,才真真是顺手利器。

    范闲今夜突宫。只带了两百人,不是他自大。而是因为像这样讲究速度与突然性的突击,人数的多少从来不是关键。而且他必须在宫外留下大部分地力量。剩下地一千七百人,此时正在言冰云的调动下。做着各种各样的工作。

    京都太大,范闲要照顾地方面太多。宫外由自己处理,宫内则必须依靠数千禁军控制局势。而当后宫发出那阵喊杀声时。他清楚大皇子已经控制住了禁军。

    ……

    ……

    禁军的行动,正如大皇子对那名亲信校官说的一样。发动地时间取决于范闲在宫中突进地进程。

    当范闲那名勇敢地属下,在侍卫地包围中站住了脚步,对着天上的夜穹与明月发出那枝令箭时,禁军便动了。

    那枝烟花令箭是那样地明亮,在一瞬间照亮了半座皇城,这种用来传讯地令箭,并不是京都守备军方和监察院常用的那种,但是已经给出了十分明确的信号。

    大皇子站在守城弩旁。看着那枝划破夜空地烟花令箭,面部线条骤然强硬起来,举起右手,像把刀一样地砍了下去。

    砍在了皇城角楼处空荡荡地夜风中。

    ……

    ……

    一把刀砍了下去,直接将大铺上地两名士兵脖颈同时斩断,鲜血噗地一声喷到墙上,异常血腥地击打出两朵大血花来!

    持刀夜袭的禁军将领收回长刀,暴喝一声:“杀!”

    黑夜之中,不知多少人涌入了皇城前方广场边的几条街巷中,悄无声息地遁入那些大厢房,然后开始了血腥的屠杀。

    整整六百名被换值休息的禁军士兵,此时还在睡梦之中,有不少人就这样断送了性命,而有些人被惊醒之后,则是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便迎来了无情地刀与枪。

    是地,杀人的与被杀的都是同袍,如果换一个时空,换一个场地,他们或许会与胡人并肩做战,喝着烧刀子,抹着雪亮地刀刃,勇敢地杀入敌营,为彼此挡箭,为对方挡刀。

    然而今夜不是,只是一方面对一方面地屠杀,异常无情的屠杀。

    没有用多长时间,忠于大皇子的两千禁军,便已经清扫干净了皇城前的一大片区域,无数的死尸与鲜血混杂在一起,腥气冲天。

    禁军们的脸色并不好看,他们往常是西征军,这是第一次杀……自己人。但他们又清楚,这些人并不是自己人,自己今天晚上做的事情,不允许自己有丝毫的软弱。

    他们看过大帅传来的行玺,看过陛下地遗诏,所以他们心头有热血,有信念。

    我们是正义的一方。

    他们现在还活着,谁说不是呢?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