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太平别院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庆余年作者:猫腻

    看着地面上的皇后尸身,看着那一蓬血肉,所有的人都惊骇的无法言语,叶重低声交待了几句什么,扭转马头,开始往城门处追击,一方面秦家的有生力量还很强大,他必须抓紧与四处兵马联络,务求一击到底,二来皇后死在自己面前,为了自身的安全出发,还是躲的越远越好,皇族的事情,还是留给大殿下和澹泊公处理吧。

    皇后的堕城自杀,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虽然太子兵败,皇后面临的下场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外表温婉,内里却是难堪大用的皇后娘娘,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竟然生出了如此的勇气。

    其时皇城之上的厮杀没有结束,秦家的叛军还在负隅顽抗,范闲和大皇子的亲信下属们顾着太后与那些大臣们的安危,也没有忽视皇后的存在,只是没有多余的精神去防着那纵身一跃的凄然。

    皇后就这样跳了下来,赫然死在了逾万人的面前,这一幕场景,何其惊心动魄。

    二皇子像个痴人一样怔怔看着皇后的尸体,忽然从脚尖到头顶都开始颤抖了起来,浑身上下被寒意笼罩,不停地打着哆嗦,不知道自己面临的将是什么样的结局,下意识里抬头望去,确认了生母淑贵妃的安全后,才瘫软在地。

    身旁早有定州将士将他扶起,恭敬而警惕地将他围在了中间,生怕他会再出一些什么问题。二皇子面无表情,眼神却有些焕散,在心里想着,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如果人想自取死亡。谁又能够拦得住呢?

    秦家的军队已经撤退,定州军在不停追击,京都里一片杀伐之声,尤其是龙旗所在的那一队叛军,更是以奇快的速度。通过了长长的大街。经过了张德清亲自看管的正阳门,向着京都外奔驰而去。

    张德清面如死灰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心中不知是何种滋味,忠诚这种东西,是需要禀持一生的信念。哪怕只是在最后地关头动摇了一下,前半生的忠诚,便成为了奸诈的铺垫,他知道自己没有翻身的机会,也没有什么勇气凭借城门司的三千官兵,九座城门,来帮助秦家拖住定州军地速度。

    城门只能防着城外地人,又如何能防得住内里的倒戈?张德清黯然长叹一声。最后看了一眼炽烈阳光下仿似闪着金光的正阳门,率着自己的亲兵。跟着龙旗,跟着叛军的大部队。开始了逃亡。正阳门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合上。宫典率领地定州军已然杀了过来,化为一道黄龙。追击而出。

    而此时落荒而逃的太子,用龙旗作为障眼法,自己却被秦家仅存的几位将军拱卫着,来到了东华门下。秦老爷子和秦恒都死了,此时的叛军群龙无首,好在那几位被秦老爷子派去保护太子的家将还活着,他们在这样的危急关头,想出了这样的逃遁之法,意图出京北进,与沧州处的征北大营会合。

    然则太子地心中早已是一片黯然,既然京中有伏笔,燕大都督或许已经死亡,自己又能逃向何处?此时的他还不知道母后已经堕城身死地消息,深吸了一口气,片刻后强行提起些许精神,心想父皇如果真的死了,自己在姑母地帮助下,未必见得不能够东山再起。

    毕竟自己是太子,这天下姓李而不是姓范,范闲就算掌控了京都,也不见得能够掌控天下。

    然而十分困难才提起来地那丝战意,却被面前那两扇紧紧关闭的巨大城门,一下子拍成了粉碎。太子及诸将面色铁青地看着东华门两侧石梯上持箭以待地城门司官兵,看着那名将军身旁的白衣官员,心神大紧。

    太子认识那位白衣官员,知道对方是监察院的第三号人物,父皇很赏识的言冰云。然而他已经收到消息,说此人在说服张德清的时候,已经被姑母领人拿下,又被人艰险救走……怎么却到了这里?

    “太子,请留步。”

    言冰云白衣上还有凌晨绝杀时留下的血渍,他咳了两声,神情凝重。

    凌晨救他性命的那名黑衣人将他放到安全地带后,便消失无踪,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对于京都这半日发生的事情,言冰云无法亲身参与,可是还是通过一处残存的渠道,紧张地注视着这一切,当广场上出现异动时,他已经提前来到了东华门。

    没有一个衙门是铁板一块,张德清即便任城门司统领二十载,可在今天这种局面下,不可能命令所有的下属和他同一条心,尤其是此时叛军已败。

    言冰云知道自己是在冒险,然而他喜欢这种冒险的感觉,而且他觉得自己在犯了一次大错之后,必须弥补些什么,替小范大人做些什么。

    好在这一次,他成功了,城门司成功地将太子堵在了东华门下。皇帝陛下对城门司的超严控制,让东华门统领在知晓了具体情况下,坚决地站在了范闲的身边—-或者说,是站在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一边—-如果让太子就此率兵逃出京都,联络四野里的兵士,谁知道这天下将来还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一心想要突围出城的叛军,并没有给言冰云太多谈判的时间,秦家诸将未经请示太子,便开始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只闻一声军令,叛军们奋勇无比地向着东华门杀将过去,两边箭羽齐飞,杀伤惨烈。

    然而战斗打响没有多久,太子的脸色便白了,因为他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轰隆隆如雷一般的响声,是定州军的骑兵大队!

    一方旗帜在京都街巷中被风吹的猎猎作响。奇快无比地向东华门靠拢,旗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叶字。

    叶重亲自领兵而来,有些意外地发现,东华门已然关上,太子所在的叛军大部队。被堵在了这一方并不怎么宽阔地城门前。密密麻麻地占了半条大街。他深吸一口气,知道东华门守不住多久,一抬右臂,便准备进行今日京都事变中,最血腥的那一个部分。但没有料到,正在此时,叛军们对东华门的暴烈攻击,却渐渐缓了下来。

    自叶重追上来后,太子一直将头低着,垂在自己的胸前,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他缓缓抬起头来。眼中满是一片黯然与解脱之色,开口说道:

    “投降。”

    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用不可置信、愤怒、哀伤、绝望、不解地眼光看着太子殿下,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忽然丧失了所有地战意。

    太子的目光缓缓从这些忠诚跟随自己的将军和士兵脸上掠过。他知道如果拼死一搏。未必不可能杀出城去,然而这件事情进行到现在。太子已经累了,疲了,倦了,绝望了,即便杀出城去又如何?由京都至沧州遥遥千里……

    难道让这数千将士就在漫长的追击一个一个死去?难道就让大军在庆国百姓们的沃土良田上交锋,杀人,放火?

    太子扭转马头,隔着满街地军士枪林,远远望着叶重,开口说道:“叶将军,本宫不想走了。”

    叶重微微皱起了眉头,不明白眼前的一幕究竟因何产生,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太子的心理变化,总以为太子是在打着别的什么念头,但既然太子此时开口,似乎有些机会,叶重也不愿意自己的定州军,会付出更大的伤亡。

    “太子殿下英明。”

    此时李承乾的太子之位,已经被范闲在宫中奉诏而废,只是叶重依然习惯性地说了出来。

    李承乾苦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我有一个条件。”

    “太子请讲。”

    “我要见范闲,他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

    李承乾的脸一下子寒冷了起来,不是因为他明白了些什么,而是身为李家子弟,身为被当作下一任君王培养了若干年地太子,他隐约猜到了天上的那只手,在这京都里究竟想捏出什么样地命运来,而他不想屈服于那种命运,至少要让那只手捏泥人儿时,被一些小石砾硌一下。

    叶重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不知道范公爷此时身在何处。”

    李承乾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色,马上却猜到了一些什么事情,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开始担心起某些人地安危,心想自己地条件还没有落入范闲的耳中,还……来得及吗?

    叶重在说谎,因为他能猜到范闲在哪里。

    但在基本上已成一片血海地京都之中,不论是叛军还是接受范闲监国权力的人们,都已经失去了他的踪迹。自秦老爷子被刺身亡的那一刻后,主持京都大事的范公爷,便再也找不到了。

    东华门前下定决心的太子,却和叶重一样,在第一时间内猜到了范闲的去向。叶重之所以能够猜到,是因为那个地址是他亲口告诉范闲,太子能够猜到,则是因为他很关心那里的一切,那里的人们。

    范闲在太平别院。

    一身黑衣的他,站在流晶河的这一岸,看着对岸的风景,整个人与树木的阴影化在了一起,如果不仔细分辩,根本看不出来。这里已经是京郊,他在杀死秦业之后,便用最快的速度,趁着京都的混乱,越过了高高的京都城墙,来到了这里。

    因为在这座皇室的别院里,有他最关心的妻子林婉儿,还有大宝,还有那位一手策划大东山之事,京都叛乱的长公主殿下。

    范闲对于太平别院并不陌生,准确来说,他是熟悉到了极点,因为这座庄园在二十年前,本来就是自己家的产业,是母亲叶轻眉来到庆国后居住的地方。

    叶家破灭之后,这座庄园被收归皇室,只是皇帝陛下一直将太平别院封存,用大内侍卫看管,严禁任何皇室成员进入,才渐渐湮没了名声。

    庆历四年夏秋之际,范闲曾经带着妹妹隔河而看,遥遥一祭,其时河风拂体,不胜唏嘘。

    范闲不明白长公主为什么会选择太平别院,做为她指挥京都事宜的居所,但他此时也顾不得思考这一些,如何能够将婉儿和大宝安全地救出来,才是重中之重。

    婉儿虽然是长公主的亲生女儿,但范闲不敢担保,亲眼看到这么多年的谋划以这种惨淡的方式收场后,那个疯狂的女人会不会变得六亲不认。

    这十日来,他一直知道婉儿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却始终没有办法解决,也没有在旁人面前流露出一丝焦虑,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婉儿和大宝的安危,是怎样地在影响自己的情绪。

    站在河这岸,看着河那岸,范闲的心脏微微抽痛,才明白原来婉儿在自己心中,比自己所能想像的,更加重要。

    太平别院的房间构图,五竹曾经亲口对他说过,而且五竹曾经深入院内取过一样东西。范闲来到别院对岸后,仔仔细细地察看了一下那座清幽别院的防御力量。比他想像中要弱很多,看来这几年监察院和自己对信阳方面不停歇地打击,果然还是有些用处,长公主身边的高手,已经被削减了不少。只是京都内杀声震天,京郊的太平别院却是一片安静,这种十分鲜明的反差,让范闲始终不敢轻动。

    太平别院建造之初的选址,便很特别,实际上是建在流晶河中的一个小半岛上,入院只有一条通道,而四周河岸的地势相对都要低浅一些,范闲于林梢枝头观察许久,却发现视线均为院墙所挡,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院墙设计的很巧,并不怎么高,却恰好挡住了外间投来的所有视线。

    范闲的嘴唇有些发苦,知道即便是搬重狙来,也没有什么用处,一念及此,他心头不禁咯噔一声,暗想老妈当年设计这座院子,难道就曾经想过要抵抗重狙的射击?

    然而世上没有攻不陷的别院,不然二十年前,姓叶的女子也不会就此消失在庆国的人间。范闲只是有些投鼠忌器,不敢强攻,因为他知道,李云睿的这一手,确实掐住了自己的七寸。

    在河这岸没有思考多久,范闲的脸色平静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转向曾经路过的一方竹中栈桥,就这样像散步一样,走到了太平别院的正门

    墙上竹林后,倏然出现了许多人,将范闲围在了正中间。这些长公主的贴身护卫高手,满脸震惊地看着他,早已认出了他的身份,不明白在这样的时刻,他为什么敢就这样现身!

    范闲眼神平静如流晶河中缓淌之水,说道:“我要见她。”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