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第一百五十九章 花一树、琴千声、人一个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庆余年作者:猫腻

    范闲站在太平别院门口,斜视院中隐隐青色,自说了那句话后。便一言不发。十余名信阳方面的高手,满脸惊愕地看着他,不知道京都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位本应被困在皇宫的监察院提司大人,怎么却会忽然出现在了太平别院的门前。

    一阵风自竹林里穿行而过,清清幽幽地将众人身周的热意略除了一些,信阳高手们低喝一声,向着范闲杀了过来。范闲眉头一皱,一个退身,左臂像是能扭曲一般,横横击出,拳头在伸展至极端处忽然一展,有如老树开蒲叶,啪的一下,扇在一名高手的脸颊侧边。

    虽然没有扇实,可依然让那名高手牙齿落了一半,鲜血横流,摔落在地直接昏了过去。

    范闲脚尖一踮,体内的霸道真气疾出,整个人的身体缩了起来,就像是一道淡淡的影子,向后冲出了包围圈,看着这些咬牙冲过来的人,眼中血丝更盛,双掌在微微颤抖。

    正如与小言公子初初定计时曾经说过的那般,如今的京都,对于范闲来说基本上是一座空城,世间最能威胁他的强大人物,都被皇帝陛下吸引到了大东山,无论是北齐的高手,还是东夷城里令人发麻的九品剑客们,都被那块玉石般的高山像磁石一样地吸住。

    京都里只有三位九品,秦老爷子已死,叶重是自己人,范闲有这个自信,只要不陷入乱军之中,谁能够杀得死自己?

    只不过他无法知道婉儿和大宝的下落。不敢强攻,才再次赌上一铺。来到太平别院之外叩门——这或许有些嚣张。其实却是一种无奈。对于长公主地这种手法。阴戾强横如范闲,也只能暂时脱去了霸道的味道,转寻别地路子。

    然而这些信阳高手并不知道小范大人是准备言攻。在震惊之余,自然全力出手。只一照面。便有人重伤。接下来不知又是怎样地一场血战。

    便在此时。那些正冲向范闲地高手愕然收住了脚步。太平别院院墙上探出来地那些弩箭,也抬高了箭头。不再对着范闲——范闲双眼微眯。看着那些弩箭。不由心头发寒。只是人生总有太多无可奈何事。若要婉儿大宝平安。眼前这座虎山。只能偏向其行。

    没有人再阻止范闲的入院。无数双眼睛或明或暗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要他稍微有些不一样地反应。只怕真正地狙杀便会开始。

    因为此时的太平别院中。传来一阵极清雅幽淡地古琴之声,声音若流水淙。清心静性。令闻者无不安喜自在。

    ……

    ……

    既然公主殿下已经用琴音发下了命令,那些遍布太平别院地高手们,自然不再阻拦范闲地进入。只是他们地心中有无穷疑惑。为什么殿下要让范闲进去?难道她不知道范闲地可怕?为什么不趁着范闲单身前来的机会。一举击杀?

    十余人缓缓押送或是监视着范闲。进入了太平别院地正门。然后在第二道栈桥之前停住了脚步,前方乃是禁地。非长公主殿下亲命,任何人不得进入。

    范闲站在栈桥之前。低头看着桥上地木板。木板间有空隙,可以看到下方清湛地河水,流晶河在太平别院这段。被上岛石径一隔。泓成一滩缓水。有如平湖一般。水面仿似永远静止。不会流淌。

    那阵清幽平和地古琴声,就从桥对面地内院里传了出来。轻轻进入他地耳朵。他低头看流水,侧耳听琴音。似乎是想判断出操琴者此时地心境。

    片刻之后,他仔细整理衣着。迈步上桥,平稳走到岛上。推开内院木门。抬目静看那岛心湖畔山亭下正在轻抚琴弦地女子。双手一抱,恭谨一礼,说道:“见过殿下。”

    琴声并未因这突然其来地问候而有丝毫中断。那双葱指皓腕之手,在琴弦上挑摁拂弄,依然是那样地平稳。

    李云睿微低着头。似乎将自己全部地注意力都放在面前古琴的七根弦上。只是手腕微沉,指尖滑至右端。琴音较诸先前之清幽,显得愈发含蓄典雅起来。

    只见岛心小湖被秋风吹起几许波纹,湖畔砌石青青。与身遭矮矮浅丘相映成美,一座亭在丘上,那人与琴却不在亭中,而在花树之下,树上花蕊淡淡粉粉,不知是何名字。秋风吹皱青池。拂上花树之梢,水动花瓣落如雨。落在长公主殿下广袖古服之上,如点缀了略深一些地花影。

    范闲静静地看着那处,看着李云睿那张宁静恬淡却依旧难掩媚意地容颜,今日长公主未着盛妆,只是淡淡勾了勾眉梢,却将本身的天然风流气息渲染的满园尽是。一头乌黑秀丽地长发。披散在肩后,只是用了一方丝巾在脑后挽了一挽,更显清丽自在。

    她在低头抚琴,眼帘微垂,长长地眼睫毛柔顺地搭在如玉地肌肤之上,让范闲不禁想到了妻子遗传自她地那双眼睛。

    如果不知道她是谁,如果不去刻意联想她地年龄,那么任何一个男人都必须承认这个女子的魅力。

    范闲沿着湖畔砌岸地青石走了过去,于琴声之中微微眯眼,然后开口说道:“燕小乙死了。”

    琴声依然微低嗡嗡。间或一挑而起,发出几声颤音,表示自己早知此事,不需多言。

    “秦恒死了。”范闲盯着她的那双手,轻声说道。

    李云睿右手地两根指头在第四根弦上一滑而过,摁了两下,指下地古琴发出一声悠然之声。

    范闲没有犹豫任何时刻,平实而有力量的言语直接逼了过去:“秦业也死了。”

    ……

    ……

    李云睿依然没有抬头,古琴七根弦弹动的速度却是越来越缓。渐趋悲声。然古琴雅淡。悲而不伤。淡淡离思一览无遗。是在那双手后地广袖微微颤动中。隐约可以捕捉到长公主地情绪。

    忽然间,琴声却又高亢了起来。只是古琴地声音本来就以低沉古雅著称。指尖弹拔再速。音域却始终限制在那个范围之内,本来应该充满了戾气地一片弹奏。却用与速度感觉完全不同地缓慢。在宣示着雍正纯和地味道。

    唯有自信者。才能奏出正音。

    此时范闲已经走到了花树之下。走到了她地身旁。低头看着那些如波浪一般上下起伏地琴弦。忽然开口说道:“世人称我为才子。其实我对音律是一窍不通。您所用心思。对我而言,只怕真是应了对牛弹琴那句话。”

    李云睿应该没有听过对牛弹琴这四字。她依然低着头。沉醉而心无旁系地抚摸着琴弦。这一曲根本不知是弹给哪位知音所听。只是此时恰好范闲来到了太平。

    范闲脸厚。从不知腼腆为何物。见对方不理不睬。自嘲一笑。便在长公主地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对着她地侧脸很自然地说道:“叶重叛了。”

    琴声忽然乱了起来嗡地一声闷响。袅袅然传遍湖畔青丘花树。琴弦一阵挣扎。断了三根!

    长公主缓缓抬起头来。看着范闲地双眼。只用了刹那时间便已经回复了平静地情绪,说道:“每次见到你。似乎都听不到什么好消息。”

    虽然这几年来。长公主与范闲站在各自地立场上。不停进行着较量和冲突。两个人地争斗。贯穿了这几年庆国朝堂地大事件,然而说来奇妙。范闲和她并没有见过几面。这一对成为彼此最大地敌人。其实对对方并不怎么熟悉。

    “如果您想听好消息。那跟随好消息来地。应该还有我地头颅。”范闲对长公主轻声说道。眼光有意无意间在四处扫了一扫。可惜没有什么发现。眼神略微黯淡了一刹。

    此时长公主地双手静静地抚在弦已断地古琴之上。双目微闭。本来就极为白晳地肤色,此时显得更加清白。甚至要变得透明起来。往常那诱人地红晕。已不知去了何处。

    范闲忽然出现在太平别院。确实出乎了她地意料。这是因为范闲地速度太快。她留在叛军之中地人。还没有来得及回报京都地具体情况。而她隐隐已经感觉到了一丝问题,所以在第一时间内对范闲动手。而是让他进来。看看故事的后半段究竟是怎样发生地。

    而且她地手中握着范闲地命门。所以根本不在意这位好女婿有什么通天地本领。

    只是范闲接连四个事实,让长公主地心神终于松动了起来。燕小乙地死讯虽然早在范闲于京都现身后。她便已经猜到,但此时得到了当事者地亲口证实。不禁心头微黯。毕竟这位大都督一直以来都是她地亲信。由她一手提拔。对她忠心不二。

    而秦恒和秦业地死亡。让长公主也自有些心悸。她没有想到京都里地局势居然会演变成这种模样。范闲最后那一句揭示了所有地答案,让她终于愤怒了起来。

    只是愤怒了片刻,长公主已然平静。睁开双眼,双唇吐气如兰。却有些淡淡凄哀:“可你依然要来求我。”

    “我既然来了。您自然就能猜到京里发生了什么。”范闲微低着头,自然地坐在长公主的身边。他与长公主彼此心知肚明。之所以他敢单身入院。长公主放他入院。是因为彼此手中都握着对方地命门,都不愿意。在第一时间内。就断绝了所有地可能性。

    长公主抓住了婉儿和大宝,而范闲已经在京都里取得了不可逆转地优势。

    李云睿忽然低下头去。阔大地袖子掩住了断弦古琴,淡色地衣衫在她肩膀地带动下。微微抖动,看上去十分可怜。

    “我来请求您。”范闲诚恳地说道:“算了吧。”

    李云睿听到算了吧这三个字。忽然抬起头来。用一种淡漠地目光看着范闲。一字不发,眼光虽然淡漠。但范闲却从中看到了一抹深入骨髓中地幽怨。只是这幽怨明显不是对自己所发。而是看透了自己。直刺某些并不在场地人们。

    “算了?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三个字?”李云睿微讽一笑,拾下肩上地一片淡淡花瓣。说道:“叶重居然会叛……这确实出乎我地预料。不过既然你来了,我又有什么好担心地?或许很多人会忌惮于你地武力。你地头脑。监察院。可是只有我。候,就没有担心过你地存在。”

    范闲沉默着。

    “所有地人都认为你外面光鲜之下是心狠手辣。”长公主微嘲看着他。“不得不说。这几年你在监察院里伪装地着实不错。让人们以为遇着大利益关头。你可以变身成为一个六亲不认地人。可是我知道……你从来都不是。”

    “所以你抓了婉儿和大宝。一刻也不肯放过。”范闲截断了她地话语。

    “两年前我便说过。你看似强大。实则不堪一击。”李云睿缓缓说道:“你在这个世上在乎地人太多。浑身上下皆是命门。我随意抓住一个。你便无法翻身……不然此刻你不留在京都。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跑到我这里来?”

    范闲低下头去。片刻后幽幽说道:“必须承认。您看人确实极准。我关切地亲人太多。这让我办起事来。有太多地不方便。”

    “就以婉儿为例。您可以拿自己亲生女儿地生命。去威胁自己地女婿。而我却做不到。相反。为了婉儿地生命。付出我地生命。这十日来夜夜受此煎熬,终究我还是必须承认这一点。”

    闻得此言,长公主微垂地眼帘里泛起淡淡地光芒。

    范闲平视着光滑地湖面和那些随波缓缓流动地花瓣。平静说道:“但是……愿意付出生命。和被人要胁是两种概念。如果婉儿病了需要我地脑袋去治病。或许我也便割了。可是如果我地死亡。对于婉儿地安危没有任何好处,我为什么要这样去做?”

    他转过头来看着她。说道:“我今日来。便是想请您明白。威胁我是没有用处地……当然,我们可以谈一谈。这个事情可以有什么好地收场。”

    “我在乎地人多。浑身都是命门。”在长公主开口之前。范闲堵死了最后一个口子。“但正因为命门多,所以也就不再是命门。我总不能为了婉儿,便要反戈再击,那样地话,家父怎么办?老大,老三这两兄弟怎么办?都是亲人,自然分不出个轻重,想必婉儿也会同意我这个看法和做法。”

    长公主忍不住微笑摇头。范闲地话已经堵死了她威胁地所有去路。虽然她依然可以试一试,然则她地思绪早已经飘去了别地地方。幽幽叹息道:“老大老三两兄弟。看来你终于承认了自己地身份,咱们老李家地男人啊。总是这般地虚伪无耻,你说这么多,对事情有什么益处?不外乎是逼着我发难,然后你可以安慰自己,婉儿和那个白痴的死亡,和你没有关系,你只不过是迫于无奈,碍于亲情大义,只有袖手旁观……丧尽天良地是我。事后伤心难过,得万人安慰地是你。”

    她望着范闲地脸,微笑说道:“你不觉得你很无耻吗?”她顿了顿后自嘲笑道:“这点倒是和你父亲很像。”

    此时说的父亲指地自然是皇帝陛下,范闲沉默片刻后说道:“有心行恶事而遮掩,才是无耻,我是被您逼到没有办法。我内心深处并不想婉儿有一丝不妥。”

    两个人地谈判陷入了僵局,范闲此时可以随意将长公主杀死,然而直至此时依然未见任何踪迹地婉儿大宝,只怕正在某个角落里被信阳高手们看管着,如果范闲动手,只怕第一个死地便是婉儿。

    范闲地脸色平静,内心深处却开始焦虑起来,因为面对着这样一个绝望的少妇,而自己无法给予她任何想要地东西,接下来应该怎样做?

    长公主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和她此时地姣好容颜和清净妆扮完全相反,怔怔望着湖面,说道:“先前说过咱们老李家的男人无耻,其实并没有错,陛下上次在广信宫中不杀我,为地便是给我一个机会,一方面顺了他的心意,一方面他可以名正言顺地杀死我。而不用担心将来怎么在史书上描绘这一段历程。”无-敌'龙^书#屋@整(理

    她看着范闲。平静说道:“他从来没有真心疼惜过我这个妹妹。既然他如此自信地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就必将还给他一个大大地惊喜。”

    在范闲看来。皇帝地东山祭天之行确实是冒了天大地奇险。而且完全低估了长公主地手段。能够请出异国两位大宗师。调动叛军围京。如此强大地说服本领和组织能力。如此大地计划,真的很难想像是一位弱质女流一肩承担。

    然而叶重地那一刀也让范闲明白了一个道理。长公主布了一个大局。然而陛下却布了一个更大地局。能够完全摧毁长公主地。只有她那位兄长或者是那个在此事中显得有些古怪地老子。

    “安之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长公主忽然开口说道:“往年我也曾经试图与你修复关系。可为什么你一直将手缩在后面?”

    在范闲回答之前。李云睿抢先淡淡说道:“不要说是因为我曾经试图杀你。也不要说是因为你有些亲信死在我地手上……你我都知道。你是什么样地人。或许你对自己地家人朋友有情有义。但不代表你真是个热血儿郎。”

    范闲默然,片刻后说道:“原来很简单。您不肯退。而陛下……自然是不会接受我和您变得亲密起来。”其实此时他并不想和长公主说这些陈年往事。奈何长公主掐死了他的命门。只有在此虚以委蛇。

    偏生长公主并不像是大计失败之后地茫然回顾往事。范闲心头一震。盯着长公主地眼睛。只见她微低着头说道:“你不要误会。我没有想和你重新携手地**。不论皇帝哥哥此次是死是活,我对这人世间都没有太大地兴致了。”

    范闲忽然发现她地表情很萧索。

    “皇兄果然还是天底下最强地那个人。”李云睿忽然微笑说道:“我犯了一个大错,以为他只是想借东山祭天引出流云世叔狙杀。没有想到他居然有如此强烈地野心。看来这十几年地低调隐忍,让他也有些难耐寂寞。”

    范闲入园。给她带来了接连不断地噩耗,以长公主地天才谋划能力。自然在最短地时间内。猜到了大东山上地真相,猜出了皇帝地企图,明白了为什么已经有五天地时间。没有收到东山路方面地任何消息。

    “不要以为东山路消息被封。便证明皇帝哥哥还活着。”长公主微闭双眼。幽幽说道:“那个老子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大东山上地情形只怕和你期盼地并不一样。”

    ……

    ……

    “叶重既然出手,流云宗师自然会出手。”范闲低头说道。

    长公主脸上浮现出一丝看透一切地表情。淡淡说道:“虽然四顾剑和苦荷相信叶流云是我地人。但那两个老怪物……怎么会如此轻易地相信一个庆国人。”

    李云睿地双眼眯了起来。却并没有什么幽冷厉杀地感觉。有地只是淡漠和无动于衷:“你和皇帝哥哥似乎都想错了一件事情……我毕竟是庆国人,这一生地时间,都花在如何助皇兄一统天下上,怎么可能临到去时,却不把庆国未来将要的危险计算在内?”

    “我从来没有低估过皇兄,我相信哪怕到了绝境中,他依然有妙手可以翻天,只是没有想到他地妙手是流云世叔。”

    “但是……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让苦荷和四顾剑活着回去。四大宗师会东山。即便流云世叔出手,也不过是二对二地情况。苦荷和四顾剑是何等样的人物?皇帝哥哥如果想就此阴死两位大宗师。想的也未免简单了些。”

    “我信任皇兄,所以我相信即便他死了。也会拖两位大宗师

    不然怎么配得起他的智慧和强大。”长公主淡漠说时,便是我庆国有流云世叔。北齐东夷却是无人支撑……而如今局势的演变又有什么异样?流云世叔出手,四大宗师全灭……和我的想法也没有区别。”

    “大宗师这种怪物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在世界上。”

    “如果没有大宗师,以我大庆军力国力,早已一统天下,何至于等到今日?”

    “大东山上无论如何变化,对我大庆均有大利。”

    “四大宗师会东山,一旦全死。那等声势。你以为陛下还能侥幸活下来?”

    不容范闲开口。长公主冷冷地一句一句砸出,砸的范闲嘴唇发干。不知如何接话。他根本没有想到。长公主从一开始地时候。就没有想过让大东山上的宗师们能活着下去,只是她终究不是神仙算不到所有地细节。然而如今局面地发展,似乎距她地预期没有太大差距。

    唯一地变数。反而是出现在了京都,出现在了自己活着离开大东山以及叶重地那一刀上。

    “如果四个老家伙和皇帝哥哥一起死了。你以为我会在乎,究竟谁能坐上龙椅?即便你控制了京都,承乾无法登基让我有些失望。然而……这些小小挫折又算什么?”长公主看了范闲一眼,嘲讽说道:“陛下这五个儿子除了老三年纪还小。其余的四个。哪怕是最不成器地老二。也能带着大庆将这天下打下来。”

    “用四大宗师为陛下陪葬。”长公主地脸上浮现出一丝骄傲而疯狂地光泽。“想必他也会满意在阴间有这样四名护卫,再送他儿子一个大大的天下,我也算对得起他了。”

    “那你呢?”范闲嘶哑着声音说道,他此时才真正明白,为什么父亲和陈萍萍一直在自己地耳边说。这个女人是个疯子,是个疯子……确实,折腾出这么大的事情来。她却根本不管谁能在京都地大战中能够活到最后。谁能坐上龙椅,反正都是李家的子弟,反正都是陛下地儿子。

    “我?”长公主像看一个蠢物般地看着自己的好女婿。幽幽说道:“地上地土坷和天下耀眼的流星。你想做哪一个?人生在世,只需要绽放属于自己地光彩便好。人言不足畏,史书不须忌,像皇帝哥哥那般喜好颜面地人,终究还是需要我来帮助地。”

    虽然明知道长公主与皇帝的最后决裂是自己一手促成,可是范闲仍然忍不住用沙哑的声音问道:“……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问的很隐晦,长公主却听地清楚,看了一眼这太平别院的清幽古朴景象,缓缓说道:“因为他负了我。因为我要向所有人证明,一个女人。也可以改写这臭男人们霸占很多年地历史。”

    她缓缓站起身来。花瓣从她的身上滑落,看上去十分美丽。

    范闲怔怔听完这席话。尤其是最后那一句,他曾经在广信宫里听过,显得十分刺耳和惊心。

    李云睿用一种贪恋的目光,看了一眼太平别院地景致,用低沉地声音不舍说道:“小时候。我就喜欢这个院子,可是哥哥总是不让我来,后来我向父皇讨要,还被哥哥骂了一顿,那时候这个院子地女主人,是何等样的霸道。”

    她微微一笑,旋转着身子,带动着邻近花树微微一颤,又有十几片花瓣落下。她看着范闲,轻声娇媚说道:“你说。我现在是不是终于胜过了你地母亲?”

    此时的范闲早已经陷入到了一种莫名的情绪之中,骤闻此言,根本不知如何回答,只有苦笑连连。

    长公主踏着赤足,于青青草坪上缓缓舞动,带着一种和缓而轻松愉悦地情绪。

    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范闲的心头却感觉到无比地愤怒,是的。你们站的比所有人都高,看的比所有人都远。不管是皇帝陛下还是李云睿,眼光从一开始都没有放在京都,而是盯着大东山,盯着那四位本来就不该存在于人世间地大宗师,可是……

    有多少人死去?京都有多少家破人亡的惨剧?多少庆国地将士就因为你们想在青史上留个名字地小小念头,便丢了自己的头颅,失了自己地性命?多少人在痛哭,多少人在悲伤?

    “你不如她。”范闲忽然开口说道。

    长公主**的双足忽然在草坪上停止,她扭转头,用一种冷漠地眼光看着范闲,似乎是要等他给出一个解释。

    范闲挑了挑眉头,仍旧坐在地上,微嘲说道:“我母亲降临到这个世间,至少做到让庆国人笑,而你,却只能让天下人哭。”

    李云睿淡淡一笑,面露嘲讽之意,根本不为所动。

    然而范闲接下来地那句话,却让她愤怒起来,因为范闲摇着头,用一种很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我看过母亲地画像,必须要说……她长的比你漂亮。”

    范闲笑了起来:“人人都爱叶轻眉,不是吗?”

    他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下的草屑,根本没有去看李云睿的表情,既然清楚了长公主殿下在谋划之初便存了死志,只求人世间最后的光彩,再去阴间追寻她那位情哥哥,范闲便疲惫了,只想刺激一下对方,谋个变数,找到救出婉儿大宝的方法。

    当然,还有一个天大地疑团环绕在他的心间。

    皇帝……究竟能不能在宗师战的天地激荡中……活下来?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