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有尊严的生存或死亡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庆余年作者:猫腻

    看着远去的马车,听着四周隐隐传来的喧哗之声,范闲稍微放了些心——安排藤子京去二十八里坡庆余堂,便是要趁着此时京都的混乱,想方设法,将庆余堂的那些老掌柜们接出京都,散于民间。

    这不是范闲突然生出的念头,而是从一开始,他所拟定的计划中的一环。这些老掌柜对于范闲来说很重要,而他们脑中对于内库工艺的掌握,和那些机密的熟悉,对于庆国来说更为重要,皇帝陛下虽然念着旧情,留了他们一命,但绝对不会让他们离开京都,落入到别的势力手中,从叶家覆灭至今,已有二十年时间,如果想要把那么多老掌柜统统带出京去,基本上是一个不能完成的任务。

    可是长公主和太子的谋反,京都的混乱,则给一直苦心经营此事的范闲,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机会。京都众人皆以为陛下已死,宫中乱成一团,京都大乱,一抹亮光现于范闲眼前。

    只是他现在着实没有什么人手可以利用,加之后来隐约猜到陛下可能活着,他便将这个计划暂时停止。然而太平别院里。长公主最后附在他耳边说地那几句话,促使他下了最后的决心。当然,即便没有长公主的那些话,范闲依然会想方设法利用当前的局势。

    皇帝陛下和长公主的争斗从一开始就在另一个层面上进行着,而范闲虽然一味沉默,似乎只是一个被摆动的棋子。其实也有自己地心思。

    他料准了京都必乱,选择混水摸鱼,火中取粟,目光与手段着实犀利。

    不及安抚悲伤之中的婉儿,范闲转身出了府门,长公主的遗体此时便摆放在后园一座幽室之中,他要回皇宫处置一些更紧要的问题,既然知道了皇帝陛下安好无恙的消息,在整件事情的安排上,他必须要做出一些强有力的调整。

    不料刚一出府门。便有一队骑兵踏尘而来,范闲眯眼去看,不知是谁的部下,如今京都局面早已大定。定州军掌控宫外。叶重极老成地将皇宫的防御重新交给了大皇子,城内已经没有成建制的叛军。

    来地人果然是定州军,一名浑身血污的校官拉停马缰,连滚带爬跑到范闲身前,惶急说道:“公爷,大帅有急事通报。”

    庆国猛将牛人无数,各路大军都习惯性地称呼自己的主将为大帅,就如征西军旧部称呼大皇子一般,这名校官既然是定州军的人。口中地大帅自然指地是叶重。范闲一惊。心想莫不是京中又出了什么变数?他本来此时就急着要见叶重,也不及多说什么,一拉马缰。随着那支小队骑兵向着东华门的方向驶去,沿路沉默听着,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范闲听着那名校官的讲述,才知道自己在太平别院的时节,叶重已经找了自己很久——原来太子承乾竟是被叶重堵在了东华门下,此时两边对垒,正在进行着谈判,不知为何,李承乾要求自己去见他。

    叶家虽然忽然反水,但叛军依旧势大,残兵的战斗力也不可小觑,范闲根本没有想到,太子竟然会被困在京都,此时看上去大势初定的城内,原来在安静的某处城门下,还隐着如此凶险的对峙。

    他的眼瞳微缩,倒吸一口冷气,如果叛军被逐出京都,一旦野战起,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自然由叶家及忠于陛下地各路军方接手,可是被堵在了东华门?太子为什么不冲出去?

    一面微虑思考着,马蹄却未停止,没有花多长时间,强行驱散开往正阳门方向拥挤出城地京都百姓,范闲一行人来到了东华门前。

    东华门前一片安静,死一般的安静,被城门司及定州军围在一整条长街上的秦家叛军,紧紧握着手中地兵器,紧张而慌张绝望地看着四周的军队。

    叛军正中央,秦家几位家将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双方在东华门下已经对峙了整整一个时辰,在太子的强力约束下,叛军没有向东华门发起总攻,也没有向定州军发起反突围。而率领定州军包围此地的叶重,也展现了异常良好的耐心,就这样消磨着时光,等待着太子要求必须到场的范闲到来。

    叶重耐心好,叛军的将领却是度日如年,汗水唰唰地在脸上流过,然而他们也不敢轻动,因为败势如山,真要战起来,只怕活不了几个人,但他们也不知道太子殿下究竟在想什么,事涉谋反,哪里还有活路?

    众人拱卫中的太子李承乾,表情显得格外安静,只是有些憔悴,并没有太过慌张,直到看见远远驶来的范闲,才叹了口气,似乎心定了一些。

    定州军骑兵如波浪一般分开队伍,范闲单骑从街中驰过,来到了叶重的身边,看了对面的太子殿下一眼,皱了皱眉头,不知该说些什么,转而偏头,凑在叶重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叶重的面色一喜,眼睛也亮了起来,旋即便是一阵心悸,知道自己先前的保守,给太子留的时间,算是对了,既然皇帝陛下大难不死,那谋反的太子该如何处理,应该交由皇帝陛下圣断。

    虽然是位谋反地废太子。可依然是皇帝的儿子,叶重身为二皇子的岳父,自然不愿意太子就这样活生生死在自己手里。

    范闲抬眼看着太子,太子回望着他,发白的嘴唇微抖,似乎终于下了极其重要的决定。嘶声缓缓说道:“你来了?”

    叛军缴械投降,成为定州军刀枪所向的阶下囚,秦家几位家将也一脸绝望地被擒拿倒地。京都地战事暂时告一段落,叶重率着大军,护送着一辆黑色的马车,往皇宫的地方驶去。

    黑色的马车是监察院第一时间内调过来的,此时的马车中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范闲,一个就是太子李承乾,兄弟二人坐在幽暗的车厢内。许久都没有人开口说第一句话。

    “我答应你的第三个条件可能有问题。”范闲眼帘微垂,用一种抱歉的语气说道:“如果我办不到,你不要怪我骗你。”

    太子李承乾不愿意无数叛军无辜士兵因为自己的缘故送命,以极大地勇气投降。而他要求范闲亲自前来答应了他三个条件。才肯束手就擒,因为李承乾清楚,在此时的京都,手握父皇遗诏,又有绝大多数人支持的范闲,比起拥有大军却心中暗谨的叶重来说,说话更有力量。

    只要范闲肯答应自己,朝廷里就没有人会再为难这些普通地士卒。此时听到范闲这句话,太子承乾以为范闲反悔。盯着他地眼睛。愤怒说道:“为什么?”

    “一般的士卒性命我可以争取一下,但我也不敢保证他们能活下来,虽说他们只是些炮灰。可是……这是谋反,庆律虽不严苛,可也没有给他们留下活路。”

    太子听不懂炮灰一词,但能猜到是什么意思。

    范闲望着太子有些苍白的脸,叹了一口气说道:“至于那些参加到叛乱的官员和将领,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知道他们也活不了,但至少希望你不要株连……都是大户之家,一旦杀将起来,只怕要死上数万人。”

    李承乾的脸色有些阴沉,希望范闲能再次承诺,毕竟先前在两军之前,范闲是亲口答应了的。

    “抄家灭门,还是株连九族,这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范闲的眉头皱的极紧,片晌后说道:“就像先前说地那样,答应你地事情,我会尽量去做,但究竟能保住多少人,我……无法保证。”

    范闲的眼前浮现出一副画面,无数的人头被斩落,无数地幼童被摔死,无数的达官夫人小姐被送入官坊之中,送入营坊之中,永世不得翻身,纵使他是个冷血之人,一旦思及京都马上便要来到的惨剧,依然生出了些许凉意。

    男人们为了自己的权利官爵而谋反,最后承担悲惨后果的,却不止是他们,还有他们的妻子,幼不知事的儿女,甚至是老家的远房亲戚,抑或是很多年前的朋友……

    李承乾浑身颤抖着,一手攥住了范闲的衣领,苍白微惧的脸上流露着难得的勇气,低声咆哮道:“如果不是你答应我,我怎么会降?我怎么甘心做你的阶下囚!”

    范闲没有去挣脱太子无力的双手,压低声音吼了回去:“不降?难道你真想在乱军之中被人杀死?”

    李承乾一怔,从范闲的话里听出了一些别的味道,攥着他衣领的双手下意识里松开来,颤着声音说道:“我这个太子已经废了,马上就要死了,而你是监国,大学士们都支持你……就算平儿登基继位,你也是帝师,你开口说一句话,谁敢不听你的?”

    范闲脸上的表情有些淡漠,开口说道:“陛下……还活着。”

    李承乾骤闻此讯,双臂无力地垂在了膝盖之上,虽然叶重反水之初,他已经猜到这种可能性,可一旦真的听到这个消息,依然难免震惊。

    “她也死了范闲静静说出这句话来,然后侧脸看着太子,只见李承乾的脸愈发的苍白,双眼木然无神地看着车厢壁,久久说不出话来,他渐渐地低下头,佝着身子,将自己地脑袋埋了下去。双肩不停地颤抖着,发出一阵压抑的声音。

    或许是被太子殿下的哭声所激,范闲的胸中一阵烦闷,下意识里运起天一道的真气法门疏清经脉,不料行至膻中处,竟是无来由地一阵剧痛。他双眼一黑即明,再也控制不住,一口鲜血卟的一声喷在了车厢壁上,打地啪啪作响。

    由大东山至京都,身受重伤,万里奔波,未及痊愈,强行用药物压制,又经历了无数次危险的厮杀,他终于支撑不住。伤势爆发了出来。

    太子此时的心情全部被父皇活着的消息和姑姑死去的消息包围着,根本没有注意到范闲的情况,埋着头陷入了无尽的悲伤。

    范闲抹了抹嘴唇边上的血滴,喘了两口粗气。看了一眼身旁这个家伙。忍不住摇了摇头。李承乾和他的年纪相仿,又不像自己拥有两世的生命,算起来只不过是一个年青人罢了。

    就这样,车内地两兄弟一人吐血,一人哭泣,黑色的马车进入了皇宫。

    包扎完伤势的大皇子,沉默地将马车直接领到了后宫,东宫的门口。范闲与太子下车,走了进去。这座东宫一直是庆国皇位接班人地住所。而如今,却真正变成太子地牢笼,或者说是日后的坟墓。

    大皇子与太子轻声说了几句什么。看了范闲一眼,便转身离开。此时的东宫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外面的禁军士兵在巡逻着。

    范闲没有太多时间去和太子说些什么,捂着胸口,直接对他说道:“你只有一天的时间。”

    李承乾愕然抬头,此时似乎从噩梦中苏醒过来,怔怔望着范闲,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陛下应该后天便会回京。”范闲平静地看着他,“这座东宫当年就曾经被你放火烧过一次,我想东宫再被烧一次,也不会太让人意外。”

    李承乾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盯着范闲的眼睛,似乎是想确认他到底在说什么,嘴唇动了两下,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见他没有接话,范闲低头阴沉说道:“**而死,对于你不是难事……”没有等他把话说完,李承乾已经是冷漠地摇了摇头,说道:“然后你趁着火势,把我救出皇宫,把我送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他看着范闲,眼神非常复杂,“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忽然变成如此温良的一个人,”

    “不用谢我。”范闲说道:“只不过长辈们习惯了安排一切,但我不大习惯。”李承乾困难地笑了起来,说道:“我还真是有些看不透你……”

    “你知道我是个无情之人,难得发次善心。皇后也死了,你应该恨我才对,如果你想活下去,今天晚上放把火。”

    “要冒这种风险,不像是你的作风。”

    “我这一生阴晦久了,险些忘了当年说过自己要抡圆了活,经历了这么多地事情,我才明白如果要活地精彩,首先便要活出胆魄来。”

    范闲不再看他,转身离开这座寂清的宫殿。

    李承乾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如此好心,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悲哀了起来,长叹息了一声,就在这座阔大宫殿地地板上躺了下去,脸上浮出超脱的笑容,四肢伸展,似乎从来未有如此放松自由过。始终没有燃起火势,范闲一直在含光殿的方向,冷眼注视着那处的方向,确认了东宫的平静,他摇了摇头,心中微感凄凉,皇帝大约后日便会抵京,所有的一切又将回到那位强大帝王的手中——留太子一条性命,不是范闲临时起意,也不是他有妇人之仁,而是一种物伤其类的悲哀感作怪——他与太子,包括老二,其实只不过是皇帝陛下棋盘上的棋子,是被命运或是长辈们操控着的傀儡。

    太子已然没有任何力量,他的死与活,对于范闲来说没有任何关系。太子是个好人,这是很久以前范闲就曾经对陈萍萍说过地话。从别宫外面道路上的第一次相遇开始,这位太子殿下留给范闲的印象就极为温和,尤其是最近这两年,虽然争斗不止,可是又算什么呢?范闲能够遣十三郎去护太子南诏之行,此时便敢放太子一命。

    如果范闲要摆脱身后的那些丝线。保李承乾一命,就是他**撕扯的第一次表态,如今皇宫尽在他手,以监察院的伪装现场手段,以陛下对于太子性情地了解,用**而死的由头,神不知鬼不觉地瞒过陛下的眼耳,并不是难事。

    只是太子如同长公主一般,心早就已经死了,对于心死之人。范闲自然不会再愚蠢的强行冒险做些什么,能有此动念,就足以证明草甸一枪之后,他的心性……已经改变了太多。

    入夜。宫灯俱灭。城外依然未曾全部平静,皇城之内却是鸦雀无声,黑沁沁的天,笼罩着宫内平坦的园地,四处驻守的禁军与监察院官员,站在原地不动,就像是雕像一般。

    “谁?”含光殿内响起一声极其警惕的声音,一位宫女点亮了宫灯,看清楚了面前的人。赶紧跪了下来。

    范闲挥手示意她起来。吩咐她将所有地宫女太监都领出含光殿去,此时还没有太多人知道皇帝已然在回京的路上,范闲身为监国。身为三皇子的先生,等若是真正的皇帝,整个皇宫畅行无阻,没有一个人敢对他地到来表示疑惑。

    一盏昏暗地灯光亮起,所有的宫女嬷嬷衣衫不整地退出宫去,范闲一人漫步在阔大的宫殿之中,缓缓走到凤床之前,看着那位躺在床上的老妇人,不等这位妇人怨毒的眼神投注过来,范闲右手轻轻一抹,自发中取出一枚未淬毒的细针,扎进了老妇人的脖颈上。

    看着昏睡过去的太后,范闲蹲下身子,钻进了凤床之下,摸到那个暗格,手指微微**,将暗格打开。

    三年前,他就曾经夜入含光殿,用迷倒殿内众人,从这个暗格里取出箱子的钥匙,复制了一把,当时暗格里还有一张白布和一封信,但因为时间紧迫,无法仔细察看。今天这暗格中有一把钥匙,一张白布,但那封信……却不见了。

    范闲手中拿着白布,细细地摩娑着,陷入了思考之中,却始终没有什么头绪。半晌后,他重新将白布放入暗格之中,小心摆成原来地模样,然后站起身来,坐到了床上太后地身边,取下了她颈下的那枚细针。

    太后一朝醒来,双眼便怨毒地盯着范闲,似乎要吃了他。已经一天一夜了,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动也无法动弹,感觉着自己本来就已经不多的生命,似乎正在不停地流出体外,那种恐惧与愤怒,却又无法发泄出来,真是快要疯了。

    “陛下后天便要返京,我来看望皇祖母。”

    范闲望着她,半晌后说道:“是不是很吃惊?这才知道自己前些天犯了多大地错误?”

    太后的眼神里一片震惊,如果她早知道陛下还活着,京都里的局面一定不是现在这种,然而她的眼神在震惊之后,带上了一抹喜色。

    “不要高兴的太早。”范闲拍了拍她满是皱纹的手,和声说道:“我会让陛下见你一面,你就死去,相信我,即便陛下是天底下最强大的人,可是在医术这方面,他不如我……不信你可以试一下,你这时候已经能说话了。”

    “如果您想有一个比较尊严的死法,而不是现在这样,就请回答我几个问题。”范闲说道:“那封信是谁写的?写的什么内容?还有就是……老秦家和二十年前那件事情,究竟有什么关系?”

    长公主临死之前让范闲去问陈萍萍,而他选择了简单直接粗暴地讯问皇太后。

    “不要觉得我冷血无耻,想想二十年前,你们这些人曾经做过什么。”范闲低头说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贵为太后,只怕也逃不过天理循环。”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