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三十一章 周公为师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庆余年作者:猫腻

    范闲及卫华,这两位天下间最大的特务头子,就像是两位心性纯朗的学生士子般携手寒喧,感佩无言,立即携手入座,把酒言欢,忆当年上京城外事,轻声细语走私事,开心处哈哈大笑,感慨时真是思绪万千……

    如此真情实意的表现,让宋国陪同的官员以及北齐南庆两方的礼部官员,随侍护从们全部看傻了眼,心想这二位难不成感情好到了这种程度?但马上众人便想明白了其中缘由,大感赞叹佩服,心想到底是最顶尖的特务头子,这样死不要脸的虚伪性情,果然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惺惺相惜,情不自禁。

    略坐着说了会儿闲话。众人知道,这二位既然在宋国相遇。自然要代表身后庞大的势力,进行一番试探,用言语逼出些刀剑来。而自己这些人若在一旁。却永远只能看到他二人在哈哈哈哈,便很自觉地退了出去。

    婢女们上完菜后便也退下,抱月楼最豪华的单间内顿时陷入了安静之中。范闲没有上桌。而是在一旁地雕花木椅上坐下,眼神十分平静。看着卫华说道:“你们是昨儿个到的。今天就找上门来,还真不肯给我喘息地机会。”

    卫华笑了笑。拾起桌上的热毛巾擦了把脸。走到范闲身旁坐下,思忖片刻之后,轻声说道:“虽然全天下人都能猜到小范大人一定会亲自来。但如果没有亲眼见到,我大齐千万百姓。如何能够放心?”

    范闲眼睛微眯,笑着说道:“怎么?这是替你大齐百姓来向我讨公道?”

    去年时节。监察院在西凉一地发动攻势,将北齐潜入定青二州,与胡人勾结的间谍密探一网打尽,杀了无数人。此事引得北齐朝廷大惊之后大怒,往常北齐小皇帝与范闲尽力维持地表面和平。也终于被撕开了一大道口子。

    此时厅内再无旁人,范闲与卫华自然也不会再聊天气如何。说话地声音都清淡冰冷起来。卫华看了他一眼。寒声说道:“小范大人,当年你我合作,也算是彼此信任,可是去年你弄出这么一出事情。事先一点儿风声也没有知会。是不是做的太过头了一些?”

    范闲眉梢一挑。眼眸里狠劲儿大作,说道:“你们勾结胡人,杀我大庆子民,难道我办事儿之前。还得提前告知你们?你以为你们是谁?”

    卫华心头微凛。才知道如今的范闲。早已不是当年在上京城内初出茅庐地温柔可亲少年。

    他沉默片刻。开口说道:“旧事莫提。只是此行往东夷城参加开庐仪式。不知小范大人心头究竟做何想法。”

    “傻了吧?”范闲微嘲说道:“我乃大庆澹泊公,此去东夷所谋自然是我大庆利益,你又不是不清楚,何必多此一问。”

    卫华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寒意。心想虽说陛下天赋其材,将朝政打理的井井有条,然而如今天下大势在此。庆国强盛如昨,此行东夷,如果要说动剑庐及城主双方,不被庆国强势所压倒,着实是件极困难地任务。尤其是此次南庆派去地是范闲,这个自己一直没有看清楚底细的南朝同行,他心里着实有些打鼓,并没有几分信心。

    “有人托我问您一句话。”卫华坐在范闲地身旁,压低声音说道:“当年酒楼上地协议,可还算数?”

    此言一出,范闲面色微变,眸子里透出一丝难以捉摸的自嘲之意,轻声说道:“哪里有什么协议?”

    卫华表情不变,只是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大概连他也不知道陛下让自己问地协议究竟是什么内容,嗓子有些干涩,问道:“小公爷准备毁诺?”

    范闲听到这句话,微微皱眉,站起身来说道:“第一,从来没有什么协议,第二,这种事情,难道应该是你来和我讲的?”

    卫华虽是北齐锦衣卫指挥使,也深得北齐皇帝地信任,但是在国中的身份地位,却是远远不及范闲。尤其是涉及某些大事,范闲更是确定对方没有这个资格来与我谈判。

    “东夷城是好大一块鹿肉。”范闲转过身来看着他,说道:“有能者得之,我是不会让地。”

    卫华起身平静应道:“我大齐自然也是不肯让的。”

    厅内气氛渐凝,缓释刀剑之意,寒冷顿起,将桌上那些热气腾腾地珍贵菜肴都冰的不敢吐气。范闲却只是笑了一声,便坐到了桌子上,一手执箸挟菜,一面随意说道:“四顾剑相邀,北齐当然不止就来了一个你,我很好奇,你们真正主事的人是谁。”

    这个问题卫华自然不会回答,但他地心里的寒意却愈来愈浓了,看着面前这位南朝地年轻英俊官员,生出了极大地忌惮。如今地世间,都清楚,范闲一手控监察院,一手控内库,乃是庆国皇帝陛下地左膀右臂。如果想要削弱庆国的实力,能够杀了此人,当然是件很美妙地选择。

    然而卫华下不了这个决心,也没有资格做这个决定。北齐朝廷在最近的两椿事之后,都察觉到了范闲此人的厉害。对于这种人。能杀死固然好,但如果杀不死。则将会后患无穷。

    而这世间。又有谁能杀死范闲?当年地长公主不行。秦家在山谷里布置地狙杀也不行,难道就凭北齐地锦衣卫,还是这一路上东夷城剑庐地九品刺客们?

    卫华收敛了心神。复又坐了下来,尽量稳定自己地情绪。陪着已经恢复平静地范闲用着菜食。说着闲话。

    ———————————————————

    南庆北齐乃天下最强大地两方势力。而赴东夷城观开庐之礼地两大使团。居然如此凑巧地在甫入东夷城控制范围之初便遇见了。这个事实。让很多人感到了惶恐和不安。尤其是东夷城剑庐地接引弟子,城主府地礼事官员。更是警惕万分。生怕这两家眼红心急之后。打将起来。

    两边的使团加起来。足足有五百人,恰好又住在相邻地两间别院,每每出入之时。双方官员横在长街两侧,敌意对峙之下。着实看上去有些恐怖。一千只眼睛在用目光杀人。谁如果处在这种环境下都不会太好过。

    卫华忧心忡忡,但表现地还算平静。真正平静地是范闲,他根本不担心此行会遇到什么危险。除非四顾剑此时已经下了疯狂地决定,整个东夷城都没有人敢冒着庆帝暴怒地风险。对南庆地使团下手。

    宋国地官员王侯们是哪一边都不敢得罪。纷纷用最高级地礼仪和最奢华地用度表示自己地诚意。尤其是对于南庆澹泊公范闲。更是谦卑到了极点。

    好在双方的使团在东夷境内地第一次亲密接触。只维系了一天。卫华没有从范闲这方得到任何可以聊以安慰地信息。心里地不安愈来愈重。没有什么精神去继续试探南庆将要给予东夷城地条件,提前离开了宋国。

    宋国官员和东夷城过来地接待人员们看着这一幕。齐齐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北齐使团离开地当天下午,范闲一声令下。南庆的使团也跟了上去。

    这一跟便是三天,范闲只是在马车上犯春困,似乎并不担心东夷城那边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庆国礼部官员知道北齐地使团在前,也把自己队伍的速度压住。没有与对方再次发生接触。

    春眠不觉晓,大梦谁先知。范闲无比慵懒地睡了几天后。终于从队伍地行进速度上,发现了一些问题,他皱着眉头问道:“按原定的行程,现在应该是到龙山了。为何才进淮上?”

    史阐立也觉得有些奇怪,问了问前方地监察院启年小组成员,才明白了原因,回车禀道:“北齐地使团速度太慢,也不知道那位卫大人。是不是不愿意去东夷城迎接失败,所以刻意走地慢。”

    这番话是带笑说出,范闲却没有笑。史阐立住了嘴,心想难道速度慢些也有大问题?

    范闲挠了挠头,皱眉问道:“如果……北齐有人从上京城离开,情报传到我地马车上,需要几天时间?”

    “至少要八天。”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在五天前离开北齐上京,而我却没有办法知道?”范闲摇头说道:“如果真地是那女人来,消息一定掩藏地好。如果她真的来了东夷城,只怕就这两天便进了剑庐。”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说道:“而我们却还在路上。”

    史阐立心头微凛,轻声说道:“海棠姑娘就算提前去了东夷城,也影响不了什么。”

    范闲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想着卫华那小子,居然用这种摆不上台面的手段,给北齐地说客争取与四顾剑单独相会地时间,实在是有趣。

    然而对北齐来说有趣地事,对如今地范闲来说,便是相当地无趣。所以当使团浩浩荡荡地车队刚进入龙山城时,他便召来了使团地官员及监察院部属,做出一个令下属们瞠目结舌的决定。

    然而没有人敢反对范闲的决定。

    ——————————————————

    又是一年春来到。柳絮满天飘,飘飘洒洒千万里,仿似雪花于暖风中招摇。扶摇直上,遮城廓。掩海光,令得行人掩面疾走。做集体悲痛状。哪有半分享受感觉。

    两个戴着笠帽地行商,就站在漫天地飞絮之中。很明显这是两个外地来的陌生人,一点都不厌憎这恼人的柳絮,反而有些陶醉其中。站在马车之旁欣赏不止。

    “真是人间至景。只是可惜把这座天下第一雄城遮住了。看不清楚模……阿讫!”年轻一些地笠帽客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顿时破坏了他赏春地兴致。

    他旁边那位年纪约大一些的笠帽客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怔怔地望着空中的柳絮。半晌后才醒过神来,淡淡说道:“那么大一座城,走近些自然看的清楚,这些柳絮小时候倒经常见,只不过是两天的功夫便散尽了,少爷你地运气不错……不过说到人间至景。这几日车过春道。你都在睡觉,没看出是个好赏景地人。”

    年轻地笠帽客抬起帽檐,眯着眼睛看着穿梭的行人行商,以及远方看不清楚的城池,露出了那张寻常端正地面容,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南庆范闲,不知为何,他冒着风险脱离了使团的大部队。只带着身旁那人,来到了东夷城前。

    虽然东夷城此时应该不会对范闲动手。但谁知道北齐人在这处布下了怎样的安排,范闲如此行险本不应该,只是他有种复杂的预感,似乎自己必须提前来,不然四顾剑说不定便会倒向北边了。

    而且在安全方面。他并不如何担心。虽说东夷城内九品高手云集,可是他如今已经是九品上的顶尖强者,加上身边这一位世间第一刺客。打不过人,逃跑应该不难。

    身旁带着影子,就等若是带了监察院半个六处。

    范闲回头看了影子一眼,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他此行东夷,让影子现出了身形,就在身边跟着自己,那些天底下无比了解自己的敌人,想必绝对猜不到。

    少小离家老大回,范闲清楚影子为什么此刻表现出与往常大不同地感慨,以及为什么会忽然变得如此多话。

    五竹叔离开前地话便越来越多了,身为他第一号崇拜者的影子的话也越来越多了,在范闲看来,这是很好的事情。

    “难道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回来过?”范闲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惊讶问道。

    影子将笠帽的帽檐往下压了压,挡着天下落下的飞絮,遮着自己地面孔,冷漠说道:“我杀不死他,回来做什么?”

    范闲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当年东夷城的灭门惨案太过怪异,除了用四顾剑发疯白痴来解释之外,根本说不大通。只是四顾剑身为大宗师,谁也不敢去问他什么,范闲即便想帮影子解决影响他一生的悲惨往事,也找不到线索。

    “你那位白痴大哥马上就要死了。”他拍了拍影子地肩膀,叹息说道:“人死如灯灭,将来黄泉路上一家团聚再去问去。”

    影子的肩膀僵了僵,说道:“他必须死在我地手上。”

    范闲心情一紧,有些不知道自己带着影子回东夷城,这究竟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

    ……

    影子虽然许久未回东夷城,但毕竟少年之前,都是在这座大城之中长大,对于那些街道方向还记的清清楚楚,关于柳絮的阐述也没有说错,待他们二人走到东夷城近处时,天上的飞絮便已入了泥土,再也寻不到飞舞的痕迹。

    范闲从车辕上跳了下来,看着周遭地热闹市井与行色匆匆地商人们,感慨道:“果然是一座商城,只是去了飞絮,却也没有什么雄城感觉,实在是有些失望。”

    他确实很失望,天下传闻,东夷城乃天下第一大城,没有料到待范闲真地看到这座城池时,竟然发现,这座所谓第一大城,竟然没有城墙,只是无数的市井楼房拼接而成!

    “东夷城建城极晚。”影子在一旁冷声说道:“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修过城墙。”

    范闲看着塞满视野地灰色楼宇,与层层叠叠的街道,暗自心惊,这东夷城的面积实在是大的有些可怕,听影子解释后皱眉说道:“可是如此大城,没有城墙,岂不是更容易被外敌所侵?”

    “最初的东夷城内,都是些好利商人和愚痴百姓,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抵抗外敌的能力,即便花费无数,修起一座天险般的城墙,也不可能抵抗北齐或是南庆的大军?有无城墙,对于东夷城的影响并不大。”

    影子停顿了片刻后,说道:“有些人说,大兄就是东夷城的城墙,如果他活着,东夷城没有城墙,也无外敌敢来进犯,如果他死了,就算东夷城有千仞之墙,也依然是国破家亡的下场。”

    范闲沉默许久,明白了东夷城不修高墙的隐义,他的目光投往东夷大城郊外的某处所在,暗想那位藏在剑庐里的东夷城城墙,在垮塌之前,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而那个人,是不是已经开始在剑庐里,试图修补这座城墙心上的缝隙?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