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三十五章 山居中的女子与帝心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庆余年作者:猫腻

    北齐皇帝亲自参加四顾剑的剑庐开庐仪式!

    虽然这肯定将是四顾剑最后一次出现在世间,大宗师的地位尊崇,而且此次开庐会决定东夷城日后的归属,对于北齐来说,极为重要。但是北齐皇帝以帝王之位,竟然屈尊前来,仍然是件非常令人震惊的事情。

    除了早已经猜到的范闲。

    他在帷帐之后眯着眼睛,透过层层纱幕,看着那位年纪轻轻却城府极深的北齐小皇帝。他知道北齐一定会极为重视四顾剑的死亡,尤其在当下南庆势大的情况下,北齐人想要扭转乾坤,一定要做出更有力的应对。

    北齐皇帝亲自前来说服四顾剑,代表了北齐绝对的诚意。一位皇帝远离自己的国都,悄悄来到异国,不知道要冒多少风险。这个举措实在是太过胆大,即便范闲早在燕京城内,就猜到了北齐小皇帝的偏锋之举,可是亲眼看见小皇帝出现在剑庐之侧,依然难抑震惊与佩服。

    剑庐山院一片清幽,外面不知隐藏着多少北齐朝廷高手以及剑庐方面的防御力量,然而似乎谁也没有想到,就在防御的中心地带,最令北齐人担忧的南庆范闲,已经悄悄摸了进去,距离他们的皇帝陛下,只有数步之遥。

    以范闲的实力,如果他冒险一搏,说不定真的可以将前屋的北齐小皇帝擒于手中,可问题是,就算他能把北齐小皇帝制住,又能解决什么问题?更何况他早已敏感地察觉到,整个山院之中,不知有多少高手潜伏。这座清幽房间之外,更有一位强大的人物缓缓走了过来。

    脚步声停在了房间之外,范闲低头皱眉认真感应,却始终没有办法掌握对方的呼吸节奏,从这一个细节中。他便可以肯定,来者是一位不下于自己的高手,甚至在内力的控制方面,比自己更加精纯自然。

    除了北齐小皇帝的武道老师,天一道门下首徒狼桃大人,谁还能有这等境界?

    寝帐之后,范闲地眼皮子颤了两下,握着司理理的手下意识紧了紧。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处境有些荒谬,自己今天的计划太过冲动,北齐皇帝若鱼龙潜服来到东夷,身旁一定会携带着极恐怖的防御力量,哪里可能事事顺遂心情——或许是因为他掌握北齐小皇帝地要害,所以行事才会显得疯癫起来。

    如果狼桃此时走进屋中。一定会很轻易地察觉到司理理的呼吸声,从而让那名太监的猜测落到空处,接着便会发现范闲的存在。

    他扭转头,看了司理理一眼。眼眸里满是试探与询问之意。司理理哪里不知道这个冤家心里在想些什么,眼波微转,散出幽幽之光,极为嗔怨地瞪了他一眼。

    此时北齐小皇帝还在外面休息,如果知道自己的宠妃正在和那个最可恶的小白脸。在离自己不到十步的地方,眉眼传情,好不炽热……只怕会气的吐血三升。头顶绿光大冒。

    范闲无声一笑,唇角微抿,眼睛眨了眨,满是乞求之色。司理理无可奈何地望着这男子,心中不知转过了多少念头,手指头紧张地纠结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心头一软,答应他眼神中地请求之意,幽幽叹息了一声。

    此时北齐小皇帝正紧锁着眉头,在思考着什么,狼桃正走到了房间的外侧,要禀告什么,北齐方面都以为理贵妃此时正在园中游玩,屋内应该是一片安静,却不想忽然屋内响起了一声叹息。

    范闲的眉梢微微抖了一下。

    外间,北齐小皇帝紧锁的眉头忽然散开,双眼睁开,平静地望着帷幕之后。

    狼桃的身形停留在了屋外,身影映在门上。

    ……

    ……

    司理理一边系着襦裙,一面从帷帐后走了出来,流云发髻微乱,娇嫩的脸庞微红,那双会说话地眼睛微显慌张,似乎才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北齐小皇帝眼中寒芒一闪,冷冷说道:“原来你在这里,先前太监说你在园中时,为什么不吱声儿?”

    司理理对着这位小皇帝,反而不像对着范闲那样又喜又惧,异常自然地笑了笑,便坐到了梳妆台前,对着大镜再次整理起妆发,随意说道:“有些时候,我哪里敢吱声儿?”

    躲在帷帐后方的范闲心里咯噔一声,不知道自己这险冒的对不对,司理理是否真如自己想象那般,这句话语带双关,刺得他有些发麻。

    北齐小皇帝冷笑一声,站起来,走到司理理身后说道:“莫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地事儿,不敢让朕知道?”

    这话一出,躲在后方的范闲忍不住苦笑了起来。不料紧接着,司理理回过头来,白了小皇帝一眼,极为柔媚说道:“谁让你就这么进来了,我正在后面……当然见不得人,莫非你准备让别人来看我的……?”

    这句话里至少省略了两个词语,范闲看着身旁的绘金马桶,顿时知道司理理的说辞,不由心头微凛,暗想这位当年地女谍,果然颇有几分处乱不惊的本事。

    北齐小皇帝忽然笑了起来,看着司理理那张秀美的脸庞,心头一动,俯下身去,啄在了她地红唇之上,含糊不清说道:“朕可舍不得将你身上的明月让旁人看了去。”

    这一吻霸道至极,二人唇齿相交,吮吸良久,直到司理理有些气喘吁吁,小皇帝才有些恋恋不舍地吐出她的香舌,那张清俊的脸上,骤然现出几分**之色。

    看着这幕,帷帐后方的范闲脸色不自禁地怪异起来,幸亏他的心神够坚定,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呼吸心跳频率,没有让房外的狼桃察觉。但是当他看到北齐小皇帝将手伸入司理理的衣襟,握住那团绵软不停地揉弄时,他终于忍不住变了脸色,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刻也不肯放过这个镜头。

    好不容易。这幕活色生香地画面结束,尤其是其间蕴含的某种异趣,更是足以让范闲好生回味。

    不知道狼桃在屋外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北齐小皇帝脸上的**之色尽去,俯首在司理理的耳边咕哝了两句。脸上满是恼意,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着,走出了屋外。

    ……

    ……

    直到确认了山居地安全,范闲才一闪身走了出来,盯着司理理那张红艳俗滴的娇美容颜,唇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司理理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说道:“笑什么笑?”

    “看了一幕活春宫,难道笑一声也不成?”范闲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

    “小范大人。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司理理盯着他的眼睛,轻声说道:“不会就是为了看我和陛下亲热吧?”此言一出,不知为何,这位北齐贵妃的脸上竟是现出了一丝羞涩之意。

    范闲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心头一动,微笑说道:“本来是想和你家陛下私下谈论些事情。但没想到狼桃大人竟然寸步不离,和我一样有听房脚的兴趣,想和陛下私下谈是不可能了,看来只好等到晚上。”

    “晚上?”司理理大惊失色。说道:“难道你要在我房中一直等到晚上?”

    范闲挑挑眉头:“难道不行?要知道这么好看的亲热,我还真没看过,等回到南庆,我再用曹雪芹地笔名,写一篇北齐皇帝闺中密事。想必卖的比石头记还好些,澹泊书局再挣一大笔银子,我分两成给你当线报如何?”

    司理理冷笑道:“莫非你与郡主娘娘就没亲热过?”

    范闲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眉开眼笑说道:“问题是蕾丝边这种,还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啊。”

    “什么是蕾丝边?”司理理睁着那双大大的眼睛疑惑问道。

    范闲收了笑意,平静地望着她,一字一句说道:“我一直很好奇,两个女人……究竟怎么做那事儿?看陛下先前的神情,好像对你的身体确实极有兴趣,难道他天生就是好这口儿?”

    司理理终于听明白了他的话语,脸色倏地一声变得惨白,这是北齐皇族隐藏了近二十年地天大秘密,在苦荷大师死后,整个天下便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人知晓,此时却忽然从范闲的嘴里说了出来,让她不禁骇然

    “难道这世上有永远的秘密?”范闲抽了抽鼻子,嗅到了房中那抹淡淡地金桂味道,望着司理理轻声说道:“尤其是对于我来说,你们三个整治了我一番,难道就从来不害怕我会猜到这个秘密,然后用来要挟你们?”

    司理理心头的震惊根本无法消除,只是不敢置信地望着范闲的脸,根本没有听进去他究竟说了什么。

    看出了她的惶恐与惊惧,范闲和声安慰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何必怕成这样……我只是好奇,为什么先前狼桃就在屋外,你为什么不点破我在屋中?”

    司理理沉默许久,才渐渐消化了心头的震惊,低头咬唇说道:“陛下和我都在屋内,我知道你地手段,狼桃大人只怕来不及进屋,你就可以杀了我们二人。”

    范闲望着她摇了摇头,认真说道:“你知道不是这个原因,但不管如何,我要谢谢你。”

    司理理忽然抬起头来,望着范闲说道:“不用谢我,应该是我谢你,当年北行路上,你救了我一命,后来又救了我弟弟一命,这几年里,我在北齐皇宫,你从来没有试图来控制我,不论怎样,我也不忍心看着你被人杀死。”

    “当然。”她加重语气说道:“我也不允许你伤害陛下。”

    “你说错了一点。”范闲说道:“你只是位贵妃娘娘,如果我真想伤害你的皇帝陛下,你阻拦不了。”

    他忽然摇了摇头,感叹说道:“这一晃已经是四五年过去,也不知道你在上京城里过的如何。”

    说起来,范闲与司理理这对男女之间地关系实在是复杂无比,根本无法用几句话便阐明,不过司理理先前说的对,范闲与司理理暗中达成协议,助她入宫。却从来没有试图控制过她。

    “你我之间的协议,虽然天底下没有人知道,但大人您既然帮我报了仇,我自然也会尽我的力量帮助大人。”司理理地表情此时忽然变得肃然起来,站起身来。对着范闲款款一福。

    范闲此生似乎总是在不断地与不同的女人达成各式各样的协议,言冰云说他是靠征服女人征服世界,倒也不是一种嘲讽,而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当年一路马车春色北行,范闲替司理理解了陈萍萍埋在她体内的毒,同时答应她日后有机会,替她报了家族之仇,司理理也应允成为他在北齐皇宫中地钉子。

    司理理乃是当年南庆皇族之后。只是她的祖父在夺嫡之争中惨被杀死,父母也在日后南庆朝廷的追杀中死亡,这才会在北齐上京城内长大。

    而当年背叛了司理理祖父,成功襄助南庆先帝登基的军方重臣,正是两年多前死在范闲手中的秦老爷子!

    不论出发点是什么,范闲总是履行了当年的承诺。替司理理报了仇。只是已经几年过去,司理理远在北齐深宫,监察院根本无法控制,所以范闲也不清楚。这个女子对当年的协议可还记得,可还会帮助我。

    好在先前屋里的画面,已经证实了,司理理愿意帮助范闲,至少是在没有伤害到北齐小皇帝地前提下。只不过范闲虽然是世间最了解女儿家心思的男人。但终究他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没有完全准确地把握住司理理的心理活动。

    司理理先前帮他隐藏身形。不仅仅是感念他救命之恩,报仇之义,更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作乐。这位姑娘家身世离奇,曾经在京都以第一名妓的身份掩饰,替北齐做谍报工作,然而真正与她有过肌肤之亲,甚至可以用水乳交融来形容的,还真地只有范闲这一个男子。

    尤其是在那一个明月夜,破庙中,大床之上金桂幽香扑鼻,男女间如没此复杂关系一般**复杂着,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通往女人心里的通道是**?这是谁说的?不过似乎有一定道理,至少司理理此时看着范闲的眼神便复杂到了一个令人发指地程度。

    范闲终于被司理理幽幽的眼神击败了,他怎会忘记数年前的流晶河花舫,北海畔马车,破庙,离亭,这个女人,只是他总以为这个女子与世间女子不同,对于自己的将来有极为强大的控制力度,所以才会下意识里保持着距离。然而这个幽幽地眼神,让他终于明白过来,再厉害的女人终究还是女人。

    北齐的皇宫之中……一个真正地男人都没有,那种寂寞让司理理情何以堪,姑娘家不知多少次会想着范闲令人**的指尖,那张温柔而又令人心寒的容颜,就般怔怔思了数年,竟是思成了魔怅。

    范闲沉默无语,轻轻牵着司理理的手,看着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微微一笑。

    司理理却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苦涩笑道:“陛下待我极好,还想向你求个情。”

    “他想杀我,想了很多次了。”范闲望着司理理静静说道:“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尤其是此次他来东夷城所谋太大,我不可能双手送给他们。不论庆国皇族当年对你家如何,但你毕竟是个庆人,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两方联手,对我大庆施压。”

    “自父母死后,我再也不将自己看成南庆之人。”司理理缓缓将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回来,说道:“我只是一个普通而又可怜的女子。”

    范闲沉默片刻后认真说道:“也对,这事儿如果要求你帮忙,确实在情理上说不过去。我只想知道,他这两天进剑庐和四顾剑谈的怎么样了。”

    司理理唇角微翘,笑了起来:“说出来或许你不信,四顾剑的架子大到什么程度,陛下亲自屈尊前来,接连入庐两天,却是竟然连这位大宗师的面都没有见到。”

    范闲眉梢一挑,心头大感震惊,暗道四顾剑究竟怎么了?居然北齐皇帝亲至,他也不见,就算四顾剑用十三郎表达了他一部分的态度,可是北齐皇帝的到来,明显是一个他可以用来讨价还价的利器。

    ……

    ……

    山院的一角,四处隐藏着北齐与剑庐的高手,在那一片花丛之中,被狼桃请出来的北齐小皇帝表情木然地看着山门下方的那片草庐,眼角微微抽动一下,似乎对于四顾剑拒而不见感到了无穷愤怒。

    “王十三郎要闯关入庐,很明显是要替南庆范闲带去给四顾剑的信息。”狼桃在一旁平静说道:“此时云之澜的人还把他拦在外面,问题是,剑庐弟子虽然倾向我朝,但是总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把王十三郎杀死。”

    “依朕看来……那人就是范闲。”北齐皇帝闭上了眼睛,轻声说道。

    狼桃眉头微凝,他知道南庆范闲是一个怎样难惹的角色,如果锦衣卫指挥使卫华没有能够拖住南庆的使团,让范闲一个人提前到了东夷城,只怕此人真的有能力破坏陛下的计划。

    “四顾剑的态度太过暖昧不清,朕始终猜不到他究竟是怎样想的。”北齐皇帝忽然睁开双眼,眸里寒意大作,说道:“我朝与南庆必有一场大战,范闲此人一死,庆帝必然大怒出兵,东夷城却也只能倒向我朝。”

    “大战一起,如何收拾?”狼桃皱眉说道:“范闲就算是死在东夷城,但是庆帝肯定会把这个帐算在我们头上。”

    “范闲不死又能如何?”北齐小皇帝的眼神忽然变得迷惘起来,“难道他能够阻止战事的发生?朕之大齐尚未准备好,本不应该去撩拨南朝……然则若朕不动,则东夷城必将被南庆吞噬,到那时,朕之大齐气势更衰,再也无法翻转身来。”

    这位年纪虽轻,但实则算无遗策的北齐小皇帝冷漠说道:“朕曾经指望过范闲,但后来仔细一想,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终究是庆帝的私生子,怎么可能替大齐考虑?尤其是这几年内,朕细细看他,不理定州那方,他究竟是如何想的,至少有一点朕可以确认……如今的他还远远不是庆帝的对手,更不可能影响庆帝的野心。”

    狼桃沉默了下来,关于定州青州一事,他身为如今的天一道首座,当然清楚无比,有不少的青山弟子就死在范闲的监察院手中。半晌后,他轻声说道:“不知道朵朵会怎么想。”

    小皇帝的眼中闪过一丝惘然:“小师姑若处在朕的位置上,只怕也一样会杀了范闲。”

    便在此时,那名声音微尖的太监迈着小步,匆匆来到了二人身侧,压低声音禀报道:“已经传旨理贵妃,令她前来花园,房间已经空了。”

    “何道人及剑庐方面的好手,已经各自隐藏好了位置,随时可以出手。”那名太监颤着声音禀报道,想必先前进入房间向司理理传旨,实在是把他吓的不浅。

    狼桃一闭眼,一睁眼,精光大作即敛,缓缓说道:“臣去了。”

    北齐小皇帝微微颌首,他心知肚明,如果房中那人真是范闲,如果狼桃不亲自出手,就凭何道人和剑庐里的几位强者,并不见得能把他留下来。

    狼桃向着那个房间行去,北齐小皇帝站在山居门旁,看着那方草庐,微微眯眼,眼中不知闪过了多少复杂的情绪,身为帝王,总是有诸多的不得已,即便是狠心,往往首先是要对自己狠心。

    司理理此时在太监的带领下,来到了他的身后,略带一丝疑惑看了陛下的身影一眼。

    北齐皇帝缓缓转身,带着微笑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女子,暗想先前若不是理理香舌微涩,静室之中居然多了丝许久不见的羞意,只怕自己还猜不到那小子居然胆大妄为,潜入了山居之中。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