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三十八章 暮色中的秘密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庆余年作者:猫腻

    当范闲说完这段话后,北齐小皇帝并没有联想到传说中的瞎子大师,更没有因为这段话,而开始反省这两年间,因为南庆的强大压力他犯下的一个个错误,而只是很震惊地望着范闲,下意识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眼中的怒意渐蕴渐深,最后终于压制不住,用低沉的声音咆哮说道:“你……竟然敢打朕!”

    范闲当然敢打,他既然敢绑架一位皇帝,更何况是打几下。小皇帝自己也清楚这点,他只是无法接受,范闲竟然用爆栗来敲自己的额头,这种打法不是你死我活间的争斗,在他看来,是带有一种明显屈辱味道的打击。

    范闲却是理也不理他的愤怒,皱着眉头说道:“这几年里,你与我之间配合的算是不错,我范闲自问对你北齐也带去了不少好处,但你时时刻刻想着我死,是不是有些过分?”

    小皇帝此时依然被疼痛和屈辱折磨着,不敢置信地望着范闲,似乎不清楚这世上从哪里蹦出来了这么个怪胎,居然对于皇帝这种工作人员一点敬畏心也没有。

    范闲见他像头小狮子一样咬着牙,反而乐了,耸肩说道:“我只是点出你所犯的大错误。”

    他忽然闭着眼睛,思忖半晌后轻声说道:“你原来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一位极有城府的君主,但是最近两年的表现。却显得太过急功近利了些……世界如此美妙。你却如此暴燥,这样不好,不好。”

    北齐小皇帝知道形势比人强。此时自己落入对方之手。加上剑庐中那位一直没有露面地大宗师暗中倾向,只怕庐外地臣子们根本无法进入剑庐来救自己,只好强行压抑住心头的怒气。寒声说道:“朕之行事,何需向你解释?”

    “你可以不用向任何人解释,但你需要向我解释。”范闲双眼一眯,寒光顿现,“我给过你太多的好处,就算是投资,你也得向我这个股东报告一下。而不是想着把这个股东杀死。”

    两个人之间地谈判又回到了最初地地方。北齐小皇帝沉默许久之后,缓缓说道:“朕必须承认。前几年中,你助朕不少,然而……”

    “然而如何?”

    “然而你毕竟是庆帝的私生子。”小皇帝自嘲一笑,习惯性地站起身子来,将双手负在身后。这个动作若是往常,一定是潇洒无比。帝气十足。然而今天他被震荡晕眩在前,脚踝扭伤在后,哪里站得稳,哎哟一声就倒了下来。

    范闲一伸手将他捞回床上,静静地看着他。

    小皇帝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是庆人。还是庆帝的私生子,姑且不论朕是否相信你有履行当年协议地诚意,便是母后和朝中的大臣,都断不可能将这虚无缥涉的希望,寄托在南庆一代权臣身上。”

    他闭上双眼,缓缓说道:“你不是我齐人,不知道苦荷国师死后,这几年大齐君民的日子是怎样过的。南庆枕戈待旦,随时可能出兵入侵。朕虽筹谋日久。但终究时日尚短,国力难撑连绵数年的大战……在这等情况下。任何过往情份和承诺都是虚的,朕必须把希望放在自己地子民身上,甚至是东夷城身上,也不可能放在你身上。”

    范闲静静听着,知道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不要说北齐小皇帝,就算是海棠,甚至是陈萍萍和父亲大人,都不可能认为自己会真的帮助北齐来对抗南庆。

    如果要当卖国贼,总要有些好处才是,范闲如今已是南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人物,他如果出卖南庆利益,难道是想让北齐皇帝把龙椅让给自己坐?

    他自嘲一笑,心想天下人都不会相信这一点,更何况是北齐的君民。只是他也确实从来没有想过出卖南庆的利益,去满足北齐立国的要求,他只是尽量地想让可能的血战到底和血流成河变得和缓一些。

    当然,正如李弘成在定州大将军府内批评的一样,这是一个很幼稚,很荒谬地想法,而且,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基本上是……不可能地。

    由此看来,北齐方面想要杀死范闲这位南庆权臣,从而把东夷城绑上自家的战车,也成了理所当然之事。

    至于那位传说中的瞎子大师?北齐小皇帝不是不知道这个人,只是这个人的行踪太过神秘,就算他真是一位站在范闲背后的大宗师,但对北齐的威胁,却远不如强大地庆帝和强大的庆军来的真切。

    看着范闲陷入了思考之中,北齐皇帝没有去打扰他,而也是闭上了眼睛,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以及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一位是北方之君,一位是南方之臣,就这样对处静室之中,各有心思,竟是不知时光如水流过,不知不觉间,庐外暮日如血,照耀在了剑坑之上,照得那些古旧的残剑,枝枝如染着千秋之血,被海风雨水冲洗再久,也无法洗净。

    范闲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那个大坑沉默不语,他知道这坑中的无数柄剑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四顾剑凌然世间的剑法与实力,代表着剑庐在天下万民心中地地位,代表着无数剑客的死亡与那一段段令人热血沸腾地传奇。

    任何一种声名或是地位地稳固存续,其实都需要剑与血的洗礼。

    而在这个世界上,怎样才能给后来者一个更好地将来,是不是也需要一次由南至北的血火洗礼,范闲没有任何辩别和判断能力。即便他曾经与言冰云讨论过,与李弘成争执过,他依然没有能力判断,天下的分与合。究竟哪种会更有好处。长痛?短痛?谢谢。那是史学家的问题,不是生于当世的生物们需要考虑地问题,生物们只需要考虑当下便好。这是生物自私地本能。

    范闲毫无疑问是个自私的人。他死后哪怕洪水滔天,他只求自己活着的时候,这个世界像是自己喜欢地世界。有花有树有草有虫有鸟有人有诗

    有画有酒有金,无痛无灾无血……

    如今他深深将自己看成庆人,而不是最开始的国际主义战士,但很可叹的是,他成长成为了一名和平主义者。他希望自己存活的时候,自己子女存活的时候,蜘蛛侠或加藤鹰的那个著名手势可以一直举着。

    监察院的自幼培养与这么多年生死间的跳跃生活,却让范闲成长成了一个和平主义者,这看上去显得如此荒谬,如此不可思议。却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当一个人躺于病床之上等待死亡之时,所产生出来的执念,可以影响他一辈子,甚至是两辈子。

    知道死亡地可怕,才知道应该珍惜生命。

    ……

    ……

    “我知道你连接犯错的原因。”范闲没有回头。缓缓说道:“我大庆给你的压力太大,陛下这几年虽然一直没有大举征兵,但是一步一步棋落下去,都是在为日后的大战做准备。陛下走的是堂堂正正之路,他已经消除了大宗师的存在,自然不屑用自己大宗师地实力去扰乱天下。”

    “他有足够的信心,堂堂正正地征服你们。”范闲忽然觉得舍外的暮日有些刺眼,闭上眼睛说道:“其实我很了解陛下这个人。二十几年前北伐未竞全功,对他而言是个难以接受的挫折。对他而言。大宗师这种怪物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世间。哪怕他后来自己也成为了一位大宗师。”

    “他有自己的头脑与谋略,他凭借这些就足以征服一切。他对于个人武力有发自内心深处的鄙夷与不屑……然而他却不得不先把大宗师们清扫干净,才能把这种不屑释放到极点。”

    范闲自嘲地笑了笑:“我想苦荷临死之前,也看清楚了我那位皇帝老子地执念,所以才会慢慢地在西凉和我朝中布下棋子,想和陛下下最后一盘大棋……只是他忘了,他毕竟已经死了,不可能知道死后发生的所有细节,而且他所寄于希望的海棠以及你,都各自犯下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小皇帝一直沉默地听着范闲的分析,听到此时,开口问道:“什么错误?”

    “你们低估了我的愤怒。”范闲转过身来,看着小皇帝一字一句说:“我敢向你打保票,苦荷临死前的两步棋,都是准备最后落在我的身上,而你却两次试图杀我,不论你成不成功,苦荷如果知道了你地行为,一定会在坟里气的再死一次。”

    “落在你地身上?”小皇帝地眼瞳微缩,在心里品咂着苦荷叔祖临死前的交代,脸色渐渐变得地凝重起来,却还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要将北齐存亡的希望寄托在范闲的身上,难道他不是庆帝的私生子?难道范闲真的是一位大圣人?

    不,世间最后一位圣人早在庆历五年的时候便死了,范闲只是一个寻常人。

    范闲冷笑一声:“当然,苦荷的盘算极好,他把我的心揪的实实在在,但他至死也猜不到一点,我会不会按他所臆想的路子走下去。”

    这句话里指的事情太过隐秘,北齐小皇帝更是听不清楚。

    “我会自己想法子控制这一切,如果控制不了,我大可轻身而走。”范闲从窗外的暮色中走了出来,离小皇帝的身体越来越近,声音微沉说道:“而陛下您……最好能够多听听我的话。”

    “朕为什么要听你的话。”不知为何,小皇帝忽然感到了一丝寒意。

    范闲看着他说道:“因为你犯的错误太多,这几年里北齐的朝政虽然被你打理的极好,我本来以为历史上又出现了位了不起的武周,但是终究发现,女人……还是太过易怒,太过心软,支撑不起什么。”

    此言一出,小皇帝面色剧变,却又是马上回伏了寻常模样,眯眼说道:“小范大人说的话越来越玄妙了。”

    “先前你要杀我,如果不考虑司理理的死活,让太监将她骗出房去,而是用狼桃直接发动攻势,说不定这个时候我已经死了。”范闲站在他的身前,脸色平静地抬着他的下巴,说道:“妇人之仁,在那一刻展现的一览无遗,你让我如此失望,我又怎么敢继续与你做买卖?”

    小皇帝的眼睛眯的越来厉害,眯成了两道弯月亮,似乎想用眼帘的缝隙把范闲看的更扁一些,这才好平伏自己心头无限的恐惧与挣扎。

    这是他与北齐太后死死保持了二十年的秘密,为了这个秘密,北齐朝廷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然而此时此刻,却被一位南庆人淡淡然地说了出来。

    “我今天的目的是入剑庐见四顾剑,但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与陛下你私底下进行一次谈话。”范闲看着他说道:“我要告诉你,如果你还想当北齐的皇帝,从今以后,就不要再试图暗中对付我,相反,你要配合我,听清楚了吗?”

    小皇帝牵动唇角,朗声大笑了起来:“好你个范闲,居然想威胁朕?你大可一刀把朕杀了,看朕这战家子孙会不会皱眉头。”

    “您的心志实在令人佩服。”范闲眼中带笑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杀自然是不能杀的,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上杉虎、狼桃等一干北齐重臣,忽然发现他们效忠的皇帝陛下,居然是一个……女人,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北齐……战家只有你一个女儿家了,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小皇帝死死地盯着范闲,到了此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先前司理理会说,范闲根本不会惧怕自己,反而是自己应该害怕对方,原来是因为对方掌握了自己的命门,那个绝对的命门。

    小皇帝沙哑着声音,冷笑说道:“一代诗仙,果然说话有几分愚痴之气。”

    当此情形,范闲也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冷静与硬气。他沉默半晌后,伸出手指一弹,将小皇帝的发髻弹落,黑发如瀑坠于帝王双肩之上,整个人顿显柔弱之感,然后静室之中便传来嘶的一声……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