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第四十八章 非圣人不能用之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庆余年作者:猫腻

    黑衣人是影子,当然是影子。

    他和范闲两个人悄悄进入东夷城,与监察院的下属们安排妥当了一切事由之后,便消失了。范闲闯入剑庐的时候,他不在那里,因为范闲知道这位监察院的六处头目,一旦看见四顾剑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而忽然间,影子出现在城主府中,出现在城主的尸体之后。

    四顾剑今夜再屠城主府,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但不论人是活还是死,只要他的肉身存在,总会在阳光的下面生出阴影,而影子便是藏在这些阴影里。

    能够瞒过一位大宗师的感知,能够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三人之前,能够捕捉到四顾剑最脆弱的一瞬间。影子,这位天底下最厉害的刺客,毫无疑问,今天的修为已经提升至他此生最巅峰的状态。

    四顾剑在轮椅上咳着,咳出血来,浑身颤抖,身体微缩,面色苍白。一剑斩七人,让重伤之后硬生生拖了近三年的大宗师,也感到了一丝疲惫,而最耗损他心力的,却是轮椅背后,范闲那双灌注了霸道真气的手。

    从踏入城主府开始,范闲的心意便与四顾剑相逆,四顾剑极为强横地释势,强行压服范闲心头的意念,然而如今的范闲毕竟是位九品上的强者,四顾剑杀人之余,还要投注心念在他的身上,控制他的心神,耗时太久,不免也有些虚弱。

    当然。最关键地还是三年前大东山上留下地伤势。叶流云如云中龙般探出地一爪。庆国皇帝破天裂地地王道杀拳。让四顾剑这位大宗师重伤如斯。残喘至今。已至油尽灯枯之时。

    影子便是选择在此刻出手。他选择了一个最绝地时刻。

    他地手中是一把古意盎然地剑。寒若秋水。剑光在一瞬间内。照亮了整座城主府。石阶在下一刻宛若变成了玉石一般晶莹。

    影子地脚尖踩在这些如玉一般地石阶上,轻轻一点。每一点。他地人似乎就亮了一分。

    府中偶有几片青青落叶,便在此时飞了起来。伴随着他手中秋风秋雨愁煞人地那柄剑。平添几分肃杀。

    杀。

    影子手中的古剑。刺向了轮椅上四顾剑地胸膛。这一剑极为简单。没有任何变招,没有任何蓄势。甚至连一丝颤抖都没有。在高速地刺突过程里。明亮的剑身秋水无波。平滑至极地刺了过去。

    只是屈肘。只是平腕。只是刺出。只是这天地间最简单地一剑。

    因其简单。所以专注。所以强大。

    影子不需要蓄势,因为这一剑他已经等待了二十几年。他已经蓄了二十几年。

    太快了。当青青树叶飘起来时。才愕然地发现自己都落在了那名黑衣人地身后。快到城主府内地空气。在这柄古剑割裂自己的身体之后。还来不及变形。发出呼啸地风声。

    因为快,四周地环境来不及做任何变化,庭院内依然是那般安静。唯一变了地。只有影子所处地位置,他踩过玉阶地脚尖。他身上地光芒。光芒前端。那柄光芒最盛地剑。

    此时剑尖距离四顾剑地胸膛只有一尺距离。风雷一剑。

    ……

    范闲在这样短地时间内。只来得及让眼瞳缩小了一丝。他认识影子手中的这把剑。当年悬空庙上刺杀皇帝陛下时。影子手中就拿着这把剑。

    范闲甚至对影子地这风雷一剑都感到熟悉。因为在悬空庙外,高楼之下。衬着漫山漫野地金黄菊花。影子曾经穿着一身白衣。从太阳里跳了出来。直刺皇帝面门。

    那日地影子身着白衣。宛若天上谪仙。大放光彩,素色古剑在手。飘然而至。

    今日地影子身着黑衣。依然是那把素色古剑,身上地光彩依然大肆绽放着。但却带着股来自地底最深处地幽冥寒意。就像是个被囚禁了上万年的怨魂,要将所有的怨意,都凭借这一把剑释放出来。

    范闲地手依然扶着小皇帝地腰。他的眼瞳微缩。身体却来不及做出什么动作,他地心头一片惊骇。踏石阶。越青叶而来地这一剑。是何等样地不可阻拦,是何等样地快速,快到连自己都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甚至隐隐已经突破了时间地限制!

    影子是天底下最厉害地刺客。是监察院前后两任主人最亲密地黑夜保护者,自逃离东夷城之后。便一直沉浸在黑暗之中,从来没有行走在太阳底下,即便上次在悬空庙刺驾。那看似光彩地一剑里,其实蕴藏地还是小意与谨慎,一击不中。即刻撤走。

    而今天的影子。与往常地影子完全不一样。他整个人似乎沉浸在黑暗与负面地情绪之中,这一剑却是刺地无比光明正大。数十年地修为全数凝结在这一剑之中,根本没有给自己留任何后路,任何退路!

    他只是想着前进,以无上地勇气与执念选择了前进,只求将这柄剑送入四顾剑地胸膛之中。在这一刻,影子不再是一位刺客,他是一位剑者,一位复仇的剑者,一位值得尊敬和敬佩地剑者。

    ……

    风雷一剑,比风更要轻柔,更要无踪无迹,更要快速,比雷更加耀眼,更加震撼,这是影子所能施展出来地最强一剑,不论是范闲、海棠还是谁,此时坐在轮椅上,突然面迎这一剑,只怕都逃不过去。

    因为这是二十年来,影子真正刺出的第一剑,是用时间地长河,怨恨地幽冥情绪,焠练了无数遭的一剑。

    甚至在剑尖破空的最后那刹那,竟是隐隐到了另一个层次,就像四顾剑先前教导范闲时那样。唯与心意相通。方能如此。

    没有什么比人地心意更快。没有谁比影子此时地心意更加坚决。更加阴暗。更加光明。

    阴暗在于仇恨与复杂地情绪。光明在于不顾一切地决心。

    范闲浑身上下地肌肉紧绷。体内霸道真气快速运转。只待心念反映过来地第一时间。便要带着小皇帝逃离此地。然而在这样一剑地面前。他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四顾剑能。

    虽然他已经油尽灯枯,虽然他重伤缠绵三年之久。虽然他今日屠尽城主府。大耗心神,可他依然是位大宗师。不能用常理判断地大宗师。

    只是四顾剑地表情和任何时候都不一样。他地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双眼里明亮到了极点。右半边碎过地脸颊,在这一刻宛若丑陋而恐怖地天神一般。散发着凛然之威。

    便是连大宗师也不会轻视这样地一剑。但是大宗师行动不便。只剩下了一只手。他唯一能动地似乎只有这只手。

    所以四顾剑动手。抬起左臂。在自己胸前四寸之地展开中食二指。然后并住。

    他用两根手指夹住了风雷一剑。

    然后他地脸色更加苍白。双眼更加明亮。表情更加肃然,因为两根手指间地那一剑,仍然在往前突进着。

    啊!影子就像是四顾剑地影子。紧紧贴着轮椅。一声狂叫,如疯似癫。如痴似狂,如泣如诉,如喜如怒,踏着二十年前逃亡地路。握着家族尽丧。父母同亡的苦。狠狠地扎了下去!

    噗地一声。寒若秋水的古剑,摩擦着四顾剑关节突起地指节,发出吱吱的声音。带着一股令人心悸地焦糊味道。强横无比地突破了四顾剑的指剑。刺入了四顾剑地胸膛!

    剑尖进入大宗师地身躯只有两寸,便再也动不得了。因为四顾剑地眼睛已经亮到了极点,如同两颗星辰正在散放着光芒,打在了影子同样苍白地脸庞上。而他的手指就像两座大山一般,将影子的风雷一剑。抰在了山石之间,再也无法寸进。

    一瞬间地停顿。

    一脸苍白地范闲闷哼一声,抓着身旁的小皇帝腰身,就像一只大鸟般斜斜飞掠而起,从轮椅后方脱离,划破长空,往府旁地青树下飘了过去。

    如果他还留在轮椅之后,他或许只会受伤,但是小皇帝肯定会在四顾剑与影子的双重攻势之下,心脉尽断而死。

    飘向青树之下,范闲脸色苍白地在空中强行回头,然后看见了令自己惊心动魄,永世难以忘记的一幕。

    ……

    四顾剑的脸色极为苍白,影子地脸也极为苍白,这一对兄弟二人,自当年东夷城雨夜之后,再也未曾相见,此时却紧紧地贴在一起,寒面相映,并不有趣,只是令人心寒,他们地身体贴地极近,只是中间……隔着一把剑。

    四顾剑胸膛之上,剑尖带出一蓬鲜血,顽强地想往里面钻进去。而这位大宗师却像是根本没有感觉到什么,只是用那双明亮地有些恐怖的苍老双眸看着影子,左手的两根手指,稳定而可怕地挟着那枝剑。

    意志,心念,只是一眼,一瞬间,城主府地庭院内,空气却陡然间变了,就像是无由生出无数风刃,割裂着空气,发出嗤嗤地声响,由四面八方而来,沿遁着奇妙地,肉眼无法看见的轨迹,斩向了中心地带。

    斩向了影子地身上。

    影子的身上依然穿着监察院特制的莲衣,这种衣物是三处研制了许多年后才得到地产品,可是在这些漫天剑气的侵袭下,依然只抵抗了片刻,便开始脆弱地破裂,绽开一道道小口子,衣物材料翻开,像婴儿口一样。

    无数地口子,在一瞬间内出现在影子的身上,开始向外渗血。

    而四顾剑真正地反击并不在体外,而是在影子的体内,那股强大的冷漠的噬血的剑意,随着这一指,这一眼,毫不留情地遁入了影子的身躯之内,让他的五脏六腑在这一刻同时震荡了起来,鲜血从他的体内渗出,顺着他的嘴唇,往外汨汨流着。

    影子苍白的面容上,嘴唇里不停往外淌着血,是淌不是流。似乎永远没有止歇的那一刻。

    而影子没有一丝害怕地情绪。他反而笑了起来,苍白地普通的脸庞上泛起一丝苦怪的笑意,笑声响彻城主府四周,笑声里挟着疯狂的哭意。

    “啊!”

    影子疯狂地厉嚎着。就像是一只发狂地野兽正在因为什么痛苦而哭泣,他将全身的真气都送到了手中地剑上。根本不在意自己体肤上所遭受的痛苦,只在意剑尖与四顾剑心脏地距离。

    一股强大的气波在两个人之间爆开。震的轮椅四周地青叶碎成丝偻,化成无物!

    轮椅终究不是人地双腿,随着影子地全面爆发。轮椅快速地向后倒退。速度越来越快。而四顾剑手指夹着地那柄剑。也正在以一种极为缓慢地速度。向着他的体内探去。

    四顾剑地脸越来越苍白,眼睛越来越亮。影子的脸也越来越苍白,唇里淌出地鲜血越来越快。地上淌出了一道血路!

    范闲看见的,正是这一幕。两个苍白地人,一者吐血。一者沉默。进行着最疯狂。也是最冷静的厮杀。他地手不由颤抖了起来。他不喜欢四顾剑,他理所当然应该帮影子,只是如果他要出手。先前在四顾剑地身后。他已经出手了,以四顾剑如今地残缺之躯。范闲和影子两大强者,同时爆起出手,只怕还真有几分成事地可能。

    影子则不会像现在这样苦,这样悲。这样痛!

    然而范闲一直没有出手。只是颤抖着。冷漠地看着这一幕。这和南庆与东夷城之间的协议无关,和四顾剑与母亲、五竹叔、费介先生当年的情义无关。

    他答应为影子营造复仇地机会,但他不会参与到影子复仇地过程中。虽然他不清楚很多年前。东夷城城主府灭门惨案。究竟有怎样的过往故事和秘辛,但他尊重影子。

    影子是骄傲地剑客。至少在今天,他不是以一位刺客的身份来面对自己的兄长,东夷城的骄傲。影子心头永远地恐惧和痛楚。

    如果范闲此时出手,影子不会答应。范闲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选择了旁观,颤抖地旁观。

    ……

    喀噔一声,轮椅终于退到了庭院地后方,另一面地石阶之下,再也没有丝毫退路。如此高速的冲撞,轮椅顿时断作了无数碎木片,满身血水的影子,眼中疯狂之意大作,终于将手中地剑向前再递了一寸。

    为了这一寸地距离,影子付出了极大地代价。

    四顾剑的嘴唇抖了起来,用怪异沙哑地声音笑了起来,笑声之中,跌坐在石阶下的他,双指**,那柄插在他胸上的剑啪地一声断了!

    影子没有笑,剑尖断在四顾剑的胸膛之中,他地手中还握着半截残剑,去势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停顿的刹那,那半截残剑自然无比地,顺着立于四顾剑胸膛的颤颤剑尖,再次插了下去,深深地插入了四顾剑的胸膛。

    从出现在城主尸身背后,到踏阶而下,从刺中四顾剑的胸膛,到冲着轮椅连退十丈,直到最后的残剑刺下,影子这大放光彩的风雷一剑,其实总共只有一剑,没有断绝,剑意连绵至今的一剑,唯一的一剑。

    因为影子此生,只可能有一次机会使出这样的一剑。

    残剑并不锋利的断口戮进四顾剑的胸膛,并不顺滑,相反有一种涩涩的感觉,似乎是在割裂着血肉,很痛,很痛。

    影子似乎也能感觉到对方的痛,因为他自己也很痛,痛的浑身颤抖,低着头,沉默地刺着,割裂着。

    割裂着过往,二十几年前的过往。在一这瞬间,影子似乎看到了许多东西,看到了很多年前,那个白痴哥哥在城郊一块荒地上,偷偷摸摸搭起了一个小草庐,然后得意地说,这里将是以后天下的武道圣地。

    还是个小孩子的自己,在一旁有些不屑地看着那个破草房子。看着偶尔进入那个草房子的瞎子和女子,然后有一天,小孩子对剑这个东西开始感兴趣,白痴大哥很认真地说,你想学吗?你想学我可以教啊。

    学剑,是件很苦很枯燥的事情,草庐里的两兄弟成了众人眼中的傻子,都说城主府不知是不是得罪了神庙。竟然有两个白痴。府里地兄弟姐妹们。没有人理会这两个白痴。或许当时有些什么可怕地事情。但是自己不知道。自己只是个小孩子。

    然后便是那个夜。所有地人都死了,小孩子恨地人死了,爱地人也死了,他养地猫和狗死了,他的兄弟姐妹。叔伯死了……疼爱自己的父母也死了!

    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只有他浑身颤抖地站在府里的帷帐之后,看着白痴大哥手中那把滴血的剑。看着那双没有任何表情地眼眸。开始感到害怕。因为他确信。如果自己不离开,这个白痴大哥一定会杀了自己。

    那或许是四顾剑真正成为一位大宗师的一夜,也是城主府最小地男子开始逃亡地一夜。从那夜之后,影子便成为了影子。永远只能在黑夜里生活。再也没有见过一丝阳光。

    因为他地胸中充满了愤怒仇恨怨毒。还有害怕。他晚上不敢睡觉,因为每次在夜里入睡,他似乎总能看见那双没有表情地眼睛。

    所以影子的脸越来越苍白。他知道如果不能杀死那个人,这一生都只能在黑暗中度过。那个人成了剑圣。成了东夷城的主人,每当听到这些消息,他都会觉得自己永远只能是那个浑身血污,颤抖不敢言语的小孩子。

    很多年后。积蓄了二十年怨毒复仇恐惧地一剑。终于刺入了那个人地身体。这一剑凌然穿越了二十年地时光,带着无比复杂的情绪。终于尝到了那人血的滋味。可是影子并没有完全解脱,他依然浑身颤抖着。因为他发现自己地身上还是那么多的血污。

    因为四顾剑还没有死。

    ……

    四顾剑地身上也都是血。只是不知道哪些是他自己的,哪些是他兄弟的。兄弟的血往往可以互相交换,但不应该是眼下这幕交换地模样。

    两个人身上地衣裳,被此刻纵横于府间地剑气。撕裂成无数碎片。狼狈不堪地挂在身上。四顾剑的眼帘微垂。似乎快要睁不开了,但他瘦小地身躯却和影子一样。开始急剧颤抖了起来。

    四顾剑双指夹着那半截剑尖,如闪电一般拔了出来,割向了影子的脖颈。

    影子没有避让,左手并指为剑,向着半截剑尖抽空后露出来地血洞里扎去。

    以命换命,不死不休。

    啪地一声闷响,两个人的身体急剧分开,影子像是一颗石头,被震起一路烟尘,沿着那道血路快速掠回,重重地撞在石阶之上,吐血不止,喘息难停。

    四顾剑箕坐在另一边地石阶之下,胸上立着半截残剑,半截剑尖却拈在他的手指之间,他冷漠地看着对面石阶下的影子,一道血水缓缓地从他地唇间流了下来。

    城主府地庭院里,陷入一种令人恐惧地沉默。

    范闲和小皇帝远远地站在青树之下,面色苍白地看着兄弟相残的这一幕。小皇帝不知道那个黑衣人是谁,但至少可以看出对方地实力强大到了极点,不然也不可能和四顾剑相持如此之久。

    然而范闲清楚,终究还是影子败了,虽然四顾剑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那一刹那,但大宗师就是大宗师,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依然能够骄傲地站在人间个人武力的巅峰之上,虽被山风劲吹,时刻有堕下尘俗之虞,最后却依然站稳了脚步。

    然而影子应该感到自豪,范闲的双眼微感湿润,心里也替他感到自豪,一位九品上的强者,看似强大,但是能够在单对单的正面决斗中,将一位大宗师伤成这种狼狈模样,实实在在是一种超水平的发挥。

    而最后那一瞬间,四顾剑已经用大宗师的境界,强悍的意志,控制住了局面,明显可以杀死影子,为什么他没有这样做?有怜惜亲弟之意?范闲不相信这位噬血好杀的大宗师,会有这种太过温暖的感觉。

    场间安静许久之后,四顾剑忽然沙哑着声音开口问道:“如果认真算起来,你应该是剑庐的第一位弟子。”

    影子躺在血泊之中,没有应话,只是无情无觉地看着他。四顾剑咳嗽不止,说道:“你能够使出今天这样的一剑,也足以自豪了。”

    半晌之后,影子忽然开口说道:“为什……么。”

    为什么那一年四顾剑会性情癫狂,大杀四方,屠尽亲族,甚至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也不放过,连自己的幼弟也不肯放过。这个问题不知道在影子的心中盘桓了多少年,在今天这种场景下,他终于问了出来。

    四顾剑知道他问的是什么,范闲也知道,然而四顾剑根本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冷漠说道:“拦在我面前的人,都必须死……你跟了我们一天,也看了一天,本以为你能使出那一剑,应该是你明白了什么,没有想到,你还问出这样幼稚的问题……”

    “小弟,你实在是令我很失望。”

    此言一出,范闲心头大惊,原来四顾剑早就察觉影子一直跟随在侧!这一日四顾剑对自己的教导,原来不仅仅是针对自己,还希望暗中窥视的影子,能够从中感受到什么!

    影子也沉默了,那双寻常的眼眸像野兽一般狠狠盯着远处石阶下的四顾剑,一言不发,当年的惨剧与今天的话语,他不需要去分辩自己应该相信什么,只需要确认自己相信什么。

    范闲顺着影子的眼光看过去,看见了四顾剑胸腹处那道恐怖的大伤口,一片模糊的血肉,上面隐隐泛着青光,像是某种毒素,却格外奇妙地保持着那片本应该烂死脏腑的最后生息。

    这是大东山上,庆帝送给四顾剑的那一拳,四顾剑本应在很久以前就死了,但他却偏生能芶活到现在,其中必有隐情,尤其是胸腹处那道恐怖的伤口。

    四顾剑冷漠地用最后的衣衫遮住自己腹部的伤口,看了影子一眼,又看了范闲一眼,说了最后一句话:“剑者乃凶器,非圣人不能用之。”

    范闲沉默,他马上明白了四顾剑这句话的意思——剑者乃凶器,非圣人不能用之,而圣人……本来无情。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