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五十六章 别院之间苦心思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庆余年作者:猫腻

    天一下就阴了,却还没有哭泣。范闲的脸色有些阴沉,半靠在车窗边,望着窗外的山道与京郊保护极好的青丘野林,许久沉默不发一语。

    黑色的马车沿着平直却又起伏的石板道,斜斜驶上了官道,脱离了陈园的范畴。然而范闲的表情并没有轻松起来。身周的监察院官员们瞅着窗边那张依旧英俊,今日却格外漠然的面宠,心里都有些莫名的发寒,他们不知道陈园里发生了什么,老院长和提司大人又说了些什么,为什么提司大人今天的表情会如此严肃。

    马车在官道上沉默地向着京城驶去,沿路偶遇入城百姓或是踏青归来的官绅家少年少女,这几辆黑色的马车,就像是在亮着无声的警告灯一样,所有的人们看见它们,都匆忙地让到了一边,为这些黑色马车让路。

    百姓们是天生对官老爷们的恭敬在做祟,而那些往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权贵们,则是知道这些黑色马车所代表的身份权势。京都里的权贵们耳目众多,当然知道小范大人昨天夜里,已经从东夷城赶回了京都。

    如今这个世上,没有敢得罪范闲,哪怕是这些被荷尔蒙调教的无比嚣张的年轻权贵们,在这些黑色马车面前,依然只有敛气凝神,大气不敢吭一声的份儿——小范大人是出了名的狠厉嚣张,他才不管这些少年地身后是哪位娘娘。何家国公——四五年前,在抱月楼外,范闲一个人打断了十几个小兔崽子的腿,这个故事早已经震骇了所有别的小兔崽子的心。

    范闲没有注意到官道上的动静,也没有去看那些畏畏缩缩停马于一旁的少年们,只是沉默地看着官道旁地风光。心情异常沉重。往年里猜到只是猜到,想到只是想到,长辈们一直没有对他言明什么,所以他也可以暂且当作自己不知道这些,只是在暗里做着准备,只当成是下意识里的行为,而不是从内心出发,为了某个明确的目的而折腾。

    可如今一切都已经清楚无比地摆在了他的面前,他必须正面面对当年的故事,做出自己的选择。

    此时黑色的马车已经行到了官道的某个岔道口。前方不远处便是京都雄伟的城廓,左手边一条清幽道路,正在青青竹林地遮映之下,该往何处去?

    “往左。”

    倚在窗边的范闲。微眯双眼。轻声吩咐道。沐风儿看了大人一眼,没敢说什么,比了个手势,三辆黑色的马车迅疾往左拐入青竹林中,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往这条道路里行去不远,青竹渐疏,便能看见道路一旁碧若青玉地那泓河水,河水缓缓流淌,速度极慢。如果不是用心去看。只怕会觉得这是一泊湖。

    正是穿城而过,绕城而行,最终西行苍山地流晶河。这条河在上游某处凝聚脂粉。汇聚舫上彩灯,集中了京都半片**繁华,纵使范闲的抱月楼突兀而起,依然没有完全夺走这条河的味道。

    流晶河流至京郊之外,来到这片竹林青树之中时,已经安静了许多,清静了许多,尤其是河对面小小半岛上的那方宅院,在这春意明媚里泛着清新淡雅的味道,平添了几分遗世而独立的感觉。

    太平别院,当年叶家女主人的小院,后来的皇室别院,长公主在京都叛乱时,曾经在这里住过两天,也仅仅只住了两天,然后这间院子重又归复了寂静,就像是从来没有人在这里生活过一般。

    范闲下了马车,静静地看着那个院子,想着曾经在院子里居住过的人,一时有些失神。

    京都叛乱平定之后,皇帝隐隐曾经透露过两次,要将这个院子重新赐给范闲地话头。范闲清楚这件事情最好不要由自己开口,所以也一直是平静相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最后始终没有落到实处。

    庆历五年地夏天,在城外范族田庄里住了一夜之后,范闲曾经带着妹妹来过这里,对着太平别院磕了两个头,聊寄哀思,却没有进去,因为他知道,皇帝对这个院子有别样的感情,别样的畏怯。

    但是范闲后来还是进去了,他和五竹叔在太平别院地一间密室内找到那把重狙的****,还在里面倘佯了许久,皇家的侍卫,根本不在他们二人的眼中。

    范闲的眼睛眯了起来,眼光透着河上的淡淡水气,直似要穿透太平别院涂成青灰色的墙,看透里面的一切。

    里面没有坟。

    这是范闲早已经确定了的事实。他的父亲大人范建曾经对他私下说过,叶轻眉的坟在一个隐僻处,后来点明在太平别院里,然而院里却没有。范闲后来以为是在皇宫里,可是皇宫里也没有,只有一张画,画上有个黄衫女子。

    叶轻眉自然已经不在这个人世间了,她葬在哪里也并不重要,但是范闲却偶尔会想到一个问题,是不是皇帝也有些不敢面对地下的那缕魂魄?

    范闲在河边坐了下来,将长衫的前襟撩到膝上,非常平整地搭好,认真说道:“我在这里想些事情,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是,大人。”沐风儿和几位贴身的启年小组成员同时低头应命,带着四周的护卫力量,向着竹林深处散去,一直散到范闲看不到他们,他们也不可能看见河边的地方。

    不要让人来打扰,自然也包括这些下属。沐风儿这一干人很清楚范闲的心思,只是有些不明白大人此刻的心情。他们退到了很远地地方。警惕地注视着四周道路的动静,封锁着风声,在心里默然猜测。

    河对面的那间院子是叶家女主人当年的居所,这是所有的老京都人都知道的事情,而那位叶家女主人是小范大人地亲生母亲,这是整个天下人都已经知道的事情。小范大人今日选择在此地静思。所思考的事情,自然是极为棘手,极为重要。

    不知道坐了多久,将这河两岸的幽林青竹灰院,河中的静水苔石飘叶,一应风景都看透成了一个笑话,范闲才感觉自己坐的有些累了,臀下的那方石头,忽然显得格外尖刻,戮的有些痛。

    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后的灰尘,皱着眉摇了摇头,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向着河畔又走了两步。低下身去。掬了一捧微凉的河水,泼在了脸上,似乎是要让自己脸上地灼热变得冰冷了一些。

    这时候,一方手帕从旁边伸了过来,似乎是想让他擦拭干净脸上的水滴。

    范闲没有丝毫吃惊,接过手帕,在脸上胡乱擦了擦,又探到河水里拧了两把,拧到微湿冰凉。才微笑着递还了回去。说道:“你是最怕热的,把脸冰一下。”

    一身素白衣衫的范若若笑着从兄长地手里接过打湿了地手帕,小心翼翼地擦了擦自己的耳根和脸颊。看样子她来的应该有些匆忙,平日里一脸的冰霜,此时却被两颊的红晕涂抹的一干二净。

    “你怎么来了?”范闲回身往河岸上行去,很自然地伸出手去,想要牵着妹妹的手,以防她跌倒。

    没有想到,范若若却没有瞧见兄长伸过来的手,已经走了上去。范闲微微一怔,笑着说道:“看来苦荷当年没有藏私,你这才学多久,身子比以往倒是好了很多。”

    范若若笑了笑,没有接这个问题,回答范闲先前那句话:“哥哥昨天夜里才回来,今天怎么又跑了出来?京都里有人找你有急事,嫂子偏生入了宫,藤大家的被那人烦地没法子,只好找到了医馆。我是去一处打听了下,才知道哥哥你出了城,我正准备去陈园来着,但在路口看见了沐风儿,知道你肯定在这里,便下车来寻你。”

    范闲今天来陈园,院里地人应该不知道才是,不过他也懒得去理会这些小事,问道:“什么事儿,找我找的这么急?”

    兄妹二人一边说,一边坐了下来,就如同五年前一样,遥遥对着河那头。

    “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儿,只是好久没见哥哥,想你了。”范若若微微笑着说道,其实既然那人烦到了范家小姐的头上,肯定是极重要地事情。只是这位冰雪聪明的姑娘家,发现今日兄长竟然会来到太平别院静思,那么心中一定是有更大的苦恼,她自然不愿意拿那些官场上的事情为烦他。

    范闲心想如今的庆国官场上确实也不可能有什么大事儿,不由笑着摇摇头,说道:“既然不是什么大事儿,你陪我坐坐也好,我正嫌一个人坐有些气闷。”

    这一坐又是半个时辰,范闲是心有所思,所以不想说话,只觉得有个完全信任自己的妹妹坐在自己的身边,确实能够让自己的情绪更稳定一些。而范若若更是没有什么旁的念头,她只是在心里幽幽想着,只要能够这样安静地在哥哥身旁坐下去,那就好了。

    许久之后,太阳早已穿过了竹林的高梢,往着西边的方向缓缓移了下去。淡淡的光芒,变成了无数斑驳的影子,打在兄妹二人的脸上。范闲的眼眸被那片片光芒恰好晃了一下眼,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叹了一口气。

    范若若心头一动,听出了这声叹息里的太多苦恼,怨恨,无奈,不得已与沉重。她微微低头,思忖很久后说道:“心里有什么事,说出来或许好些。”

    范闲沉默许久后,忽然开口说道:“我的生母姓叶名轻眉。”

    范若若微愕,抬眼看他,心想整个天下,自己大概是最早知道这个秘密的几个人之一,为什么兄长此时又要重复一遍。但她知道范闲肯定必有后话,所以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没有表达自己的疑惑。

    “当年我带你来此地,对河遥遥一祭,拜的是她赐予我这个肉身,让我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一遭。”范闲静静说道:“今日来此遥看,却是敬她当年所行所为,拜她给我这个儿子留下了太多好处,给这世间的百姓也带了一些不一样的可能,更多的选择。”

    范若若在一旁安静听着。

    “我这一生,没有看见过她的模样,没有听过她的声音,但我见到了太多她留下来的痕迹。”范闲低头思忖片刻后,继续说道:“这次去东夷城,也看了不少,所以她在我心中的形象是越来越清晰,我也越来越习惯把她看成是自己的母亲。”

    他在心里加了一句话,虽然她的年龄似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如果当年有人加害于她,你说我身为人子,应该如何去做?”范闲的眉头皱到了极致,眉心一片阴郁。

    范若若忽然感觉心头有些紧张,紧紧地攥着手中的湿湿手帕,颤着声音说道:“那些人不是……死光了吗?太后娘娘如今也早已经去了。”

    “太后自然是要死的。”范闲没有告诉妹妹,太后实际上就是死在自己的手中,微嘲一笑说道:“可是还有些该死的人,没有死。”

    范若若没有开口询问,因为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今天肯定会听到一个令自己心惊胆跳的名字。

    “我很久以前就猜到陛下是我的生父。”范闲说道:“只是最初那两年里,我根本不把他看成是自己的父亲,不止是他,要把叶轻眉当成是自己的母亲,也很困难,这和当年故事无关,也不是我生出了被遗弃的挫败感觉,这是解释不清楚的事情。”

    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时,就已经带着自己的灵魂。

    “然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总是由时间铸成的,这与血缘无关,与亲疏无关。”范闲低头疲惫说道:“就如同我自幼把你当成妹妹,这一世都会把你当成最亲近的人一样。时间总是能改变许多事情,和陛下相处这么久,我能察觉,他对我,比对他其他几个儿子不一样。尤其是这几年,皇帝陛下改变了太多。”

    他忽然笑了起来,笑的有些可爱:“你说,如果当年是陛下杀了我妈,我应该怎么做?”

    范若若心头一震,双手下意识**,把手帕挤出了最后几滴河水。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