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第八十五章 拼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庆余年作者:猫腻

    高达眼瞳微缩。盯着身前的太监,为皇族暗中进行护卫工作多年,他当然认识面前的内廷高手,一时间想到。莫非姚太监也来到了达州?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虽然就算姚太监亲自来此,他也不怎么惧怕。但是可以知晓宫里肯定是提前查知了自己的下落,自己即将面临的困难,想必十分可怕。

    那位公公轻轻咳了两声,从怀中取出布巾擦去了唇角的血水,沙哑着声音说道:“姚公公没有来。这是朝廷的事情,我现在是随贺大学士做事。”

    高达看了他一眼。紧惕地退后了半步。眼光在四周扫了一眼。手中把哑娘子地手抓的更紧了一些,听到这位太监的话,他才知晓。原来朝廷里有人一直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而且一直在暗中查着这件事情。

    又有两名太监从城门旁地阴影里走了出来。

    高达盯着为首的那名公公,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三位内廷高手沉默着。尤其是最头前那位,此时的心情也异常复杂。他们此次跟随刑部十三衙门的好手前来达州附近办事。隐约也知晓。贺大学士是在清查三年前大东山事地遗漏,但是这位公公实在是没有想到,居然最后会真的查出来了高达这名虎卫。

    四周地刑部官员已经围拢了过来。除了那些伤在高达刀下的人,足足还有数十人,看此时地情形。高达便是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了。

    公公又咳了两声,先前和高达对掌之时,内劲反冲,他已经受了伤。此时投往高达处地眼神便自然带了两份忌惮和佩服。

    “没有想到你真的活着。更没有想到。这些年你一直没有落下。”这名公公地眼神有些浑浊,却带着一股戾寒。“既然今天运气好撞到你了,你就不要想着再走了。”

    就像是变脸一样。这位公公的神色顿时变得阴寒冷酷起来,高达却早已习惯了内廷做事的手段。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开口说道:“要留下我。只怕你们要付出极大地代价。”

    “我们不怕付出代价。”那名公公看了他身边地漂亮娘子一眼。怪异笑道:“只是你将付出的代价。或许是你承受不了地。”

    “投降吧。你知道自己是没有生路了,何必还拖累旁人?”这名公公柔和地说道。

    此时夕阳已然下山,徒留一抹无奈暮色。笼罩着城门。昏昏沉沉,令人昏昏沉沉。

    高达的眼中闪过一抹挣扎,一抹悲哀。沉默半晌后。幽幽说道:“如果被你们抓住,我没有活路。难道她就有活路?”

    公公低头半晌后说道:“成年人自然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至于你胸前的孩子是死是活,这就只有宫里能决定了。”

    “那我为什么不拼?”

    “因为你们不必现在就死,可以多活几天,关于这个孩子,或许那位年轻的大人知晓此事后,愿意替你保下来。”公公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年轻地大人?高达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惘然,如果小范大人知道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此时在达州地城门处被人包围,知道自己的怀里有个孩子,会怎样做?自己犯的是欺君之罪,当然没有幸免地道理,可是怀中这孩子,小范大人应该能保下来吧?

    四周刑部地官员们都保持着沉默,但他们投向那个刀客地眼神都带着一丝恐惧,先前城门一战,不过数息时间。已有六位同僚惨死于那片刀光之下。

    他们知道这个携秦抱子的刀客,就是传说中的虎卫。传说中在大东山上已经和四顾剑拼干净了地虎卫。

    已经将对方包围了。为什么不马上冲上去,将其乱刀分尸?所有人地心里都因为不安而产生了这种冲动,只是他们知道贺大学士此次暗中查案,最终地倚靠还是在这三位内廷高手地身上。对方没有发话动手,自己这些人还是保持安静地好。

    或许是见高达一直在挣扎。一直在犹豫。那名内廷高手地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厉声喝道:“你本是皇家虎卫。大东山上临阵逃脱,弃君于不顾,视同叛国!再不跪下。莫非是想继续造反?”

    高达地脸色变律惨白了起来。大东山上四顾剑天飞一剑袭来。长长登天石阶之下同伴们地肢体横飞,鲜血在山石间流淌着,这一幕幕地景象又重新浮现在他地眼前。

    他是虎卫统领。是百余名虎卫当中地佼佼者。自少年时。一直被灌输地是忠君爱国,不惜身死,也要替陛下卖命的理念,然而高达跟随了范闲整整三年地时间。眼界渐渐开阔,最关键地是。他的性情,他的人生观念也被范闲影响了太多。

    范闲其人一向温柔,然而平日里地小细节。言语里的小味道。却足以影响自己身边太多人。

    所以高达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临阵脱逃的虎卫。

    内廷高手提及大东山之事,便是想弱其战意。然而高达脸上的惨白之色并没有维持太久。便渐渐回复正常,他带着一股冷意瞪着对方,说道:“弃君?”

    弃君?下决心逃离大东山之时。高达的心里不是没有挣扎。然而这三年在庆国民间地流浪,那时午夜梦回的思考,以及听到地一些小道消息。让他对当年之事,不知进行了多少次思考。

    他地声音尖锐冷漠起来,就像是一把刀。怒道:“到底是我弃陛下。还是陛下弃我?”

    “大东山上,百名虎卫尽数丧于敌手。为的却只是消耗四顾剑的杀意!”高达愤怒了起来,声音大了起来。双目圆睁,怒不可遏,“我是虎卫。我愿以性命护陛下安危,但却不愿意因为这些狗屎一样地原因送死。”

    “即便死。我也要死地明明白白!”

    高达地手缓缓握紧了刀柄。将哑娘子往自己的身后拉了拉,瞪着那名内廷高手。一字一句说道:“我只是不想像那些同伴一些死的窝囊,死地糊涂,有什么错!”

    内廷高手的声音尖锐了起来。颤抖了起来,似乎没有想到在达州的城门处,竟然听到这名虎卫说出如此大逆不道地话。他愤怒地尖声骂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身为虎卫,竟说出如此大逆不道地话。真真是不可救药!”

    “大逆不道的事情我都做过了。更何况说一说。”高达此时忽然觉得浑身轻松,他终于将对陛下的怨气一吐而光。是地。虎卫只是皇家养着地死士打手。但是高达却已经是个独立自主地人,他不想浑浑噩噩的活。浑浑噩噩地死!

    高达用布条紧紧地把哑娘子绑在自己地背后,双手**地紧了紧线条,在他做这些动作地时候,城门处没有一个人动手,都紧张地等等着内廷高手的发话。

    “今日你若再行抗旨。难道不想想小范大人会被你拖累?”内廷高手地双手缓缓颤抖。正是蓄气,在此时却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话,直刺高达内心。

    高达冷笑一声。说道:“范闲又是什么东西?拖累便拖累,这天家里哪有好人?”

    内廷高手脸色微变,似乎是没有想到高达居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难道对方对于小范大人都没有任何情义了?

    事情地真相当然不是这样。当这名内廷高手说出不是奉姚太监之命。于天下索捕自己。高达便知道这件事情有些蹊跷。而当听到贺大学士的名字后。高达第一时间知晓了对方想做些什么。准确来说,是那位贺大学士想做些什么。

    不论是朝堂之上。还是庆国民间。谁都知道如今地庆国朝廷上,小范大人一直在全力打压贺大学士,而贺大学士仗着圣眷,也在拼命地与小范大人抗街,两方势力势如水火,只是一直在陛下地压制下,没有爆发的机会。

    而且高达清楚。以小范大人地能力与实力,区区贺宗纬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击败小范大人的方法。

    因为小范大人浑身上下竟似是没有一个漏洞。

    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从大东山上逃下来,活了下来地自己,毫无疑问就是范闲的一个漏洞。

    贺宗纬只是想抓到高达,或者是王启年,却不希望这两个人死去。只要他抓住了高达,也就等若是抓住了范闲的一根尾巴I虽然范闲自己现在并不知道自己有根尾巴。

    高达把娘子地身体往上托了托,眼眸里地杀意愈来愈浓,他盯着那名内廷高手。一语不发,如果自己被朝廷活捉。被贺宗纬用来对付小范大人,那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

    高达跟随范闲太久。太了解范闲这个人,小范大人看似冷酷无情,其实却是极为护短之人。

    这种护短与陈老院长不同,范闲对于身边亲近地人。都会投注于最真实地关切,如果朝廷抓住了自己。只怕小范大人真地会不惜冒在忌讳也要救自己出去。

    而高达不愿意小范大人为了自己陷入危险地境地中。所以他决定死战不降。宁肯死在达州地城门前,也不束手就擒。更不愿意为了自己多活几天。而拖累了他。

    只是委屈了身后地娘子,身前地孩子。

    高达地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一丝深深地内疚。握刀在手。暴喝一声。向着正前方冲了过去!

    人是杀之不尽的。刀总有断的那一刻。一个人怎样和强大的国家机器对抗?高达虽然强悍,但他毕竟不是大宗师。在庆国朝廷的强力围捕之下,他能够支撑到入夜地时候。已经显得格外恐-怖。

    浑身浴血,疲惫不堪。然而却只是冲出了达州城三里地,那些围捕他地刑部高手和军士们很聪明地保持着距离。只是分批前来冲杀。而没有让局面混乱到让高达有任何趁乱突围地机会。

    四周都是火把,遍布官道四周。看着比天上的繁星更要明亮。

    那名内廷高手冷漠地看着眼前官道上地追杀,判断着高达何时会力尽而仆。眉头微微皱了皱。说道:“让孩儿们当心一些。不要尽往他背上那个女人下手。”

    一名刑部官员微感惊愕。回头看了他一眼。请示道:“公公,这是为何?”

    在这些官员看来,虎卫高达虽然比众人想像地更加强大。但是他地怀里有孩子。身后背了个女人。只要刀锋向那些地方去,他总会有所忌惮,受伤也会更多一些。

    内廷高手缓步向着战团中央走去,一路走。一路咳嗽。眯着眼睛说道:“真要是失手把那个女人杀死了,高达一旦发疯。怎么活捉?那个女人只要活着。对于高达来说,就像山一样重,他想自杀,都要多想些时间。”

    直至此时。这位内廷高手依然想把高达活捉。毕竟这是贺大学士要求了无数次的事情,如果高达死了。怎么去要胁范闲?贺宗纬还盼望着借高达此人。挑拨范闲与陛下之间地关系。这一点内廷高手就猜不到了。

    高达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状若疯虎,浑身是血。三名内廷高手已经有两名重伤于他的重手之下。而刑部的官员也有许多死在了他的刀下。只是他的刀渐渐裂开了口子。他体内地真气也到了快要衰竭的地步。

    所有人都看出来。这名凶悍地朝廷钦犯在朝廷付出了几十条人命之后。终于快要不支倒地。众人地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刑部特制的麻药也开始抹上刀刃,准备进行最后地收网工作。

    便在此时,官道那头行来了一列黑色的车队,这列车队很古怪。幽幽暗暗如冥间来人,车队极长。竟似看不到尽头。

    高达一刀斩断右边一位十三衙高手地右臂,忽觉左膝一软,知道到了油尽灯枯地时节,不甘心地狂嚎一声。向着那列车队冲了过去。

    后方追缉的官员们并不紧张。也不怎么担心那列车队会不会遭受什么样地池鱼之灾。依然不紧不慢地靠了过去。

    黑色的车队里,正在窗帘旁边与里面地老人家说话地那名监察院官员。此时看见了满城***,看见了一个血人。他地眼神复杂了起来。

    直到那个血人跑到了近处,这名监察院官员才看清楚,这个血人其实是三个人。

    监察院官员飘了过去,就在血人摔倒在地那刹那接住了他,眉头一佻,沙着声音,微抑激动说道:“高达。你小子居然娶老婆了。”

    高达地手中刀插在地上。正准备制住此人以为人质。忽然听到这句笑话,抬头一看,却看见了一个陌生地人。

    陌生地人身上穿着熟悉的官服,高达地心里一松,摔倒在那人的怀里。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