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一百一十一章 准备着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庆余年作者:猫腻

    上次来太学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那一日春雨飘摇,范闲来太学是为了见胡大学士,为的是京都府尹孙敬修的事情。那时他挟东面不世之功回京,真真是光彩荣耀到了极点,抵抗门下中书的压力,折辱贺大学士的意志,潇洒嚣张,攀上了笫二次人生的巅峰。

    一朝雨歇,黑伞落下,他被太学的学生们认人出来.还引起了小小的一场骚动。

    而今日秋雨凄迷,他从庆庙逃命而来,面色微白,手臂微抖,雨水顺着布伞漏了些许打湿他的衣衫,让他看上去有些狼狈。如今的范闲已经被夺除了所有官职爵位,成为一名地地道道的白身平民,而且整座京都都知道!皇帝陛下正在打熬着这位曾经风光无限的年轻人,范府形同软禁,无人敢上门,无人敢声援。

    区区数月时间,人生境遇却已经整个翻转了过来,一念及此,范闲不由笑了起来,低着头,撑着伞,从那京不知议论着什么的太学学生身边走过,向着太学深处行去。

    雨中的太学显得格外美丽清寂,古老的大树在石道的两侧伸展着苍老的枝丫,为那京在雨中奔走的士子们提供了难得的些许安慰,一路行来,秋黄未上,春绿犹在,暮时学堂钟声在远处响起,清人心境。

    范闲不再担心那些后方追踪而至的庆庙苦修士,且不说在这数百名太学学生的包围中,对方能不能够找到自己。只说太学这个神圣重要的地方,即便是那些甘于牺牲自己的苦修士们。大约也不敢冒着学士哗动的风险。就这样像屠户一般的杀进来。

    撑伞往太学里走。一直走了很久。才来到了较为清静一些的教习所在地。范闲很习惯的绕过长廊,进了一间小院。行过照壁。却缓缓的停住了脚步。

    这里是他在太学里的屋舍,有几位教习和才气出众的学生被调到了他的手下,在这个院落里进行了好几年的书籍编修工作。庄墨韩先生送给范闲的那一马车书籍。便是在这个地方被进行了重新的整理。再送到西山纸坊进行定版。最后由范府的澹泊书局平价卖出。

    这些年书籍的整理工作一直在继续。所以澹泊书局也一直在赔钱。不过范闲并不在意这些。就像京都叛乱时在孙翠儿闺房里看见书架时的威触一般。范闲认为这种事情是有意义的。既然是有意义的事情,当然就要继续做下去。

    他静静的站在照壁旁。看着屋舍内的动静。有些安慰的发现。虽然皇帝陛下将自己打成了一介草民。可是这些跟了自己好几年的太学教习和学生并没有受到牵连。而且这里的书籍整理编修工作也在继续,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范闲的心里生起一丝暖意。望着屋里笑了笑,在那些太学教习发现自己之前转身离开了这间熟悉的院落,斜斜穿过太学东北角的那座密林小丘。沿著一方浅湖来到了另一座熟悉的院落。

    这个院子,这些房间。是当年舒芜大学士授课时的居所。后来胡大学士被圣旨召回京都。便也挤了进来。当舒芜归老后,帝间院子自然就归了胡大学士一人所用。上次范闲求胡大学士帮手。便是在这个院子里发生的事情。

    范闲推门而入。对那几名面露震惊之色的官员教习行了一礼。便自行走到了书房中,抛下了身后一群面面相觑的人。

    听到有人推门而入。一直埋首于书案的胡大学士抬起头来。将鼻梁上架着的水晶眼镜动作极快的取下。脸上迅即换成了一张肃然的表情,这位庆国的文官首领心情有些不豫。以他的身份。什么人敢连通传都没有。便直接闯了起来?

    然而他看见了一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脸,微怔了一会儿之后,大学士的脸上泛起一丝苦涩之意。说道:“还真是令人吃惊。”

    范闲其实也没有想到胡大学士一定在房中。在东夷城那边忙碌久了,他有些忘记朝会和门下中书的值次。也不确定这位学士究竟会不会在太学。只不过他今天确实有些话想与人聊一聊,既然到了太学。自然就要来找这这位。

    如今的朝堂之上。能够和范闲私下接触,却不担心被皇帝陛下愤怒罢官的人,大概也只有这位胡大学士。

    “今天出些事情,心情有有不愉快。所以来找您说说闲话儿。”

    范闲一面说,一面往书案的方向走了过去。手上拿着的伞一路滴着水。胡大学士皱着眉头指了指,他才悟了过来,笑了笑,将伞搁到了门后,毫不客气的端起桌上那杯暖乎乎的茶喝了两口。暖了暖庆庙里被雨冰透了的身子。

    “怎么这般落魄可怜了。”看着湿漉漉的范闲抢热茶喝。胡大学士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一现即敛。因为他发现今时今日这句笑话很容易延展出别的意思出来。

    果不其然。范闲很自然的顺着这个话头说道:“如今只是一介草民。能喝口大学士桌上的热茶。当然要珍惜机会。”

    此言一出,安静的屋舍内顿时冷场。两个人都不再说话,而是陷入各自不同的思绪之中。尤其是胡大学士。他以为范闲是专程来寻自己.所以不得不慎重起来。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都要深思熟虑,方能表达。

    过了很久,胡磊学士望着他开口说道:“今日怎么想着出来走走?”

    范闲的唇角泛起一怪异的笑容,声音略有些寒冷:“宫里可有旨意圈禁我?”

    胡大学士笑了起来,范闲接着温和说道:“既然没有,我为何不能出来走走?尤其是陛下传闻了我所有差使,但很妙的是。却留给我一个无品无级的太学教习职司,我今天来太学。也算的是体贴圣意。以示草民全无怨怼之心。”

    这话里已然有了怨意。若是一般的官员当着胡大学士的面说出这样的话,胡大学士一定会立刻无比的严加训斥,然而面对着范闲,他也只有保持沉默。当然,今日这番谈话的气氛已和春雨里的那次谈话完全不同了。毕竟那时候的范闲,虽然话语无忌。可那是陛下允许的无忌,胡大学士还可以凑凑趣,可如今的陛下已经收回了这种允许.胡大学士此时的应对也显得格外困难。

    他顿了顿后。望着范闲认真说道:“你的想法,我不是很清楚,但我昨日入宫曾与陛下有过一番交谈,论及范府之事,陛下对你曾经有一句批语。”

    范闲缓缓抬起头来,没有发问。眼眸里的平静与他内心的疑感并不一致。

    “安之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情太过直接倔狠了些……”胡大学士看了他一眼。从他的手中接过茶杯,微佝着身子去旁边的小明炉上续了茶水。

    胡大学士背对着范闲,声音很平直,也很淡然,轻声说道:“直接倔狠,看来陛下是了解你,也是体贴你的。再大的错处。也尽可以用这四个字洗脱去。这是性情的问题,并不是禀性的问题……你要体谅陛下的苦心。”

    苦心?范闲的眉头缓缓皱了起来,皱的极为好看,极为冷漠,他当然明白胡大学士转述的这句评语代表了什么,宫里那个男人对自己的私生子依然留着三分企望,三分容忍,剩下的四分里究竟多少是愤怒,多少是忌惮?那谁也说不清楚。

    胡大学士转过身子,将茶杯放在了范闲的面前,望着他的双眼认真说道:“直接倔狠.此乃性情中人,陛下喜欢的便是如你这样的真性情人。这些日子里你所犯的错,陛下不是不能宽恕你,但如今的关键是,你必须要知道自己错在何处,并且要让陛下知道你……知错了。”

    范闲黯然的坐在椅上,知道胡大学士错估了今天自己的来意.只是两人间根本不可能如往日一般把话头挑明,他也不会傻到去反驳什么,只是下意识里缓缓说道:“错在哪里呢?”

    “你知道在哪里,你需要表现出你的态度。”胡大学士的眉头皱了起来,微显焦灼说道:“这十几天里你做的事情,不论是哪一椿都足够让你被打下尘埃不得翻身……黑骑经过州郡,这些日子参罪你的奏章。像雪花一样的飞到了门下中书里。”

    “大概这些地方上的官还不知道,陛下早已经降罪了。”范闲笑了笑。

    “陛下何曾真的降罪于你?”胡大学士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甚至连他每日必抹的护肤霜都快要掩饰不住他额头上深深的皱纹,他用略有些失望的眼神看着范闲,沉重说道:“如果真是要按床律治罪,就算你是入了八议之身,可是有几个脑袋可以砍?可以抵销这些?”

    胡大学士看着面前这个沉默的年轻人,不知为何,心里生起一股难以抑止的怒火,压低声音斥道:“难道你不明白,陛下已经对你足够宽仁,如果你再这样继续挑战朝廷的权威,磨蛎陛下的耐心……”

    “那又如何?”范闲有些木然的截断了胡大学士的话。

    胡大学士静静的看着他,眼睛里的失望之色越来越浓,许义之后,他沙哑着声音道:“难道你想死?”

    范闲抬起头来看着他。

    “不要倚仗着陛下宠你,就这样无法无天的闹下去。”看样子胡大学士是真的愤怒了.他身为庆国文官首领,最近这些日子就如同朝廷里别的官员一样,眼睁睁的看着陛下和范闲父子反目,眼睁睁的看着本来一片清美的庆国秋景,却因为这件突如其来的异动,而平添了无数阴云,身为庆国的高官,身为一位庆国子民,他们都想劝服范闲能够入宫请罪,就此了结这一段动荡。

    然而范闲这几日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却让包括胡大学士在内的所有人都渐渐凉了心。

    “您认为我只是一位宠臣?”范闲并不想像个孩子一样来夸耀自己的能力,但听到这句话后,依然忍不住微微皱眉问出声来。

    “与宠无关,你只是……臣,我也是臣。”胡大学士强行压抑下怒意,幽幽说道:“你我都是陛下的臣子,或许你认为陛下待你不好。但你仔细想想。自开国以来,有哪位臣子曾经得到过你这样的宠信?国朝这些年来的历史。你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应该知道,陛下已经对你施予了最大程度的宽容与忍耐。”

    “不要迷信你的力量,因为终究你的力量是陛下赐予你的。陛下不是拿你这些日子里的狠厉没有办法,只是他不愿不忍不想做出那些决断,而不是他不能做。”

    胡大学士缓缓垂下眼帘,肃声说道:“当然。必须承认。你是一位很出色的臣子……”

    胡大学士没有说完,因为他想告诉范闲,陛下如果零点的对你有一丝宽仁之心。或许早就已经将你拿下大狱,甚至早已处死。因为陛下一直都有这样的能力,然而这些涉及到陛下与范闲父子间的事情,胡大学士心情激荡之余,发现自己已经说多了,所以沉默的转了话题。

    “没有人愿意看到一位庆国的大功臣,因为自己的骄横无状,而消失在京都里。”胡大学士看着范闲,郑重说道:“迷途要知返,倔狠总要有个限度。”

    “这话好像不久前才听很多光头说过。”范闲难过的笑了起来,站直了身子。说道:“看来如今的京都,如今的天下,都认为我才是那个横亘在历史马车前的小昆虫,要不赶紧躲开,要不就被辗死,若有了自己的想法,那便是罪人了。”

    他渐渐敛了笑容,想到了很多年前在抱月楼外打废的那批纨绔。又想到了婉儿曾经说过和胡大学士意思极为相近的话。皇帝的耐心终究是有限的,自己如今被困于京都不得出,彼要杀己废己。只不过是一句话的问题。

    这和庆庙里苦修士们的围攻不同,一旦庆国朝廷真的决定清除掉范闲这个不安定的因子,即使范闲个人的修为再如何惊人,也逃不过这个宿命——毕竟他不是大宗师。

    “先前冒雨入太学,看着那些学士从身边走过。我就在想,或许哪一日,我也会成为他们眼中值得唾弃的对象。”范闲微微低头,疲惫说道。

    “不。从来都没有人怪罪过你,唾弃过你,不止这些学生,甚至是京都里的官员百姓,一旦论及法场上的事情,对你犹有几分敬意。”胡大学士咳了两声,缓缓说道:“正如陛下对你的批语一般,陈院长之事,你表见的足够倔狠,这等真性情可以让很多人理解你……但是,你自己必须学会将这些事情想通透。”

    “百姓敬你只是敬你的情意,然而你若真的有些大逆不道的动作……甚至哪怕是想法。”胡大学士的声音寒冷了起来:“本官容不得你,朝廷容不得你,百姓容不得你。陛下更容不得你!”

    “你必须想明白。选是我大庆朝如今的统一意志,都希望你不要瞎搞。”

    “瞎搞?”范闲笑了起来,笑容里却多了很多沉重的压力,为天下敌并不是他害怕的事情,他的心里只是还有回味先前脑中的那些思绪,有些回不过神来。

    许久之后,他很郑重的向胡大学士施了一礼,却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给出任何信息,便转身欲往门外走去。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我必须承认,我已经老了。”胡大学士望着范闲的背影,忽然脱口而出,悠悠说道:“今日说的话便有些过头,只是……天下犹未定,战事不能休,为了朝廷里的百官,为了这天下的百姓,我希望你能多想想。”

    胡大学士说的是真心话,他本是皇帝陛下刻意挑选的下任辛辅人选,然而随着朝廷里局势的变化,他的前景却模糊了起来。

    陛下为了对抗荡范而捧出了贺宗伟,这位贺大人上体圣心,又精于政务,行事老练成熟,竟是挑不出个错漏处,如今范闲势衰,贺宗伟自然而然的坐稳了门下中书的位置,极得陛下信任,红极一时,隐隐压过胡派的风头。

    就算胡大学士毫不恋栈权位,可只怕心头也会有些唏嘘之意,他力劝范闲,只怕也有需要朝中留个熟悉帮手的意思,当然,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正如他先前所言——如今锋指天下的庆国,需要一个稳定的朝堂,一个和谐的社会,而范闲一日不向陛下低头,只怕庆国一日不得安宁。

    除非范闲死了,而实际上,庆国朝堂上,街巷里,没有几个人真的愿意刚刚立下不世之功的小范大人,就这样死去。

    “我明白你的意思。”范闲没有抬头,沉默很久后说道:“也许哪一天我想开了,我会入宫请罪的。”

    胡大学士在他身后苦笑了起来,心想要等到你想通,那要等到何年何月?

    “或许……我真错了?”门口范闲的背影极为疲惫,微沙的声音轻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然而这句话落到胡大学士的耳中,却令他心头一热,眉头缓缓皱了起来,就在这一刻,他决定今夜再次入宫。

    陛下与范闲父子间的这些争执在他看来,并不是解决不了的事情,只不过是谁都不愿意先低头罢了,若能说服陛下,发一道召范闲入宫的旨意,或许范闲便会顺水……

    正这般想着,范闲忽然回头说了一句话:“我如今虽然不在监察院了,但知道一个很有趣的消息,或许您愿意听一下。”

    胡大学士微怔抬头。

    “范无救在贺大学士府上当谋士。”

    范闲再行一礼.便走出了屋舍,此时太学里的雨依然在不紧不慢的下着,伞下范闲平静的脸上也没有丝毫动容,今天与胡大学士的对话,要达到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他很准确的知晓了朝堂上层官员对自己的看法,也了解了一下宫里那位皇帝陛下对自己的宽仁底线究竟在哪里——当然,最关键的是最后的两句话。

    范闲打着伞沉默的行走在雨中,暗自想着,看来不是今天夜里就是明天,宫里大概就会传出召自己入宫的旨意。通过胡大学士向宫里释放出某种信号,或许能够瞒过龙椅上的那个男人。

    一切只是因为启年小组的人刚刚出京,所以范闲没有准备好,他必须将这场君臣间的冷战控制在弹簧失效的范围之内,他在准备着,时刻准备着。

    当天夜里,胡大学士便入了宫,不知道他向皇帝陛下涕泪交加的说了些什么,但是侍奉在御书房的太监们都知道,陛下的情绪应该是好了许多,因为当场便有一道旨意出宫,范府外已经折腾了七日的黑夜杀场.就此告终。

    直到胡大学士面带安乐面容退出皇宫,他也没有把范闲告诉他的那个惊天消息告诉陛下,一方面是他不了解范闲为什么要把这件要紧事告诉自己,背后究竟有没有隐藏什么阴谋,二来是如今的庆国正如胡大学士所执信今一般,需要的是团结。

    在太学里,他只是觉得范无救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没有想起来是谁,但毕竟是门下中书的首领大学士,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下属的官员们便查清楚了,这个叫范无救的人,是当年二皇子府中八家将之一。

    走出宫门,坐上马车的胡大学士忍不住叹了口气,轻援胡须笑了起来,心想小范大人果然是个记仇的可爱人。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