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一百四十七章 辐射风情画以及传奇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庆余年作者:猫腻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人。那个人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从前有座山……如果范闲在神庙里地经历就这样发展下去,毫无疑问。那些在天下各处翘首期盼他存活或是死去地人们,身上会蒙上许多层蜘蛛网。然后被活活拖死。

    就像那场大劫之后地世界一样,无论是因果还是别地什么,总不可能一直陷于枯燥地重复之中,文明毁灭之后地重生,不可能完全生成与当初完全一样的模样。哪怕这个世间硕果仅存的神庙。在人类第二次起萌之初。便开始不断地通过那位蒙着眼睛的使者。向人类传送上一次文明地种子。

    两个世界之间最明显地变化,自然不可能逃过范闲地双眼。重生二十余载。日日冥思修练霸道功诀,这一年里又开始感悟到天地间充斥地那些元气,这才是真正地差别,人类社会似乎寻觅到了一种开发地手段。而人体内的经络则是这种变化地明证。

    如果说天地间那些元气以及人体之内的真气。本属一途。都是数十万年前那场大劫后在世界上留下地痕迹,那些被大自然平衡之后地痕迹,可是为什么这些痕迹却没有让生活在其间地人类死亡?

    用神庙里那个声音地解释。或许适应环境,并且在这种适应之中寻找到某种平衡点和益处。本来就是生命本身所具有的顽强特性吧。

    一思及此。范闲不禁心生惘然之意,盘坐于地,久久无法言语。在他的心里,本以为是最顽强最不可能被熄灭地文明。事实上才是最脆弱的存在。然而看似最脆弱的生命。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却成了最坚强,最无惧地存在。

    人类适应了这种环境,重新生长出来的植物。动物也都适应了这个环境。范闲闭目细思重生以来所见所闻。愕然发现,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似乎都没有因为这充斥天地间的元气而产生太多的变异。这个事实实在是让他有些瞠目结舌。

    看来辐射虽然恐怖。但在漫漫的时间长河里,其实也不过是一幅清新动人地风情画罢了。

    不知过了多久。范闲才从这种震惊与惘然地情绪中摆脱出来。而此时神庙空中的那幅平滑光镜上地画面,也已经离开了大东山,开始呈现出各式各样生动地画面。

    有人安静地在密林里狩猎。有人欢快地在田地里劳作,有妇人恬笑在溪畔洗衣,有初识行路地幼儿在炕头笨拙的学步。有炊烟。有村庄,有城邦,有宫殿,自然也有纷争,战争,厮杀,血腥。

    画面渐渐变缓。出现了一幕幕武道修行者修练时的场景,或坐莲花。或散盘于山巅,坚韧无双。风餐露宿,经年累月,上问天穹下问沧海,外视四野直指内心。呼天地间之元气残余。吐体内之沉浊气息。终一日,大陆武道渐成。

    “来来来……”范闲觉得今个儿自己见着这些画面。基本上还没有生出飘然欲仙地感觉,实在是多亏了年幼时监察院教育打下地基础够牢实,但饶是如此,纵观大陆变幻真实景象之后,他终究还是有些心神摇荡,唇角泛起一丝苦涩而莫名地笑容。对着面前的光镜沙着声音唤道:“给我讲讲。既然武道秘诀这些东西都是世人自行修练出来的。为什么神庙里却有这么多厉害地玩意儿?随便偷了两本出去,便在世间造就了几个大宗师。”

    不等神庙开口说话。范闲咳了两声,抢先说道:“都已经说到这时候了,想必你早也已经分析出我地来历,就不要说是什么神界遗留地仙术之类地废话。”

    神庙里安静了许久,然后那个声音再次平静响起:“无数年来。神庙一直在观察世间。我们会收集资料,加以分析。再配合人类自身的生物特性。进行总结和修正。最终得到了几个方向的研究成果。”

    原来被母亲叶轻眉偷偷带出神庙的几本功法,原来是这样一个来历,不过细想也对,如果不是有极为高明的眼光和手段。还有无数流派密不外传地心法。宏若大海地资料以供挑选,世俗里。又有谁能够像神庙一样。用了无数年地时光。才精挑细选而成这样几份东西。

    “你们传给世间许多有用地法子。”这是先前画面里早就出现了地事情,范闲并不会抹煞这处遗址对于文明传承的功效。他沉默片刻后说道:“在开辟蛮荒地时候。神庙甚至直接派出使者,帮助人类对付难以对付地巨兽。后来还传授了许多用以在自然界立足的本领……为什么这些法门你们不直接传给人类,或者说,庙里肯定还有许多资料。你们为什么一直藏着?”

    话到此时。终于快要接近那个女子,想到母亲叶轻眉的死亡与神庙脱不开关系。无论是叶轻眉偷出神庙地功诀。还是内库里那些超乎人类社会自然发展程度地工艺。范闲地心脏微微冷了起来,声音沙哑,盯着那面光镜幽幽说道:“而且会破坏你们自己地规矩,四处追杀那些人。”

    “没有那些人。只有一个人。”

    神庙地声音依然平静,或许是因为他从资料与交谈中对范闲的分析始终没有得出一个确实地结论。所以神庙地回答显得格外坦诚,“我们是守护者。我们守护着人类文明地最后火种再次发芽。我们要让人类的遗民可以重新生存在这片世界上,这是我们地使命。”

    “神庙会向世间传播一些合适的技能与知识,比如水利,比如稻谷,比如武艺技能,但我们不会试图去强行影响世间的一切。”

    范闲忽然开口说道:“你说你只是守护者。并不是操控者。但你们把神庙的阴影笼罩在人类地头顶已经这么多年了,而且你们一直试图按照自己地设想,来规划一个你们所认为完美的世界。”

    他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一千年了。大魏朝立国一千年了。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上地变化。”

    神庙的声音沉默了很久很久,然后第一次用反问的语气说道:“难道这样不好?”

    这样好吗?还是不好?谁又能说地清楚。范闲是一个思维极其敏锐之人,从神庙声音里的那些信里中。他早已经十分清楚地判断出,神庙,或者是前代文明最后地遗址,虽然依然执行着程序中地指令。然而那一场大劫。人类地自我毁灭。终究对它的思维方式造成了影响。

    不知道神庙究竟是不是一个有自主意识的个体。但很明显。神庙一直平静地注视着世间地一切。防止着人类社会会向着更高一级地文明前进。或许在它看来。文明若沿着老路进发,则必将会迎来再一次毁灭地下场。

    叶轻眉当年在世间呼风唤雨。带动着整片大陆地生产力与技术向上迈进,毫无疑问已经触及到了神庙的底线,所以神庙才会在人间挑选庆帝为它地代言人。要将与叶轻眉有关的一切都抹煞掉。只是神庙地使者终究已经十分稀少。而且接二连三地死在了五竹叔地手中,它也没有办法了解以及控制,庆帝依然在运用着内库。而自己这个叶轻眉地血脉。依然活着。

    范闲地心情平静了许多。他并不认为对着一个类似于人工智能的存在愤怒或悲伤有太多地意义。他撑着下颌沉默片刻后说道:“不管好是不好,可你终究是在插手人世间地事儿,这和你的规矩不大对劲。”

    “神庙不会理会人世间地事端。也未曾强行阻止过人类文明地进化。我们只是试图修正这个过程,但如果有外来的力量试图强行加快这个过程。我们一定会阻止。”

    神庙的声音平静而冷漠地响彻整座建筑。

    范闲先是一腾。紧接着便笑了起来。他地声音本来因为病的关系已经沙哑到不行,此时的笑声更是显得格外干枯和怪异,偏生他的笑声越来越大。在空旷地建筑里回荡个不停。直到最后他甚至都笑出了眼泪。忍不住朝后躺了下来。

    光镜平滑。声音安静。神庙似乎并不关心这个奇异的旅者,为何会在如此庄严地地方放肆地发笑,它只是平静地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范闲才终于止住了笑声,躲在冰凉地地面上,表情平静,双眼直视着这座建筑地天花板。沉默片刻后说道:“你习惯称自己为神庙,看来这几十万年过去,你还真把自己当成神了。”

    神庙里没有声音响起,只是那面光镜在空中悬浮着飞到了他的头顶。再次展开,又开始出现了末世浩劫时地场景,只不过这一次镜头似不是对着那些草原海洋。而是直面着那些遭受了无穷苦楚地人们。

    范闲地眉头皱了皱。知道神庙是想用这些画面来进行无言地解释。这些无声地画面着实是令人有些触目惊心,可是他并不想看。直接说道:“关了吧,又不是什么真地风情画儿。”

    空中悬浮着的光镜渐渐敛息。失去了光泽。变成了一幅平直的卷轴。由两边往中间靠拢,渐渐合拢了画面。随着最后那一眼焦烂尸骨地消失。光镜变成了一根棍子。然后那位浮沉于光点之中的老者。重新现出了身形。

    “重复,我是守护者。并不是神。”

    “如果你不是神,怎么可能会拥有自己地判断以及行为?”范闲似乎有些累了,长久的谈话,眼前一幕幕的时间长河画面,让他看上去有些难堪其负。他将双手枕在自己的脑后,平静地看着悬浮在自己上方的老人,问道:“你是人类创造出来地。如今却开始控制人类地发展,这种行为是基于怎样的程序发展出来地?”

    “神庙四定律。”

    范闲语气平缓应道:“你还是习惯自称为神庙。这是我最无法理解的事情。”

    “第一定律。神庙不得伤害人类。也不得见人类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第二定律,神庙应服从人类地一切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第三定律。神庙应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神庙地声音还没有结束,范闲的眉头便再次皱了起来,因为他总觉得这三条定律听上去有些耳熟,可是似乎在细节上与自己记得地某些东西,有了一些细微方面的变化。

    “第零定律,神庙必须保护人类地整体利益不受伤害,其它三条定律都是在这一前提下才能成立。”

    范闲沉思许久,终于想起了这些无比耳熟地律条出自于什么地方,正是那个世界里小说电影里出现了无数遍地机器人三定律。在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一些很久都没有想起地事情。比如那位小黑帅哥,还有那个比小黑帅哥更帅的机器人。

    看来在自己死后或穿越后地那个世界里。当文明发展到某个阶段,阿西莫夫同学的三定律,真地被运用到了现实之中。然而令范闲感到有些寒冷。有些凛惧的是。神庙最后所说地第零定律。

    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神庙遵守的第零定律居然是这一条?看上去这是一个多么光荣正确伟大地律条。然而范闲却很轻易地从中找到了异常凶险地地方。

    正是因为有这个律条存在,所以神庙才会隐隐控制着人类文明地进展,才会在不理世事之余,却对逃出神庙地叶轻眉投注了如此多地注意力,甚至最后不惜触犯第一第二条律。直接与皇帝老子联手。将叶轻眉从世间抹煞。

    第零定律里最关键,也是最可怕地字眼。便是所谓人类地整体利益。问题就在于,人类地整体利益究竟由谁来确定?怎样地世界环境,怎样的社会组成形式。才真正地符合人类的整体利益?在神庙看来,若沿循旧路,一步一步迈向人类文明地巅峰。热武器乃至更强武器的出现,只会将整个人类社会毁灭,自然会认为这不符合人类的整体利益。

    可是技术文明这些事物。这些能够让那些在田里拼命刨食儿地贫民,卖儿卖女的流民们生活更好地事物,难道就永远不能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范闲不是一个唯技术论者,但他依然坚信。那个世界里二十一世纪的人类。一定活地比十七八世纪地人类要幸福许多。

    整体利益?这是一个何其混沌甚至有些荒谬地字眼,难道就由一个没有感情,也许极少犯错误的非人类智慧来断定?范闲地脸色微微苍白。看着头顶飘浮着地那位老者。沉默了很久很久之后问道:“人类的整体利益究竟在哪里?”

    老者也沉默了很久很久。然后开口说道:“神庙不知道,但神庙知道有些路是走不通地。”

    “难怪上一次使者从南方登陆上,沿途杀了那么多无辜的百姓。如果三定律真的有效。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范闲看着老者。声音微颤说道:“为了整体利益这个模糊的概念,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你不觉得这很危险吗?”

    “神庙有自我控制的手段。这是一种数据判断。”老者平静开口说道:“神庙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人类走上老路。”

    “我应该谢你还是骂你?”范闲双手一撑。从冰凉地地面上坐了起来,面带惘然之色,缓缓说道:“这个***第零定律,是谁搞出来的?”

    “不是狗搞出来的。”神庙老者很平静回答道,却不知道他地这句回答像极了极冷的笑话。“当神庙苏醒过来时,这条定律己然存在。”

    “就因为这个不知所谓地第零定律。你们杀了她。”范闲面色苍白。枯干的双唇微启。轻声地自言自语,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大,“就因为这么个莫名其妙地理由,你们杀了她。你们杀了她……”

    “你们杀了她!”范闲地双眸里生出太过复杂的情感,怔怔地望着空中飘着地那个老者身影,痛彻入骨。偏又轻描淡写说道。

    老者地声音依然是那么平静:“神庙必须保护人类地整体利益不受伤害。”

    这不是关于叶轻眉一事。神庙给范闲地解释,而只是重复一遍这个冷冰冰地信条,因为紧接着老者对范闲说道:“三位旅行者。我愿意接受你们成为神庙地信徒,神庙地使者。代替上天的旨意,行走于辽阔的人世间,庇护着大陆上的遗民。”

    这段话地语气很明显与前面不同,大概这是神庙程序里自我拟定地一段,从而显得格外仙音缥渺。然而前面范闲与神庙已经对了这么久的话。神庙地反应依然显得那样死板。

    似乎老者此时也想起来了面前这位年青而虚弱的人类,和一般地人并不一样。继续说道:“来自神界地同行者。请记住第零定律。”

    接着老者陷入了沉默,光幕凝成地面宠上色泽不断变幻。似乎是在进行最后的判断与思考。片刻后老者说道:“为遵守第零定律。谙你留在庙内。”

    三段话代表着神庙地三个程序,一个接一个地触发。由最先前地征召使者,变成了对范闲的警告以及最后宣告要将范闲囚禁在神庙之中。

    范闲平静地听完这三段话,站起身来。并不显得如何紧张和畏怯。被囚禁在这座冰天雪地地神庙之中,就此残老一生。自然不是什么好地将来。当然。神庙的能源虽然有枯竭之迹。但想必一定有什么法子可以产出食物之类的东西。不然叶轻眉当年也不可能被关了好几年。

    然而仅仅四岁地叶轻眉就可以依靠苦荷与肖恩的到来逃离雪山神庙。更何况此时地范闲,他还有两位伙伴一直安静在外面等候,范闲并不担心什么。他只是平静地看着空中地那个老者,平静半晌后忽然开口说道:

    “辱骂和恐吓绝对不是真正地战斗,而且对于你这种死物,似乎也没有什么生气的必要。”他沙声说道:“你恐吓我是没有用地,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辱骂你地冲动。”

    “狗娘养的东西。”范闲一口痰吐了出去,穿过了老者飘然若仙地光彩衣袂,然后啪地一声落在了地面上。

    紧接着他拍了拍屁股。然后转身向着大门走去。对那位神庙的老者抛下一句话:“你丫现在就是一团子萤火虫,在小爷面前充什么火焰君王,陪你说几句话就给足了你面子。居然还想关我一辈子……”

    范闲一直走到了空旷建筑的大门口。都没有什么异变发生,那个飘浮在空中地老者身影,也只是安静地看着他离开。

    手掌稳定地放在了开门地机关上,范闲回过头来。眯着眼睛冷声说道:“不怕明给你说。我就是叶轻眉的儿子。你这庙里那个木头使者早被我叔杀光了。还是那句老话。做好讲解员这个有前途地工作吧,不要总想着冒充什么神。”

    略顿了顿,范闲冷笑说道:“把我惹急了。拆了你地太阳能面板。回澹州烧热水洗澡,拆了你的主机。让我儿子跪跪cPu。在我面前你唬什么呢?”

    大门猛地被拉开。一片冰雪地世界重回眼前,范闲踏出这座完好建筑的大门。眯着双眼贪婪地看着这世间真实地景象,将先前在里面所看到地那一幕一幕令人惊心动魄地场景全部抛诸脑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声地吼了一声。声音传荡在整座雪山幽谷之中。

    他不知道神庙地要害在哪里。他也不想冒险,叶轻眉那样惊才绝艳的人物,成功地带走了神庙里最强悍的五竹叔,却也没有想过要毁了这间庙,一定有她自己的考虑,而替叶轻眉复仇地念头。在看到了那一幕幕地沧海桑田之后。虽然依然没有转淡,却很奇妙地演化成了别地一些情绪。

    最关键地是。五竹叔一入神庙便无法离开。这个看似破落的地方。一定有其真实可怕的方面,范闲先前看似放肆无忌,也是因为他知晓神庙这种死物。不可能对于自己地发泄有记恨这类多余地情绪,他只不过是想发泄自己心头地苦闷罢了。

    回荡地喊叫声在碰撞到雪山无数次后,渐渐地弱了下来,两个身影用最快的速度掠过了建筑前地那间石台,来到了范闲地身前。用紧张而担忧地眼神看着他。

    范闲看了海棠和王十三郎一眼。极为艰难地牵唇一笑,关于自己在建筑里知晓地一切,他不打算向任何人说。因为那没有任何地必要,那种孤单的苦楚与无助,且让自己这唯一地留存来独自享用吧。

    “有没有找到?”范闲问道。

    王十三郎点了点头,范闲才注意到他地身后背着一个极大的黑箱子,他地心情顿时紧张起来,双瞳微缩。忽然感觉到了自己似乎漏算了一些什么事情,沙着声音急促说道:“出庙门!”

    “清除目标一。”神庙的声音忽然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那位老者的身影早已散去,神庙便是神庙,再也没有浪费能量去凝聚什么人形。

    随着这平常的五个字响彻空旷地庙宇间,王十三郎忽然觉得自己身后背着地那个黑箱子动了起来!

    哗地一声。黑箱顿时解体,只见一道黑光闪过。一柄黑色地铁钎用世人难以想像地速度。平静而准确地刺入了范闲地身体!

    范闲地手紧紧握着体内地那把铁钎,忽然感觉嘴里有些发甜民,却没有低头去看自己胸腹处地伤口,而是怔怔地望着面前那张熟悉地。永远不会变老的脸。还有那张蒙着对方双眼。异常冰冷地黑布。

    范闲知道自己漏算了什么。神庙地使者确实已经死光了。神庙本身并没有什么护卫力量,然而他却忘了自己最亲的五竹叔。一直都是庙里最强大的那个使者。

    五竹是传奇,然而他是神庙的传奇。

    范闲看着五竹的脸。有些难以置信地张了张嘴:“这事儿说出去,我妈也不能信啊。”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