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三 侍郎范亦德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庆余年作者:猫腻

    侍郎范亦德

    总以为侍郎这个职位更符合范建的性情,只因为这两个字着舒畅,温和,书卷气。

    身为吏部的掌舵人,范伯爵身上的铜臭气息总给人感觉是要高于其他人的。

    于是开篇之时,也许没有人会看出他骨子里的书卷气息,事实上我也没有看出来。

    范建与陈萍萍看着像两个活在遥远地方的人,都低调得让人有些讶异,只是陈萍萍显得阴森,而范建不过是一些深沉。

    如果说陈萍萍阴森得可怕,那么范建便是稳健得让人有些担心了。

    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范建与林若甫像我一类人,运筹帷幄但不温不火。

    这样的稳健让范建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显得神秘无比,他的神秘就像一团黑雾,仿佛有仿佛无。

    直到某次大反击的时候,我们才忽然察觉原来猫腻先生把故事藏得极深,范建竟然是一位画家,那副叶轻眉的画栩栩如生,更让感叹的是那轻声对小叶子说的那些话,温情款款。

    那刻我以为他是爱叶轻眉的,后来渐渐去,觉察仿佛这份爱里还有些疼惜,一个兄长一个妹妹的疼惜。

    这个妹妹太出众,太耀眼了,范建对绘画的深爱里,我能想象得到这个男人的细腻、柔和,这样的人不可能不爱叶轻眉。

    一个随意而张扬的女子,一个淡然的男子,本应该相爱的,却成了异性兄妹,不是造物弄人,其实不过是性情使然。

    范闲是幸运的,他的幸运不仅在于他是叶轻眉的儿子,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有叶轻眉的影子,那种骄傲,那种聪慧。

    所以,每一个被叶轻眉折服的人都一定会在他身上找到她的影子,然后把当初那种情感回溯到他的身上。

    范建一定很爱这个儿子,这种爱深沉而不张扬,就如同当年他深爱叶轻眉那样的爱着。

    痴情,想起让很多人会喜欢上这个角色。

    范建有一种不可言说的聪慧,这世间太多人不知道什么叫进退得失。

    他与庆国的国君一样,都习惯着沉默,只是他说话更温吞些。

    其实沉默的人往往代表着更强大的力量。

    身为户部尚书,想来范建可能是天下间对金钱最敏感的人物之一了。

    回顾到范建的早年,我们还是不得不说到小叶子。

    小叶子说,她只留下了一个箱子,其实不对,小叶子肯定留下更多的东西,比如一些会镌刻在范建心底的话,比如那些张被靖王爷收起的小纸片。

    范建成为户部的尚书,想来和小叶子是有些关联的了。

    范建在许多年前便已经要儿子继承内库。

    这个对艺术有极强辨别力的人,一定理解了小叶子对内库的用意:经济决定一切。

    想来范建的人生没有多少遗憾。

    他有一个不错的儿子,范思辙正在长大;他有一个不错的女儿,若若虽然去了北齐;他更有一个养大了的儿子,范闲可以给他太多的安慰,范闲让他能真正坦然面对叶轻眉了,同样,范闲也可以给他的家庭以及他的家族一个很美好的未来。

    其实,他和二皇子一样,范亦德并不应该属于仕途。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