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 第三十五章 庆历四年春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    庆余年作者:猫腻

    这是瞎子五竹第一次笑,或者说,这是十六岁的范闲第一次看见自己的五竹叔笑,就在自己提到母亲当年时的那一瞬间。

    瞎子五竹露在黑布之外的容易并不显得苍老,但总是冰冷无比,极少出现表露情绪的表情,更很难看到诸如惊怖、伤心、悲哀之类的形容。

    更没有笑容。

    所以当他想起当年和小姐初到庆国京都时的往事,牵动唇角往上翘去时,显得有些生疏和别扭。但纵使如此,似乎永远不笑之人,偶尔露温柔,却像是悬崖之上千年不化的寒冰里,突然绽放出一枝美丽无比的雪莲花。

    温柔无比,美丽无比。

    ……

    ……

    好不容易才从失神中醒过来,五竹已经回复如常,淡淡回答道:“知道小姐叫叶轻眉的不多,旁的那些闲杂人等只是称她小姐,不过叶轻眉这个名字,就算现在,想来……在京都也是很出名的。”

    “是吗?”范闲睁大了双眼,他觉得五竹这句话有些前后矛盾,既然知道老妈叫叶轻眉的人不多,那为什么叶轻眉这个名字还挺出名?之所以他会这样想,是因为他并不知道监察院门口那块石牌之上,那一段金光闪闪的话,还有那个落款。

    “讲讲我父亲的事情吧。”范闲目光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只答应说小姐的事情。”

    “嗯,你很滑头啊,五竹同学。”

    “你出生之前,我得过一场重病,忘记了很多事情。”

    范闲捂嘴笑着:“叔比我还要赖皮……嗯,那算了,说别的吧……我……那位妈妈长的什么模样?”

    五竹想了想,说道:“很美丽。”

    虽然他说话的声音并没有夹杂太多复杂的情绪,但范闲总是认为说这三个字时,五竹显得很诚恳。他微微笑着搓搓手,叹息道:“原来是个很美的女生。”

    ……

    ……

    虽然五竹说故事的水平极其低劣,但从简单的字里行间,范闲也能感觉到当年京都里,那个女子的故事本身应该是怎样的多姿多彩。他的心里产生了极强的冲动,要到京都去,自己一定要到京都去。

    五竹比划了一个手势,示意范闲站起来,跟自己走。

    范闲有些好奇地站了起来,走到房间的最后,看着五竹轻轻在那方石墙上摁了几下,墙壁里忽然发出了轻微的声音,然后从中分开,露出了里面的一间密室!

    范闲吃惊地跟着五竹走了进去。密室里什么都没有,薄薄的一层灰尘铺在地上,角落里很随便的放着一个箱子。

    因为密室除了这个箱子之外,再看不到任何东西,所以很显眼。是一个黑皮箱,约摸一个成年人的手臂长短,并不是很宽,所以看上去比较细长。

    “没有人知道,小姐和我去京都之前,曾经在澹州呆过一段时间,这箱子就是小姐留下来的,我帮你保管到现在,以后你自己保管。”

    范闲心头微动,走上前去,用手拂去黑皮箱上的灰尘,看着箱子口那里,发现是一块类似于黄铜般的盖子,将锁口盖住了。

    他很好奇老妈给自己留下些什么,不料翻了半天,发现那个盖子竟然扭不动,这箱子根本没办法打开。

    “没钥匙。”五竹看见他忙的不亦乐乎,提醒道。

    范闲垂头丧气说:“不早说,那给个打不开的箱子我,有什么用。”

    “抱你来澹州之前,因为需要让某些人相信你已经死了,所以钥匙就留在了那里。”

    范闲心想这种桥段未免也太老了些,挑挑眉头,从小腿边上的刀鞘里取出自己从不离身的那柄细长匕首,对准了皮箱的上方比划着,看哪里容易下手。

    “不用试,这个箱子比你想像的要结实很多。”

    能听出来五竹叔很反对自己暴力开启,范闲微笑着停止了动作,收回匕首,拍拍那个箱子,摇头叹息道:“说不定里面有几十万两银票,可惜了,可惜了。”

    接着他提起箱子试了试重量,发现还挺沉的,好奇心不免又重了几分。

    “钥匙在哪里?”

    “京都。”

    又是一个很宽泛的答案。

    五竹转过身去,准备走出这间密室。见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贼心不死的范闲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两下,右肘微弯,猛的一掌印在了箱子的正上方。这一掌里蕴积着他所有的功力,霸道十足,破风而落。

    “砰”的一声闷响,回荡在密室之中,竟是激起了满天灰尘,将油灯的光亮都掩去了大半。

    五竹的身影冷冷地转了过来,看着范闲。

    范闲此时正目瞪口呆望着自己的手掌,而那个黑色的箱子上面,除了些许灰尘之外,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看来要打开这个神秘的箱子,就一定要去京都了。

    范闲这么默默想着,筹划着自己大概什么时候能离开澹州,想来京都的父亲,应该不会总让自己留在海边“养老”才是。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司南伯爵派来接他的人,已经在路上了。

    庆历四年春,藤子京坐在澹州港唯一的一家酒馆里,抹着额头上的汗,看着酒馆的一面墙。

    那方墙上用上好的材料装裱着一张纸,那张纸质量不错,上面密密麻麻用小楷抄写着许多字,那字迹明显出自文书阁大书法家潘龄之手,风格风雅有神,端正纯厚。

    如果放在京都,潘龄大人一幅如此大小的作品,至少要卖出三百两银,而澹州港本就偏远,所以好好装裱,像供神一样供在墙上,倒也并不出奇。

    只是这上面写的内容,确实很不适合用来装饰门庭。

    因为上面写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消息,对,这就是传说当中的报纸。整个澹州港也只有两份报纸,父母官的那份自然是放在官衙里,酒馆老板弄到手的这幅,却是悄悄从伯爵别府的下人手上高价买来的。

    一般百姓是看不到这新鲜玩意儿的,所以觉得格外神奇,加上又是潘龄大人手书,所以酒馆老板买来之后,就挂在了墙上,当作是自己的镇店之宝。

    只是他也不知道,这份报纸乃是别府范大少爷偷出来卖的,而且范大少爷一共已经卖了二十几份给城中富商,好好地赚了一把昧心钱。

    而藤子京,马上就要去面见这位范大少爷。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