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 第三十八章 离开澹州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    庆余年作者:猫腻

    藤子京万万没有想到,这次伯爵交待的任务,居然完成的如此顺利——他本来以为,范闲大少爷既然没有拿得出手的身份,那么一定会非常抵触去京都触二太太的霉头,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拖在澹州——没想到这位大少爷竟似毫不在意地同意了伯爵的要求。

    他大清早就知道了老夫人留在澹州的决定,但也不以为意。只要那位没名份的大少爷跟着自己一干人回京就成,至于老太太,既然喜欢海边,就在这儿养老吧,反正伯爵也没有要求整个别府非要这次一起搬回京去。

    黑色的三驾马车停在别府的正门口,御者的座位是蓝色的布垫,蓝黑相加,看着比较漂亮。门口已经围满了澹州城的居民,大家看见这种搬家的阵势,早就围了过来,四相打听才知道范家大少爷今天要回京都了。

    虽然澹州港的居民们拥有人类所有应有的缺点,比如好妒,比如嘴尖,但是这十几年来,时常看见那个不像少爷的范小少爷在街上逛着,在屋顶上喊着,总是会生出一些感情来。此时听说他要走了,要去京都那种繁华地,料到多半是再没有回来的一天,自然还是有些唏嘘。

    一大群人在伯爵别府门口,等着范闲最后一次踏出这个家门。

    但等了半天,还是没有看到那张漂亮而且永远带着温柔笑容的脸。

    ……

    ……

    后院里忙成一团,范闲微笑着倚在柱子上,看着几个丫环忙来忙去。一个丫头喊着:“牙刷,牙刷忘记带了。”这声喊又让丫环们找了半天。

    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没有什么大发明,只是将牙刷整的舒服了一些,将时人喜欢用的马尾牙刷变成了猪毛,同时把枕头整的软和了一些,用棉花代替了**的枕头,另外还做了个淋浴用的喷头,悬在卧室的后面。

    还有很多很多,只是目前看来,能够带到京都去的,只能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几个大包将最后面那辆马车塞的实实在在之后,范闲终于扶着老夫人,满脸微笑,缓步从别府里走了出来。

    与四周乡亲父老拱手后,范闲并不意外的在人群之中看见眼睛微红的思思,想来昨天夜里哭过了。

    范闲今天破例穿了件长衫,掀起前襟,拜倒在地,向老夫人叩了个头。

    站起来后,他又用完全不合当世礼法的方式,将老太太狠狠地抱在怀里,**地在奶奶满是皱纹的额头上亲了一大口,然后轻声说道:“奶奶,想法子给思思找个好婆家,至少要像冬儿那样。”

    全府下人们就当没有看见少爷胡闹的模样。

    老夫人也是被搞的大惊,断没有想到一向沉稳懂事的孙儿居然也有如此胡闹的一面,敲了一下他的额头,骂道:“胡闹什么,这些事情我自然会处理。”

    目光从眼前这些熟悉的脸上扫过,范闲微微一笑,拱手向四处行了一礼:“这些年来辛苦大家了。”

    下人丫环们哪敢受礼,赶紧避让。

    老夫人忽然微笑说道:“走吧,不要让你父亲在京都着急,至于思思……将来你如果在京中过的舒服,我让她过来跟你。”

    范闲一怔,来不及分说什么,就已经糊里糊涂的上了车。随着车轮滚滚作响,马车缓缓行出了澹州城。

    天光明媚,蓝天之上,白云如丝,分外美丽。

    马车行过关了门的杂货店,远远经过豆腐摊,范闲掀开车帘,看着豆腐摊上的那位少妇和她身边已经能够到处乱跑的小丫头,唇角浮出一丝微笑,坐回座位。

    座位下是个古旧的黑色皮箱。

    ——————————————————————————

    澹州城生意最差的那间杂货铺终于倒闭了,城里的居民们随口说了几句,估计那位瞎子老板恐怕将来会孤老潦倒,同情了几句,又开始把话题转移到刚刚离开这座小城不久的范大少爷身上,人们纷纷猜测着,伯爵大人让自己的私生子进京,准备给他安排个什么样的职司。

    此时范闲正躺在宽敞的马车上,这辆马车在队伍的中间,上面铺满了他自己准备的被褥,十分软和,感受不到太多的颠波。他自然也会猜想父亲让自己进京的真正原因,所以请这一行护卫的头领藤子京进来一叙。

    藤子京沉着脸坐在车厢的另一边,一双脚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生怕弄脏了脚边的那床雪白被褥,心里实在是很有些不舒服,看来这主儿也是个败家子,比京都里的小少爷好不到哪儿去。

    范闲很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望着这位明显实力不俗的中年人,问道:“藤大,这都已经离澹州很远了,能不能告诉我,父亲这次让我入京,到底是因为什么?”

    藤子京有些犹豫,似乎有些话不好说出口。

    范闲微笑着,眼睛里清亮无比,望着他的双眼,柔声道:“您也知道我的出身,所以难免会有些担心。”

    藤子京挤出一丝笑容,恭谨回答道:“少爷多想了,老爷这次接少爷进京,那自然是要为少爷打点前程做准备。”

    范闲挥了挥手,摇头道:“车里就我们两个人,何必掩饰什么。”他忽然笑了起来:“如果你不肯说的话,说不定我呆会儿就跳车跑了。”

    藤子京笑了起来:“少爷喜欢说笑。”

    话还没有说完,范闲已经冷冷截道:“有时候我不喜欢说笑话。”

    藤子京心里咯噔一声,心道难道这位说的是正经话?如果你真不想进京,这是大家都能猜到的事情,那为什么在澹州城的时候,却没有在老太太面前提出反对意见?他看着面前这个面相柔美的少年,越发觉得对方其实并不简单。

    范闲自然不会真的跑,虽然他也知道进京估计没太多好事儿,但这些年的富贵闲人生活,早就让他没了闯江湖的勇气,要住荒山破庙吃苦,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他来这个世界,是来享福的。

    而他又很愿意去京都看一看,所以当司南伯派人来接自己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想过要反对。但这并不代表,他会不好奇这件事情背后隐藏着的东西。

    沉默了许久之后,藤子京终于有些忍受不住车厢里冰一般的平静,开口说道:“少爷,这次之所以要急着接您回京都,其实是老爷给你准备了一门亲事。”

    范闲看着他,半天之后才开口说道:“亲事?”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卷 在澹州 第三十八章 离开澹州”上

  1. 匿名说道:

    下一章章节出错了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