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 第二十一章 东宫之中斟贤愚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    庆余年作者:猫腻

    在东宫之中,始终有两派意见,与辛其物敌对的那派认为,既然司南伯范家与靖王交好,如今又与宰相家联姻,靖王世子是二皇子莫逆,而宰相大人也渐渐与东宫疏远,所以范家一定是二皇子那派。辛少卿却坚决反对这种意见,因为在他看来,范建根本不可能是一个会随着靖王宰相衣袖而动的普通大臣。

    重重深宫之中,辛其物老老实实地跪在书房门口,屁股翘得老高,幸亏有官服挡着,才不致于看着难看。

    “起来吧。”皇帝的声音在帘幕内响起。

    辛其物站起身来,双臂垂在身侧,不敢动弹丝毫,这书房他也来过几次了,但依然还是不能适应此间天然而生的一股压迫感,两滴黄豆大小的汗珠从他的额角滑落,不知道是因为夏末依然太热,还是紧张造成的,但他却不敢抹去。

    帘幕里响起翻阅纸张的声音,安静许久之后,皇帝才淡淡问道:“这条陈有理有据,很好,既然北边那个作妈的还是不肯安份,那就好,卿家得替联将嘴巴张大些。”

    辛其物高声应道:“是,陛下!”

    皇帝的声音忽然有些怪异:“范侍郎的儿子如今在给你任副使?”

    辛其物没有想到陛下竟然也会对范副使如此关心,额头上流的汗又多了几滴,恭恭敬敬应道:“正是。”

    皇帝似乎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噢,这范闲朕让他在太常寺里做协律郎。你怎么想到调他去鸿胪寺?”

    虽然陛下的声音依然温柔。但辛其物却紧张地快要昏了。不敢有丝毫隐瞒,老老实实回答道:“都些日子奉陛下旨意在东宫讲学,曾与太子殿下谈及此次北齐来使一事,因为范闲与此些事有关联,而且在京中大有才名,个次北齐使团里有位庄墨韩,朝廷接待方面也要有位才子才合适,所以臣冒昧提此建议,殿下允了。”

    “嗯。”帘募后的皇帝很欣赏这位臣子的坦承态度。他从来不怕朝廷里面有人结党,但是这党必须结在明处,“这件事情不为差错,朕当日就将此事全权交你办理,即便是太子那里,你也不用请示。”

    “是。”辛其物和太子的关系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陛下。毕竟自己是陛下当年指定的东宫侍奉之人。

    皇帝又翻了一翻那卷宗。隐约可见似乎眉头皱了起来:“范闲做得如何?”

    辛其物不敢贪功。老实应道:“陛下此时所见卷宗,正是范副使辛苦分析所得。”

    ……

    “分析所得?”不知为何。皇帝的语气变得有些恼怒,“真是越来越荒唐了!”

    辛其物不知陛下因何发怒,大感恐慌。好在此事似乎与谈判一事并没有太大关系。等他退出书房之后,皇帝陛下掀开帘幕走了出来,那张不怒而威的脸上,此时除了一丝恼怒外,更多了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他吩咐身边的太监:“传陈萍萍入宫。”

    太监柔顺领命而去,这仁庆国的主人,全天下权力最大的中年男子信步走出书房,站在皇宫行廊之下,看着天下那有些黯淡的月亮,唇角微翘,自言自语道:“国之利器,不直接襄助鸿胪寺,居然用来给小孩子做进身之价,好你个林萍萍,看来再不敲打敲打你,你是真要将朕那院子欢手送与那小孩子去玩去。”

    皇帝是何许人也,从那份号称范闲分析所得的卷宗里,一眼便瞧出来了监察院的影子。但看他表情,似乎并不如何生气,只是有些好笑。辛其物试图让太子拉扰范家,其实恰好迎今了这位皇帝陛下的想法——东宫的倾向终于展现了一些政治智慧,太子似乎有所长进,这个事实让这位九五之尊略微感到一些欣慰。

    ——————

    东宫之中,正在爆发一场激烈的争吵,争吵的双方是鸿邪寺少卿辛其物与宫中编撰郭保坤,争吵的内容,自然离不开那位叫做范闲的八品小官。看双方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就知道先前吵的激烈程度。

    辛其物略带一丝蔑视君了郭保坤一眼说道:“做臣子的,要做诤臣,我奉陛下旨意,前来辅佐太子,便是要为太子谋千秋之大业,选一时之良材。协律郎范闲在京中向有才名,观其近日所为,知进退,有实才,而范家向来是皇室不二之臣,如此臣子,太子当然应该纡尊接纳,切不可因为某些人物一时之气,便拒之门外。”

    郭保坤冷笑道:“难道少卿大人以为本官只是记那一拳之恨?你不要忘记,范府与靖王府的关系,还有那范闲,马上就要成为宰相大人的女婿,宰相最近的走向,难道你还不清楚。”

    辛其物直着脖子说道:“不清楚,我只知道庆国只有一位陛下,庆国只有一位太子,任何想在朝廷里人为划分派系的做法,都是极其愚蠢的。”

    他不是个空有壮志却无一技的酸腐,当然知道二皇子最近火了起来,但是在战略上,他依然认为东宫没必要将二皇子当做对手,一旦如此,就会开启一扇危险的门。只要太子自己持身正,大义大前,根本没有什么敌人可言。

    坐在高处的太子叹了口气,他确实好色,也确实懦弱,但并不是个蠢货,在他的内心深处也清楚,如果从大局角度出发,辛少卿的看法无疑是最正确的。但是政治上向来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就算自已小心谨慎。谁又能担保那些斜也着眼打量皇位的二位哥哥会不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来。

    “眼前的局势并没有到那一步。”太子揉着太阳**。有些烦恼说道:“毕竟本宫乃一国储君。为朝廷储备人才也是应有之义。至于皇兄那里。你们不要瞎说什么,那也太荒唐了。”

    这就是皇宫中的无奈,明明你防我,我防你,但是口头上却是谁也不能说什么。

    “那范闲?”郭保坤仍然有些不死心。

    辛其物冷哼一声说道:“郭大人,我觉得您一直都错误判断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太子好奇问道。

    “包括你在内的很多官员,都因为范府与靖王府的关系,而将范家归到二皇子一派,但是谁有证据能证明这一点?这一次东宫简旨。给了范闲如此露脸的一个机会,如果范家真如郭大人所说,只怕根本不敢接这个差使。”辛其物继续冷冷说道:“最关键的地方是,范闲马上要成为宰相的女婿,郭大人以此判断范闲不可能效忠太子,这实在是荒唐。”

    “有什么荒唐的?”郭保坤眼中闪出一丝阴狠,“不论朝堂之上还是暗处的消息。都已经表明,宰相大人已经与长公主决裂。正在试图逐渐脱离宫中的影响。”

    “身为一国宰相,理所当然不应受宫中人物操控。”这话有些过头,辛其物醒过神来,向太子行礼告罪。太子无所谓地摇摇头,示意继读说下去。

    辛其物又道:“郭大人先前说的正是问题所在。大家都知道宰相大人与长公主决裂……这和东宫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这就意味着宰相大人不再效忠陛下?不再站在殿下这边?”

    太子皱眉道:“可是……姑姑最近也很生宰相大人的气。”

    “殿下,恕臣放肆……切不可因为长公主的态度,而改变对宰相的态度。”辛其物不卑不亢说道。

    太子眉头皱的更深了:“可是……”他欲言又止,郭保坤趁着这机会冷冷说道:“可是宰相大人如果还是如以前那般,为什么最近朝会之后,都不像往日那般来东宫请安。”

    辛其物极其自信的一笑,应道:“臣未曾否认这点。殿下,眼下只是安排而已,还远远未到双方比拼实力的时候,真正聪明的臣子,自然会紧紧依着陛下,这就足以保持自己家族的长久。宰相大人也是如此,他眼下或许正在太子与二皇子之间摆动,但最终还是会听从陛下的旨意,而我们如果想让宰相大人真正地站在我们一边。”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关键就在范闲身上,宰相已经没有真正的儿子,范闲等若是林府的将来,如果我们能让范闲投诚殿下,宰相的态度,自然也会转变。”

    郭保坤嗤之以鼻:“靖王世子与范闲的关系,你不要忘记了。”

    “你也不要忘记,前些天查出来的那人,是谁的属下。”辛其物冷漠说道:“那人刻意让范闲与殿下巧遇,自然是希望殿下记着前些日子的仇隙,羞辱范闲,以便让范闲真正投向他的阵营。好在殿下英明,自然是不会上这种小人的当。”

    太子温和的一笑,有些受用。

    “若范家真是他那派的,他何必再用这种伎俩。”辛其物又道:“我相信以范家的力量,一定能发现这件事情背后的隐情,如果真查出来是那人做的,范闲只怕会记恨在心,所以不用担心范家目前的态度。”

    太子有些心动,轻声说道:“如果范家还蒙在鼓里,上了那人的当,本宫也不妨可以告诉他。”

    “收了范闲,就等若收了范府林府,京都里的两大势力,文官以及权贵,至少有一半的人是看这两家。而且数年之后,只怕连内库都是这个年轻后生在管。”辛其物对太子轻声说道:“一个八品小官,能带给京都众人的,绝对不仅仅是几首诗而已。”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