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第四十三章 收楼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庆余年作者:猫腻

    抱月楼还在继续营业。

    虽然有极少数消息灵通的人士知道为了这间京都最打风的楼子,范家与二殿下那边已经闹了起来,但事后范府也只是打了一顿热热闹闹的板子,并没有什么太过激烈的反应,而监察院也没有对抱月楼诸多为难,所以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淡了。

    在这些官员的心中,这是很自然的结果,毕竟范闲再如何嚣张,对上一位皇子,总是会有许多忌讳,更何况在众人眼里,范家二少爷经营抱月楼,虽然对于范氏的名声稍有损伤,但在其中捞的银子可不会少,大家齐心协力,将这件事情压下去,才是个真真双赢的局面。

    而在那些并不知情,只看见监察院抄楼,听见范府里的板落如雨声的京都百姓看来,这事儿却透着一丝古怪——什么时候咱陛下的特务机关,也开始管起妓院这档子事儿来了?范家究竟出了什么事儿?为什么一向横行京都街头的那些小霸王们忽然间消声匿迹?

    但不管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都以为这件事情会和京都里常见的那些权贵冲突一般,最终因为那些无形却密布于空气中的关系网,消失无踪,正所谓你好我好,大家好。

    然而那些抱月楼里的主事、姑娘、掌柜们,却不像外人看着那般轻松,因为自从监察院抄楼之后,大东家便再也没有来过抱月楼,整个人就像是失踪了一般,虽有传闻这位年纪轻轻的大东家是被禁了足。但没有准信儿,众人总是有些难以心安,而且二东家身份特殊,也不可能天天在楼里照管着。一时间,抱月楼虽然保持着外表的平静,但隐隐已经有股暗流在缓缓流动。

    暗流的一岸,二皇子那一派地人马也在犯嘀咕,为什么范家把那些牵涉到青楼命案里的人,直接送往了京都府?

    自从梅执礼转职之后,这个要害衙门便一直被二皇子掌控,着对方肯定清楚,京都府是二皇子的势力范畴。如果说范家是准备撕破脸皮,拼着将二少爷送官查办。也不肯受己等威胁,那为什么只传出了范二少禁足的消息,却没有看到监察院。范家有丝毫动手地迹象?

    二皇子在头痛着这件事情,根本没有想到范家已经如此决然地将范思辙逐出了京都,悄无声息地送往了异国,监察院办事,果然是滴水不漏——但隐隐的担忧。仍然促使着二皇子一派开始做些准备,但事到临头,他们才愕然发现。自己与抱月楼一点关系也没有,清白的无以复加,就算提防着范闲要报复,可是连自己这些人都不知道范闲能抓到自己什么痛脚,那又从何防起?

    没有人能掌握到范闲的想法,也没有人能猜测到执行人小言公子的执行力。

    ……

    ……

    这一日风轻云淡,黄叶飘零,正是适合京外郊游。赏菊的好日子。

    离皇家赏菊日还有六天,京都里的官绅百姓们纷纷携家带口往郊外去,加之又是白天,所以抱月楼显得格外的清静,由于前途未卜,大东家失踪,往常精气神十足的知客们有气无力地倚在柱旁,瘦湖畔的那些姑娘们强颜欢笑,陪着那些好白昼宣yin地老yin棍,一些不知名的昆虫在侧廊下的石阶处拼命蹦跶着,声嘶力竭地叫唤着,徒劳无功地挣扎,等待着自己地末日到来。

    楼中的伙计们都显得有些心神不宁,拿着那块抹布胡乱擦拭着桌面,放在以往,范思辙曾经下过严令,这桌子必须得用白娟试过,确认不染一尘才算合格,哪里能像现在这般轻松。

    忽然间,有一个走了进来,这人眉毛极浓,看上却就像画上去的一般,这等容貌,虽然寻常,却极好被人记住,所以某夜曾经接待过他的知客,顿时认了出来,愣在了抱月楼的大门之旁,身子一弹,却不敢上前应着。

    倒是一位伙计奇怪地看着知客先生一眼,将手上地灰抹布极利落地一搭,唱道:“有客到……”尾音落的哩哩啦啦,脆生生的极为好听。

    来人微微一怔,面上浮出一丝苦笑,似乎是心中有极大为难处,他在抱月楼宽广无比地大厅里稍站片刻,终于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让石清儿来见我。”

    这回轮到伙计愣了,心想这客人好大的口气,居然让石姑娘亲自来见他,而且还是直呼其名?这京中权贵众多,但到得抱月楼来的人物,谁不是对清儿姑娘客客气气的?

    认识此人的知客先生终于醒了过来,擦去额角冷汗,一溜小跑到了那人身前,恭恭敬敬说道:“这位大人,我马上去传。”然后让伙计领着此人上了三楼的甲二,抱月楼最清静最好的那间房,吩咐好生招待着。

    等到此人上楼,一楼的这些伙计知客们才围了上来,七嘴八舌说个不停,不知道来的是哪路神仙,值此抱月楼风雨未至,人心却已飘零之际,稍一所动,便会惹来众人心头大不安。

    终于有人想了起来,这位眉毛生地极浓的,像是位寻常读书人的人物……竟是那日和“陈公子”一道来**的同伴!陈公子是谁?是抱月楼大东家的亲哥哥!是朝中正当红的小范大人!那来的这人,自然是范大人的心腹,只怕是监察院里的高官。

    楼中众人目瞠口呆,都知道那日发生的事情,自己这楼子只怕把范大人得罪惨了,连带着大东家都吃了苦,今日对方又来人,莫不是监察院又要抄一道楼?这抱月楼还能开下去吗?

    此时有人叹息说道:“我看啊……楼子里只怕要送一大笔钱才能了了此事……说来真是可惜,大东家虽然行事很了些,但经营确实厉害……平白无故地却要填这些官的两张嘴。再好的生意,也要被折腾没了。”

    “呸!”有人见不得他冒充庆庙大祭祀的作派,嘲笑道:“你这蠢货,咱抱月楼地大东家就是小范大人的亲弟弟。监察院收银子怎么也收不到我们头上来,难道他们哥俩还要左手进右手出?人头顶上还有位老尚书大人镇着的。”

    那人脸面受削,讷讷道:“那这位跟着范提司的大人来楼里做什么?”

    来人是史阐立,今日范闲正在轻松快活,他堂堂一位持身颇正地读书人,却被门师赶到了妓院来,心情自然有些不堪。

    石清儿眸中异光一闪,恭恭敬敬地奉上了茶,知道面前这位虽然不是官员,却是范提司的亲信。这些天大东家一直消失无踪,对方忽然来到,真不知道是来做什么的。略顿了会儿后温柔问道:“史先生,不知道今日前来有何贵干。”

    史阐立微一迟疑。

    石清儿是三皇子那小家伙挑中的人,和范氏关系不深,见对方迟疑,却是会错了意。掩唇嫣然一笑道:“如今都是一家人,莫非史先生还要……来……抄……楼?”

    她说这个抄字,卷舌特别深。说不出的怪异。

    史阐立浓眉微皱,很是不喜此女轻佻,将脸一马,从怀中取出一张文书,沉声说道:“今日前来,不是抄楼,而是来……收楼的。”

    收楼!

    石清儿一愣,从桌上拿起那张薄薄的文书氏,快速地扫了一遍。脸色顿时变了,待看清下方那几个鲜红的指头印后,更是下意识里咬了咬嘴唇。稍沉默片刻后,她终于消化了心中的震惊,张大眼睛问道:“大东家将楼中股份全部……赠予你?”

    话语间带着惊讶与难以置信,抱月楼七成的股份,那得是多大一笔银子,怎么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转了手?石清儿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不这么简单,皱眉问道:“史先生,这件事情太大,我可应承不下来。”

    史阐立苦笑说道:“不需要你应承,从今日起,我便是这抱月楼地大东家,只是来通知一声。”

    石清儿将牙一咬:“敢请教史先生,大东家目前人在何处?这么大笔买卖,总要当面说一说。”

    史阐立一手好文字,前些天夜里拟的这份文书是干干净净,简简洁洁,没料到最后,他却被范闲硬逼着来当这个大掌柜,心里头本来就极不舒服,多少生出些作茧自缚之感,此时听着对方问话,不由冷声说道:“难道这转让文书有假?休要罗嗦,呆会儿查帐的人就到,你也莫要存别地想法。”

    石清儿查觉到范家准备从抱月楼里脱身,用面前这位读书人来当壳子,但她的等级不够,不知道太多的内幕,而袁大家也忽然失踪了,只好拖延道:“既然这抱月楼马上就要姓史了,本姑娘也是混口饭吃,怎么敢与您争执什么……”她心中已是冷静下来,含笑说道:“只是这楼子还有三成股在……那位小爷手上,想来史先生也清楚。”

    不管怎么说,只要三皇子的三成股在抱月楼里,你范家便别想把抱月楼推的干净。她却哪里知道,范闲从一开始就没有将抱月楼从身边踢掉地想法。

    史阐立望着她,忽然笑了一笑,两抹浓厚的眉毛极为生动地扭了扭:“今日收楼,就是要麻烦清儿姑娘……转告那位一声,二东家手上那三成股,我也收了。”

    我也收了?

    “好大的口气!”石清儿大怒说道,心想你范家自相授受当然简单,但居然空口白牙地就想收走三皇子地股份,哪有这么简单!

    史阐立此时终于缓缓进入了妓院老板的角色之中,有条不紊说道:“要收这三成股份,我有很多办法,这时候提出来。是给那位二东家一个面子,清儿姑娘要清楚这一点。”

    石清儿冷哼道:“噢?看来我还要谢谢史先生了,只是不知道……您肯出多少银子?”

    史阐立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十万两?”石清儿疑惑道,心想这个价钱确实比较公道。就算抱月楼将来能够继续良好的经营下去,十万两三成股,也算是个不错的价位。

    史阐立摇了摇头。

    “难道只有一万两?”石清儿大惊失色。

    “我只有一千两银子。”史阐立很诚恳地说道:“读书人……总是比较穷的。”

    ……

    ……

    “欺人太盛!”石清儿怒道:“不要以为你们范家就可以一手遮天,不要忘记这三成股份究竟是谁地!”

    史阐立眉头一挑,和声说道:“姑娘不要误会,这七成股份是在下史阐立的,与什么范家蔡家都没有关系……至于那三成股份是谁的,我也不是很关心。”

    石清儿冷声说道:“这三成股份便是不让又如何?”

    “第一,抱月楼有可能被抄出一些书信之类,什么里通外国啊。至于是什么罪名,我就不是很清楚。”史阐立笑着说道:“第二,京中会马上出现一座抱楼……既然本人拥有楼子的七成股份。我自然可以将抱月楼所有地伙计、知客、姑娘们全部赶走,然后抱日楼自然会重新招过去……清儿姑娘可以想一下,那座现在尚未存在的抱日楼,能在多短的时间内,将抱月楼完全挤垮?”

    石清儿面露坚毅之色。不肯退步:“第一点我根本不信,难道范家……不,史先生舍得抱月楼就此垮了?用七成股份来与咱们同归于尽?”

    她面露骄傲之色:“第二条更不可能。大东家当初选址的时候,极有讲究,而且这些红牌姑娘们与咱们楼子签的是死契,怎么可能说走就走?”

    史阐立摇头叹息道:“清儿姑娘看来还是不明白目前的局势……你要清楚,我现在才是抱月楼的大东家,什么死契活契,我说了才算数。”

    石清儿面色一变。

    史阐立站起身来,推窗而眺,微笑说道:“至于抱日楼的选址。不瞒姑娘,正是抱月楼的侧边,也是在瘦湖之畔……之所以本人过了这些天才来收楼,是因为前两天,我正忙着收那处的地契。”

    石清儿瞠目结舌无语。

    史阐立此时已经完全沉醉于一位狠辣商人地角色之中,挥手捞了捞窗外瘦湖面上吹来的风,继续说道:“至于同归于尽……如果贵方始终不肯退出,那就同归于尽好了……抱月楼的七成股份,虽然值很多银子,但还没有放在我地眼里。”

    话一出口,他却自嘲地笑了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洗去了读书人的本份,却开始有些陶醉于这种仗势欺人的生涯之中?他对石清儿确实是在**裸的威胁,但这种威胁极易落在实处,看似简单,却让对方——或者说三皇子根本应不下来。

    抱月楼旁的地确实已经被监察院暗中征了,用地什么手段不得而知。史阐立知道,收楼的每一个步骤都走的极为稳定,不虞有失,那位小言公子出手,果然厉害,三皇子手中地三成股如果真的不肯让出来,小言公子一定有办法在十天之内,让这家抱月楼倒闭,今后再无翻身的可能。

    “姑娘你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根源,就不要多想什么了。”史阐立也不需要对方向三皇子传话,范闲要收抱月楼的消息,早就已经通过范府自身的途径,传入了宫中宜贵嫔的耳里,如今三皇子天天被宜贵嫔揪着罚抄书,就算心疼自己的钱被大表哥阴了,也暂时找不到法子来阻止这件事情。

    他看着石清儿有些惘然的脸,读书人柔和地天性发作,笑着说道:“我是一个极好说话的人,日后你依然留在楼中作事,尽心尽力,自然不会亏待你。”

    谁知道石清儿却是一个死心眼的人,总想着要对二东家……负责,虽然二东家只是一个小小年纪的孩子,但她想着这孩子的身份,总觉得这事儿荒谬的狠——京都里霸产夺田的事情常见,但怎么会有人连皇子的产业都敢强霸豪夺?

    “如果二东家传话来,我自然应下。”她咬着牙说道:“但帐上的流水银子,你我总要交割清楚,一笔一笔不能乱了。”

    史阐立点点头,一直在楼外等着的收楼小组终于走进了楼里。看着那一群人,石清儿的眼睛都直了——穿着便服的监察院密探……依然还是密探,这样一群人来收楼,谁还敢拦着?

    等看到这行人里面那位颌下有长须,正对抱月楼的布置环境经营风格大加赞赏的小老头儿,石清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再也说不出话来,心想自己就算再尽力,也阻不了范提司大人将三皇子的那份钱生吞了进去。

    有庆余堂的三叶掌柜亲自出马,在帐上再怎么算,只怕这抱月楼最后都会全部算成姓史……不,那个天杀的姓范的。

    对方肯定不会噎着,说不定连碗水都不屑喝。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