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每个人的心上都有一层皮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庆余年作者:猫腻

    芳宫的角落里隐隐传出哭泣的声音,双眼微红的宜贵面前的太监,很勉强笑了笑,让太监离开殿内。沉默片刻后,她缩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攥着那方手帕,声音有些嘶哑说道:“我不相信。”

    此时皇宫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太后娘娘接连几道旨意疾出,不论是东宫皇后,还是宁才人,都要马上搬到含光殿居住。而养育了庆国皇帝最小皇子的宜贵嫔也没有例外。

    当时在殿上,宜贵嫔清清楚楚听到这些旨意,当然明白所谓移至含光殿居住,只不过是为了方便监视宫中的这些人。

    她的神思有些恍然,不知道自己与儿子将要面临什么样的局面……皇上死了?皇上死了!她的鬓角发丝有些乱,**摇了摇头,似乎想将这个惊天的消息驱赶出自己的脑海。

    “皇上怎么能死,怎么会死呢?”

    她紧紧咬着下嘴唇,红润的嘴唇上被咬出了青白的印迹。宫殿外面的雨已经停了,蝉鸣亦歇,但那股沁心的寒意却在空气之中弥漫着,包裹住了她的身体,令她不住打了个寒噤。

    皇帝陛下虽然对女色向来没有什么格外的偏好,后宫之中的妃嫔合共也不过二十余位,然而宜贵嫔却是这几年中最得宠的一位,如果要说她对皇帝没有一丝感情,自然虚假。然而此时她的悲伤,她的惶恐,她的不安却不仅仅是因为陛下驾崩的消息。

    军方,监察院,州郡,千里传讯至京都,向京中的贵人们传递了那个天大的消息——陛下遇刺!

    然而。军方与州郡方面的情报是,刺杀陛下是监察院提司范闲!

    小范大人勾结东夷城四顾剑,于大东山祭天之际,兴谋逆之心,暴起弑君!

    监察院那方面的情报却只是证实了陛下的死讯,而在具体的过程描述上,显得格外含糊,反而证实了前面两条消息的真实性。

    ……

    ……

    然而宜贵嫔不相信!

    她不是不相信皇帝陛下已经驾崩。而是根本不相信这件事情是小范大人做的!这根本说不通,皇帝陛下祭天,是要废太子,范闲的位在祭天之后,只会进一步稳固,他怎么可能会在这个当口,突然选择如此荒唐的举动?

    宜贵嫔真很害怕。她感觉到了一张网已经套上了范闲,而且紧跟着套上了漱芳宫。她出身柳氏,与范府一荣俱荣,而且范闲更是陛下钦点的……三皇子师傅!

    如果范闲真的成为谋逆首犯,范府自然是满门抄斩,柳家也难以幸免,宜贵嫔或许会被推入井中。而三皇子……

    “母亲!母亲!”刚刚收到风声的三皇子,向殿内跑了进来,一路跑一路哭着。待他跑到宜贵嫔身前的时候,却怔怔停住了脚步,用那双比同龄人更成熟的目光,小心翼翼看了母亲一眼。

    宜贵嫔有些失神点了点头。

    三皇子抿着小嘴,强行忍了一忍,却还是没有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扑到了宜贵嫔怀里。

    半晌之后,宜贵嫔咬了咬牙,狠命将儿子从自己的怀里拉了起来,恶狠狠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不要哭,不准哭。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你父皇是个顶天立的国君。你不能哭。”

    三皇子李承平抽泣着。却坚强站在母亲的面前,重重点了点头。长年的宫廷生活。跟随范闲在江南一年岁月,这位九岁就敢开青楼的阴狠皇子心性早已得到了足够的磨炼,知道母亲这时候要交待的话极为重要。

    “现在都在传,是你的师傅范大人刺驾。”宜贵嫔盯着儿子的眼睛。

    三皇子的眼神稍一慌乱后,马上平静下来,恨声说道:“我不相信!师傅不是这样的人,而且……他没理由。”

    宜贵嫔勉强笑了笑,拍了拍儿子脑袋说道:“是啊,虽然有军方和州郡的报讯,但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你的师傅大人,会对陛下不利……要知道,他可是你父皇最器重的臣子。”

    “不止我们不信。”宜贵嫔咬着牙说道:“太后娘娘也不信,不然这时候范府早已经被抄了,那个发疯的女人也不会被太后埋进土里。”

    三皇子点了点头。

    宜贵嫔压低声音说道:“可是太后娘娘也不会完全不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姨丈马上要进宫,晨姐姐和思思那个丫头也要进宫,如果太后真的相信大东山的事情是你师傅做,只怕马上,范柳两家就会陷入绝境。”

    “孩儿能做些什么?”三皇子握紧了拳头,知道自己将来,已经完全压在了师傅范闲身上,如果师傅真的被打成了弑君恶徒,自己便再也没有翻身之力。

    “什么都不要做,只需要哭,伤心,陪着太后……”宜贵嫔忽然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可怜神情,将三皇子重又搂进怀里,“大东山的事情一天没弄清楚,你师傅一天没有回到京都,太后便不会马上对范家动手。我们需要这些时间去影响太后,然后……等着你师傅回来。”

    三皇子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他和母亲一样,对于范闲向来保有莫大的信心,在他们的心中,只要师傅回到京都,一定能够将整件事情解决掉。

    太监在外面催了。

    宜贵嫔有些六

    开始准备搬往含光殿。

    三皇子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从桌下抽出一把范闲送给他淬毒匕首,小心翼翼藏在了可爱小靴子里。

    他并不认同母亲先前的话,含光殿里也不见得如何安全,那两位哥哥为了父皇留下来那把椅子,什么样疯狂的事情做不出来?

    ————————————————————

    太子李承乾缓缓整理着衣装。他脸上没有一丝疯狂的喜悦,皇帝的死讯传至宫中,太子殿下就和所有皇子大臣们一样。伏大哭。悲色难掩。

    只是他面色在悲伤之余,多了一丝惨白。走到东宫的门口,对着遥远东方的暮色,他深深的鞠了一躬,眼里落下两串泪来。

    许久之后。他才直起身子,将身板挺的笔直,在心里悲哀想着:“父亲,不是儿子不孝。只是你已经将我逼到没有退路了。”

    洪竹领着侍卫在东宫门口,等着请皇后与太子搬去含光殿。

    太子往宫门外望了一眼,回身看了皇后一眼,微微皱眉。强行掩去眼中的无奈。扶住母亲的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母后请节哀。”

    一向眉容淑贵的皇后娘娘,这半年来都被困于东宫之中,早已不复当初盛彩。然则今日忽然听到陛下于大东山遇刺消息。这位与皇帝青梅绣马的女子还是崩溃了,整个人像行尸走肉一般听着各宫里传来传来的消息,而自己却只会坐在榻上哭泣。

    “你父皇死了……”皇后双眼无神望着太子。

    太子缓缓低头。说道:“孩儿知道,只是……每个人都是要死的。”

    他脸上依然是一片哀痛,而这句话说却是极为淡然。

    皇后似乎在一瞬间恢复了神智,听懂了这句话,满脸不可思议望着自己的儿子。张大了嘴,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祭天,没有完成。”太子低声说道:“儿子会名正言顺成为庆国的下一任皇帝,而您,则将是太后。”

    皇后一时间心里不知涌起了多少复杂的情绪,嘴唇颤抖着,直到许久以后,才吃吃艾艾说出话来:“是。是,是的……范闲那个天杀的,我……我早就说过,那是妖星……我们老李家……总是要毁在他们**手上……呆会儿去含光殿,马上请太后娘娘下旨,将范家满门抄斩!不,将范柳两家全斩了。还要将陈萍萍那条老狗杀了!”

    太子握着皇后手骤然重了几分。皇后吃痛。住了嘴。

    太子附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句轻声说道:“不要说这些。记住,一句都不要说……如果您还想让我坐上那把龙椅,就什么都不要说。现如今没有人会相信范闲弑君,您要这么一说,就更没有人相信了……所以我们要在含光殿等着,再过四五天,人证物证都会回来了,到时候您不说,太后也知道会怎么做。”

    皇后浑身发抖,似乎像是从来不认识自己这个儿子。

    太子最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秦恒呆会儿要进宫……老爷子那边,您说说话,太后那边才好说话。”

    —————————————————

    离皇宫并不遥远的二皇子府邸之中,二皇子正与他的兄弟一样,一面整理着衣装,一面模拟着悲伤,身为天子家人,最擅长的便是演戏,所以当他心里想着许多事情时,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样的到位。

    王妃叶灵儿冷漠在一旁看着他,并没有上前帮手,片刻轻声问道:“你相信吗?”

    二皇子的手顿了顿,平静回答道:“我不相信,我欣赏范闲,他没理由做这件事情。”

    叶灵儿皱了皱好看的眉头,问道:“那为什么……流言都这么在说?”

    “流言只是流言,止于智者。”二皇子微微低头,卷起雪白的袖子,他今天穿着一身淡色的单衣,看上去显得格外低调沉默,“在没有证据之前,我不会相信范闲会如此胆大妄为。”

    叶灵儿心里软了一下,轻声说道:“进宫要小心些。”

    二皇子勉强笑了笑,拍了拍妻子的脸蛋儿,说道:“有什么要小心呢?父皇大行,只不过现在秘不发丧,等东山的事情清楚后,定是全国举哀,然后太子登基,我依旧还是那个不起眼的二皇子。”

    “你甘心?”叶灵儿吃惊看着他。

    二皇子沉默片刻后,忽然开口说道:“我不瞒你,我怀疑东山的事情是太子做的……”

    叶灵儿大吃一惊,死死捂住了嘴。

    二皇子苦笑了一声。说道:“只是猜测罢了。”

    说完这句话,他向着府门外走去,在角落里唤来自己的亲随。轻声吩咐道:“通知岳父。时刻准备进京。”

    是,父皇死了,二皇子站在府邸的门口,忽然觉得自己头顶上天空已然开始湛放碧蓝美丽光芒,再没有任何人可以挡在自己头顶上。他对大东山事情看的很清楚。因为长公主殿下从来没有瞒过他。

    太子登基便登基吧,可是不论范闲是死是活,站在范闲身后那几个老家伙,怎么可能束手就擒?

    二皇子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自己会帮太子,那把椅子暂时让他坐去,让他去面对监察院、范家的强力反噬吧,自己只需要冷漠

    .时,看他会沦落到什么下场!

    —————————————————

    来不及悲伤。

    所有知道皇帝陛下遇刺消息的人们都来不及悲伤,在刹那震惊之后,便开始平静以至有些冷漠开始安排后续的事情,有资格坐那把椅子的人,开始做着准备。有资格决定那把椅子归属的人,开始暗底下通气。

    虽然太后在第一时间内,要求相关人员入宫,可是依然给那些人足够多的交流时间。

    所有人似乎都忘了,死去的是庆国开国以来最强大的一位君王,是统治这片国土二十余年的至尊,是所有庆国人的精神象征。

    他们被眼前的红利,鼻端的香味扰心神不定。只来得及兴奋惶恐,伪装悲伤,心中却来不及真正悲伤。

    只有一个人除外。

    ……

    ……

    长公主缓缓推开名义上已经关闭数月的皇室别院大门,平静站在石阶上,看着下方来迎接自己入宫的马车和太监,美丽精致的五官没有一丝颤动。她穿着一身单薄的白衣,俏极。素极。悲伤到了极点。

    她没有回头去看别院一眼。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天上**散后的那抹碧空。脸上的悲伤之意愈来愈重,愈来愈浓,浓到极致便是淡,淡到一丝情绪都没有,如玉般的肌肤仿似要透明了起来,让所有世人,看到她内心真正的情感。

    那抹痛与平静。

    李云睿微微一笑,清光四散,在心里对那远方山头上的某缕帝魂轻声说道:“哥哥,走好。”

    然后她坐上了马车,往那座即将决定庆国归属的皇宫驶去。

    和太子与二皇子不一样,她根本不屑于防范监察院和范府。因为她站的更高,看的更远。整件事情的关键,已经随着那三匹千里迢迢归京疲马,而得到了确认,后面事情,都只是很简单水到渠成。

    只要陛下死了,整件事情就结束了。

    不论太后是否会相信范闲弑君,可她毕竟是庆国的太后,她必须相信,而且长公主也有办法让她相信。

    至于究竟是太子还是二皇子继位,长公主李云睿并不怎么关心,她所关心,只是那个人的死亡。

    我能帮助你,当你遗弃我时,我能毁灭你。

    马车中的女子笑了起来,然后哭了起来。

    ————————————————————

    雨水缓缓从城门处的树枝上滴下来,距离三骑入京报讯已经过去了好些天。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宫城与城门司的异动,京都府衙役尽出维护治安,监察院的异常沉默,让京都的百姓隐隐猜到了事实的真相。

    那个他们不敢相信的真相。

    黎民们的反应永远和权贵不相同,他们看待事情更加直接,有时候也更加准确,他们只知道庆国陛下是个好皇帝,至少从庆国百姓的生活来看,庆帝是难得一见的好皇帝。

    所以百姓们悲伤难过哭泣惘然,不知道这个国度的将来,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他们的心中也有疑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小范大人会是……那个该杀千刀的逆贼!

    官员们最开始的时候也不相信,然而范闲亲属的五百黑骑至今不见回报,那艘停在澹州的官船消失无踪。大东山幸存“活口”的证词直指范闲,无数的证据开始向皇宫中汇集,虽不足以证实什么,但可以说服一些愿意被说服的人。

    范府已经被控制住了。

    国公府也被控制住了。

    或许马上要到来的便是腥风血雨。

    听说宫里开始准备太子继位。

    马上要被废的太子继位……历史与现实总是这样荒谬。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卖豆油的商人,戴着笠帽,用宫坊司的文书,千辛万苦进入由全封闭转为半封闭的东城门,走到了南城一个转角处,住进了客栈。

    透过客栈的窗户,隐约可以看见被重兵包围的范府前后两宅。那名商人取下笠帽,看着远处的府邸,捂着胸口咳了两声,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