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第一百五十二章 谁将君心拟火海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    庆余年作者:猫腻

    矢呼啸自天空掠过,然而更多的却只是震慑意味,叛强力压制下,终究没有勇气对准城头洒下恐怖的箭雨。如此一来,守卫皇宫的禁军所面临的压力顿时小了许多,他们所需要面对的,只是接触战的问题,此时皇城下虽杀声震天,却并没有造成禁军任何损失,反而是太平坊的方向驻守禁军,面临着最大的危险。

    然而皇宫正门处,叛军人多势众,此时城下数千叛军分成三列,变作前仆后继的三道黑线压了过来,实在是令人心悸。

    闷响自皇城的四处角楼中不停响起,每一声响,总是会带动的众人心弦也为之一动,整座皇城都要颤上一颤,强大的反震力代表着守城弩的强劲。

    像黑光一样刺透空气的巨大弩箭,就这样无情地刺入叛军的队形,击出无数蓬爆开来的血花,在地上涂满粘糊的肉泥,然而守城弩只有四座,尤其是正广场只有左右二座,又能杀得了几个人?叛军的三叠浪依然毫不受阻地快速冲到了皇城之下。

    守城弩主要打击的目标,依旧还是叛军用来攻城的军械之上,尤其是用来冲击厚重宫门所用的锐尖重车之上,这些车的上方顶着牛皮搭成的防火锋,前端则是削成尖状的巨木,本身重要就大,一旦高速推了起来,对宫门的冲撞力不言而喻。

    一枝弩箭准确地命中了一辆撞车,尖锐的箭尖轻易地撕裂看上去十分坚固的硬牛皮,狠狠地撞击在撞车之上,虽然撞车坚固。无法被一枝巨弩击的肢离破碎,可是守城弩本身所携地强大冲击力,依然让那辆撞车猛地一下跳动了起来。就像是地面上的甲虫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然后惨惨然一翻,将车旁地数名叛军士兵压死。再也动弹不得。

    三列叛军冲击阵势中。夹着十几辆沉重而杀气腾腾地撞车,攻城战甫一开始,两座城弩拼命击发,成功地消灭了其中的三辆。然而守城弩上簧太慢。而叛军地冲击又来地极快。不过刹那间。大部分的撞车已经行过了守城弩的射击下线。逼近了皇宫的三座正门。

    叛军齐声喝喊着杀。奋勇无比地推着撞车冲了过来!

    只听得喀喀数声令人牙酸地巨响,撞车终于成功地撞击到了厚重地宫门之上。庆国皇宫正门极最实。在这样恐怖地撞击下。却依然剧烈地震动起来,门枢处咯吱作响,似乎马上就要解体。而四道自上而下排列地巨大门闩更是被撞地变了形!

    然而粗大地门闩终于顶住了这次强大的撞击。门枢处吱吱地响声也渐渐平复,皇宫正门除了被撞出一个大大地陷窝。被撞落了十几粒铜钉外,一切无恙。

    至少在这一次的冲击中。庆国皇宫的大门,依然还是显得那般牢不可摧。

    然而叛军们并没有一丝异样地表情。在上司们地厉声喝唤中,奇快无比地将第一波次撞车由宫门处拉开,而第二次波次里的数辆撞车,又已经穿过了城头禁军稀稀拉拉地弓箭。逃过那些威力巨大,却像老人家一样,半天才动一次的守城弩。狠狠地撞向了宫门!

    又是一次巨大地响声,宫门这次终于受到了难以回复的伤害。整座大门开始颤抖起来,给人一种摇摇欲坠地感觉,似乎随时都可能颓然倒塌。

    守在宫门后方待命的禁军精锐牵着马匹,冷静地看着这一幕,脸上虽然平静。但眸子里闪过的焦虑,透露出了他们真正的心情。

    而隔着一扇厚门,正冒死发动强攻地叛军士兵,却在这一刻看到了皇城被攻破的希望,士气顿时大涨,高声吼叫着。再次冲了上来。

    第三波次的攻城部队到了,叛军在城头禁军地箭枝弩箭巨石滚木的无情打击下,扔下了数百具尸首,终于成功地将宫门承受了第三次地冲击。

    喀喇一声闷响,尘烟飞起,就像是包着烟雾地牛皮纸袋被顽童坏坏的双掌拍破!

    尘烟稍落。视野稍静,广场上无数叛军看着皇城中间那扇厚重的宫门,被撞开了一道极大的口子,不由齐声欢呼起来!

    ……

    ……

    然而最靠近皇城的那批攻城精锐,却来不及发出什么欢呼声,甚至他们脸上地亢奋喜悦,马上都被愕然与愤怒代替,因为他们看的清清楚楚,宫门虽然被撞开了一个极大的口子,露出里面厚厚的木头茬儿。然而整座宫门并没有倒塌的迹象。

    地面上满布着金黄的铜钉,而那道破洞之后,竟是厚厚地石头和泥土,根本看不到一丝空隙!

    皇宫里的人们竟然把宫门堵死了,难道他们就没有想到留一条生路给自己?此时的皇宫,和一座大坟有什么区别?

    一名叛军校官狂喝一声,带着身旁的攻城士兵便往那个口子里钻进去,虽然没有什么空间,但是即便挖。他们也要把这座城门挖开,军令如山。庆国的士兵在战场上从来没有畏死的孬种。

    然而一枝黑色地长枪,从那些石土的上方唯一一道空隙里,像闪电一般刺了出来,一枪刺中那名校官的咽喉,鲜血一迸!

    ……

    ……

    皇城下方,那些在长长宫门洞里堆积极满的假山碎石后方十步处,三百名禁军冷静而紧张地注视着宫门洞的里任何动静,他们的主官已经率着小队,进入其间,此时占着如此优势的地形,没有理由让叛军就这么轻易地攻进来。

    皇城上方,大皇子冷漠地看着脚下叛军一波强过一波的攻势,举起右臂,狠狠地军下。身旁的亲兵领命,快速地摇动着手上的黄旗,沿着皇城正前方一线,在城头地数百名禁军同时行动,抬起脚下的麻袋。小心翼翼地撕开,然后向着下方已经不在弩箭射界内地叛军头上洒去!

    微黄的粉末,如同一场并不干净的雪。纷纷洒洒地降了下去。瞬息间将最靠近皇宫处地逾千叛军包裹了进去。

    叛军将领大惊失色,以为是监察院地毒。下令属下留神。

    ……

    ……

    不是毒粉。三处不是范闲的豆腐坊,并没有生产这么多毒药地能力。这些黄色粉末,全

    晨禁军收拢入宫之前,在范闲的命令下。从那座方的那层里,抢运进来的粗劣火药。

    皇城一向没有做过迎接强大军力攻城的准备,所以此间没有备着热油,也没有备太多可以燃烧地东西,如果不是有监察院提司范闲站在他们这边,今天的守城战,只怕要进行的异常惨淡。

    大皇子看了一直平静看着远处叛军中营的范闲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放!”

    一直跟着大皇子的那名亲信校官脸上满是狠厉之色,对着皇城之上的所有禁军高声发出了命令。

    先前一直箭雨稀疏的皇城上。忽然爆发了攻城战以来最密集的一次箭雨,而且这些箭雨上都带着红红的光芒,就如同正阳门下,秦恒属下第一猛将临死前所看到地那抹不吉的颜色。

    火箭瞬息间射到了城下,不用讲究任何的准头,只需要射入那些粉末之中。

    天空作美,秋日已升,天气渐温,晨风已去,那些粉粉扬扬洒下的粉末。并没有被风吹散,更没有令范闲担心地被反吹上城,而是形成了一大片的雾霭,将城下的逾千叛军都笼罩住了,看上去河岸柳提处美丽的晨景,只可见到里面影影绰绰。开始慌乱起来的身影。

    火箭入雾,瞬息间用一种极其可怕地速度燃烧了起来,无数的火头蓬勃地燃烧,迅即连成了一大片火海,像是横亘在皇城下方的一条火龙,又像是一片金日照耀下地平静湖水,渐起波涛,渐渐翻腾,明亮至极,炽热至极。竟将天上的那轮日头光彩也遮掩了下去。

    而这些雾中的人们呢?他们惨嚎着,燃烧着,化成了无数可怜的火人,拼命地试图从雾中跑出来,然而这样大范围的燃烧,又岂是这样普通的生灵所能承担?

    无数火人在广场上狂奔着,惨嚎声直冲天际,场面看上去异常恐怖!

    没有一名燃烧地叛军士兵能够跑回自己的阵营,大部分变成了宫城下的焦黑尸首。还有部分燃烧的火人只来得及跑到了广场上,便叭的一声摔倒在地上。带着身上残存的火苗和升起的青烟,不停地抽搐着。

    此情此景,何其悲惨。

    远方街楼之前的叛军阵营里一片慌乱,即便是以军纪森严闻名的庆**队,在这一刻依然感到了害怕,谁也没有想到,守城的禁军们竟然还有如此恐怖地手段。

    太子满脸铁青,而秦老爷子满脸冷漠地看着皇城上,缓缓说道:“这么毒辣的手段,也只有范闲才做的出来。”

    广场上的焦糊味刺激着所有人的心神,即便是皇城上的禁军也感到了一丝惶然与无助,看着楼下的那些可怕场景,有的人甚至嘴唇都发白了,心想那些焦黑的尸体,难道都是自己杀死地?

    经此毁灭性地打击,第一波进入皇城的叛军惨淡回营,然而回营地人已经不多了。皇城终于险之又险地守住,然而叛军并没有再次进行第二轮攻击。

    很明显,不论是守城的还是攻城的,都被这一轮异常血腥恐怖的火雾震慑住了心神,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来稳定自己的军心。而这次恐怖火攻的始作俑者,范闲的脸色却是异常平静,他看着远方叛军的阵营,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大皇子却看到了范闲垂在袖边的右手在微微颤抖,眼中的血丝也越来越密集了。

    大皇子也没有想到监察院的这些火药粉末竟然会起到如此恐怖的作用,看着眼下的这幕,久历西域沙场血火的他,并没有产生任何不应该有的情绪,却依然感到了震惊,如果这些药粉可以这样用,天下日后的战争该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今天是运气。”范闲没有回头看他,轻声说道:“今日无风无雨,才能有这样好的效果。”

    然后他缓缓低下头去,自从掌控内库以后。对于丙坊和三处的联合研制工作,他向来极为用心,但内心深处也明白,自己的母亲叶轻眉当年为什么在别地军械民生上极下功夫,却是严令禁止火药在这个世界上的利用。

    即便在上京城里救肖恩时,监察院也只提供了一车火药,这个世界对于火药的利用依然是那般的拙劣,甚至比前世时自制鞭炮的作坊都不如。

    这个世界上只有范闲一个人知道,漫天飞舞的木屑沫子都会造成大爆炸。更何况是火药的粉末。范闲不禁有些担心,今日这一幕,会不会为这片大陆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但转瞬之后,他马上释然,内库的钢铁工艺不过关,热兵器时代地来临,不需要担心。而且正如他对大皇子所说,今日守城一把火便起到如此大的效果,主要还是天公作美。自己的运气一如既往的强悍。

    至于面前的惨景,其实范闲也自感到心悸,他自幼见过无数尸体,自己也亲手杀过无数人,可是当自己亲眼看到这么多焦黑的尸体出现在面前,他依然感觉到了一阵阵地呕吐**。

    这才是战场,真正的战场。

    也正因为如此,范闲才更加坚定了自己获胜的决心,如果说一个人来到一个世界有某种冥冥间的使命,他相信自己地使命。就是和海棠之间的那个协议,如果要达成那个协议,自己今天就必须要活下去。

    用刀杀人是杀,用枪杀人是杀,用火药烧死人……也是杀,除了恐怖一些。难看一些,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

    ……

    此次谋叛毕竟属于内战,交战的双方都是庆国的精锐部队,刚才那一幕让太多的人感到了心寒。叛军回营去舔噬自己的伤口,准备再次挟着复仇的怨气,开使更强大的进攻,而城头上的禁军们脸上表情也有些复杂,有许多人甚至不再敢去看那个穿着一袭黑衣,冷漠站在城头地小范大人。

    焦糊的味道,残存的余火还有皇宫前面燃烧着。朱红色的宫墙,墙头青色的城砖,都被烧灼出了一道道的颜色,看上去,这座美丽而庄严地皇宫,就像是被人用刀子狠狠地划出了无数道伤痕。

    大皇子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缓缓扫视了城墙上的禁军一

    沉着而坚定的声音对四方说道:“这是战争!记住了叛逆!如果让他们攻入皇宫,我大庆朝从此堕入黑暗。百姓会永无出头之日,你们会被碾成碎片!”

    “城下的是什么?是敌人。”大皇子厉声喝道:“你们都是跟着我,从西边回来地将士,我们辛辛苦苦在草原上与胡人作战为的是什么?一切是为了庆国,而那些敌人想要毁灭庆国地根本,他们和那些野蛮的胡人没有区别!他们只是禽兽!”

    “我命令你们,从这一刻开始,必须把这些叛军当成胡人看待!”

    “一切为了庆国!陛下正在天上看着你们!”

    ……

    ……

    并不是什么热血的话语,但这些话语从主帅的口中说出,却有出人意料安抚人心的作用。城头上禁军们的眼神渐渐亮了起来。不再复先前地黯淡与茫然。

    “为了庆国!”

    皇城上所有人高声喊了起来,即便是站在范闲身旁的三皇子也不例外,只有那位被范闲死死制住的皇太后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微嘲与凄惶。

    便在此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上城头,一群太监在监察院官员的看押下,抬着三座黑色地棺材艰难地走了城头。棺材重重地放在城墙上,发出几声闷响。

    所有人诧异地看着这三具棺材。

    范闲轻轻牵着三皇子的手,站在大皇子的身后。对四周的禁军士兵,大臣。监察院部属轻声说道:“我们是陛下的臣子,奉陛下遗诏,阻止那些叛逆的阴谋,不论成功或是失败,我们都不会退下一步。”

    大皇子脸色严肃,接着范闲的话说道:“这里有三具棺材。我与承平、安之一人一副,若皇宫被破。我们三人便死在这里,也算是对父皇尽孝,对庆国尽忠。”

    他看了众人一眼,然后缓缓说道:“死守宫城。诸位可有信心?”

    连抬棺作战这种狗血招术都被范闲搬了出来。守城地将士们哪有不热血沸腾。齐声高喝道:“有!”

    ……

    ……

    范闲牵着李承平的手。和声说道:“怕吗?”

    三皇子想了想。用劲地摇了摇头:“不怕!父皇地儿子,不会怕!”

    “好。”范闲微笑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想着如果变数没有发生。这皇宫真的破了。自己只好带着老三逃命天涯,只希望这小子到时候不要骂自己才好。

    远处的叛军开始再次集列,被范闲一招毒计打压下去地士气,似乎成功地转换成为了对皇宫地怨气。庆国地军队大多久经沙场。这种发动士卒地能力。谁也不比谁差。叛军地士兵望向皇宫地眼神。开始充满了**裸的杀气。

    一片火海看上去恐怖,但实际上对叛军造成的损失并不大。范闲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由微微心颤。暗想如果自己算错了地话。接下来地步骤只怕要害死自己这方许多人。

    他知道自己完全不通军务,所以从始至终。没有对大皇子的排兵布阵提出任何建议。而是很冷静地当一个旁观者和襄助者。

    然而此时此刻,他要提出一个异常大胆的提议。

    “我们手上还有多少禁军?”

    “两千七百,基本上没有什么损失。”

    范闲侧耳听着太平坊那带的厮杀声也小了起来。微微皱眉,说道:“你认为我们能守得住吗?”

    大皇子地那双剑眉已然涂抹上了一层煞意,很直接地说道:“便是父皇亲自领兵。也守不住。”

    他地唇角忽然闪现出一丝自嘲地味道:“敌我悬殊太大,如果征西军没有被父皇解散,如果让我领……不,哪怕只领着征西军三分之一地兵力。我也敢与城下地叛军进行决战。”

    大皇子深深吸了一口气:“不过你放心,要败也不会败的那般惨淡……我手下这些将领士兵都是在草原上吃过胡人地肉,喝过胡人地血……秦家,哼。老爷子已经二十年没有亲自领兵,京都守备师地兵士更是懒散到了极点。唯一就是定州军……”

    范闲截道:“刚才那轮攻防之中,我注意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范闲凑到大皇子地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你在想什么?”大皇子地眼瞳里寒芒一射。

    “我在想赌博……”范闲低着头,幽幽说道:“我们手上已经没有底牌了,如果这样熬下去,终究是死路一条。”

    大皇子皱眉说道:“战事非儿戏,你说地太荒谬了。”

    范闲苦涩笑了起来。“确实荒谬,只是我实在是想不到能有什么翻牌的机会。”

    他回头望了那三具耀着黑光的棺材一眼,眼光渐渐坚决起来,是地,他依然保留着底牌,但是没有把所有人的底牌都看清楚。无论如何,他也是不会用的。

    大皇子沉默片刻后,忽然说道:“你想怎么赌?”

    “把宫门处地山石挖开。”范闲抬起脸上,隔着广场上焦糊微温的空气,看着侧方与二皇子正轻声说着什么的定州军主帅叶重,眼光微凝,“我们随时准备冲杀出去,给自己一个机会……”

    然后他温和笑道:“还世界一个惊喜。”

    恰在此时,正与二皇子密议的叶重似乎感觉到了皇城上地目光,抬起了头来。异常平静冷漠地回望了一眼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