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第二十九章 春来我去也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    庆余年作者:猫腻

    貂皮大衣很暖和。看着那个逐渐消失在风雪中的人影,范闲的心里也很暖和,他这一世过地实在是有些惊心魂魄。勾心斗角,虽然充实却令心有些累,能够和简单而纯粹的人物交往。实在是很难得地享受。

    收回投往远方雪花中的目光,范闲忽然心头一动。产生了某种很奇妙地感觉。似乎明年春时剑庐最后一次开庐,自己也许会获得一些从来没有过地体验。

    他走到黑色地马车旁,抬起右膝。低着头很仔细地在车阶上刮弄着靴底的雪泥,渣渣作响。一边刮着雪。他一边沉默地思考着。许久之后才掀开车厢厚厚地棉帘,低头钻了进去。一股热风扑面而来。阔大地监察院马车内。特制地小暖炉正在释放着如春地气息,比起车外地天寒地冻来说,完全是两个世界。

    范闲接过毛巾,掸掉毛领上的雪花,说道:“人已经走远了。我们可以回了吧?”

    叶灵儿从他手中接过毛巾。低着头。长长的睫毛修饰着那双明亮的眼。以及眼中复杂地情绪。她轻声说道:“我又不是来送他地。”

    “不是来送十三哥,难道是来陪我赏雪?”范闲没好气地说道:“我是真不明白你们究竟是怎样想的。这都一个多月了,还像初见面时青州城内那般。”

    “师傅。我可没有想什么。”叶灵儿抬起头来。很认真地说道。

    “明年四顾剑就要死了,东夷城内分了两派意见,正在争执不下,王十三郎此次回东夷,只怕也得烦心,虽然他是四顾剑最疼爱地关门弟子。但毕竟没有什么人脉。”范闲想了想后。缓缓说道:“只怕最后还是要争上一场。”

    “你不能帮帮他?他为监察院做了这么多事。”叶灵儿微微惶急问道。

    “这个不用你说,他是为我做事地人。我当然要给他回报。”范闲说道:“四顾剑给我地态度足够诚恳。虽然这位老怪物肯定不想和陛下做什么交易。但和我谈谈买卖,应该没有问题。”

    他忽然看着叶灵儿。轻声说道:“问题是他回东夷之后。估计就会长年定居在那处,你可想过这个问题。”

    “我为什么要想这个问题?”自二皇子死后。叶灵儿便不复当年地洒脱疏朗模样,而是变得沉默成熟许多。虽然在范闲这些熟人地面前。依然谈笑无羁,但不论是范闲还是林婉儿。都能看出这位女子心底最深处的那抹阴影。

    直到青州与王十三郎见面,互为一对风景之后。叶灵儿地情绪似乎才从边关地jun马之中摆脱出来。范闲很乐意看到这种变化,但也知道以王十三郎地身份。两个人地事情确实十分困难。

    他摇了摇头。不再细述这个问题。倒是叶灵儿因为自己地心思。想到了最近困扰着这些年青人的那椿事。看着范闲小意问道:“若若那件事情就这般拖着?”

    一提此事,范闲便是一脑门子官司。本来他以为靖王父子出面扮黑脸。皇帝陛下便会顺水推舟,把这糊涂指婚给收回,没有料到皇帝竟是如此执拗。借嗖年范家已经拒了靖王联姻之请,根本不理会这些动静。

    “先拖着吧。我们这么多人地脸加在一起,总有些分量,陛下也不好强行推进。”范闲抿了抿嘴唇心想如果妹妹愿意嫁给弘成,那这件事情便好办许多。至少在陛下面前。争起来也会有道理一些。

    “我是不知道贺宗纬这个人。不过听说风评不错,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这么大地怒气。”叶灵儿随口说道。

    “怒气?”范闲笑了笑。没有言明。含糊不清说道:“贺范两氏联姻,岂不成了盒饭?”

    “什么饭?”

    “八宝饭。”

    “对了。今天王大都督在一石居摆宴。婉儿要我提醒你。莫要到晚了。”叶灵儿认真说道。

    范闲心头一凝,才想起这一椿子趣事来,话说为了大皇子纳侧妃,范闲勇字当头。接过了管教王家大小姐地重任,只是紧接着便出现了宫中指婚。范闲阴怒之下,说话教训便没有留什么余地,生生将那位王瞳儿气的大嚎出府,也把京都守备史飞大将得罪的不轻。

    他本以为经此教训后。王瞳儿定会负气大怒,再也不肯上府。没料到过不得数日,王瞳儿竟然又央求着史飞再次带她进了范府。恳求小范大人收自己为徒,而且言辞恳切。说自己已经改变了极多。再也不敢像从前那般胡作非为。

    王家大小姐忽然变得如此懂事。倒是唬了范闲一大跳心想这刁蛮大小姐看来真是爱煞了大皇子,不然断不至于如此委屈自己。

    今日则燕京大都督王志昆回京述职的第二天,大都督亲自宴请范闲。便是想谢他代为管教子女。

    “这王瞳儿是你的粉丝。”范闲皱着眉头。“你有没有见过。”

    叶灵儿能猜到粉丝是什么意思。无奈笑着说道:“很多年前倒是见过,那时候她还只是个七八岁地黄毛小丫头。谁会想到长大了脾气竟变的如此之大。”

    “现在乖多了。”范闲闭着眼睛说道:“看来大小姐们都一样。都有受虐狂,不下狠劲儿打几顿。是断然听不进道理的。”

    叶灵儿脸色一窘。想到当年京都旧事,狠狠地瞪了范闲一眼,说道:“这是在说我?”

    范闲依然闭着眼睛。唇角却浮起一丝淡淡地微笑。说道:“当年你是要打了再招。如今可是不打自招。”

    马车就在二人地对话声中,缓缓向京都折回,压榨着路上的冰雪,沿着深深的痕迹前行。范闲感觉车厢中热地有些过头。掀开车窗一角,希望能透进些清惊的冬风。眼光却顺着车窗瞥见了一路银枝雪树。清美风景。

    他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却不自禁地联想到了自身,贺宗纬那方面不好太逼迫。但他也不如何担心,待明年解决了东夷城之事,替大庆立下一个大大地功劳。皇帝老子再如何刻厉寡恩,只怕也不忍再逼迫自己。

    只是这一路风雪。马儿困难前行。范闲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皇帝套中地一匹马。被迫努力地破开风雪。拖着一个庞大的马车。向着远方前进。而那远方并不见得是马儿想去的地方。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任由寒风冷却了自己地胸膛及胸膛里藏着地那颗心,放下了车帘,闭目静思,不论是西惊还是东夷,他如此努力地奋斗着,其实都是在为皇帝做马前卒。而他也不想改变这一切,因为整个世间,他暂时还没有勇气挑战的。也只有这位深不可测的皇帝老子了。

    如果五竹叔和箱子还在身旁。那情势一定会有极大地改变,只不过那种改变不见得好,范闲摇摇头,甩走这个恼人地可能。五竹叔虽然名义上是自己的仆人,但实际上是自己最亲的亲人,每个人都需要找寻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事-情。

    好在这位皇帝陛下已经改变了很多。他最近和范闲以及靖王爷赌气一事来看。虽然极为过分,但至少也显出几分人气——或者说是老人气。不论是哪一种气味。至少都证实这位陛下开始从神坛里走了出来。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一个虚无光彩身影。

    冬去春来。又是废话,好吧,总之在一个春光明媚地日子里。庆国早已送走了下地稀里糊涂地无数场雪,迎来了转暖的天气,初生地绿芽,瑟瑟的翠花。

    而庆国东北方的第一重郡一一燕京。则是迎来了一行身份格外重要地队伍,此时天时已入三月。官道两侧青树抽枝。于春风之中招摇,就像是举着花束喊欢迎欢迎的孩子,看来连这些植物都知道这行队伍地重要性。

    燕京地处偏北,从京都直行崤山再往北转,经由一条通往沧州的平行官道,往东北方伸展,便到了这座大城。此地在数十年前。还是大魏地一座城池,史称南京。只是被庆国伟大的皇帝陛下硬生生打了下来。改名燕京。取之燕衔泥而回之意。

    至于燕京故地很一千多年前。是不是庆国祖宗地属地。这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了,但是燕京地名称。至少给了庆国一个正义的名份,加上此地故min-min-风温顺,多在统治者转换间生活。没有太浓厚的min-族情感,所以庆国只统治了三十年。却也治成了熟地。俨俨然成为庆国一座离京。

    燕京极大。极繁。与东夷城所控地十数诸侯小国接壤。尤其是与song国更是亲密依偎,如果庆国意图征服东夷,则大jun必自燕京出,所以二十年间,燕京一地地边兵,乃是庆国jun方精锐中的精锐。与西惊的定州jun。更北方沧州附近的北大营并称。

    燕京是庆国有史以来打下地最大城池。是庆帝武功地最佳佐证。所以朝廷对于此地向来极为用心。不仅在jun事上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在政务上也特例相待。在燕京任职地文官,都上调半级品秩,甚至连六部衙门,在燕京城也专门备了分理署。

    如此地优渥待遇。人人都知道原因。因为此地往东便是东夷城,往北经沧州便是北齐。南庆意欲一统天下。燕京城一定会是大jun攻势地发源地和前线大本营。

    庆帝为此事准备了三十年,自然将燕京经营地如铁桶一般。谁也不城内到[wap圈子网wapQ。]底存贮了多少粮草兵器。

    如今燕京城地jun方首脑是王志昆大都督。此人一向深得庆帝信任,庆历七年庆国内乱。燕京大营起了稳定jiang山的绝对重要作用,也正是因为燕京大营的强大实力。失去了燕小乙的沧州北大营才会如此顺利地被史飞接管。而东山路地一路官员。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而燕京城地文官守领也是位重要人物,姓梅名执礼,乃是当年柳国公门生。早在六七年前。就已经出任了京都府尹一职,后来循次提升,来到了燕京。如今早已是正二品的地方大员。仅比一路总督低了半级。

    今日这两位大人物都在燕京城外微笑等待,而身旁地官员下属。却没有丝毫诧异神色,因为这些官员将jun知道,这个队伍虽然不是陛下地御驾。却和御驾地等级差不多。而且王大都督地小姐也在车队之中。

    丝竹声声中。无数立牌行过。抱剑太监行过,车队停在了迎接官员们地面前。一位身着黑色官服,腰间却系着根淡黄丝带的年轻官员。掀开车帘,来到了众人身前。

    来人正是范闲。他如今带着钦差地身份前来。所以见着面前地阵仗也不意外。只是苦笑了一声,陪着王都督和梅大人严肃认真地履行完一应程序,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请二位大人起身。自己再行见礼。

    王志昆和梅执礼连道不敢。虽然这二人都是权重一方地大员。但遇着这位小爷,知道还是恭谨一些的好。不然谁知道日后会有怎样地凄惨收场。

    听说朝中那位正当红地贺大人的日子,就不怎么好过啊……

    王志昆冬天地时候才回京都述过职。与范闲见过两面。自然不算陌生。尤其是范闲此行顺路将王瞳儿带了回来,本身又有王瞳儿私师地身份,所以王志昆对他显得格外热络。客气之余。还刻意添了几分自在。

    范闲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幕,猜到这位jun方大老是刻意让梅大人看地,jun政两衙。不论是在定州还是在燕京,都是会有些磨擦,而王都督想必认为有自己在朝中为援手。梅执礼这一干文官应该要更警惕些。

    梅执礼在一旁笑了两声,然后走上前来。对范闲说道:“老大人可好?”

    范闲认真说道:“父亲在澹州过的舒心,国公他老人家身体也还不错。”

    这话里说的国公,正是柳氏地父亲,梅执礼的老师。王志昆在一旁看着这幕心里犯起了嘀咕,这才明白。原来梅老头和小范大人早就认识了。

    范闲和梅执礼确实是老相识。想当年范闲入京第一件轰动地事情。正是在梅执礼眼皮下发生,当街拳打郭保坤一事,梅执礼可是给范府帮了不步忙。

    “您不在朝中呆着,却偏要跑燕京来做甚?”范闲笑着问道。

    梅执礼压低声音笑道:“京都府尹哪里是人做地?还是赶紧跑远些的好。”

    一老一少二人哈哈大笑起来。梅执礼斜乜看着王志昆。说不出的得意心想你走澹泊公地门路,那是靠着自己女儿。我可是靠着他地父母,谁亲谁疏。自己看着办吧。

    范闲失笑道:“您这话说地……我看孙大人倒没觉着困难。”

    此言一出。便是王志昆也忍不住捋须笑了起来心想小公爷果然刻薄的狠,如今官场上谁不知道这位因祸得福地京都府尹孙敬修,如果不是他女儿把他卖了,只怕他早就死了。当然。官场上每每说到此事。都会忍不住贼眉鼠眼地讨论一下,那位大义灭亲地孙小姐,究竟被小范大**害到了什么地步。居然能做出这样地事来。

    范闲此行燕京只是路过,他主要的目地是要去东夷城。参加四顾剑最后一次的剑庐开庐。满天下人都知道,这一次开庐。大概是这位大宗师最后一次与世人相见。而此次开庐仪式办地也极为盛大。不仅是东夷城及城周的那些诸侯小国各有贵人前去见礼,便是北齐南庆这当世两大势力。也受到了邀请。

    所有人都在猜测。四顾剑大概是要借这最后一次开庐。来决定东夷城将来会投向何方,所以北齐和南庆朝廷都不敢怠慢,纷纷派出代表人物,而范闲因为王十三郎地关系。当然成了南庆地代表。

    至于钦差仪仗会顺路将王瞳儿带回燕京,则是因为大皇子纳侧妃一事已成定局,六月地时候,便要准备入门。只是侧妃地名声总是不好听。陛下为了王志昆府上地脸面。所以格外重视,让这位小姐先行回家乡。再千里迢迢接回京都。在范闲看来,这纯属吃多了没事儿干。但王家感念圣恩。欣喜异常。只好累了自己。

    当夜,范闲一行人便在都督府歇下了。王瞳儿乐滋滋地给范闲行过礼后,便跑回了自己地闺房,等着嬷嬷们教出嫁的规矩。

    酒席上。王志昆有些尴尬地看着范闲,说道:“这几个月,真是劳烦小公爷费心了。”

    大都督心知肚明。大殿下对于纳侧妃一事的态度,虽然他很欣赏大殿下,也愿意自己地女儿嫁给对方。但是身为人父,总是担心自己的女儿,他清楚。如果不是小范大人担起了此事,只怕事情要麻烦许多。

    范闲笑了笑,没有说这件事情。垂下眼帘轻声问道:“北齐去地人是谁?”

    ,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