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第六十九章 知母莫若知父

所属目录: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    庆余年作者:猫腻

    “最好的时机?”范闲一头雾水地看着父亲,但不知为何,见到父亲大人如此镇定,他的心情也轻松起来,再不似在山中那般焦虑,自嘲一笑,将腋下的拐杖扔开,坐到了椅子上。

    “当心你的伤口。”范建摇了摇头,不赞同的说道。

    范闲笑了笑,轻轻揉了一下胸口下方,内里有些隐隐作痛,不过最近费先生在旁边妙手调养,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说说吧,你究竟是在害怕什么。”范建轻援颌下飘然长须,一向方正严肃的尚书大人,在此刻终于露出了一丝成竹在胸的潇洒感觉。

    范闲一愣,皱眉想了半天,这才发现自己确实有些惊慌过头,自己究竟是在害怕什么呢?在心中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隐忧,诚恳说道:“这消息如果传开了,天下人的议论自然会异常汹涌,宫中知道了我的身世,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范建冷笑道:“莫非你以为宫中直到今天还不知道你的身世?”

    范闲沉默了起来,知道父亲说的很对,自己是叶家后人的事情,皇帝当然比谁都清楚,至于太后那边……看上次冬至祟肉宴上的神情,估摸着那位老人家也早清楚了,只不过这一对**瞒着天下人而已。

    “他们想瞒着天下人,如今瞒不住,事情的发展总会有些变化。”范闲平静说道:“而且,皇后知道我是叶家的后人,她会怎么想?依父亲所言,叶家与她之间可是有化不开的仇怨。”

    范建摇了摇头。冷然说道:“皇后那处不需要考虑,这位妇人乃是有史以来势力最弱的皇后,你需要考虑地,只是东宫太子会不会被她说动来对付你。”

    皇后的家族势力。早在十几年前的京都流血夜里,就已经被庆国皇帝清除的一干二净,一向不显山露水地范建,在其中起了最大的作用,所以他当然清楚皇后根本翻不出什么动静来。

    “太子。”范建的唇角泛起淡淡笑意,“他是聪明人,以你目前的地位权力,他只求你能保持平衡就行,哪里还会因为当年的事情,来主动撩拔你。”

    范闲微低着头。半晌后说出几个字来:“长公主呢?”

    天下皆知,叶家的产业被庆国皇室收入囊中,成为了如今的内库。当年强行征收天下第一商。用的名义自然是很可怕的那种,比如谋逆之类。而如今忽然多出来一个传说中的叶家遗孤,那究竟查不查当年地遗罪?

    就算不查,在很多人的眼中,叶家后人也是皇室必定要斩草除根的对象。这是历史地规矩,没有人会躲过。

    范闲是叶家后人的消息传开后,长公主一定会利用这件事情。大作文章,逼迫宫中做出相应的反应。上溯叶家产业被夺之事,依照皇家的惯常行事手法,范闲不被暗中杀死就是好的了,更不用说飞黄腾达。

    当然,范闲身世地另一半也很奇妙,所以他不用担心宫里那对**会对自己下杀手,甚至对方都不会将自己当成需要提防的对象,但恼火就恼火在。世人并不知晓这个事实!

    如果宫中那对**想长久瞒着世人,就只能将范闲当作单纯的叶家后人来看待,在典论地压力下,让范闲与内库……甚至是监察院脱手。而对于已经结下了无数仇家的范闲来说,失去了手中的权力,实在是相当的危险。

    “长公主?”范建面上毫无情绪说道:“如果她足够聪明,这次就会袖手旁观,而不会出手。”

    “为什么?”

    “因为陛下的心思。”

    范闲沉思着,渐渐明白了父亲说的是什么意思。皇上当然是知道自己身世的人,虽然不知道皇帝将来会怎样安排,但至少在当下来说,他还没有掀开桌面上绒布的打算。知晓此事后,想来皇帝与自己的反应一样,应该是在震惊之后感到一丝愤怒与狂燥。

    皇帝与范闲,都是很喜欢掌握一切地人,所以很忌讳这种脱离控制的事情发生。所以陛下一定会非常愤火,他第一个念头是要找出泄密的人,而如果长公主此时好死不活地借此大举向范闲进攻,皇帝反而会大力维护范闲,并且在心中对长公主的疏远之意更深一分。

    范建淡淡说道:“你如今已是监察院的提司,通过这半年来的行动,手中握有了足够的权力。由澹州直至京都,不论是为父,还是陈院长,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替你将脚下的基石打造的更牢固一些……如今的你,已经是一方重石,怎会害怕那些清风拂面?放心吧,那些风已经吹不动你了。”

    范闲沉默着,心中另有所忧。

    “自然,这人间也有天界罡风。”范建嘲讽说道:“你所害怕的,不外乎是宫中的态度。但是太后与陛下都知晓此事,顶多会碍于物议暂时冷你两天。这事儿怎么发展,终究是看陛下的态度。”

    最后,这位老谋深算的户部尚书说道:“而经由悬空庙刺杀一事,陛下深信你之忠诚,当然会偏向于你……如今你伤势未愈,陛下总会记着你的功劳,在这个时候,你的身世被揭出来,陛下会尽量替你考虑,不论是皇族利益,皇后太子,甚至是长公主太后的压力……,

    “与你替陛下挡的那一剑相较,就算两相抵销了。”范建冷笑着说道:“所以说,这是最好的时机。宫里这些事情,我不说你也清楚,或许再过些年头,陛下惜你救驾的情份淡了,你也就再难利用。揭破身世只能在这几天。早些不行,晚些……也不行。”

    最好的时机。

    范闲在心里品着这些话里的寒意,面上浮出一丝苦笑:“我只是担心,这件事情会对家里带来什么麻烦。”

    范家收留当年叶家遗孤?虽然这是皇帝地安排。但闹大了之后,皇帝肯定是不会认帐,倒霉的只能是范府。

    范建缓缓闭上双眼,唇角欣慰的笑容一现即隐,缓缓说道:“傻孩子,如果连你都不会动,怎么会动为父?如果朝廷对我动手,岂不是证实了你是叶家的后人?”

    范闲睁大了眼睛,半晌后说道:“您地意思是,不论外面如何传。我们死都不能认帐?”

    “当然。”范建含笑说道:“谁能有证据?”

    范闲叹息道:“真可惜,我本以为既然没有什么影响,我可以借机……”

    “借机替叶家翻案?”范建哈哈大声笑了起来:“难怪你先前紧张如斯。原来是存着大心思。你这孩子啊,这世上的案何必一定要在明面上翻呢?十几年前陛下就已经替叶家翻过一次,如今这些,只是余波罢了。”

    范闲摇摇头,压低声音说道:“叶家后人这件事情。其实还真不能吓着孩儿,只是……”他本准备说,担心被长公主及有心飞*库*网人从这件事情里。猜出自己身上带着皇家的血脉,但话临出唇之时,忽然醒悟过来,住嘴不言。

    关于自己与皇帝的关系,范闲与父亲大人从来没有正面说过,一直以来,父子二人都很知机地没有点破,尽量维持着目前和睦的景象。

    范建明白儿子想说的是什么,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才叹了口气:“那件事情……你还是藏在心里吧。至于别人猜不猜的到,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为父明言,陈院长只怕一直满心欢愉地等待着这件事情的发生。等传言来到京都后,他一定会动用手中的权力强力压下流言,从而证实这条流言,然后等着天下人逐渐猜到你的身世,至少要让天下人习惯于……你地身世流言。”

    范闲默然,知道父亲的推算是极有道理的。老跛子地做法,用屁股想也能想到,强力强制叶家后人的传言,才能让庆国百姓相信这个传言,这正是极高明的手法,至于自己是皇帝私生子的事情……

    “陈萍萍究竟想做什么呢?”范闲的心情忽然间变得十分地疲倦,无力地问着父亲。

    “为父不清楚。”这位一直没有表现出过人实力与智慧的尚书大人缓缓说道:“你应该猜到,我与陈院长的想法从来都不一样,在你地问题上,我与他较了很多年的劲。而且我没有信任他的习惯,很奇妙的是,他似乎同样并不信任我。相反,我和他倒对你这个孩子更信任一些。”

    他望了儿子一眼,自嘲笑道:“最终似乎还是他胜了,成功地将你拖入这团乱局之中。”他接着淡淡说道:“我甚至怀疑这件事情是不是他一手弄出来的,不然北齐人怎么可能知道小叶子是你的母亲。当然,眼下你不用担心太多,这件事情的首尾,想来陈院长这时候已经开始入宫为你谋划了。”

    父子二人沉默了下来,许久之后,范闲忽然无头无脑地说了一句:“对不起,父亲。”

    很没有道理的抱歉,不知道是在抱歉什么。是在抱歉在前路的选择上,自己终究接手了监察院,从而被迫踏上了争权地道路,没有如父亲一样选择更平安的生活?还是抱歉自己离奇的身世,为范家带来了未知的危险?抑或是替母亲向“父亲”表示最诚恳的歉意?

    或者是……对不起,对不起,我很想成为您真正的儿子,只是老妈不给我这个机会。

    范尚书在猜测,是不是陈萍萍利用范闲救驾身负重伤——这最好的时机,在揭破他叶家后人的身份。与此同时,陈萍萍在重重深宫之中,也在不停猜测着,是谁忽然间折腾了这么一件事情出来。

    政治人物,并不是很在乎那些名义上的东西,所以这两头老狐狸。只求范闲能过的幸福,能手握权力,并不以为范闲一定要名正言顺地回归叶家的门楣。

    “知道这件事情地,只有我。范建,范老夫人,陛下,费介。”陈萍萍坐在轮椅上,干涩微尖的声音在御书房里响了起来,“陛下先前说,太后是在春闱后查觉此事,那一共也只有六个人,依臣看来,这六个人都不可能泄露出去。”

    皇帝缓缓转过身来。那双往日清湛的眸子今日火火中烧,如鹰一般锐利噬狠,一字一句说道:“都不可能泄露出去?那北齐人是怎么知道的!”

    春闱之后。范闲监察院提司地身份暴光了,从而他成为了庆国年轻官员里最风光的人物,尤其是马上又要执掌内库,这种权势实在是有些薰天。一般的人物还猜不到什么,但深宫之中那位皇太后。久经国事,惯见阴秽,政治上的嗅觉实在是有些敏锐。在她的强力逼问之下,皇帝终于向母亲承认了,范闲就是自己的私生子。

    太后在震惊之后,终于接受了这件事实,毕竟老人家再如何痛恨当年的那位“妖女”,但对于皇家的血脉总有一丝容忍的程度。

    “也许,也许是北齐人猜到的。”陈萍萍低声自言自语着,却不知道猜中了最接近事实地答案。

    皇帝冷笑道:“苦荷是什么样的人物?北齐国师难道仅仅用猜测就敢下定论?”

    陈萍萍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说道:“长公主。嫌疑最大。”

    如果是范闲此时在一旁偷听着,一定会大叫一个赞字!这是什么?这就是传说中大巧无工,大象稀声,裸奔的构陷啊!

    太后知道范闲是叶家地后人,长公主是太后最疼的女儿,曾经反手将言冰云卖给北齐,也曾经与北齐大家庄墨韩有过私下的交易,她与北齐太后有私下的书信来往,她往北齐的走私线路让北齐君民不知道节省了多少银子,她……她她,因为内库移权地关系,对范闲恨之入骨,甚至开始使用刺客手段,只是失败了。

    这些都是皇帝十分清楚的事实。只要细细一分析,便会发现,长公主拥有知道此事的最大可能,拥有通过北齐方面转手曝料地最佳途径,最关键的是,她拥有最大的动机。

    陈萍萍先前的这句话也极有讲究,如果他是语焉不详地暗中指出,宫中有人与北齐关系良好,从而让皇帝自己想到远在信阳的妹妹——而不敢如此大逆不道,直指中心地说出长公主的名字,皇帝也一定会小小怀疑一下他的用意。

    而他如此直接坦荡地说出长公主的名字,直言对方嫌疑最大,便是纯忠之臣的表现,只在乎自己地意见会不会对陛下有用,而不忌讳会不会让陛下怀疑自己——这样的表现,一向精明的皇帝,当然极其受用。

    皇帝沉默了下来,面色却显得有些难看,半晌之后才说道:“看来……云睿并不知道范,不知道安之是我的骨肉。”

    如果太后将这件事情也告诉了长公主,那长公主一定不会揭破范闲的身世,因为那样就不再是针对范闲,而是在针对陛下了。

    陈萍萍微微颌首,从陛下这句话中就知道,陛下已经相信了,长公主才是这个传言的源头。

    片刻之后,皇帝冷冷说道:“等着消息吧,看云睿会不会来信。”

    范闲是叶家的后人,如果长公主上书宫中,以此为机,劝说陛下警惕此事,抑或直接劝皇兄杀掉范闲,灭了范家,那皇帝就会真地将兄妹之情看淡了。

    “接下来如何处理?”陈萍萍咳了两声,由于进宫匆忙,花白的头发没有束的太紧,有些蓬乱,愈显老态。

    皇帝看了他一眼,忽然苦笑叹道:“朕这一生,也算风光,没料犹在壮年,却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除了你与建哥儿,竟是找不到个完全信任的人。”

    陈萍萍微微一怔,正要说些什么,皇帝叹息着挥手说道:“你可记得,当年太后征收叶家用的什么名义?”

    “谋逆。”

    “嗯。”皇帝面无表情说道:“当年你们两个人也赞成这个提议。毕竟小叶子留下的东西,一不能乱,二不能放,在她离去之后。就只有皇室才有这种能如收拢,保护叶家这些产业继续运转下来。”

    “不错。”陈萍萍平静说道:“当初心想,既然人都已经去了,安个什么罪名,想必她也不会介意,只是没想到十七年后,反而变得有些棘手。”

    皇帝冷冷道:“有什么好棘手的,旨意出自朕口,朕便将叶家平反了,这天下又有谁敢说三道四?”

    “不可。”陈萍萍斩钉截铁地回答。似乎出乎了陛下的意料,“陛下对那孩子存着怜惜之意,但此事万万不可……毕竟。陛下您要考虑一下老人家的感受。”老跛子心里明镜似的,皇上这招虽没名字,却是最后地一次试探。

    皇帝知道他说的是太后,思忖少许后点了点头,又道:“看来。你心中已有定数了。”

    陈萍萍苦笑应道:“事出突然,陛下又未曾有旨意,所以并未备着方案。”这话的意思很明白。皇帝本来一直就想让范闲的身世始终被藏着,院子里当然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他话风一转,续道:“不过并无大碍,信阳方面如果来信,请陛下严加训斥,陛下再叮嘱几位皇子数句,范闲那边让他死不认帐,百官纵使疑惑,想必也没有人敢就无根传言上什么奏章。”

    “安之不免尴尬。在朝中如何自处?”

    “一转年,他便要远赴江南公干,恰好可以躲开这场议论。”陈萍萍细声微笑道:“陛下,这事儿虽然麻烦,但此时爆了出来,时机还算不错。让范闲远离京都要地,这样拖上两年,事情自然就淡了。”

    “能淡吗?”皇帝眯着眼睛说道。

    “司理理在流晶河上,人们传说她是当年某位亲王的后代,传来传去,除了让那座花舫的生意好了些,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至于范闲的身世……”陈萍萍叹息着,“就让世间多一件无伤大雅的小道新闻吧。”

    皇帝沉思良久,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报纸上还可以拿这事儿做做花边。”陈萍萍继续说道。

    皇帝也笑了起来。

    “只是要防着那件事情。”陈萍萍看了陛下一眼,带着一丝悲哀之意说道。

    “皇后那里,我会让母后出面。”皇帝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不能给他一个名份,朕已经对不住这个儿子。

    半月之后,京都的大街小巷里都开始流传一个消息,这消息里说地是,如今在朝中正当红的小范大人,那位监察院提司,竟然是当年老叶家的后人!

    叶家因谋逆之事被查封,距今已近二十年,没有想到原来竟然还有后人,而且竟是京都人津津乐道地小范大人,这个传言令京都百姓们震惊之后开始兴奋起来,纷纷交头接耳传递着这个八卦消息,不到两天时间,整座京都都知道了这个流言。

    如果这流言是真的,窝藏朝廷钦犯的范府,那可要倒血霉了。朝中被范闲得罪惨了的那些京官文官们,开始兴奋地筹划着攻势,当然,在宫中没有发话的情况下,这些官员是不大敢率自行动地,毕竟只是流言,没有什么证据。

    联想到范闲进京之后宁肯舍了一代文名,也要进入监察院,还要接手满是铜臭味的内库,京都民众官员们无一不在心中犯嘀咕,对于这个流言的真实程度更是相信了几分。

    出乎所有人地意料,宫中保持着安静,就像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一般。而监察院却开始行动起来,冒着被言官们骂三代祖宗的危险,八处开始在酒楼茶肆之中逮捕那些敢于传播遥言的百姓们。

    午后的一石居,楼中的酒客们面面相觑,他们都是有些地位的人,但也没有料到监察院八处官员,竟是毫不讲理,将先前正在喷唾沫星子的两位文士逮走了!

    从监察院的反应,人们愈发地相信,范提司……与当年的叶家一定有关系!

    监察院内,膝上盖着祟毛毯地陈萍萍掀开黑窗帘的一角,看着街上那些噤若寒蝉的行人走过,唇角浮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知道你妈是谁,又不知道你爹是谁,怕什么?”

    婀书友如羽真可爱……前些天胃痛的不行,一看那帖子,结果笑的胃更……更疼了。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